民调POLLS
当前位置:首页>民调

美国大学生怎么看特朗普:家庭与社交双重环境下的舆论拉扯

作者:周子衿   来源:澎湃新闻网  已有 24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肇因于特朗普持续攻击记者、宣称主流媒体是“假新闻”、“美国人民的公敌”,当地时间8月16日,美国《波士顿环球报》联合300多家美国大小报纸于同日刊发社论,回应特朗普对媒体的攻击。响应的300多家媒体中,有《纽约时报》这样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大报,也有发行量仅4000份的地方小报。特朗普在当天连发3条推特说:“假新闻媒体是反对党。这对我们伟大的国家非常糟糕……但我们在胜利!”他还宣称,《波士顿环球报》在和其他媒体“勾结”。
  在媒体与政客的炮火对阵下,美国青年人究竟如何看待时下政治现状?事实上,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年轻人对于美国政坛的强烈诉求通过美国媒体的镜头吸引了全球的目光。然而,当今美国社会有许多外界因素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美国大学生的政治取向,无论是这些年轻人的原生家庭,还是他们被动承受的社交压力,都会改变他们对于新一任美国总统的态度。
  对于许多美国大学生来说, 2016年美国大选中唐纳德·特朗普的胜利是一份苦涩的回忆。铺天盖地的抗议活动,哗然一片的社交媒体,这些年轻人对于美国当今政坛的强烈诉求通过美国媒体的镜头吸引了全球的目光。然而,当今美国社会有许多外界因素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美国大学生的政治取向,无论是这些年轻人的原生家庭,还是他们被动承受的社交压力,都会改变他们对于新一任美国总统的态度。
  2017年1月20日,近200万人在纽约特朗普大楼下聚集,抗议商人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不断地有参与者点燃手中的烟花,每放出一次烟花,拥挤的人群就共同振臂高呼这样的口号:“Not My President”,“Love Trumps Hate” 。在抗议的参与者当中,有近一半是美国大学生,他们中的一些人特地从别的州赶来参加这次游行。通过美国媒体的镜头,这些大学生对特朗普的不满顿时传遍了全世界。在许多女权主义者眼中,特朗普的当选象征着男权意识的卷土重来;在少数族裔示威者的话语里,特朗普则被描述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种族主义者,利用自己的财富和职权剥夺着美国少数族裔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的话语权。在美国记者的长枪短炮之下,这些拿着标语,脸上涂满颜料的抗议者是美国大学生和特朗普之间水火不容的证明。另一方面,统计数据似乎也支持着媒体对于美国大学生的看法:美国大选的后续调查显示,有42%的美国本科文凭持有者选择将他们的选票投给特朗普,对于拥有本科以上文凭的美国公民,特朗普的支持率更是一路走低:38%。
  无论喜欢特朗普还是讨厌他,如CNN或者华盛顿邮报这样的美国媒体在此领域的报道真的可以被视为客观、中立吗?许多媒体人把CNN或者华盛顿邮报此类的媒体归在政治光谱偏左的位置,认为这些媒体在政治立场中更加偏向于持自由主义立场的民主党这一边。特朗普在执政初期和CNN大打舆论战,当众批评CNN的报道都是“假新闻” ;与此同时,CNN和其他左派媒体例如华盛顿邮报却用一篇篇批评特朗普政策的文章作为回应。在蒂姆·格罗斯克洛斯和杰弗里·米尔罗研究出的美国媒体政治研究光谱中,包括CNN和华盛顿邮报等一系列发行量极大,影响面极广的美国媒体并不能在政治立场上保持中立。比如CNN在光谱上就高出中间线5%,而华盛顿邮报更是高出了15%。似乎,特朗普与美国大学生之间的敌意透过美国媒体这一层放大镜才显得无比尖锐。因此,如果要得知美国大学生心中对于新一任总统真正的态度,或许也不能仅仅参考美国一些媒体的报道。

蒂姆·格罗斯克洛斯和杰弗里·米尔罗研究
并制作的美国媒体政治光谱。(Groseclose, T. and Milyo, J., 2005. A measure of media bia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0(4), pp.1191-1237.图片来源:http://www.sas.rochester.edu。)
  来自社交的压力
  除了媒体在一旁为大学生们激进的政治立场煽风点火,美国大学生的整体社交氛围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们对于特朗普的想法。很多本来对特朗普颇为无感的美国大学生,在社交网络和人际关系的引导下成为了大量“反特朗普学生”的一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在2015年的调查结果表明,美国大学生参与抗议的热情达到了自1973年来的最高峰。而表示会参与抗议的人群中,标榜自己为“自由主义者”的就达到了40%,远远高于20%的保守主义者。
  2018年1月,詹尼弗(化名)和很多朋友一起参加了反对特朗普的大游行,就读于美国一家知名私立大学的她是第一次参加类似的群体政治活动。她本身对于特朗普的能力和政治倾向知之甚少,全靠社交网络和同学口口相传来了解这位日后的美国总统。詹尼弗非常大方地承认,在把自己的选票投给了少数党绿党之前,她对特朗普的印象还十分模糊。然而,特朗普就职之后社交媒体上突然出现的反特朗普浪潮极快的席卷了她的朋友圈。当詹尼弗的所有朋友都开始转发“not my president”的口号并且在社交媒体上迅速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时,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她迅速的转发了类似的讯息并且报名了接下来的政治游行。事实上,有很多像她这样在东海岸左倾大学上学的学生都在从众的压力下选择了与特朗普一刀两断。
  美国学术组织IDEAL就对美国大学生在接受一年的本科教育后政治思想的变化做了调研,在采访了7000名美国大学一年级和二年级生后,大部分受访者承认自己在大学期间对于自由主义的认同度更高了。在对特朗普没有特别深入了解的情况下,很多美国大学生仅仅因为不想失去自己的朋友圈,就在美国大学整体氛围的影响下毅然地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
  切身利益受到的威胁
  当然,特朗普上台后感到切身利益受到威胁的美国大学生大有人在。在当今美国的政治高压下,不少少数族裔的确感觉到了越来越严酷的政治压力。根据Educators for Fairer Education的统计,超过210万的美国移民大学生可能被特朗普政府遣返;另外在2017年已经有5100位美国孩子失去了他们的移民父母。罗伯特(化名)是美国拉丁裔大学生,在西海岸的一家公立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学位,对他来说,特朗普的上任无异于晴天霹雳。
  “我妈妈是墨西哥移民,特朗普较为严苛的移民制度意味着她很有可能被遣返。特朗普上台一天,我们家人就要一直活在分离的阴影里。”对于千千万如同罗伯特一样的少数族裔大学生来说,通过种族主义上台的特朗普的确对他们的安全造成了实在的威胁。 然而,就算是罗伯特,也没办法理解美国白人大学生对于特朗普那深切的反感之情:“我的很多白人朋友比我还要激进……我非常感激他们对于我们的声援,但是仔细想想,他们的家庭才是特朗普上任的最大受益者。”
  家庭的环境和政治倾向
  美国2016大选的调查报告显示,有将近60%超过45岁的白人把自己手中的选票投给了特朗普,这意味着有至少一半的美国白人大学生会遇到支持特朗普的家长。该怎样处理在政见不同情况下与家人的关系成为了许多美国大学生面临的新难题。的确,就像罗伯特所说的那样,作为特朗普上台之后的直接受益者,许多白人家庭的大学生渐渐对特朗普有所改观。比如在拥有保守主义传统的美国南方,许多白人大学生逐渐与父母就特朗普完成了和解。
  约翰(化名)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大学,他出生在最具有代表性的美国南方家庭:父母都是坚定的共和党人和第二修正案(持枪)的支持者。“我一开始很不理解我的父母对于奥巴马的不满”,约翰说,“但是当我发现我们家的收入逐渐下降,支付医保变得困难,我开始原谅我的父母”。约翰认为把票投给特朗普是广大共和党人的无奈之举:“我理解特朗普有时候有点疯癫,但是我绝不会把票投给民主党人。”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美国家庭都可以达成子女和家长间的和解,许多在美国大学受到自由主义熏陶的年轻人仍然没有办法消化父母政治上的决定。
  对于他们来说,父母投向特朗普的选票无异于对于自我信仰的背叛。一份刊登在《英国政治学周报》上的调查显示,在美国和英国,越是偏向于政治方面保守的父母越容易培养出笃信自由主义的孩子。许多在家庭生活中被迫接受父母保守主义影响的孩子,更容易在学校中接受自由主义的观念。因此,家庭和学校之间的割裂感让很多白人美国大学生进退两难,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父母就是同学口中的种族主义者。与此同时,去年的佛罗里达枪击案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南方家庭的分裂,美国年轻人在事件后热切甚至激进的讨论和抗议与美国中年和老年人的冷漠形成鲜明的对比,也从另一个角度剪影出新一代美国人在当今美国社会夹层中无力的挣扎。无论家庭环境和政治倾向对美国大学生造成了正或负向的引导,我们都必须承认特朗普在美国大学生心目中的地位与他们的家庭构成也有着很深的联系。
  网络论坛的数据
  既然社交和家庭环境对于美国大学生在政治上的走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不用背负身份带来的责任和立场的情况下,美国大学生是否会更勇敢的说出自己对于特朗普的真正想法呢?为了检验这个猜想,笔者对美国的两个非实名制网络论坛9gag和Reddit进行了观察。根据两个网站公布的统计数据,男性美国大学生是参与论坛讨论的主力军(64%和61%)。我们分别登录了两个网站的美国政治栏目并且检索了其中的讨论内容之后发现,尽管嘲笑、反对特朗普的声音仍然占了上风,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仍然坚持发出了质疑的声音。两派之间的辩论常常发生,而声援的人们也没有一边倒的倒向民主党。举一个例子,在Reddit一条讨论特朗普和Obamacare的讨论组下面,有500个人点了赞,但同时也有420个人点了向下的箭头表示不同意此观点。
  此例从侧面证明了在没有社会和家庭压力从而可以自由发言的情况下,许多之前保持沉默的美国大学生变得更加敢于发声和表达自身的观点。在非实名制的环境下,脱离了媒体的滤镜和从众,家庭的压迫,我们才发现,并不是所有美国大学生都与特朗普和他的政策势不两立。 在美国媒体的镜头下的美国大学生,与特朗普之间的关系如同水火。然而,通过更加深层次的讨论,我们不难发现原生家庭和后天社交发展对于美国大学生深刻的政治影响。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9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民调POLL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