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特朗普为什么不怕被骂出尔反尔?

作者:甜甜余味   来源:澎湃新闻  已有 18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一、任性的大国
  北京时间6月4日早间,英国《金融时报》以《中美1000亿美元贸易战将近——北京会谈无果而终》(US-China $100bn trade war nears as talks end without deal)为题,对一触即发的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即将燃起的贸易战火表示了担忧。文章称:由于特朗普此前声称要对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而中方也表示将予以坚决回击。在北京举行的第三轮中美贸易谈判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和中国副总理刘鹤在结束两天的讨论后没有发表联合声明。
  如果说在中美贸易上,特朗普的多变还可能是出于对“修昔底德陷阱”的担心,对自己的老牌盟友,特朗普同样翻起脸来毫不含糊——6月1日,特朗普政府正式对来自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其理由是“为了确保国家安全”。
  这么想一出是一出,气得西方国家都忍不住纷纷出面应战:
  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警告称,欧盟将别无选择,只能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我们的美国朋友必须知道,如果他们要对欧洲采取咄咄逼人的行动,欧洲将不会没有反应。”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生气地在推特和新浪微博(有没有注意到,在新浪微博上发表这样的声明哦,是不是也能看成是希望更多中国人也了解加拿大的立场?)上连发信息,批评美国的行动“不可接受”,并强调“美方对加国征收一元,我们也对美方征税一元”。
本文图均为 甜甜余味微信公众号 图
  墨西哥也表示,将对美国钢铁、猪肉、苹果、葡萄和蓝莓等一系列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如此不惜代价地同时激怒各方合作伙伴,连西方媒体也纷纷将特朗普的特征概括为unpredictable(无法预测的),身为第一大国的掌舵人,真的就这么不在乎透支自己的“信用”?这样一次又一次出尔反尔,不怕破坏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各国媒体都对他的言行反弹剧烈,即便美国内部的舆论意见也一直难以统一,就不担心会影响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
  事实上,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特朗普当然没那么笨。
  二、特朗普的“底气”
  一是民调支持率的回升。
  虽然美国以外骂声一片,但是美国国内却有不同看法。
  这位推特总统4月29日就曾发文炫耀:“刚得知最新的民调结果,与奥巴马执政同期相比,我(的民调结果)高多了。而我完成的(事情)也更多!”
  特朗普所说的民调结果,据查来自统计分析网站538。不要觉得这个网站听起来很山寨,这个名字实际上还是很有出处的。据维基百科介绍,538网站创建于2008年3月7日,其名称意指美国大选的“选举人团”制度,538位“选举人”指的就是来自各州的代表。网站创始人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是一名分析师和作家,也是538网站的首席编辑和ABC新闻的特别报道员。

图片来自维基百
科,意为美国大选“538人选举团”
  538网站的民调显示很有特点,在整张轴线图上,上半部分显示的是反对率(橙色),下半部分显示的是支持率(绿色),随着鼠标的移动,可以动态显示不断变化的数据。
  从下图可见,特朗普的支持率在2017年1月23日最高(他的上任时间是2017年1月20日),达到45.5,反对率41.3;之后反对率节节攀升,支持率不断下滑,可以看出美国民众确实意见很大。
  直到2017年12月16日,特朗普的支持率降到最低点36.4,反对率也升到峰值的57.5。但是12月16日似乎也是一个转折点,从那之后,特朗普的支持率缓慢而平稳地上升,反对率也慢慢回落,两者差距在不断缩小。从轴线图来看,即使是323美国开始发起中美贸易战,直到前几天特朗普政府四处招惹贸易伙伴,支持率仍在小幅上升。
  中期大选在即,生意人特朗普,既然从数据中尝到了甜头,肯定会乐得坚持既定政策,在选民面前继续维持自己一心为美国考虑的公众形象,再加上一系列不惜牺牲别国利益的自私行为来强化“美国优先”的霸权逻辑,也正好迎合了部分美国民众的优越感心理。至于中期选举过关之后,是不是再来给先前被牺牲掉的部分盟友再发发糖拉拢一把,或者再次颠倒态度重新出台新政策,这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二是公司大佬的支持
5月26日的《经济学人》,封面故事就是《为什么美国公司都爱特朗普?》(Why corporate America loves Donald Trump)
  文章声称,虽然大多数美国的精英阶层都对特朗普政府忧心忡忡,从外交到金融到科技到立法,都已隐约显现出危机,但是公司大佬们都觉得自己生逢其时。他们热情拥戴特朗普政府推行的减税政策,宽松的管理,以及期待从中国的让步里获得好处。虽然特朗普带来了贸易战和一些未知的风险,他们还是愿意追随这位总统先生,因为这似乎为他们的经营带来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更可观的利润,更有利于美方的不公平的国际竞争,以及投资的便利。
  从数据来看,这一说法似乎也是成立的。一季度数据显示,美国上市公司的营收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22%,投资上升19%.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享受到好处的主要是科技巨头类的公司,制造类的工厂基本没份。
  这些大佬们相信,有政府的加持,他们就能从世界经济中牟取更多利益,因此也格外乐于加剧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的斗争。原文甚至用了“支持对中国贸易战采取强硬态度的董事会数目多到令人震惊”(A surprising number of boardrooms support a muscular stance on trade with China.)这些巨头们打的算盘是:如果中国每年能从美国多进口2000亿美元的商品,他们的收益就能再增加2%。
  遗憾的是,商人们虽然无利不往,精于算计,但是就像文章里感慨的,这些以盈利为终极目标的商人,在评估模糊风险的时候,往往格局有限,而且也不善于判断整体环境。(The trouble is that companies are often poor at assessing nebulous risks, and CEOs’ overall viewof the environment is fallible.)
  对这些商人位来说,看到短期的对内政策及对外打击释放出的红利,就一厢情愿地认为这种红利的输出是一种常态。但是任何一种只想着收入而不考虑支出的战略,对企业都是不可持续的,更不要说对于一个国家。商人们短视还情有可原,身为国家元首,要考虑的可不能仅仅是短期商业利益那么简单。
  三是减税政策的实行
  2017年12月1日,美国参议院在经过艰难而漫长的辩论之后,最终放行减税规模高达1.4万亿美元的税改法案,获得足够票数通过,投票结果为51:49。
  根据这次税改,个税等级从现行的七个减少到三个,即从原来的10%, 15%, 25%, 28%, 33%, 35%, 39.6%,调整为12%、25%、35%三档:最低税率由10%提高到12%,最高的由39.6%降为33%。从整体情况来看, 能够从特朗普的税改中得益最多的是占全美家庭总数20%的最高收入家庭。 他们的年收入将会因为减税增加6.6%,这个收入段家庭缴纳的个税占总额的77.7%。
  企业税方面也将大幅下调,《经济学人》称其是1986年以来的首次最大规模调整, 企业所得税总体将由现行的35%一次性大幅降低20个百分点,15%的税率与欧洲避税天堂爱尔兰12.5%的税率相差不大,通过减税直接提高企业盈利,并直接刺激更多的企业在美国投资。
  不过,虽然共和党声称税改将有利于普通工薪阶层涨薪,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企业一方面在努力扩大自身利润率,一方面在加大投资支出,普通工人因减税得到的好处似乎并不多。减税的受益者到底是谁?无论是个税还是企业税的调整,马太效应仍然明显。
  三、贸易战,是消减压力还是饮鸩止渴?
  据CNN报道,JP摩根的分析师认为,贸易战本身当然不好,对经济对市场都是有害无益,但是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份出台的减税政策力度偏大,可能会在刺激经济的同时带来通货膨胀的压力;而搅乱关税,可能会削弱不适当的刺激措施带来的影响(原文:“The inappropriate amount of stimulus is being watered down by all this tariff confusion”)。这样一来,就能达到“负负得正”的纠偏效果。(“Two wrongs make a right.”)
  这样的判断,乍一听好像有点道理,实际上经不起推敲。
  首先,世界经济早已成为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有机体,美国虽然手握大把筹码,但是也不可能一家独大。搅乱关税这步棋,走得太险,也太缺乏国际认同的基础。虽然中西方文化底蕴不同,但是“得道 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应该还是管用的。一意孤行,哪怕曾经是强者,也会逐渐失去目标与方向 。
  第二,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都对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寄予厚望,并将这一改革与里根总统在上世纪80年代的减税政策相提并论,这大概也是为什么12月中旬之后其民调数据逐渐向好的一项重要原因。但是这里仍然有几处误判:一是时代背景不同,里根政府出台减税政策前的美国,经济低迷、产能落后、国内供给严重不足、政府干预严重,因此减税在于让大大小小的经济体放开手脚,刺激经济增长;二是里根政府在减税的同时,还在努力扩展自由贸易、推进经济全球化,通过将将不断发展壮大的供给能量转移向世界各国,获取自己的长久发展,与特朗普政府现阶段四处树敌的思路和作风大相径庭;三是里根政府的减税政策在当年并没有立竿见影地发挥效果,减税计划执行一年后,美国的经济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糟糕,孤军奋战的里根直到一年多以后才逐渐看到效果——这说明当时的美国政府是有自己独立判断的,而且也有为预期的收益投入大量成本的决心和担当,相比之下,特朗普的税改政策这么快就见到效果,反而让人觉得像是“赚快钱”的资本运作,对长远发展似乎缺乏诚意。
  第三,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只不过是你要发展、我也要发展而已。凭借自己占有优势的经济体量和军事能力,就想压制别人的发展,这种做法并不高级,甚至有点像幼儿园大班的大孩子欺负小班的小朋友,看见小朋友受到别人夸奖和喜爱就要忿忿不平,上前去扬扬拳头摆摆威风。可是这个小孩子如果长得很快,而且又很友好地愿意跟很多其他人真诚地交朋友,那个大块头又还有什么可倚仗的呢?小朋友都懂得了的道理,见多识广的大人,更应该拎得清。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4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0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