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未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十二)

作者:师嘉林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90人浏览 放大  缩小
邓小平访美之际的美台经贸关系


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00年中美双边贸易额高达744.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1.1%;两国在双边贸易、投资以及经济技术合作等方面均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其中,中国出口额为52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4.2%;进口额为223.6 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5%,中国顺差297.4亿美元。时至今日,中美已成为彼此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17年中美贸易额已经突破5800亿美元,中美双方在经贸领域已成为密不可分的合作伙伴。纵览近40年的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我们不仅要感谢邓小平等杰出领导人的卓越贡献,而且也要考虑在当时国际政治风云突变的时刻政治家们的远见卓识。邓小平“旋风九日”访美之前,一度密切的美台经贸关系在面对美国政府断交、废约等一系列棘手的问题时显得形单影只、落寞和凄凉。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确定了今后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是围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考虑到当时不利的国际环境,邓小平等领导人审时度势,迅速推进自《中美联合公报》(China-US Joint Communique)签订以来两国在经贸、文化和外交等方面的关系,促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美邦交正常化。中美建交之前,美台贸易额连年攀升,由此助力台湾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台湾更与同时代的香港、新加坡及韩国并列为亚洲四小龙,于90年代跻身发达地区之列。见表1



资料来源:Council of Economic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CEPD), Taiwan Statistical Data Book 1983.

*Estimated by assuming a 6.5% growth rate of GNP and a 10% growth rate of trade in 1983.

可以清楚地看到,自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台湾经济便驶入增长的快车道。这不仅归功于1973年石油危机发生之前世界资本主义经济高速的繁荣与增长提供的强劲动力,同时也要看到台湾在促进自身经济方面付出的努力。在《台湾研究新跨越两岸观察》一书中,彭莉分析了在资本主义产业结构调整和转轨时期,国际分工模式逐渐形成,美国-日本-东亚其他国家的技术、资本转移机制逐渐建立起来,台湾凭借其充裕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吸引了大量的外国资本与技术,积极发展加工出口工业,同时形成以技术引进为主的“模仿型技术体系,以支持经济的快速增长。60年代初期,台湾在进口替代工业市场几近饱和的情况下,适时选择外向型出口导向发展战略。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第二次石油危机后,世界经济萎靡不振,美国等发达国家施行贸易保护主义,台湾出口逐渐疲软,经济增长步伐逐渐放缓。

    1979年1月1日起,中美关系实现了正常化。美国在外交上“效忠中国大陆,但在经济上对台湾当局的承诺进一步强化。“中华民国央行”总裁俞国华(Yu Kuo-hwa)曾说:“过去10年,无论石油危机、全球经济滞胀以及美台断交,美台贸易年均增长30%”。截至1978年,台湾已经成为美国第九大原材料供应商和第十四大客户,仅次于日本的亚洲第二大贸易伙伴。一边是台湾高速增长的对外贸易额,另一边是不断高企的美国对台贸易赤字。时任“台湾外交部”(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MOFA)对外贸易委员会主任的萧万长(Vincent Sieuw)曾说:“我们不希望这样不平等的贸易境况持续下去,我们的目标是与我们的贸易伙伴们建立合理的平衡关系。”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的主要目标逐渐转向为对外投资的扩张。为了应对经济全球化和区域化的发展,台湾企业加快了在全球重新布局的步伐,不适宜在台湾本岛发展的产业大量外移到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其他地区,但其生产的产品仍然主要面向国际市场,特别是美国市场。换言之,台商赴大陆投资,普遍采用的还是“台湾接单、大陆加工制造与出口”的两岸分工模式,这样在大陆投资的台商便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1980年年底,台湾人在美国的投资超过4,400万美元,在制造业方面未来还将进一步寻求与美国建立紧密的联系,时任台湾不管部(Minister without Portfolio)部长李国鼎(Li Kwoh-ting)提出了三点可行性建议:(1)首先,成立制造业、机械装备以及出口的高技术设备的合资公司;(2)美国公司设立地方联络处促进亚洲的销售;(3)美国和台湾的机构一起在台湾设立工程和咨询公司,将美国先进的技术、专利权和台湾充足的人力资源结合。

   1978年12月28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职员古伊•埃博(Guy F. Erb)在呈交给布热津斯基的电报中提出:“美台(政府间)贸易协定终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结束与台湾重要的经贸关系,特别贸易代表(Special Trade Ambassador)鲍勃•施特劳斯(Bob Strauss)明天会与台湾代表签署一份新的贸易协定;施特劳斯就这个问题已经向总统做了汇报,蒂莫西•蒂尔(Timothy Deal, Special Assistant to President) 、奥森博格和我正在商议结束之前贸易协议的合理性。我刚刚收到并审核了明天由特别贸易代表办公室(the Special Trade Representative)发布的美台联合声明,如果您今天对结束对台贸易关系有与之前不同的指示,我再去明确一下。”
  
   
在呈交给卡特总统的题为“关于非官方办公室的对台协定”的备忘录中,布热津斯基首先提到了万斯的报告:台湾当局已经同意与我们开展非政府性的双边关系,这预示着我们对台关系协商中的一大步,也表明台湾做了重大的让步。万斯和我认为北京会接受台湾的提议,即台湾通知它的民众美台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官方特征,但台湾承诺不会驳斥我们对双边关系所做的声明,即美台关系的非官方性,台湾在美国的代表与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on Taiwan)的代表具有对等的身份。目前,双方争执不下的就是有关台湾在美设立办事处数量的问题,台湾希望设立10家,我们希望是6家,然而我们准备采取折中的办法。 

   目前,台湾代表处(全称: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是台湾当局在非邦交国所设立的,实际上行使大使馆领事馆部分权责、享有驻在外国部分外交礼遇的代表机构。目前,台湾在美共有代表处11家,在外交部的管辖权责内与驻在国保持政治、经济贸易和文化关系。中美台三方关系是当今最敏感、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两岸关系关乎中国内政及两岸民生福祉,中美关系的发展决定台湾问题的未来走向。数十年来,《台湾关系法》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形成了美台关系发展的基石,然而,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不断地在台湾问题上违反承诺,干涉中国内政。2015年元旦,台湾驻美国代表处在华盛顿的双橡园(Twin Oaks)举行升旗典礼,中国政府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自2016年当选台湾领导人以来,蔡英文数次挑衅大陆,置两岸关系以及民族前途于不顾,公然提出并散布“两国论”,这不仅违背了蔡英文先前对大陆承诺的有沟通、不挑衅、没意外的言辞,更与岛内中华民国的宪法背道而驰。今年3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台湾旅行法》,对本已迷雾重重的两岸关系又蒙上了一层阴影,未来的中美关系、两岸关系、美台关系必将负重前行,大国博弈还将长期持续,美台关系事关中华民族的未来走向,统一祖国是新中国几代领导人翘首期盼的国家目标。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3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