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未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十四)

作者:师嘉林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01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致力于面向未来的中美关系

     1978年12月16日,国务院总理华国锋和美国总统卡特代表各自政府分别在北京和华盛顿同时宣布中国和美国决定自1979年1月1日起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联合公报重申了上海公报中双方一致同意的各项原则,并且指出,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联合公报确定,两国将于1979年3月1日互派大使。中国政府随即发表声明指出:中美建交是两国关系中的历史性事件,解决台湾问题、完成国家统一的方式完全是中国的内政。同日,美国政府就中美建交发表声明,美国将通知台湾,结束外交关系,美国和台湾的共同防御条约也将按照相关的中美条约和规定予以终止。
        自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以来,福特总统就对中美关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1972年《上海公报》确立了美国承认海峡两岸中国人维护一个中国的原则,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同时,美国也重申了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是其国家利益的一部分。卡特上任后不久即签署了上海公报并声称:“中美关系正常化是我们政策的目标,我相信美国和中国在全球的许多地方都有着共同的利益。”卡特政府的中国政策致力于以下三个目标:(1)提高对共同的国际事务的协商关系;(2)扩大中美双边关系;(3)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在华国锋总理和邓小平副总理的领导下发展迅速,贯彻并实施现代化的发展方向并扩展与西方的交流。在中国国内,北京已经想办法纠正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政治和经济结构的损害,中国最终决定与欧共体和日本达成经济协定,同时与日本签订和平友好条约。
   过去的六个月,中美关系发展迅速,双方同意在能源、航空、医药、农业和其他相关领域开展合作。第一批500多位来自中国的学生和研究人员已经陆续抵达美国,美国的学生不久也将启程赴华。中美贸易额今年突破10亿美元,到1985年中国的对外资本设备的采购(foreign purchase of capital equipment)将预计达到800亿美元。过去的一年多,万斯国务卿和总统特别助理布热津斯基都先后访问北京,美国驻北京办事处主任伍德柯克还与中国外交部长黄华会面就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一些相关条款进行前期磋商,为随后“卡邓会”的成功会面铺平道路。
 
     

 
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为之,1979年1月1日恰好是周一,这象征着美中关系揭开崭新的一页。根据時代瑣聞報(the Times-Picayune)的报道,美国宣布中美两国搁置分歧,开辟新时代,为保障全球力量的平衡建立政治联系。中国将举行简单的晚宴招待来访的美国副总统华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中国外交代表柴泽民就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致祝酒词。美国官员说:“华盛顿的台湾大使馆以及其他在美国的14处台湾领事馆办公室都在新年前夕进行了降旗仪式。所有的印有中华民国字样的标牌都将一并从建筑物上移除,类似的活动美国在台机构也一并同时开展。所有的迁移和后续活动必须于1979年3月1日前完成以确保美台双方的过渡团队可以在非官方的基础上维持双方的贸易和文化联系。”至此,美国不再提及“遏制红色中国”,中国也解除了它毫无退让的“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反对。然而,中美关系和中苏关系会不会由于卡特总统与北京的和解而变得扑朔迷离,毕竟从国际环境来看,因为美国和中国处于对苏联深深的疑虑而选择“在一起”,这一点似乎不言自明。美联社资深外交记者巴里•施瓦德(Barry Schweid)在“US-China Alliance Practical”(从现实出发的美中联盟)一文中指出:卡特认为中国10亿的人口是潜在的经济、军事和外交力量,没有什么比同中国建立全面的关系更重要的了。由于现实的驱动,卡特总统最终迈出决定的一步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此解冻了25年来对中国的不承认。美国从来没有像对苏联军事企图产生的疑虑一样感受到中国的威胁,中国虽为全球核武库俱乐部的一员,但其军事力量与美国和苏联相比还很原始。

       另一点促使卡特与中国交好的原因便是苏联因素。尽管美苏两国致力于削减战略核武器,但是苏联总统列昂尼德•别列日涅夫(Leonid I. Brezhnev)和他的同僚还是考虑最终放弃战略武器限制条约(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reaty) (SALT)。苏联领导人会不会将中美关系正常化看作是一种类似联盟的关系,相反,他们会不会加强军事装备?俄罗斯人可能会在谈判方面采用强硬立场,或者可能会破坏条约。由此,卡特在政治和军事花费方面就会非常巨大。在国会山,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贝利•高华德(Barry Goldwater)对终止1954年的美台共同防御条约(US-Taiwan Mutual Defense Treaty)提出了异议。像高华德这样的保守派并不是唯一批评卡特对华外交的人,作为众议院亚洲事务委员会(the House Asian Affairs Subcommittee)的主席,莱斯特•沃尔夫(Lester Wolff)说:“新中国的发展正面临艰难的时刻,国会下月应当重新商讨与新中国的关系”。他还预言如果卡特要求为北京提供最惠国待遇或资金来升级在北京的美国驻中国联络处。此外,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 (AFL-CIO)的领导人乔治•米尼(George Meany)代表1400万工会成员说:“他们无法理解将人权作为全球议题的他们的总统会如此突然和残酷地抛弃掉人权的理念,因为中国和台湾的工人们都生活在奴役之中。”然而,美国商业、金融业却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和动力,大量的美国企业如可口可乐将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开厂,我们将共同推动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发展,美国大陆伊利诺伊委员会(the Continental Illinois Board)主席这样说。
   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上海公报》)宣布中美建立外交关系并重申了两国政府所恪守的原则,即承认中国的立场------一个中国的原则,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人民可以维持与台湾人民的文化、商业和其他的非官方关系。随即,美国政府在一份官方的声明中表达了其对台湾的信心:台湾人民将迎来一个和平和繁荣的未来,美国依然有兴趣推动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并且希望台湾问题可以由中国人民自己和平解决。中国也随即重申了自己的立场,即国家统一是中国的内政,就这一点上与美国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立场不冲突。至于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美国希望给双方提供一个为期一年的终止期,即从19791月日至19791231日,该条约逐渐废止。
   在售台武器谈判方面,华国锋在1216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妥协,这是上海联合公报确定下来的原则。”197931号,美国和中国将在彼此国家的首都建立大使馆并派大使,在台湾的美国军方人员将从现在的1万人减少至700人,而且都是非作战人员,重新调整我们与台湾的关系将在1979年年底完成。众所周知,中美建交之后的美台关系虽在文字表述中为“非官方联系”,但是历次的台海危机说明这样的关系其实更多趋向于军事和政治同盟关系,对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虽说中美已经实现邦交正常化,但是台湾与美国之间的旅行和移民在继续进行,个人赴美事宜的相关办理同往常一样。

       就台湾而言,其安全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维持一支现代化的军事力量以及具备自卫能力的充足的武器。过去若干年,美国出售给台湾很多精挑细选的防卫战略武器装备,即使美台防御条约终止之后,美国依然会继续这项政策。然而,中国的利益取决于与美国、日本和世界其他国家建立建设性的关系,中国在避免与各国关系出现严重风险方面负有重大责任,特别是在其将主要精力放在现代化建设的情况下。虽然中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其军事装备主要基于地面战事和保卫大陆而建立的,而且,中国对其他地方的军事威胁非常关切。台湾的经济非常健康,外汇储备接近70亿美元,台湾人民坐拥亚洲第三高的人均GDP。台湾1978年的外贸额约为233亿美元,而这其中与美国的贸易就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达到了73亿。许多的美国企业如美国银行、大通银行(Chase Manhattan Bank)、花旗银行和美国运通都在台湾经营业务;一些重要的美国产业公司如福特汽车、美国无线电公司(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RCA)、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Union Carbide)以及康宁玻璃公司也在台湾有大量的业务。因此,美国与台湾的经济联系将会持续增加,此外,其他国家与台湾的贸易关系也可圈可点,日本与台湾的贸易额增长了233%,澳大利亚增长了370%,加拿大增长了539%。

       1979年4月10日,《台湾关系法》经美国总统卡特签署生效。联邦政府订定台湾关系法的要旨为:“美国政府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并且也理解台湾内部的独立声音, 但不支持台湾独立。而如何统一以和平方式达成要靠双方进行两岸对话。如果中共当局企图以武力而非对话来达成,美国将提供军事物资使它无法成功。该法认为,如果中国试图通过武力统一台湾,将是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与稳定的重大威胁,也是对自由民主世界的严重威胁。另一方面,根据该法,美国得以在台湾设立“美国在台协会“。时至今日,台湾问题依然混沌未明,过去三十年两岸关系经历了如直航三通台湾经贸园/示范区成立经济合作机制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等一系列富有重大意义的事件。然而,2016年民进党上台执政后,两岸关系形势逆转,具公权力性质的两岸经济合作机制与平台运行受到重大影响,两岸经贸关系重回民间互动与市场主导时期;此外,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整体政策基调就是反建制,奉行保守与孤立主义,亲台色彩浓厚。另一方面,美国国会中的“台湾连线”成员没有发生显著变化,根据驻美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统计显示,参议院台湾连线(Congressional Taiwan Caucus)成员由35位变为31位,众议院由215位变为195位,整体变化不大,且4位台湾连线共同主席均没有任何变化。目前台湾的驻美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在美国的台湾人公共事务协会(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FAPA)等都在四处活动,极力拉拢今年新当选的议员加入到台湾连线台湾连线一直是美国亲台力量的重要代表,未来势必会继续利用手中的立法权,制定更多亲台政策。因此,在中美关系发展的总基调下,台湾问题将是影响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的重要因素之一。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6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