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影子智囊”:解密特朗普背后的特殊力量

作者:   来源:中信出版社  已有 618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最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接连发布包括攻打叙利亚在内等多项政令,引发国际舆论的密切关注。自上台以来,特朗普政府的施政走向及其背后动因,一直是各方关注并力求探明的焦点,那么,到底是一股怎样的力量助推其成功上位,并推行出一系列具有保守主义色彩的政策呢?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品读这本《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认识一下特朗普背后这股神秘的幕后力量。
  特朗普背后的特殊力量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世人为之震撼,随之而来的是对特朗普大旗下政策议题的关注。作为美国共和党的候选人,特朗普很大程度上给人以保守主义的印象:反对奥巴马医改、减少政府管制、大幅度减税、加强移民监管等。同时,他也为保守主义注入了一些新的元素,如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在设置这些议题的过程中,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智库,特别是传统基金会(TheHeritage Foundation)起到了重要作用。
  传统基金会可谓特朗普背后的一支特殊力量。之所以说特殊,一方面,传统基金会以智库的形态存在,又明显不同于华盛顿广泛存在的中立智库,它有着非常明确的意识形态倾向,其政治游说特点尤为突出;另一方面,它也远强势于华盛顿其他保守主义智库—— 传统基金会可谓美国保守派的大本营,“试图为政治提供正确的方向”。总之,传统基金会旗帜鲜明且举足轻重。作为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智库的旗舰,传统基金会对特朗普的支持明显体现在他赢得党内候选人之后。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传统基金会的支持又进一步:几乎为他的每一项政策“出谋划策”,从经济政策到最高法院法官提名,因而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的“影子转型团队”。
  “影子转型团队”
  传统基金会的“影子转型团队”功能,突出体现在大法官的提名上。在美国政治体系中,最高法院的位置至关重要,大法官可谓“一言九鼎”,加之任职终身制的特殊安排,大法官的影响力往往可以持续二三十年而不受总统换届的影响,传统基金会著名法律专家埃德·米斯(EdMeese)甚至认为,总统最能影响后世的权力在于挑选联邦法官。因此,传统基金会历来注重加强对司法机构的影响,守卫美国最高法院这个保守派非常看重的阵地。2016年,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突然去世,新总统面临一次可以提名大法官的机遇,传统基金会立即展开研究,为特朗普开列了一个可供选择的清单。最终,传统基金会协助特朗普提名并任命了保守主义法官尼尔·哥萨奇(NeilM. Gorsuch)作为最高法院法官,进一步巩固了保守派的优势地位。
  传统基金会的另一大优势领域是设计政治理念和执政纲领。2014 年6 月6 日,传统基金会时任总裁吉姆·德敏特(JimDeMint)提出了利用奥巴马计划—— 包括医改、气候变化等一系列措施—— 拯救美国的两步走策略:“在2014 年,我们的任务是停止流血;在2016 年,我们的任务是拯救国家”,前者的意思是停止资金流失,后者则是指通过选举让保守派重新掌权,进而采取相反的政策。此前,为了使国家重回正轨,传统基金会曾在2013年发起一项名为“改造美国”(Reclaim America)的运动。特朗普在选举时提出“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Again),很大程度上响应了传统基金会的呼声。
  实际上,以“拯救国家”为推动力,传统基金会早已炮制了相关的改革计划,并在特朗普当选后将这些计划交付给特朗普行政团队及国会中的保守派议员,让他们明白不存在不进行改革的理由。同时,传统基金会也为新政府绘制了一系列新的“蓝图”,由此完成第七期《领导人的职责》(Mandatefor Leadership)。这一期《领导人的职责》是一本70 多页的指导手册,提供了实施保守主义观点的具体步骤,为新政府建议了一个全盘的政策计划。传统基金会对它的会员表示,这本“新政府全盘政策计划”将协助特朗普总统及其团队从第一天开始就做好充足的准备。
  美国影响力最大的保守主义智库
  时针拨回到1981 年,传统基金会首次发行《领导人的职责》即取得巨大成功,这部著作后来被誉为“里根革命的圣经”,传统基金会也借此一跃成为美国影响力最大的保守主义智库。特朗普就任总统的政府交接过程,让传统基金会重温了当年为里根总统效力的感觉,其中的伏笔早在2013 年就已经埋下。那一年,传统基金会聘请茶党旗手德敏特为总裁,因其民粹化倾向而颇受指责:“传统基金会如此支持茶党,以至于共和党内对其是否还是正统的保守主义产生了疑问。”这种争议反而为传统基金会与特朗普之间架起了桥梁。特朗普选择德敏特的茶党“战友”、传统基金会的迈克·彭斯(Mike Pence)作为竞选搭档,也正是抓住了保守主义民粹化的历史趋势。
  传统基金会又一次发挥作用的一个明显证明是,特朗普新出台的财政预算方案与传统基金会2016年最新版《领导人的职责》十分相似:均取消了阿巴拉契亚地区委员会,减少了对国家艺术基金会的资助,并停止了对法律服务委员会、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赞助,等等。事后,传统基金会发表文章,赞扬总统的新预算方案,支持总统削减冗余的行政经费,并建议特朗普进一步提高军费开支。相对于以布鲁金斯学会(TheBrookings Institute)为代表的中立智库,以传统基金会为代表的保守主义智库影响力似乎更为强大。
  那么,美国保守主义智库如何兴起,又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了政治的深处?在保守主义智库兴起的过程中,美国政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基于美国当前的政治形势,保守主义智库的前景如何?要想了解更多有关这一问题的内容,请关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长、王海明博士的新著——《政治化的困境:美国保守主义智库的兴起》。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6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2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