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约会差点告吹,特朗普和金正恩见面全靠他们成全

作者:巴九灵   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已有 22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特朗普先生很忙,前天在照片上和默克尔“对峙”,今天又飞到了新加坡,和金正恩会晤,共商大计。
  大家的眼球都在特、金两位先生身上。而小巴觉得,这次会晤其实还有别的看点。
  看过很多电视剧或电影的人会明白,有一些演员,可能一辈子都没演过主角,但他们却特别努力,演技超棒,有的时候在一部戏中的光芒甚至会盖过主角,最终在圈内甚能服众,在观众心目中也深受喜爱。
  如果在国际政治这个舞台上也有这样的角色,那么这一次的东道主新加坡就称得上是典型代表。
  1、为什么总是新加坡
  新加坡,1965年立国,规模而言,是一个十足的小国。
  人口560万。如果作为一个城市,放在中国大概能排——等等啊,表格得往下拉一会——唔,大概是70位。
  面积719平方公里。作为对比,北京市总面积1.64万平方公里,建成区是1400平方公里,上海市总面积6340平方公里,建成区也大约似乎1400平方公里。就连小巴以前住过的余杭,杭州市下面的一个区,都有1200万平方公里。
  当然,面积小,不代表能量就小。相反,新加坡戏份算挺多的。
  中国人对此应该深有体会。两年半之前,在新加坡,也有一场对中国人来说非常特别的会面——海峡两岸领导人首次面谈——“习马会”。再往前推22年,1993年,海峡两岸的标志性事件“汪辜会谈”也在新加坡。
  中国人对此应该深有体会。两年半之前,在新加坡,也有一场对中国人来说非常特别的会面——海峡两岸领导人首次面谈——“习马会”。再往前推22年,1993年,海峡两岸的标志性事件“汪辜会谈”也在新加坡。
  东盟,新加坡是发起国之一;我们不太喜欢的TPP,新加坡还是发起国;甚至连南海仲裁案,新加坡也是发声最响的——哪怕本身与之无关。
  新加坡,就是那个攒局的中间人,大戏中的黄金配角,未见得在哪里一锤定音,也未见得所有人都喜欢,但有新加坡的地方,总有特别的演出。
  比如这次的两位领导人,十足的“戏精”级别人物,演技出众,为这次约会增加了不少困难。
  特朗普,一会说,这个约会一定来;一会说,小金你很不地道,约会取消;过了几天,又说,算了算了,还是来吧,约都约了,哪怕含着泪也是要来的。
  金先生,也不遑多让,约上之后,又提出要住新加坡的富丽敦酒店,附带一条非常牛气的条款:我要住最好的房间,6000刀一晚,而且,我不打算付钱。理由相当充分,我们朝鲜被你制裁,这么贵的酒店,对我们的外汇来说,压力不小,我付不出,老哥您见谅。
  钱当然乃是小事,关键在于气势。众所周知,美朝两方在理论上还是交战状态,见面言和,请客一方怎么也有点有求于人的意味在其中。面对金先生的下马威,特朗普手下的办事人员,一定很无语,老大呢说要见面,可对面又提了一个非常难答应的条件,事情很难办啊。
  怎么办?僵局至此,新加坡这个被忽略的角色才姗姗来迟般地现身。
  新加坡作为东道主,始终保持淡定,关键时刻出来圆场,别别别,谈是一定要谈的,二位贵宾快快屋里请。总统先生,金先生的消费,我来付,不用您出。作为折中,金先生,您也卖我一个面子,酒店咱们就换一个嘉佩乐酒店。
  两位各让一步,岂不皆大欢喜,都到了我家门口了,何必为这末枝小节烦恼。
  特金会也许意义重大,但在新加坡,也只是黄金配角一次级别高一些的常规操作,私底下做一些工作,有困难轻松化解。
  这些重要的会谈,为什么总在新加坡?
  关键大概就是“中间人”这样一个词:一个相对中立的定位,和双方之间都还不错的关系,在亚太地区处于比较中间的地理位置,喜欢攒聚的传统,能够为双方找台阶,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希望借此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意图等等。
  2、外贸中转站新加坡
  与新加坡能够屡屡承担国际外交中间人角色类似的,那就是新加坡的经济定位,也是“中间人”——世界贸易的中转站,体量不大,作用却是至关重要的。
  新加坡处在马六甲海峡咽喉要道上,是国际外贸路线上,东亚进口能源的最后一道大港口和向欧洲和美国(主要是东海岸)出口商品的第一道大港口。
  最后一道关口,就意味着可以在这里进行集装箱的分装和混装。
  从欧洲或者美国东海岸往东亚中日韩三个外贸大国发货,可以一次性运到新加坡,然后在新加坡分装,把20万吨货轮上的货物按几个目的地的需求分成几份,用吨位量小一点的货轮分开运,8吨运往香港,5吨运往上海,4吨运往日本大阪,3吨运往韩国釜山。
  出口的时候,也是一样道理,中日韩三国的货物分别拉到新加坡汇总,按照目的地分类,去往美国的混在一起,去往欧洲装另一艘船,非洲、拉美、中东等也各自装船,然后分别起航。
  所有的货物,都要经过新加坡一下一上,也因此航运、转口贸易一直以来都是新加坡的支柱产业。
  外界常常将新加坡与香港进行对比,原因就在于此。香港干的事,和新加坡类似,差别仅仅在于香港是中国大陆尤其是南方的转口贸易门户,外贸总额是1.14万亿,其中中国大陆占比48.6%;而新加坡是面向整个东亚和东南亚的转口贸易门户,外贸总额是7000多亿,其中中国大陆和香港占比总和为20.7%。
  外界常常将新加坡与香港进行对比,原因就在于此。香港干的事,和新加坡类似,差别仅仅在于香港是中国大陆尤其是南方的转口贸易门户,外贸总额是1.14万亿,其中中国大陆占比48.6%;而新加坡是面向整个东亚和东南亚的转口贸易门户,外贸总额是7000多亿,其中中国大陆和香港占比总和为20.7%。
  转口贸易,雁过拔毛,生意好做得很,再加上因此衍生出来国际结算业务,分别给这两个城市加持金融中心的Buff,得以晋升发达经济体。
  3、新加坡,如何站在中美之间
  中国对新加坡,说起来感情挺复杂的。
  感性上,新加坡是大中华地区以外,华人占比最高的国家。新加坡也是二战以后秉持威权主义,铁腕治国,跃升入发达国家/地区的少数代表之一,人均GDP 5.3万美元,在全球经济体中排行TOP10,即便占了体量小的优势,也是极了不起的成就,是学习的对象。
  与今日往往被当做负面案例的香港不同,同为弹丸之地的新加坡并没有放弃实体产业,至今经历四次产业结构转型,在高端制造业方面形成了半导体电子、海事海洋、生物医药、石油化工四个产业集群,还是三大炼油中心之一,在产业发展上还有诸多值得借鉴之处。
  前两年过世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和中国政府的高层历来私交甚笃。大陆改革开放后与台湾高层重新接触,还是邓小平托李先生转达的。
  但理性上,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就如种种表现,其实又没有看上去那么铁。
  和很多国家一样,新加坡在安全上依赖美国,而经济上又与中国交织紧密,但紧密程度又还不足以令新加坡做出取舍。
  当中美关系亲密无间时,大家一起赚钱自然美滋滋,而当两个大国产生竞争关系时,如何演好这一台戏,则还有很多不确定的问题放在眼前。
  李光耀在评价中美关系时认为,中美未来不会发生战争式的冲突,同时他也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因为“如果大象之间打起架来,它们脚下的小草就会无端遭殃”。
  李光耀认为,自己要做好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以和为贵,永远不应该在中美之间站队。
  而中国要做的,则是成为那个令人信服的主角。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3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