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胡永泰:从美国三大担忧化解中美贸易之战

作者: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已有 18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CCG学术委员会专家胡永泰在CCG进行学术交流,他分别从中美两国从美国视角看分析了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紧张的深层次原因,阐述了相关问题处理不当的后果,并针对性地指出了中美两国化解贸易战的应对选项。探索中美两国关系的未来发展之路。CCG理事长主任王辉耀主持本次CCG名家演讲和交流会议。
  在此次演讲中,胡永泰教授主要从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原因,国际格局的改变和中美双方应当采取的措施三个方面进行了分享。胡永泰教授认为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的背后是二十一世纪美国对中国日渐加剧的三个担忧:中国在偷走美国工作失业,因中国要求技术战争/知识产权保护转让缺乏而导致美国高薪工作流失,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正形成威胁。
  首先,美国失业问题被视为中国贸易顺差的副产品,而美方主张通过人民币升值的办法来补救。然而这种想法和解决方案都是错误的。美国贸易逆差只是导致贸易失衡的一个因素,而人民币升值不可能改变多极世界的现状。举例来说,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1985年实施广场协议后(Plaza Accord),日元升值,美国减少从日本的进口,但同时,从其他国家购买了很更多,最后导致美国的整体贸易逆差还是基本保持不变。实际上,中美贸易失衡源于中美两国社会和经济体系的结构性缺陷。对于中国来说,薄弱的不充分的社会安全网络提高了储蓄率,而同时功能失调的落后的国家金融系统无法未能将多余的储蓄引向国内投资。另一方面,美国高昂的军费开支和频繁的减税政策也为结构性的贸易逆差创造了条件,而无效的就业保障的不足和低效失业人员/社会保障计划更使人们对美国贸易逆差的意见越来越大。胡永泰教授指出推动人民币升值不仅不能解决美国在全球的贸易逆差问题,还会对中国产生负面影响,更会。同时,也会转移中美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力,使其忽略了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消除纠正中美经济体系中的结构性要素的缺陷。因此,要想解决贸易顺逆差问题,中美双方都需要做出努力,而不是一味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汇率提升上面。
  其次,中国和美国间的知识产权之争也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原因之一。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企业抱怨中国利用自身的市场规模,将技术转移作为外商合资企业进入其大型市场的必要条件。胡教授指出,当美国公司同意时,他们的产品通常会获得高额垄断价格,这是一个商业上的“愿买愿卖”的交易,就像沃尔玛从其供应商获得“批量折扣”一样。现在对美国公司对中国的抱怨主要在于,他们放弃了技术秘密后,实际上产品却在以更低的价格在中国市场出售。最终,许多美国企业开始抱怨这项政策,他们的主张是:放弃知识产权,实际上等同于以更低的价格销售其产品。然而,在中国,这些产品通常享有垄断价格,这一点实则削弱了美方的论点。虽然如此,中国对外资企业的反对之声也不应该置若罔闻。如果欧洲和日本、加拿大等G7国家国跟随了美国的脚步,开始抵制中方利用市场力量(market power)加速技术赶超的行为,中国将不得不放弃其市场地位,结果不容乐观。因此,胡永泰教授表示,中国需要新的产业政策举措来实现雄心勃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如加强技术发展,在高校设立研究中心等。
  第三,在国家安全方面, 现如今,美国现如今方面深感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这也是政府如此积极保护最前沿的知识产权的主要原因之一。随着中国在战略上的重要性日益增加,从中国开始向从外资企业获取前沿高端技术后,美国方面开始害怕总有一天,美国人民智慧的产物会被用来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尽管中国不会成为真正的全球霸主(因为印度的崛起正在一步步沿着中国的脚步前进),但美国仍然掉对中国的迅速崛起的地缘战略感到威胁担忧。
  胡教授对此指出,从前英美都曾做过世界霸主,而如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重现历史,掌握全球。随着国际秩序从美国主导的霸权时代向多极化方向发展,重叠的势力范围将深化经济和政治摩擦。因此,全球的发展繁荣需要各地区的领导者维护并加强多边自由贸易体系,这就需要合作伙伴,而合作的前提则是建立在国家安全利益之上。在如今这个阶段,中美两方同时感到威胁,双方如何建立安全感是我们需要探讨的重要问题。
  美国方面,外方投资委员会(CFIUS)在改革指南中,提出了两点针对中美贸易关系摩擦的建议。第一,禁止向中国出口具有军事用途的高科技产品。第二,限制与中国的企业和学术领域方面的合作。胡永泰教授认为,这两点建议不仅过于宽泛,无法运作,并且十分浅显和短视,从长远来看,中美两方合作可以实现共赢,并且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的竞争。
  那么中美两国应该如何解决此次贸易争端?胡永泰教授就中美双方在解决贸易失衡、知识产权保护,国家安全问题等三个方面分别提出了建议分析了美国的选项。对美国来说,第一,应当放弃“人民币升值”,并认识到调整美国政策内结构性因素才是解决贸易失衡的真正办法。第二,发动通过G7国家共同反对中国利用市场力量促进其技术发展,并监督中国使用WTO许可框架范围内的生产产业激励政策激励措施。第三,通过改革CFIUS,增加其影响力和说服力有效性和可操作性,具体的措施包括:加强审查外资企业在美设立的研究中心;由破产法庭收购美资企业;将其业务范围列入技术列表,明确审查范围和技术清单并持续更新等。与此同时,中国方面也需做出同等努力。第一,加快要素市场改革(尤其是资本市场和劳动力市场),加强社会保障网的建设。第二,从产业政策方面,减少利用市场力量获得技术的行为,并加快提升研究发展能力的提升;削减缩减贸易补贴,降低企业软预算约束能力。第三,设立相应的类似CFIUS的审查机构,并保证执行运行方面的透明度。他还表示,中国也要注意在更多领域稳步给予外国公司以国民待遇。
  胡永泰教授的演讲引发了到场嘉宾和听众激烈热烈的讨论。CCG理事长主任王辉耀首先感谢了胡永泰教授精彩的演讲并就胡永泰教授的观点和中美贸易摩擦此发表了评论。他强调表示,对于中美贸易失衡问题,传统的计算方式并不能完全地反映客观事实,从全球价值链角度来看,中美贸易间的赤字并非表面上所显示的数字差额。中美在贸易结构上有很大不同,应当把留学生、旅游业等服务贸易也计算在内。并且,中国在帮助美国降低通货膨胀方面贡献颇深。这些附带的利益也应该被计算在内。王辉耀理事长指出,长远来看,中美在基础设施、第三方合作、跨界电商和能源等领域也有很多共赢的合作空间,同时中方也应该利用发挥亚洲国家相似文化背景相似的优势,加强与亚洲国家各国的合作,进一步实现贸易平衡。CCG作为致力于全球化的研究机构,将竭尽全力为推动中美关系稳定发展提供智库建议。
  随后,美中政策研究基金会副主席里戈就胡永泰教授的演讲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与评论。他提出几年来,美国国内政治和中国大背景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朗普总统不是以传统的思维模式来思考,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中国从以前的韬光养晦,到如今的大放光彩,让许多人很“享受”G2这个说法,里戈主席认为这种想法并非好事。对于人民币汇率问题,他认为政治的影响很大,从现在来看,人民币会适度贬值是必然的,特朗普许多计划将很难实现。对于印度在世界舞台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里戈主席强调了印度高端人才发展迅速,中国应该像他们学习。在R&D(研究与发展)方面,时间、人才、钱,三种因素缺一不可。现如今,最大的问题便是时间。中国很难跨越许多时代,在科技发展的很多硬指标方面要超越美国,仍需努力。讲到胡永泰教授提出的建立中国也建立相应的式CFIUS,里戈主席表示中国的商务部和发改委已经成功其实发挥着扮演了CFIUS的角色。
  出席本次演讲交流的还有富爱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CCG理事唐浩轩,国家信息中心国际信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秦刚和CCG研究人员等。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胡永泰教授先生也与到场嘉宾和,媒体就美国国内政商两界对中美关系的不同感受和解读,贸易战与人民币自由化金融市场的关系以及,美国国内政治对特朗普的影响特朗普能否连任等热点话题进行了进一步的交流。
  最后胡永泰教授表示很荣幸可以与全球化智库(CCG)展开此次讨论。
  在演讲结束后,CCG主任王辉耀博士向胡永泰教授颁发聘书,聘请胡教授为CCG学术委员会专家。双方表示,将进一步在中美关系、全球治理等研究领域展开深入合作,为全球化发展提供更专业、更及时的学术分析与政策建议。
  主讲人
  胡永泰先生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马来西亚双威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南洋杰弗瑞切亚研究院院长、布鲁金斯学会兼职高级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全球化与可持续性发展研究中心的东亚项目主任。胡永泰教授,于1982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他于1985年加入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之前曾受聘布鲁克林研究院,目前主要致力于研究国际金融架构、经济增长理论、汇率经济学、以及东亚问题(特别针对中国和印度尼西亚)。胡教授著述丰富,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了百余篇论文,并出版了多部专著。他于1985年2月发表在《国际经济学季刊》上的文章“理性预期条件下汇率决定的货币分析法--美元兑德国马克的案例分析”,被评为该季刊三十年历史上被引用最多的二十五篇文章之一。胡永泰教授现任《亚洲经济文集》、《中国经济与商学研究》的编辑,以及《规划经济学》、《亚洲经济》的协作编辑,他同时担任多种学术期刊的顾问。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来源时间:2018年07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