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美国不再迁就中国

作者:卢西奥·布兰科·皮特洛三世   来源:中美聚焦  已有 37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最近的事件表明,美国几十年来对中国的通融政策正让位于加倍阻止北京取得进步。看来,美国已经失去说服中国不要挑战其在全球治理机构领导地位的希望,而保住美国主导的自由世界秩序,刺激着美国采取反制措施,这种措施如果合作伙伴同心协力的话会更加成功。
  美国20年前欢迎中国决定开放市场并加入WTO,希望市场改革最终波及中国的政治和治理。这种期望是枉费心机,中国就算市场改革也只是在局部,因为经济仍由国家主导。而且,产业规划、对外资的限制、有问题的贸易行为仍在发挥作用。中国综合国力的发展和它日益可见的全球野心,引起人们对北京的最终目标及其如何影响美国后冷战时期长期霸主地位的担忧。
  贸易战的开始标志中美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这种新转折是对不断膨胀的贸易逆差和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回应,但它也可能是抗衡甚至反击中国全球野心的长期措施的引子。然而,不合理的反制可能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注入不稳定性。要展示领导力,至关重要的是为通过谈判达成解决方案留有余地。
  不是小伙伴,也不是G2
  虽然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发动贸易战的目的主要是解决与中国迫在眉睫的贸易逆差问题,但关税也意味着对强制技术转让、工业间谍活动和其他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惩罚。这种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给美国公司造成损失,削弱了它们的长期生存和竞争力。而除了威胁到美国的全球经济地位,中国日益大胆的全球愿景、不断增强的影响力和所拥有的必备手段也削弱了美国的优势。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展现出的自信心增强,对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亚投行等机构的作用,对石油人民币和人民币的国际化,美国学术、国防和政策圈的许多学者都感到不安。
  与日本不同的是,中国显然不希望只被当成美国的“小伙伴”。事实上,北京的还价是建立一种新型大国关系,即承认两国即使不平等但也接近于平等,这项提议并未被华盛顿热情采纳。中国希望承担越来越多提供公共品的责任(例如非洲的维和、印度洋的打击海盗和“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投资),但这显然与承认中国不断演进的核心利益有关,与美国承认同中国平起平坐有关。这就产生了问题。美国觉得中国不愿意接受现有世界秩序,中国则认为美国正在阻止它的崛起。中国渴望改革体制,以反映时代的变化。
  措辞强硬的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2018年国防战略,以及新内阁的任命,可能预示着特朗普政府将采取更具对抗性的立场。两份报告都把大国竞争当作美国的主要安全关切。这两份文件还承认,竞争领域正日渐广泛(空中、陆地、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美国长期以来的军事优势受到了侵蚀,中国和俄罗斯等修正主义大国正利用经济和政治手段提升它们的利益,而美国的领导地位被削弱了。
  任命约翰·博尔顿和迈克·蓬佩奥处理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这种搭配为已经强硬的经济政策推波助澜。不过,虽然特朗普总统以具有破坏性倾向而著称,但新加坡和赫尔辛基峰会表明,他甚至愿意与国家的死敌展开对话,哪怕代价是受到国内外的批评。所以,尽管谈判未能避免贸易战,但特朗普的交易态度也许确保双方达成协议的大门是敞开的。
  领导力、欲望和意志不相匹配
  领导单极世界的压力已经开始对美国造成伤害。特朗普总统的当选标志着公众希望减少国际承诺,除非就这些承诺重新谈判,使之更好地为美国利益服务。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不一定是当前国际秩序动荡的罪魁祸首,相反,是政策的实施方式造成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一切都可有可无,而且需要重新谈判,这种观念让习惯了美国主导全球稳定秩序的许多国家无所适从。美国的利益可以通过领导全球来实现,但这需要承担相应成本,例如向欠发达国家提供市场准入、安全帮助和援助。这也意味着要在复杂的贸易和安全对话中达成共识,同时加强基于规则的秩序,这一切由于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预算被大大削减而变得更具挑战性。
  捍卫美国的主导地位不再是美国可以单方作出的选择,它要想把这种优势继续下去,如今取决于其他国家同意与否,而美国自愿承担领导成本是取得同意的关键。巴黎气候协议得以推动,11个国家决定继续推进(全面而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这些事实都表明,尽管美国缺席,而且不是没有困难,但世界能够并且会适应美国的退出。如果美国想有效反击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并在南海等重要的全球海上要道加强军事存在,它就必须与盟国和伙伴合作。不过这很难实现,因为美国向其最亲密的伙伴不分青红皂白地征收关税,它与联合国的关系正在瓦解,人们对美国能否恪守对盟国的承诺也将信将疑。
  与此同时,无论有没有美国,中国都愿意并且能够发挥更大的全球作用。特朗普显然不喜欢为全球领导力付出成本,他呼吁更多地分担费用,这为中国创造了机会。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和2018年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的讲话标志着表面上的角色反转:美国退回到保护主义,中国则成为不太靠得住的全球化支持者。中国的软实力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其硬实力,尤其是经济上的慷慨,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即使美国拥有巧实力也会发现,这一进展已经难以逆转。
  总之,美国有理由改变立场,不再迁就中国的崛起,并让中国来尝试一下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结构。尽管中国的经济发展进程可能让它在未来超过美国,但美国的战后主导地位有助于全球贸易和安全机制的塑造,这种机制虽然不完美,却也给许多国家带来了好处。相反,尽管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增加了,但中国将如何展示领导力?由此产生的不确定性仍然干扰着它的野心。而任何反制措施要想取得成效,美国都必须与其他国家合作。虽说如此,考虑到这一体系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演变,中国对改革国际体系的呼吁还是值得考虑的。美国保持其领导地位将不再是例外主义使然,而是全球共识的结果,这其中也包括中国。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7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