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赵穗生:美对华接触政策40年失败了?继续保持接触与合作仍是不二之选

作者:赵穗生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  已有 53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8年6月8日,在上合青岛峰会举办前夕,也在“金特会”进入倒计时的重要时刻,全球化智库(CCG)特邀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克贝尔国际关系学院终身职正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赵穗生来CCG发表演讲,回顾美国过去四十年对中国实行的接触(engagement)政策,探索中美两国的未来发展之路。赵穗生教授认为中美均是接触政策的受益者。由于中美双方目前处于相互依存的状态,美国应当继续贯彻这一政策,中美之间应当实现进一步合作。此次演讲及讨论由CCG副主任高志凯主持。
  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一直基于接触政策来试图改变中国,从而实现其战略和其他利益。然而近些年,针对美国40年来的对华接触政策,美国国内出现很多批评的声音。这些评价认为,美国对华的接触政策并没有为美国带来一个新的战略伙伴,反而为美国塑造了一个战略竞争对手。对于这一争议,赵穗生教授从美国对华接触政策背景、当年的目标和历史发展等角度梳理了中美如何从战略伙伴变成了战略竞争对手,并从中美两方面分析了这种“理想主义的、错位的共识开始破裂”的原因,还分享了对未来中美两国关系如何发展的见解。
  从战略伙伴到竞争对手,中美对接触政策的“错位共识”
  中美的关系现状与中美两国在过去几十年的政策、发展都有直接的关系。美国自20世纪70年代末对华开始实行接触政策。当时很多人认为美国实行这一政策的原因主要是美国在越南战争后希望重新布置世界战略格局,并通过中国对抗苏联。但美国采取这一政策还有另外一个目标,即改变中国,把中国从威胁变为一个利益相关方,将中国建设成为同美国一样的民主自由的现代化社会,按照西方当时的“现代化理论”,这样中美两国之间就有共同的价值观念,就不会发生冲突。同时,将中国纳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体系。鉴于美国希望维持其在二战后建立的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中国在这个秩序中崛起会让中国和美国成为利益共同体,而非挑战美国建立的秩序。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中国也希望改变。对华接触政策实际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步的。当时的中国刚刚走出文革阴影,社会百废待兴,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而美国作为市场化的榜样,在中国进行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同时,中国在国内政治上也相对有些自由化的发展。此后包括中国加入WTO也是美国试图改变中国的一个表现。中国加入WTO的过程中也有来自美国的反对声音,认为中国尚未确立市场经济而不符合世贸的要求。但在美国政府看来,这不仅仅是让中国购买美国产品,而是让中国购买自由市场最重要的原则,是帮助中国向自由贸易转型。
  9·11是中美关系发生变化的转折点
  但近些年,中美关系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针对对华接触政策的批评声音因此也越来越多。实际上,9·11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转折点。一方面,美国在冷战之后,开始实行单边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挑起了众多战争,并破坏了很多地区的和平稳定,错用了胜利者的地位,失去了道义上的制高点。而美国内部的民主机制也出现了重大问题,共和党和民主党冲突严重,越来越难以妥协,民主制度处于失灵的状态。此外,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美国也是一次重大打击,让美国逐渐失去改变中国的信心,这也是美国人现在对接触政策争议的很重要的原因。
  而同一时期的中国则是愈发自信,2008、2009金融危机是一个分水岭。在这之前,中国是韬光养晦,不搞对抗。在这之后,中国发现美国人也在犯错误,谈论金融危机时甚至在在谈是否出手相救美国。赵教授感觉到中国当时的巨大变化就是自信。尽管过去对美国的价值观不完全接受,现在中国的中国的发展道路基于跟西方不一样的文化、历史和传统,这种学者以及后来政治家也在谈的“中国模式”在美国人看来是挑战美国以自由主义为核心的现代化模式。而在美国眼里,近些年中国外交政策的变化也在间接削弱美国在亚太区域的影响力。与此同时,中国国内政治过去五到六年对美国也形成冲击,外交政策的变化在美国人看来更大。在亚洲安全上,觉得美国不参与一些安全组织最好,这在美国人看来就是要把美国赶出亚洲。在一些区域关系中,如各种争端,美国人觉得中国的变化也很大。这带给美国的想法即是:中国在挑战美国,美国的接触政策从这个角度失败了。
  美国对接触政策的反思之于对华政策有多大影响?
  基于这些转变,很多美国人开始质疑接触政策的有效性:一些美国人认为借接触政策实现美国改变中国的目标本身就是不现实的,不了解“中国这套隐蔽的孙子兵法”;也有很多人认为中国过去是想改变的,但现在不想按照美国的方式来发展。这些想法的存在使美国对华的态度变得强硬,并要求在经济、贸易方面对中国采取实际应对举措。另一方面,在安全问题上进行反思,认为世界开始了“新的冷战”。
  但这种对接触政策的重新思考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是很有限的。从特朗普总统目前的表现,特朗普虽然不断地在转变态度,并提出一些对中国有潜在威胁的想法,但真正执行的仍很有限。包括近期对中国的贸易制裁,美国也尚未执行实质性的举措,到目前还未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还在谈判过程中。因此,赵穗生教授认为美国国内针对对华接触政策的批评是没有根据的,美国应当继续实行接触。
  在赵穗生教授看来,中美之间虽然存在摩擦,但合作不可避免。首先,中美双方都是接触政策的受益者,中美两国的发展都需要彼此合作。而且,中美之间已发展出非常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国为美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美国商品虽然对中国存在赤字,但服务贸易对中国有很大顺差。其次,鉴于美国在亚太的影响力在逐渐减弱,而中国在日益增长,如果美国想在这个地区继续存在,与中国接触是不二之选。最后,虽然近年中国外交政策有变化,中国仍是现有秩序的受益者,仍支持现在的秩序,并没有挑战美国。认为中国造成挑战是美国的一种误解。赵穗生总结到,如果美国放弃接触政策,那么就会创造一个敌人。他判断中美之间虽然会有很多摩擦,竞争也日益强烈,但是美国除了把自己的事情搞好,继续跟中国接触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赵穗生教授的演讲引发了到场嘉宾和听众激烈的讨论。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围绕美国国内自身问题、朝鲜半岛、人民币国际化、美国现在移民政策和孤立主义对人才的影响、“中国制造2025”等方面,赵穗生教授提出了很多自己的想法。首先,赵教授指出在美国有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美国自身政治体制的问题,也认为美国如果希望突破现在的局面应当从改变自己开始。而在朝鲜问题上,赵教授则认为特朗普政府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特朗普总统所采取的行动都是随着事态发展而决定的。同时,人民币国际化也不是一个两国政府可以轻易地去干涉的一个问题。人民币国际化是由市场机制决定的,这一过程需要遵循市场规律。但其实人民币国际化会给中国提出一些新的要求,包括中国的金融市场需要愈发开放。而“中国制造2025”的问题在于国有企业是这一计划的主体,有政府出资支持,这是与美国的理念相悖。最后,在人才的问题上,美国移民政策收紧和孤立主义对中国实际是积极的,这意味着更多拥有尖端技术的人可以投身中国的科技事业,这对中国是一个契机。
  华盛顿的两种声音:中美关系继续保持接触V.S.彻底砸烂重起炉灶
  围绕这些问题,CCG副主任高志凯也提出一些自己的见地。首先他指出中美关系目前处于一个非常复杂的状态。中美在一些领域的摩擦会外溢到其他领域。比如,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使“一个中国”的概念变得非常扑朔迷离。民航总局提出要外国航空公司标注中国台湾,一些国家政府欣然接受,但是美国却不调整。这本来问题本来不难解决或者不应该成为问题,但是中美之间现在就台湾问题到了锱铢必较的状况。但其中一个原因是用政府的行为干预商业,在美国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不能干。中美之间正处于一个很关键的时刻,如何处理现在中美之间的问题将对中美未来的发展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高志凯作出进一步回应,他认为,中国发展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贸易大国,人民币国际化应该不仅是出于政治目的,经济上也有需求。但如何与美国为首的国际金融体系融合以及控制风险都是大问题。他还指出,虽然目前从数据上看美国民意对华的态度基本没变,但是民意可以因人为操作而瞬息万变。他表示,国际关系就像桌球,一杆子下去就彻底改变整个局面,这种人为因素要大于事情本身的因素。最后,他表示,华盛顿现在对于如何跟中国接触有两大极端的观点,一派是继续接触,保持发展关系。另一派则是把现在的关系必须砸烂,然后重新再来。至于美国今后怎么走还要冷静观察,拭目以待。
  此次演讲吸引了众多专家、学者、企业家和媒体的参与。今天到场的嘉宾包括CCG“一带一路”研究所执行所长、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黄日涵,CCG常务理事、富爱达国际董事长唐浩轩,CCG理事、杭州若比邻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CEO邱宇峰,CCG理事、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邬国华,以及CCG副秘书长唐蓓洁、CCG国际传播组总监聂立高和CCG多位研究人员。
  作为“CCG名家演讲”的又一次思想激荡,这是赵穗生教授继2017年在CCG发表以“世界秩序的重塑:中美在全球治理中的博弈”为主题的演讲后,第二次来CCG进行演讲和交流。他表示,很高兴有机会再次回到CCG跟大家一起交流关于中美关系的看法,作为中美关系40多年发展的见证人,他们这批人的使命就是建立一座中美相互理解的桥梁,尽量争取两国之间减少误判,相对真实地了解对方。而CCG作为中国领先的国际化智库,在种种不确定事件冲击全球化的关键节点以及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进行时中,着力打造了“CCG名家演讲”,常年邀请国内外政要、学者、智库专家和企业领袖在CCG发表演讲,并与CCG 专家学者及社会各界深入研讨,旨在充分发挥智库以国际视野践行“二轨外交”,深化国际交流,凝聚社会共识。
  关于主讲人
  赵穗生,CCG学术委员会专家,现任美国丹佛大学约瑟夫·克贝尔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美国委员会董事会董事,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研究员,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务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他创办并担任主编的《当代中国》英文双月刊发展成为引领当代中国问题研究最有影响力的期刊之一 (收录SSCI,影响因子2016为1.350)。赵穗生教授拥有美国加州大学政治学博士、硕士,密苏里大学社会学硕士,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和硕士。1985年到美国前, 他曾任职于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 财政部外事财务司,和北京大学南亚研究所等单位。赵穗生教授出版了十余部英文著作,包括《权力的设计》《东亚权争》《邓小平时代的决策过程》《穿越台湾海峡》《中国外交政策》《中国能源安全:国内因素与国际影响》和《中国的崛起与中美关系的转型》等。他的100多篇英文学术与政策论文发表于《华盛顿季刊》《威尔逊季刊》《政治学季刊》《中国季刊》等。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7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