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向特朗普发难 这位共和党大金主会颠覆美国政治版图吗?

作者:刘芳LF   来源:界面新闻  已有 30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边是身家达600亿美元的共和党大“金主”,另一边是个人资产31亿美元的“推特治国总统”,全美第二大私企科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掌舵者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和特朗普的口水战正闹得沸沸扬扬。
  7月29日,查尔斯发表演说称贸易保护主义会导致经济衰退,第二天特朗普就发推文回应科赫兄弟是个笑话。8月7日,科氏工业集团法务总顾问霍顿(Mark Holden)在接受彭博社专访时否认了双方的矛盾和冲突。
  霍顿表示,在公司工作的24年间,科氏工业与历任总统都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从小布什总统,奥巴马总统到特朗普总统,我们都有和他们政见不同的地方。就像著名社会改革家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所说,团结一切行善者,不与恶人为伍。我们对本届政府政策的认同远比反对的部分多。”
  在科赫兄弟心目中“行善者”和“恶人”指的是谁,显然不难理解。那么,这个家族所践行的自由贸易、削减政府预算、反气候变化、减少社会福利、反对政府干预等自由主义理念又是如何形成的呢?一切还要从老科赫的发家史说起。
  父亲的足迹
  科赫家族的崛起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美国梦”。1927年,荷兰二代移民、化学工程师弗雷德·科赫(Fred C.Koch)研发出了一种更高效的原油裂解工艺,让科赫家族在石油行业里崭露头角。
  第二年,老科赫跑到苏联建石油冶炼厂,对那里的社会制度产生了终生难忘的印象。据美国调查记者舒尔曼(Daniel Schulman)于2014年出版的科赫家族传记《威奇塔之子:科赫兄弟怎样成为美国最强大和最隐秘的王朝 》(Sons of Wichita: How the Koch Brothers Became America's Most Powerful and Private Dynasty)记载,老科赫发表过一篇39页的论文,题目为《从商人的观点看共产主义》。他在论文中写道,共产主义占领美国的方法之一就是通过“对美国高层的渗透来改变美国”。他认为苏联是一个“充满饥荒、苦难和恐怖之地”。
  据查尔斯回忆,父亲在苏联的很多工程师朋友都曾遭到迫害,这让老科赫深感痛苦。而查尔斯的弟弟大卫(David Koch)在接受记者多尔蒂(Brian Doherty)采访时,则说:“父亲最常跟我们说的一件事就是,政府政策总是错的。伴随我们长大的最基本的观点是,被迫接受政府对我们生活和经济的控制不会有好结果。”
  科赫兄弟完全继承了父亲在苏联时形成的激进自由主义理念,这在他们之后的政治投资中也彰显无疑。
  手足恩怨
  老科赫和妻子玛丽共育有四个儿子,分别是弗雷德里克、查尔斯、比尔和大卫,后两者是一对双胞胎。四兄弟秉性各异,关系并不融洽,其中最聪明的比尔对父亲从小就着力栽培二哥查尔斯产生过强烈的嫉妒情绪。母亲玛丽在1986年接受《纽约时报》的访谈时曾说:“比尔的嫉妒心如此之重,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把老二送到寄宿学校。嫉妒心几乎要把比尔吞噬。”
  1940年,老科赫在堪萨斯州威奇塔创建了木河炼油公司——也就是科氏工业集团的前身。除了原油开采,科氏工业还涉足贸易、管道运输、金融服务等多个领域。经过多年观察,老科赫最终让与自己同样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查尔斯来接管科氏工业集团。这一选择,加之四兄弟间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使他们在多年之后彻底决裂、对簿公堂。
  1983年,在老科赫去世16年之后,费雷德里克和比尔以11亿美元出售了手中的全部股份。自此,查尔斯和大卫各自拥有科氏工业集团42%的股权。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查尔斯出任集团总裁兼CEO,而大卫则出任执行副总裁,外人口中的“科赫兄弟”指的就是他们两人。今年6月,大卫因健康原因宣布退休,82岁的查尔斯独自掌管庞大的家族事业。
  “干政”三部曲
  如今,科氏工业集团在60个国家拥有12万雇员,年收入1150亿美元,为全美第二大私人(非上市)企业。对于上市这件事,查尔斯早就坚决表态:“想也不要想,除非我死了。”
  那么,科赫兄弟喜欢把钱花在哪儿?与热爱艺术的大哥不同,查尔斯和大卫更喜欢把钱花在政治影响力的打造上,这种信念坚定而持久。
  据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斯考切波(Theda Skocpol)和费尔南德兹(Alexander Hertel-Fernandez)在2016年发表的论文《科氏网络和共和党激进主义》(The Koch Network and Republican Party Extremism)介绍,科赫兄弟政治网络的发展共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资助智库和竞选为主。早在1977年,科赫兄弟就开始资助自由主义智库卡托研究所及其他大学政治项目。大卫还曾在1980年竞选过自由党(Libertarian Party)副主席。自由党成立于1971年,是继共和、民主之后的美国第三大规模政党。
科赫兄弟主要政治组织发展历史
  第二阶段,科赫兄弟开始在各个重大社会议题上倾注资本。例如他们在1984年建立的“稳健经济公民组织”(Citizens for a Sound Economy)的主要目的便是推动政府对企业减税。同时,他们还资助了60多个联合会性质的组织推动医疗和社会保障体系私有化。当然,对科赫兄弟来说最重要的议题之一还是气候变化。1993年,时任总统克林顿提出“能源税”法案,希望对石油等行业征收碳税。法案在众议院顺利通过,但在参议院被阻截,包括科赫兄弟在内的能源行业游说组织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些科赫兄弟在1990年代建立的以议题为导向的社会组织延续至今,在各个领域推动着公共政策的方向。
  从2000年开始,科赫兄弟的政治影响力进入第三阶段,从覆盖人口比例和精英政治控制两方面都达到了新高度。如果说2000年之前的科赫兄弟是利用美国政治既定的游戏规则来实现自我目的的话,那么2000年之后的科赫兄弟已经在逐渐变成规则的制定者。
  从覆盖人口比例来说,科赫兄弟于2004年成立的政治组织“美国繁荣”(Americans for Prosperity,简称AFP) 在2015年的预算达到1.5亿美元,遍及35个州,可覆盖全美80%的人口。AFP三分之二的管理人员曾经在共和党内就职,三分之一在离开AFP以后会参与到共和党竞选活动中。对于这个既有企业性质又有联合会特点的另类机构,哈佛大学教授斯考切波和费尔南德兹将之描述为,在各个层面和共和党平行甚至是互相补充的庞大政治组织。

“美国繁荣”组织
发展情况
  至于精英政治层面,2003年起科赫兄弟开始举办每年两次的 “科赫会议”,邀请商界领袖讨论激进自由市场和自由主义理念。目前,“科赫会议”参加人数超过500人,会议有正式章程,每人年费至少10万美元。最有趣的是,“科赫会议”近年来已演变成了共和党候选人比赛。曾经参加“科赫会议”的共和党大佬有国会领袖瑞安(Paul Ryan)、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威斯康星州州长沃克(Scott Walker)、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以及众多参议院候选人。在总统候选人中,他们一般不会明确支持某个人,而是鼓励候选人互相竞争来证明自己更适合执行科赫兄弟的政治理念。
  科赫兄弟对精英政治的控制力达到什么程度呢?从气候变化议题可见一斑。
  据《科氏网络和共和党激进主义》记载,科赫兄弟的“美国繁荣”组织多年来一直在推动国会议员签署“对气候税说不”的担保书。担保书许诺反对“一切使政府收入增加的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法案。”2009-2010年有26%的参议员和46%的众议员签署了担保书,到了2013-14年这个比例分别上升到了56%和61%。
  在气候变化、社会福利等议题上,民主党人一直与科赫兄弟的理念背道而驰。对此,当时掌控参议院的民主党领袖里德(Harry Reid)在2014年发表过这样一个演讲:“我不害怕科赫兄弟,我们都不应该害怕。他们确实花费了数百万美元试图操控我们的政治系统,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应该逆来顺受。他们可能相信拥有更多财富就意味着拥有更多的言论自由。但这种想法不仅是错的,并且也有违社会正义和社会现实。我将竭尽所能揭发他们试图以美国中产为代价,让我们的政治体系更加偏向富豪阶层的企图。”
  发难特朗普
  在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从未被科赫兄弟看做是一名真正的总统候选人。他曾向科赫兄弟递出橄榄枝要求参加“科赫会议”,但最终连门都没进。可能部分原因是,特朗普对于基础设施、军队和福利制度的竞选纲领与其相左。
  但特朗普的当选并不意味着科赫兄弟的政治投资失去意义。事实上,现在特朗普的核心团队中随处可见科氏兄弟的影响力。如副总统彭斯曾是查尔斯在2012年总统大选时圈出的第一人选。据调查记者迈耶(Jane Myer)了解,在特朗普选择彭斯作为竞选搭档之前的四年中,大卫个人就为彭斯的竞选活动捐赠了30万美元。
  再比如,现任国务卿蓬佩奥曾是国会中科赫竞选资金的最大接受者。蓬佩奥在威奇塔运营航天设备公司Thayer Aerospace的时候,科赫兄弟是其主要投资人之一。
  今年7月29日,科赫会议在科罗拉多泉举行,包括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等政界重量级大佬悉数出席。同时,查尔斯发布了一段视频称:“(我认为)任何级别的贸易保护主义都是非常有害的。这其中有科学和历史的原因。每一个繁荣的国家都是不参与贸易战争的。”他还表示如果贸易战继续升级,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

特朗普推
  无疑,在2016大选期间渴望参会但遭拒的特朗普本人被刺痛了。他在第二天毫不犹豫地怼回去:“全球主义者科赫兄弟在真正的共和党核心圈里已经成了笑柄。我从来没去求他们支持,因为我根本就不屑他们的钱和破主意。他们对我的减税政策和新的大法官提名爱到不行。我让他们富得流油。所谓的科氏网络被高估了。”
  如今,科氏集团法务总顾问已经放低姿态主动缓和,但双方的政治角力依然让美国各界看得不亦乐乎。《纽约时报》则称这场博弈可能彻底改变美国的政治版图。科赫兄弟早在今年初就放出话来,将为中期选举花费4亿美元,且不反对支持同意自己理念的民主党人,一如查尔斯在的2015年接受CBS访问时所言,他并不一定支持哪个党派,他就是一个坚定的激进自由主义者。
  查尔斯办公室的墙上一直挂着老科赫的巨型油画像,似乎从未离开,他生前反复警告的苏联式渗透正在以另一种形式重现。无论是何原因,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让生意遍布60个国家的科氏工业集团感到了压力。想必,霍顿所引用的“团结一切行善之人但不与恶人为伍”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