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张燕生:中美摩擦将呈现非理性对抗

作者:张燕生   来源:中国经营网  已有 18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7年6月2日,在《中国经营报》、银谷财富、《财经》杂志联合主办的“2018资产管理发展高峰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学术委资深研究员张燕生表示,当前的经济全球化陷入了困境,对于资产管理行业而言,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期里,做好风险管理是第一要义。
  在张燕生看来,全球化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基于自然的全球化,即人类有一个自然的倾向,希望跨境交流、跨境合作,以及跨境竞争;第二个阶段是基于规则的全球化,也是基于西方规则的全球化,这次全球化有两个重要的阶段,1870——1973年领头羊是英国,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成为全球化的领头羊;第三个阶段,开始推动基于包容的全球化,希望能够解决传统全球化所遇到的困境。
  关于全球化的未来,他提及:“在今年1月召开的达沃斯论坛上,关于全球化的未来,我们可以听到三种不同的声音:第一种声音来自欧洲大陆,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仍然坚持自由贸易。第二种声音来自美国,特朗普要搞保护主义,要搞公平贸易。第三种就是中国的声音,其强调未来的全球化必须解决开放、包容、发展的问题,要让绝大部分的国家有机会参与、共享,要走出困境就必须要解决全球化内在的问题。”
  就大国之间政治和经济的竞争而言,全球化会出现两种相反的力量在较量。这个过程中间,中美之间将对未来的全球化起重大的影响。
  那么,中美能够如何合作?张燕生基本的观点是,2035年之前,中美的摩擦都会呈现出一种非理性对抗的特征,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在2035年以后,中美才可能回归到理性的对话与合作。因此,在2035年之前,中美两个大国管控风险、管控冲突、管控对抗,对两个大国、对世界都是至关重要的。
  如此背景下,中国下一步如何发展?张燕生认为,首先将转向高质量发展;其次将建设现代化体系,一方面将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另一方面将构建开放新经济、新体制。下一步,创新会是我们未来最重要的一个转变,而市场和政府的作用,尤其是让市场机制发挥决定性作用以及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是未来改革的重中之重。
  另外,扩大进口,办好上海国际进口博览会,增加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形成相互依存的关系,这是下一步开放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
  除此之外,还需要营造好的投资环境、民商环境和市场环境。对于解决好再平衡的问题,张燕生提及:“首先,要解决我们当前存在的三大矛盾;其次,下一步中国要成为全球负责任的大国、开放性及包容性大国;再次,下一步要做好‘一带一路’对外开放、对外合作。”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6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