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勇:中美竞争 台湾成战场

作者:李娜   来源:中评社  已有 21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6月15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对华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中国商务部随即宣布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在此时发动贸易战有三大目标以及三大原因,他特别提到美国是否接下来要采取以经济民族主义为主的战略,从而最终达到中美经济“脱钩”。对此,王勇表示,中方要维护WTO的权威,诉诸于WTO争端解决机制,国内要扩大开放,同时保持战略耐心,做好美国的工作。
  王勇还谈到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的未来,他认为,由于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技术竞争提前到来,台湾问题会成为美国向中国施加压力的非常重要的砝码,台湾问题导致中美严重摩擦、冲突的可能性很高,台湾可能会成为中美大国冲突的战场。而对台湾来说,最明智的选择是尽快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转变立场,尽早开启两岸和平统一的政治谈判。
  特朗普打贸易战“一石三鸟”
  王勇对中评社记者指出,特朗普打贸易战主要有三大目标,或者是通过使用“301条款”报告,要达到三个目标,即所谓的“一石三鸟”。王勇具体解释说,“三鸟”是指第一个目标是要求大规模的缩减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中美第一轮磋商中,美方提出的要价是2018、2019两年连续每年缩减1000亿。
  第二个目标是要求中国大幅度开放市场,提升美国在华投资企业的市场准入程度。
  第三个目标是要迫使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目标,该项目旨在通过补贴等手段促使中国高科技的发展。
  王勇具体介绍道,2018年3月23日(美国时间22日)美国政府公布的“301条款”调查报告,主要是指控中国采取的外资限制措施,导致了美国公司向中国企业“强制”转让技术,同时还存在其他一些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以美国要求中国要改变当前利用外资限制强制获得美国知识产权的做法,与此同时在美国本土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的投资、并购行为。中美两国历经三次磋商,从5月初开始到6月初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来中国访问,双方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初步协议,即集中于让中国大幅度增加从美国的进口,主要是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液化天然气等产品,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第三轮磋商之后,罗斯向美国媒体透露,中国承诺每年增加700亿美元进口。从双方磋商的进展看,应当是在特朗普的首肯之下,才主要集中于讨论通过增加从美国进口缩减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办法来中美经贸争端。但是,特朗普出尔反尔,反映其“多变”、“善变”的一面。
  同时,王勇注意到,在中方的表态中,除在贸易不平衡问题,中国还在美国关注的其他目标上也表示出了灵活性与让步,但中外媒体对这些灵活性的让步强调的不多。王勇表示,遗憾的是,特别是美国媒体报道的不多。主要是,一是中国有关“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立场调整。中国对外宣称2025计划仅仅是“指导性”的意见,不是一个“强制性”的计划,减少了“中国制造2025”的政策分量。美国方面非常恐惧“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利用2025计划这一产业政策来促进中国十大新兴技术产业的发展,它担心如此一来中国技术产业的发展将对美国当前仍然存在相对竞争优势的产业产生不利影响,特别担心所谓全球性的产能过剩与相关高科技产品价格的下跌。中国的回应就是针对美国方面的担心,应当算是中国方面对美国的一个让步。另外一方面,就是美国所指控的中国方面关税水平过高、市场相对不够开放的问题。对这些指控,中国方面也做出了不少回应,包括大幅降低汽车、药品、化妆品等关税,同时加快金融市场的开放,让美国在中国投资的证券企业、证券机构能够在中外合资机构中占多数股份,同时提前了市场开放落地的时间表,金融市场开放落地的时间从过去计划的三年,缩减至今年6月底正式实施。
  “现在看来在前三轮磋商当中,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比如特朗普的个人因素,他比较关注中美贸易不平衡,包括整个的对外贸易的不平衡,加之朝鲜问题,其所期待的“特金会”也是一个因素。从他过去一年多的做法中可以看出,实际上特朗普把对中国的贸易问题与朝鲜核问题是挂钩的。他希望借助于中国的帮助来解决问题,这样的话也可以相应减缓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的压力。”王勇对中评社记者说。
  开打贸易战 经济民族主义驱使中美经济“脱钩”
  特朗普出尔反尔,对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正式开打贸易战。他之所以如此,王勇分析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特朗普执政团队内部意见分歧严重,应该是对华贸易“鹰派”人士说服了特朗普采取当前更加强硬的对华贸易政策,即开打贸易战。这说明贸易“鹰派”压倒了美国财政部长史蒂夫·努钦为代表的贸易“温和派”。
  二是美国利益集团的影响。利益集团政治的影响包括:美国工商界主流反对美国政府向中国进口征税,但又对特朗普政府在打开中国市场方面力度不够表示不满,希望借助“301条款的制裁行动,真正打开中国市场。
  王勇援引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瑞达在北大演讲时透露的信息,2015年以来,美国在华企业在华新增投资意愿与盈利水平均有较大增长。根据2017年底统计,中国国内销售总值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销售市场。对美国工商界来说,等待多年真正赚钱、盈利的机会终于到来,必须突破当前中国市场开放方面的限制,维持需要进一步向中国施压。
  更重要的是,王勇强调,美国安全战略“鹰派”非常担心中国快速崛起对美国霸权造成的挑战,他们很早就呼吁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他们认为,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政策、“再平衡战略”停留于空谈,没有具体落实,美国在南海等问题上对中国过于“软弱”。
  这些利益集团的影响加强了贸易鹰派在美国对华贸易政策上的影响。
  第三个重要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特朗普及其团队信奉的经济民族主义及在此基础上制订的经济发展战略。特朗普的前任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虽然已经辞职,但他仍然是特朗普战略思想与经济思想的灵魂人物,仍然在发挥著作用。“特朗普团队离不开他。”王勇提出,“特朗普现在开始大力实施的以经济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为基石的对华新战略,是否是由班农制定?”特朗普班子与班农及其势力背后的关系值得密切关注。
  王勇对中评社记者指出,特朗普执政团队中重要的“鹰派”人物包括彼得·纳瓦罗为特朗普的国家贸易顾问;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是当年对日谈判的强硬派,这两人的思想与史蒂夫·班农的经济战略思想一致。王勇分析说,他们把中美贸易不平衡、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不仅仅看成是贸易问题,更重要的是中国对美国发动的“经济战争”,按照他们的说法,通过经济全球化、对美贸易,中国正在对美国发起一场“经济侵略”战争,如果中美贸易逆差继续延续下去,将造成美国更多经济损失,最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他们制订的经济战略就是,采取坚决果断措施,对中国等国征收高关税,扭转过去20年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国际分工格局,促使制造业回流美国,增加美国人就业与财政税收,进而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教育和科研体系。
  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战略对于全球经济将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其对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的冲击将十分巨大。所谓“中美国”下的经济高度相互依赖格局将被打破,中美经济“脱钩”将加快。
  王勇指出,特朗普政府的目的在于使中美经济“脱钩”,要解决经济全球化20年发展所出现的美国学者称之为“中美国”的现象。事实上,经济全球化的核心就是“中美国”,中国和美国经济高度相互依赖,美国认为这种相互依赖关系产生了美国经济上的“双赤字”问题,中国的“双顺差”问题。这种相互依赖关系对美国整体国力是有害的,最后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安全、国家安全,并最终瓦解美国的霸权地位。
  中方应保持战略耐心 诉诸于WTO争端解决机制代价最小
  中国该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王勇对中评社记者表示,针对特朗普当前所采取的对华贸易战政策,商务部已经宣布以“同等规模”、“同等力度”对美国进行回应,中国不要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中方反制裁方案打击重点有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农产品以及汽车等产品,目的在于激发与中国贸易关系比较深的中西部农业州与汽车制造州以及相关利益集团,如美国中西部农业利益集团及他们在美国国会的代理人,能够站起来向特朗普政府施加压力,终止特朗普非理性的贸易政策。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如果以班农为核心的团队制定了这样一个经济民族主义战略,目的在于扭转经济全球化形成的国际经贸格局,那么中国所采取的对策可能没有效果,而且有可能会给特朗普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更多关税提供理由。比如,美国可能在500亿之后有可能再对额外1000亿的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征收高关税。虽然这对美国的消费者与生产商会产生很大的冲击,但可能被认为会更好地服务于经济民族主义的战略目标。
  王勇表示,假设美国将采取经济民族主义战略的假设成立的话,中方现在应该采取的最佳对策不是去进行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报复,而是要诉诸于WTO争端解决机制来解决中美经贸摩擦。这样做一方面维护了经济全球化的机制象征WTO的权威,另一方面实际上通过诉诸WTO机制来放缓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节奏,减少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短期伤害。“中国现在应从战略高度,更有耐心地来处理中美贸易战问题。”王勇表示,“我们要利用这段时间进行经济贸易结构的调整,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同时,王勇也注意到WTO机制的局限性。WTO体制目前处在危机当中,因为在特朗普眼中,1995年成立的WTO就是经济全球化的一个代表,其规则和机制对美国不利,因为它维护了全球范围的贸易自由化,他们认为WTO导致了美国实体经济的下降,使得美国国际经济竞争力下降,却促使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上升。美国贸易鹰派可能担心的是,通过WTO这一套国际机制这一轮发展起来的是中国,下轮就是像印度这样的人口众多、有能力大规模出口劳动力密集产品的国家,它们将继续用廉价商品来占领美国市场,使得美国经济持续陷入当前这种不利的状况。
  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与美国在WTO规则上的斗争十分激烈。“在WTO问题上,特朗普的最终目的是要摧毁WTO所代表的自由贸易体制,他现在采取的做法是瘫痪WTO机制。目前WTO上诉机构贸易法大法官现在有四个缺位,美国拼命阻止新法官的任命,这就使得整个WTO争端解决机制不起作用了,从而为美国推动单边主义提供了借口。”因此,王勇表示,当前从中方自身的利益上讲,我们要维护WTO,要以维护经济全球化的名义来维护WTO的权威,要联合欧洲那些依赖于WTO提供保护的中小国家,坚决反对美国打贸易战。
  应对美国的贸易战,王勇对中评社记者指出,最重要的是我国要加快改革,在防范金融风险、经济风险的基础之上,要果断地扩大开放,将中国打造成为对国际投资、国际人才最有吸引力的“高地”,使中国成为国际资本、国际人才向往的地方。这就需要中国体制的进一步改革,要进一步开放经济,促进市场自由化,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最重要的作用。将美国保护主义的压力变成中国改革开放的动力,是应对美国贸易战的最好办法。
  贸易战、台湾问题与中美关系的未来
  从当前来看,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经济民族主义,强调采取单边主义措施维护美国霸权,打击担心中国等战略竞争者。王勇表示,不可避免的是,中美战略竞争提前到来,中美围绕国际事务、国际体制的领导权与控制权的争夺也将相应加剧。
  王勇表示,中美经济竞争、技术竞争对中美关系具有战略性的影响,竞争将最终影响两国综合实力的平衡和较量。但是,另一方面,中美之间由于在过去20年所形成的一种高度相互依赖的关系,中美经济“脱钩”将使双方付出比较大的代价。因此,王勇分析,中美这样一种相互依赖关系与共同利益的基础还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近期中美关系摩擦不断,提及AIT新馆落成开幕,王勇表示,从大的框架来看,由于中美之间战略竞争、技术竞争提前到来,台湾问题会成为美国向中国施加压力的一个重要砝码,是美国在对中国的战略布局中一枚重要“棋子”。台湾会在地缘政治中发挥作用,特别是美国和台湾在安全防务关系上会进一步加强,所以像美国协防台湾这种战略合作、安全合作会进一步提升。同时,美国也会避免在台湾问题上过度刺激中国,让中国找到借口,向台湾施加更大的压力。但是,“美国要把握这两者之间的平衡非常难,因为台湾问题对中国来说太敏感,美国可以借此操弄的空间不是那么大。台湾问题导致中美严重摩擦、冲突的可能性很高,是否会成为未来中美严重冲突的爆发点还需要再谈论。”王勇对中评社说。
  王勇还注意到,台湾当前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是半导体产业,台湾研制、设计、生产芯片方面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因此台湾半导体产业对美国和中国在高科技的竞争都很重要。美国会通过各种办法强化对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控制,要求台湾半导体在中国发展半导体产业的过程当中要更少的介入,不要给予中国大陆更多技术上的援助。在这次中美的贸易冲突中已经看到,美国采取的措施不仅针对中兴,也影响到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台湾不能幸免于难。如果台湾当局决策失误,最后可能推动台湾成为中美大国冲突的战场,受到影响最大的还是台湾经济与台湾老百姓的生活。
  “所以对台湾来说,最明智的选择是尽快在‘一个中国’问题上转变立场,尽快认同‘一个中国’的原则,尽早开启两岸和平统一的政治谈判,找到对台湾来说最有利的一种政治解决方案。这一谈判越早开始对台湾越有利,相反,越晚对台湾越不利。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蔡英文政府对美国的安全保护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可能会使其在未来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个历史大趋势,台湾当局不应成为美国遏制中国发展的棋子,这样做既违反了民族大义,更会对台湾造成实质的伤害。两岸中国人不应在这一问题上两败俱伤,而使得美国人得利。”王勇对中评社记者强调,我们看到台湾有识之士掀起了一次“无色觉醒”运动,就是出于对上述前景的担心。
  关于中美关系的前景,王勇表示,也不能对中美关系抱以完全悲观的态度。实际上中美之间存在非常多的共同利益,这使得中美关系在未来仍将是一个既合作又竞争的高度复杂的关系。中美共同利益很多,谁也离不开谁。美国要解决其在国际上关注的问题,离不开中国的合作。我们既要看到中美关系的制约因素,同时也要看到中美经济高度相互依赖、中美作为世界大国的众多共同利益。中美人文交流、家庭联系紧密,官方民间对话机制众多,这些都成为进一步连接中美关系从而避免“迎头相撞”最坏结果的纽带。更重要的是,中美之间经济实力、综合国力、军事实力等方面的差距在相对缩小,中美发生严重对抗肯定是两败俱伤;与十年前、二十年前相比,美国在与中国冲突中所受到的伤害要大很多。
  最后,王勇对中评社记者谈到美国国内因素可能发挥的积极作用。如果中美关系日趋紧张,其国内主张稳定中美关系、发展中美友好关系的力量也会上升。所以,美国不是铁板一块,不是非黑即白,各阶层在中国问题上具有非常复杂的态度,有不同的力量同时在起作用。美国对华政策取决于美国国内不同力量之间的对比。中国的政策与行为同样起到很大的作用,因此,中美加强沟通、对话,减少信任“赤字”是当务之急。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8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