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黄亚生:对待特朗普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以牙还牙”

作者:黄亚生   来源:亚生看G2  已有 34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6月19日,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称该组织存在“政治偏见”。特朗普再一次弃国际秩序于不顾,损害了在国际社会长期运行的多边磋商合作机制。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国际社会是时候团结起来,用以牙还牙的策略和姿态应对美国这个流氓总统和他的流氓政府。
  6月17日,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刊登了历史学家罗伯特·卡根 (Robert Kagan)的一篇题为《特朗普式的美国不在乎》。在文章中,罗伯特·卡根表示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正在成为一个“流氓超级大国”(Rogue Superpower),“这既不是孤立主义,也不是国际主义;在国际舞台上既不退出也不衰落,而是凭借力量恣意妄为。” 罗伯特·卡根指出,“一位愿意抛弃那些限制美国行动的道德、思想和战略约束的总统,可以让这个棘手的世界在一段时间内屈服于他的意愿。”
  罗伯特·卡根这篇文章非常有意义。 卡根是一位资深的共和党幕僚。他曾在历届共和党政府担任重要的职务。 他用如此激烈的语言描述一个共和党总统的政策,是特朗普撕裂美国外交界多年形成的共识的一个最好佐证。
  一个流氓当总统——特朗普是一个传统意义的流氓,有一个13万美元支票为证据(特朗普曾在大选前向其婚外恋情人支付13万美元封口费)——已经让美国成为一个流氓国家。 特朗普上任后迅速颠覆了二战后国际社会努力搭建的国际秩序,以牺牲美国盟友和伙伴的利益为手段,去实现所谓的“美国第一”政策。我在早前文章《黄亚生:特朗普该不该获诺贝尔和平奖?》指出,特朗普对于国际社会安全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本文讨论的是国际社会如何面对这个流氓总统的流氓政策。 基于美国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实力, 没有任何国家有能力单独对抗美国。 但是“团结就是力量”,国际社会应该联合起来,协调合作,对特朗普采取针锋相对、以牙还牙的策略,一同遏制特朗普对于国际秩序的威胁和损害。
  特朗普和他的“流氓超级大国”
  就在罗伯特·卡根发文的两天后,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由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过度批评以色列,而且其中一些成员国还是践踏人权的国家。这个批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奥巴马过去也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过类似的批评。
  像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类的机构总是有它的缺点,但也有它的优点。 奥巴马选择保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不是因为他同意它的决定,而是因为他认识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信息收集、研究等方面有它不可取代的功能。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调查战争罪和其他严重侵害人权行为的过程中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该组织编写的关于叙利亚、朝鲜和缅甸等地的报告帮助国际社会很好的了解了当地的人权状况。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国际社会通过多边合作手段解决人权问题的重要工具。特朗普决定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真实原因是他根本不相信人权这个概念。客观上,他的决定将会破坏以多边磋商为基础搭建的国际社会秩序。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理查德·高文(Richard Gowan)表示:“特朗普的决定既伤害了人权理事会,也伤害了美国在联合国的地位。美国今后在联合国说服其他国家的外交官可以信任美国时,难度加大了。”
  这已经不是特朗普第一次挑战和破坏国际社会多边合作秩序了。特朗普当选后,迅速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2017年年底,特朗普宣布计划在2018年年底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理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 “持续对以色列抱有偏见”。特朗普今年还大幅削减了提供给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经费。特朗普更是不顾盟友反对,在伊朗履约良好的情况下,退出了伊朗核协议,重启对伊朗制裁。虽然中美贸易有许多客观存在的问题和矛盾,但是特朗普采取手段也破坏了国际秩序。他启用单方面的301调查,而不是走WTO多方合作的渠道。 特朗普还单方面正式宣布取消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豁免权,对其出口美国的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他启用的是美国贸易法的232条款,荒唐地把加拿大定位为一个“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国家。(顺便说一句,特朗普之所以不能用301调查惩罚欧盟和加拿大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平均关税都比美国的低。)
  美国的强势
  在《特朗普式的美国不在乎》中,罗伯特·卡根指出“特朗普所取得的成功(如果算得上成功的话)都基于他愿意做前任总统不愿做的事情:利用战后秩序中巨大的实力差距,牺牲盟友和伙伴的利益。” 在二战后,以美国为主导而建立的国际秩序承诺美国为其盟友提供安全保障,这在很大程度上巩固了美国的实力优势。然而,在特朗普之前的美国总统都选择不利用这种优势,他们不希望美国打破自由世界的秩序,与盟友反目。他们认为维护自由世界的秩序与美国利益攸关。
  然而,特朗普的上台和其利用美国实力优势颠覆国际社会和平秩序的做法,使得国际社会不得不重新审视美国的实力优势。
  从军事硬实力来讲,美国2018年通过的国防军费开支是7160亿美元,是中国的4倍,俄罗斯的12倍。而美国更是在本土以外的四大洲的37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军事部署。从经济实力来讲,美元是国际贸易上的主要流通货币。国际原油价格更是和美元挂钩。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并要求盟友配合制裁后,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不得不放弃伊朗石油业务,因为美国的银行参与了道达尔超过90%的金融活动,美国股东占道达尔超过30%的股权,道达尔在美国的资产超过100亿美元。而根据《纽约时报》6月的最新研究报道,在全球经济增长普遍低迷的情况下,美国今年很有可能迎来过去十年来最快的经济增长。这给予了特朗普在贸易领域宣战的底气。《纽约时报》进一步指出,美国的出口数额仅占美国GDP的12%,是经合组织(OECD)35个成员国里最低的,远低于加拿大的31%和欧盟的44%。这也使得美国在可能发生的贸易战中,短期之内受到更小的冲击。
  当特朗普选择利用美国的实力优势,实行“霸权主义”政策时,国际社会上没有单一国家可以做出同等量级的反制。
  “以牙还牙”的对策
  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奥巴马总统的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倡议过一个事后证明是最错误的民主党竞选方针:“当他们向(道德的)低处走时,我们往高处走。”(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米歇尔·奥巴马当时表示民主党不屑与特朗普你来我往,相互攻击。我认为这个选举方针的结果就是今天一个叫特朗普的近似疯狂的人入主白宫,为所欲为。对待特朗普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以牙还牙”:他低,我更低。
  国际社会应该从2016年美国大选得出一个宝贵教训,对付特朗普的策略应该是:“以牙还牙”策略 ("tit for tat" strategy)。“以牙还牙”策略是美国著名的政治学科学家及博弈论专家罗伯特·阿克塞尔罗德(Robert Axelrod)经过电脑模拟得出的解决连续“囚徒困境”的最优策略。“囚徒困境”最为经典的案例描述了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凿,二者都判刑八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 。而罗伯特·阿克塞尔罗德指出,当一个人面临连续“囚徒困境”时,最优的策略是对方上一回合做了什么,你这一回合就跟着做什么。即对方合作我就合作,对方不合作我也选择不合作。“以牙还牙”策略是善意性的,即不会主动索取,但一旦对方背叛,立马主动回击。
  国际社会应采用“以牙还牙”策略
  特朗普不仅是信奉单边主义,他更是把美国推向了霸权主义,推向了“流氓超级大国”。特朗普的美国拒绝承担国际社会中的责任,背弃了美国一贯奉行的自由社会准则和道德。在面对特朗普时,国际社会应该应用“以牙还牙”策略。事实上,欧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对美国采用过“以牙还牙”策略。美国政府1996年推出旨在加强对古巴经济封锁的赫尔姆斯——伯顿法后,欧盟通过了一项针锋相对的反制裁条例。根据该条例,欧洲公司无需遵守美国制裁规定,还可通过反诉讼以补偿由于美国推行该法而造成的损失。
  以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为例。在伊朗核协议签署后,伊朗一直很好的执行着伊朗核协议的要求。根据伊朗核协议规定,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督查伊朗履行协议情况,定期确认一次伊朗是否履行其承诺。 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前,国际原子能机构已经发布了11次报告,伊朗履约情况一直良好。而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后,国际原子能机构于5月24日再次发布报告,表示伊朗仍在与该机构合作,并遵照执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
  欧盟现在正在研究用欧元与伊朗进行石油交易,另外中国和伊朗的贸易也可以用人民币结算。这些举动将局部边缘美元。但是这些举措力量是不够的,而且没有针对性。 欧盟、中国和俄罗斯马上要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对继续和伊朗进行贸易的国家和公司实行制裁。以美国的欧洲盟友为例,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早前表示,欧洲企业将必须在六个月内停止与伊朗的经贸往来,否则就将面临美国制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承认,美国了解重启对伊制裁会给部分美国盟友带来金融与经济上的难题,但美国一定会追究那些“违规”与伊朗做生意的个人与实体的责任。
  国际社会与伊朗进行石油以及其他方面的自由贸易完全是正当合理的,美国既没有国际法的依据也没有任何道德制高点惩罚和伊朗继续贸易的国家。中国,欧盟和俄国应该结成联盟,一旦特朗普选择制裁任何一个和伊朗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国际社会就应该对美国进行整体制裁。 实行阿克塞尔罗德的战略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美国要先采取制裁措施。比如如果特朗普政府对一家欧洲国家航空公司制裁,中国就应该对美国一家航空公司制裁。任何国家不可能单一制裁美国, 所以必须联手应对制裁,国际社会主要国家选择联手,尤其是欧盟、俄罗斯和中国,就会改变势力对比。美国将在贸易,金融和决算方面受到压力和边缘化。
  结语
  二次大战后形成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是维系和平和经济发展的基石。伊朗协议是国际多边合作的一个重大成果,它为中东和平起了重大的贡献。 国际社会应该联手共同用以牙还牙的策略对抗特朗普的“流氓超级大国”。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0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