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中国对美投资下降不符合两国利益

作者:潘圆圆 张明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71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商业咨询机构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6月份公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1月至5月,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金额仅为18亿美元,同比锐减92%。考虑到2017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已经同比下降了37%,即从2016年的460亿美元下降到约290亿美元。因此,用“断崖式下跌”来形容2017年以来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的变化并不为过。在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投资量的显著下降均背离了中美两国各自的利益,这是最让人扼腕叹息的。
  一方面,中国具有对外投资的巨大潜力和显著偏好。首先,中国国内储蓄显著超过国内投资,这决定了中国将有大量资金投向外国。其次,在中国成长为成熟的资本输出国的过程中,投资收益的上升将弥补贸易顺差的下降。日本的经验表明,中国未来经常账户顺差的主要来源可能是海外投资净收益。这一方面意味着直接投资占中国对外资产的比重还将有一定程度的上升,另一方面意味着在直接投资内部,中国更倾向于选择更高回报率的资产。
  另一方面,外资在过去、现在、未来都能为美国带来宏观上的收益。美国对外商直接投资的需求量非常大,制造业尤其如此。包括直接投资在内的外国资本能在市场资金短缺时稳定资本市场,为美国的外部赤字提供融资,并对美国的储蓄形成补充。正如中国购买美国国债降低了美国长期利率一样,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也可以降低美国的资金成本。多年来美国吸引直接投资规模在全球排名第一,2016年吸引的外资流量和存量占全球的比重均超过了20%。美国吸引外商投资最多的行业是制造业,2011-2015年期间,制造业占外资流入总量的比重平均为58%,2014年甚至高达87%。众所周知,制造业中的高科技产业由于不确定性高、风险大,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但同时投资回报率也是非常高的。
  对中国和美国企业来说,中美投资合作也本应该是天作之合。美国制造业企业对资金的需求量大,而中国资金实力强大,其他投资者的可替代性较低。中国资金对风险的忍耐程度较高,投资期限更长,能更好地应对市场短期波动,甚至进行逆周期的投资。对中国企业来说,美国营商环境优良,投资的安全性高;对技术含量较高环节的投资,能够帮助中国企业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赚取更丰厚利润。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国投资美国对双方企业而言都是合算的买卖。
  但显然美国政府和国会不打算从这个角度看待问题。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的基本观点可以概括为“要资金不要政治”,也即美国虽然欢迎中国的资金为美国带来经济收益,但并不希望中国企业的投资中包含所谓的“政治因素”。美国对“政治因素”的抱怨是多方面的:中国企业的股权结构和美国的私人企业不同,因此构成了“不公平竞争”;中国企业投资的行业不遂美国政府所愿,因此是“政治导向的”;中国部分企业曾违反美出口管制,因此该行业所有企业都是有违规嫌疑的;中国没有实施对等开放;中国政府可能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提供了巨额补贴等。
  面对中国直接投资的增加,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做出了强烈的反应。特朗普政府通过301调查宣布,中国强制美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未来可能依据301调查报告出台针对中国企业的投资限制措施。美国国会首次通过改革法案,加强和扩展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职能,提出了“特别关注国”这一可能严重歧视中国的概念。还有一种建议是,特朗普总统可以国家安全为由,动用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来直接限制中资收购美国企业。美国向WTO提出了关于中国“涉嫌歧视性的专利技术许可”的诉讼。以上这些虚虚实实的政策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造成对美投资的政治风险陡升,中国企业为了规避风险纷纷重新考虑投资意向,对美投资数量应声而落。
  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国会的行为,反证了美国企业对中国资本的巨大需求。美国是一个以企业为市场主体,以自由竞争为基本经济制度的国家,如果美国企业不能从中国的投资中获利,无需国会和美国政府的限制,中国企业就会被市场竞争排除在外,而无法进入美国市场。现在美国政府和国会非要通过行政手段和立法手段限制美国企业的自由选择,恰恰说明美国企业的资金需求量大,而中国企业在某些交易中是市场上可选的最佳投资者。美国政府对此心知肚明,却由于对于中国的偏见而不肯接受市场给出的结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限制中国投资。但是美国社会的基本目标是最大化个人或企业的效用或利润,并藉此增进社会福利。当美国企业赚取利润的行为受阻时,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将不可避免地被侵蚀,创新能力受损,长期中对美国整体的就业、税收、国际收支等也有负面影响,但这也许都不是只看重短期选票的特朗普政府关注的重点。
  特朗普政府和国会行为的另外一个不合理之处在于,美国希望中国企业在投资时撇清与母国在政治上的关联,却在选择外国投资时将政治色彩浓烈的“国家安全”作为最大考量因素,很难让人相信不是一种双重标准的行为。另外,美国一边指责中国政府对市场的干预,一边却以通过行政手段干预企业行为的方式来限制美国市场选择中国投资者。
  面对美国的歧视和投资限制,中国政府与企业在如何应对呢?
  首先,中国仍然在增加对外投资。来自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1-5月,中国非金融类境外直接投资实际额478.9亿美元,同比增长38.5%。毕竟对中国资本来说,除了美国市场,还有其他国家更多的选择余地,投资于政策可预测性低的国家并不是一个好选项。
  其次,中国扩大了外资准入。2018年6月2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基本放开制造业的外商投资准入,涉及汽车、飞机、通信设备制造等多领域。中国已经显示更加开放的决心,要求对等开放的美国将如何回报中国的友好?是“投桃报李”还是“恩将仇报”?这选择不仅关乎中美两国,更会影响其他国家如何看待美国的对外政策。
  再次,中国政府正在优化境外投资监管。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下降,部分原因是中国监管机构加强了对涉及收购土地、酒店、电影制作和娱乐资产等行业交易的审查。此举措挤掉了中国对外投资中的一些水分,将监管重点转移到规范企业投资行为,为提高企业竞争力创造更好条件等方面。说到底,提高自身实力而不是限制竞争对手的进步,才是保持竞争优势的终极武器,这一道理对于任何国家都是适用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潘圆圆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副研究员、张明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4日 来源时间:2018年07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