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政府补贴太多 欧美无法达成零补贴贸易协议

作者:   来源:界面中国  已有 54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上月底会面时承诺,双方将致力于推动建立“零关税、零非关税障碍”的贸易关系。美国著名智库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莱斯特(Simon Lester)7月26日撰文指出,美欧欲通过贸易协议达成商品间零关税的目标是可信的,但达成零非关税贸易障碍则只有在美国加入欧洲单一市场的情况下才能实现,而目前,没有人认为美国会这么做,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美国实施的大量政府补贴。
  对于补贴一事,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近期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表示:
  我们的想法是(达成)一项平衡计划,远离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走向一个没有关税或补贴的环境。因为,这是重要的一部分。你不能跟有补贴的人竞争,我们大部分都没有补贴。
  不过,莱斯特称,他赞成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Doug Bandow近期发表的观点,即美国实际上进行了大规模补贴,而双边贸易协议不能、也将不会停止美国政府的补贴。
  美国政府对其经济到底有哪些补贴呢?在7月11日发表的《大量补贴:与政治有关的企业福利具两党性》(Subsidies Galore: Corporate Welfare For Politically-Connected Businesses Is Bipartisan)一文中,Bandow细数了美国政府对其经济各部门的补贴,以下为文章全文翻译:
  通过其最新版的农业法案(Farm Bill),国会创造了惯常的特殊利益狂潮。农业补贴是公司福利的最重要例子之一,政府会基于政治关系向企业发钱。
  商业在自由市场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真正的资本主义中,企业利润不会有保证,不过,企业福利为与政府有政治联系的企业消除了这种不利因素。
  允许政治家向其所青睐的企业输送经济资源,这种商业补贴行为扭曲了投资和贸易。此外,这种让政府变成非法利润引擎的做法鼓励了经济学家所说的寻租行为(rent-seeking)。具有良好组织的特殊利益通常会战胜更广泛的公众和国家利益。
  经济援助有多种形式
  农业领域产生了一些奇怪的补贴。比如,政府实施了一项导致牛奶行业出现产出过剩的乳制品计划,这一计划反过来鼓励国家定价,产生了大量的奶酪库存,这反过来导致向穷人赠送牛奶。支付、贷款、作物保险、进口配额,以及更多的农民承保。
  补贴还通过农村商业合作社(Rural Business-Cooperative Service)来流向农业部门。最近被否决的农业法案甚至包括向农业协会提供6500万美元特殊医疗补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与非农户相比,农户的收入和财富中位数更高。
  市场准入计划是补贴农业出口的几项举措之一。其他的计划则支持一般的贸易和投资。
  以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为例。它为美国产品的外国买家提供廉价信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使得支付全款的外国公司比美国生产商更具优势。近年来,进出口银行的最大受益者一直是中国,特别是中国的国有企业。
  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为美国在具有潜在不稳定性国家的投资提供保险。如果该投资项目获得回报,投资者成为赢家,而假如项目没有获得回报,我们其他人会成为输家。公众为什么要为投资者的利润提供保险?
  商业领域的另一端是小企业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较小规模的公司是美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们并不是一个未得到充分服务的市场。SBA是对政治机会的回应,而不是经济需求。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许多公司福利都是伪装的。美国商务部的经济发展管理局(Economic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为“陷入困境的社区”提供补贴,这意味着该机构为这些社区的业务提供担保,但其结果却令人生疑。
  农村公用事业服务局(Rural Utilities Service)也是如此。目前,RUS已经扩展到农村宽带互联网甚至电视服务领域。
  土地管理局(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管理着联邦土地,比如,会为牧场主使用牧场提供补贴。
  外国军事融资(Foreign Military Financing)表面上是一项国防项目,但大多数情况下,其主要受益者是武器制造商。
  住房补贴也很多,最值得注意的是抵押贷款支持和税收优惠,尽管后者已经被去年的税收法案削弱。特朗普政府正在推动对煤电厂进行其所称的“美丽的”补贴。
  美国联邦政府的研究与开发为企业提供了大量利益。研发越基础,就越能论证公共利益服务搞得好。补贴越接近商业化,企业支出实际上就越成为企业福利。
  例如,奥巴马政府曾向Solyndra(美国一家太阳能面板制造商)提供价值5.35亿美元的贷款担保,奥巴马将其称之为“经济增长引擎”。该公司在2011年申请破产。
  特斯拉综合症
  先进技术车辆制造计划(The Advanced Technology Vehicles Manufacturing program)为开发替代燃料驱动的汽车提供了250亿美元贷款。特斯拉是主要的受益者,另外一些公司也享有多重福利。
  尽管公众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直接支出上,但贸易“保护”同样也是企业福利的一种形式。关税和配额都允许国内制造商收取更多费用。一年的关税和其他费用就约达400亿美元。
  税收优惠是企业福利的另一种手段。在税法中,它们通常难以识别。与那些具有普遍经济影响的措施相比,仅影响一家公司或行业的措施应被视为补贴。税务基金会(The Tax Foundation)曾经认为,“特殊税收条款”每年会导致税收收入损失1000多亿美元。
  各州和地方也提供补贴,许多通过补助、免费财产和税收优惠来吸引企业到特定地区。估计这些补贴的成本大约为500-800亿美元。
  华盛顿很少有人真的想削减支出。但结束公司福利将是恢复华盛顿健全财政的开始。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4日 来源时间:2018年08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