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打伊朗,对特朗普有什么好处?

作者:帕特里克·布坎南   来源:观察者网  已有 7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如果美国与伊朗开打,战争将消磨并有可能毁灭特朗普的总统任期,也将为其总统生涯作出定论。但美伊战争倒会让新保守主义者振奋起来,可他们从来不是特朗普的拥趸,极度鄙视他。

那么,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会动过这个念头呢?

回头看看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吧,我们曾在那里发动或陷入战争,美国人付出了鲜血和财富,在那个地区造成死亡和破坏,但又得到了什么相称的回报吗?中国被视为我们的重要对手,但他们没有卷入中东战事,可曾受到煎熬?

石油是西方在波斯湾最重要的战略利益。然而,与伊朗的战争将危及,而不是保护这一利益。

大量来自伊斯兰世界的移民,沾染了恐怖主义思想,是对欧洲的最大威胁。但美国与伊朗的战争不是正会增加,而非减少威胁吗?

成千上万反对伊朗“毛拉统治”的伊朗人,会欢迎美国对他们国家发起海空袭击吗?还是会团结在伊朗政权和武装部队身后保卫国家?

“特朗普先生,不要玩弄狮子尾巴,”伊朗总统鲁哈尼在7月警告说:“与伊朗的战争将是最惨烈的(the mother of all wars)。”但他补充说:“与伊朗和平也将是最美好的。(the mother of all peace)”鲁哈尼留下了和平解决的可能性。

特朗普的回应全部用了大写字母:“永远,永远不要再威胁美国,否则你将遭受历史上几乎前所未有的惨痛后果。”这实际上是在说广岛吧。

可当特朗普转过身,脱口漏出他对美伊对话抱有开放态度:“没有先决条件。他们想见面吗?我会和他们见面的。”国务卿蓬佩奥却又发出矛盾的信号,他声称在任何会面前,伊朗必须改变他们对待民众的方式,“减少他们的恶行”。

因此,我们似乎正转向迎头相撞的局面。

目前,特朗普已经取消了核协议,并正在重新施加制裁,伊朗经济出现了明显的恶化趋势。

它的货币已经贬值了一半,通货膨胀正朝着委内瑞拉的水平上升。

美国的新制裁会在本周和11月再次实施。主要的外国投资正纷纷取消。美国盟国如果不加入对伊朗的绞杀,则可能面临美国的“二级制裁”。

德黑兰的石油出口,以及国家收入都在直线下降。示威和骚乱越来越普遍。

鲁哈尼和他的盟友们把未来押在放弃核武器上,以换取西方开放的回报,但对伊朗民众而言,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傻瓜一样。伊朗革命卫队曾警告不要信任美国人,他们似乎是正确的。

伊朗领导人现在威胁说,当他们无法自由地大批量运输石油时,阿拉伯石油也可能被拦在霍尔木兹海峡,无法运抵亚洲和西方。任何此类行动都会引发世界范围内石油价格的暴涨,迫使美国海军重新打通海峡。战争好像就要开始了。

谁在威胁谁?

在将伊朗逼得走投无路的过程中,各种政治力量的关联有巨大的影响。在美国,伊朗有无数的对手,几乎没有能为其说话的人。在中东,以色列、沙特和阿联酋乐见我们碾压伊朗。

在能够决定是否开战的四个人中,特朗普、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谈到了政权更迭,而国防部长马蒂斯最近放弃了任何类似的战略目标。

随着以色列对叙利亚的伊朗民兵发动攻击,美国船只和伊朗快艇不断在波斯湾近距离对峙,也门的胡塞武装在红海入口处向沙特油轮开火,军事冲突似乎不可避免。

虽然美国不再拥有足够入侵和占领伊朗的地面部队——伊朗几乎是伊拉克的4倍大,但在任何此类战争中,美国凭借其空中、海上和导弹方面的巨大优势,将迅速获胜。

可如果伊朗召唤真主党、叙利亚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以及阿拉伯国家内的宗派盟友们,投入战斗,美国的伤亡人数将增加,中东可能会陷入过去6年来在叙利亚所看到的那种宗派内战。

波斯湾的任何一场热战,都会使油轮的保险费率飙升,石油出口收缩、价格暴涨,使我们陷入一场世界范围的经济衰退中。有一个人将为所有这些承担罪责:唐纳德·特朗普。

但这对谋求在2020年取得连任的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能有什么好处?

而当热战停止后,伊朗是否会有一个“自由民主”国家,还是像“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那样,先是由宗教狂热分子,然后再由军头掌权?

  翻译:岑少宇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