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伍俊飞:沉着应对特朗普极限施压

作者:伍俊飞   来源:天大研究院  已有 38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今年3月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朝鲜、台湾、南海、贸易等问题上对华全面出击,试图在中国全面崛起之前半渡而击,摧毁中国日益强大的综合国力。特朗普当前的对华措施,集中体现了他在著作《交易的艺术》中阐释的博弈原则:以多面进攻、漫天要价、极限施压为手段,同时在跨领域的多议题上与对手博弈,随后回转妥协,暗度陈仓,从而在核心利益上达成目标。面对特朗普这种超限战式打法,中国需要有足够的定力和智慧去消解。
  国际体系结构
  国际关系理论结构现实主义学派创始人沃尔兹认为,国际关系的演变动力来自于国际体系的无政府状态,民族国家的首要考虑是生存,而暴力是维护其生存的最重要权力因素。在他看来,国际冲突最终要靠军事力量的使用或威慑来解决,而维护国际体系稳定的最重要影响因素是体系结构,即以暴力为后盾的国家之间实力的分配。基于逻辑演绎和科学分析,沃尔兹认为两极体系最为稳定。
  前苏联解体后,国际体系尚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两极结构。虽然中国国力急剧上升,但美国一直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9·11”事件后,美国受到伊斯兰恐怖组织这一非传统国际行为体的挑战,中美之间尚能展开合作。然而,在“伊斯兰国”被基本击垮后,美国为确保单极霸权地位,开始一步一步加大对中国的压力。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华政策更是变本加厉,演变到目前通过贸易战、科技战来狙击崛起的中国,瓦解中国对全球价值链高端环节的控制能力,防止中国与美国平起平坐。有些学者曾经提出中美分治全球的G2 或者P2 模式,希望以此来稳定国际秩序。然而,在稳定的国际秩序和“美国第一”之间,特朗普选择了后者,让世界与G2 或者P2 失之交臂。由于中国还没有实力成为与美国对等的一极,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中美关系会持续动荡,国际秩序会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
  美国内部的阶级冲突
  当前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学说、制度建设与日新月异的社会经济发展现实严重脱节,完全忽视了以中产阶级为核心的广大劳动者的利益。英国的脱欧运动和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实际上是两国劳动阶层反抗资本、反抗建制的必然结果。
  在资本主义全球分工下,英美的制造业大量转向劳动力低廉的第三世界国家,英国中西部和美国中北部等传统工业地区被掏空,劳动者失去工作,收入无法增长。英美工业区域的经济衰退使得劳动者失去对美好生活的信心,造成文化颓废和社区解体,最终形成大规模社会危机与运动。
  为缓和阶级冲突,特朗普努力将制造业岗位带回美国本土,收紧移民政策,同时筹措资金,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让美国劳动者重新获得更好的工作机会,并试图建立与中国在国际经济竞争中的优势。特朗普所谓“美国优先”以及“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的口号,从根本上看是更加内倾的政策诉求。事实上,特朗普的执政也更多地聚焦于经济、就业以及移民等备受中产阶级关注的民生议题。
  问题在于,特朗普不可能有什么灵丹妙药根治美国资本主义危机。主流派经济学家向来把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模式视为最有效的制度安排,但近几年来围绕中产阶层反抗、社会收入分配不平等之类问题的社会运动和学术辩论,把主流经济学的软肋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指出,长期来看,资本回报率远高于劳动回报率以及平均实际经济增长率,因此财富加速聚集到少数人的手中。只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一天,马克思主义就有生命力。
  特朗普不承认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矛盾,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他把矛头指向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国。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规划、“一带一路”倡议、在 5G网络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人民币国际化等发展,都让美国感到极大的威胁。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人不愿意接受中国可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的现实,在无法解决内部阶级矛盾的时候,力图用咄咄逼人的外交攻势来赢得选民的认同和支持。
  网红企业家总统
  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总统,极其擅长商业和政治交易。作为企业家,特朗普把国际关系理解为丛林世界,其生存法则是开拓、冒险、伪装、灵活、创新,所以他敢于突破意识形态的束缚,敢于破除陈规,奉行赤裸裸的实用主义。特朗普自诩为交易高手,善于运用谋略掩盖真实意图,根据国家和自身利益理性行事。他致力于利益优先、美国优先,所以即使是意识形态方面的分歧,他都愿意坐下来与对手磋商。大多数企业家不顽固,手腕灵活,凡事都可以简化为生意,任何问题都可以谈判和交易,从而找到双方的利益交汇点。正是这一特征,促成了特朗普力排众议,决定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
  特朗普参演过影视作品,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是忠实的推特用户。作为“网红”,特朗普自恋、善变和反正统,具有与众不同的表演型人格。特朗普以自我为中心,哗众取宠,刻意迎合中产阶级对建制传统的反感,乐于把自己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作为第一位“推特治国”的美国总统,他非常在意自己的网络影响力。在处理内政和外交事务时,特朗普行事发言经常出人意表,不按常理出牌,不受传统规范的约束。极端、善变、情绪化的表达实质上是特朗普打造“网红”形象的一种精心算计,意在获得更多关注,赢得中产粉丝的支持,最后创造自己的利益。在这一点上,他与中国一些为搏眼球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公知并无太大差别。
  强烈的军人情结
  特朗普幼年桀骜不驯,父母将他送往私立寄宿中学纽约军事学院就读,这对他的成长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特朗普最崇拜的人物包括美国名将巴顿和麦克阿瑟。虽然特朗普没有正式的从军经历,甚至有逃避兵役的嫌疑,但他在自传中表示,他一直坚信自己曾是军队的一分子。就读军校本身就是一种非传统的教育经历。特朗普适应了军校的严格训练,发挥出体育天分,磨砺了争强好胜的性格,学业成绩优良,多次受到嘉奖。军校塑造了特朗普独立、刚强、坚持的性格,培养了他高度的适应能力以及与众不同的领袖才能。特朗普经常将自己的成就归功于中学的军事训练。
  大量军人在特朗普内阁担任要职。特朗普喜欢重用军人,因为军人意识形态色彩较淡,崇拜威权,善用强力,执行力强,习惯于服从命令,比较符合特朗普的行事风格。在他目前的团队里面,国务卿蓬佩奥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曾在军队服役5年;国防部长马蒂斯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曾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白宫幕僚长凯利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曾任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内政部长津凯为美国海军退役中校;能源部长佩里曾是美国空军资深老兵;国家情报总监科茨上世纪60年代曾在美军服役。已经离任的官员中,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曾为美国陆军中将,前白宫高级顾问兼首席战略专家班农曾在美国海军任职。
  军人情结强化了特朗普独断专行的决策风格。许多内阁成员都是从推特上才知道总统有关重大问题的决策。在用人方面,内阁成员只要持有不同意见,就免不了被特朗普炒鱿鱼的命运。前国务卿蒂勒森被解职,实际上表明特朗普不需要决策者,只需要忠实的执行人。这种乾纲独断的作风,避免了官僚的繁文缛节和议而不决的惰性,提高了决策效率,但是决策过程军事化大大增加了政策输出的风险。
  中国的对策
  以准同盟抵消美国单极霸权的影响。两极体系固然是稳定的,但目前世界距离两极体系仍然非常遥远。中国弥补的办法是建构“准两极体系”,通过联合与美国敌对的国家来弥补自身实力的不足,从而制衡美国的权力,同时弱化美国与友邦的同盟体系。基于这一考虑,中国需要强化与俄罗斯的准同盟关系,保持与朝鲜、伊朗、古巴、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的密切合作关系,并善用伊斯兰世界的反美力量。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暂时缓和与日本因领土争端而产生的紧张对立关系,重启东亚经济金融一体化进程。
  以中产阶级意识形态回应美国劳动者的诉求。皮凯蒂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观察是准确的,中产阶级的贫困会长期困扰世界各国。在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资本阶层的财富不降反升,而中产阶级的收入则大幅缩水。当代中产阶级实际上就是马克思笔下的劳动者,资本积累的逻辑必然导致中产阶级对资本的全面反抗。中国在21世纪有条件发展出“新时代综合理论”,将经典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西方自由主义、中国传统墨儒法道等学说融为一炉,回应世界范围内劳动者的利益诉求,既可以巩固自身政权合法性,又可以提升中国对美国社会的话语影响力。
  在中美互怼中,中方宜借鉴太极拳原理,以慢打快,以稳打快,以巧打快。面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中方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庸人俗吏误导,开启与美国的所谓“新冷战”,而是要稳住阵脚,努力维护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大局,深化对美开放,遵循“曲则全,枉则直”的古训,准备适当妥协,同时不能无原则退让,坚持斗而不破,据理力争,巧妙地利用中国巨大的市场优势,影响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对华意见,分化其阵营,为我所用。
  针对特朗普的军人行事风格,中方在安全问题上必须以实力建立信用,既要保持与美国军方的良好沟通,又要强化包括核武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慑能力,掌握大国重器以及关键的核心技术,从而始终立于不败之地。持久安全的获得必须以发达的高质量经济为后盾,所以在“中国制造2025”规划、“一带一路”倡议、5G网络、金融技术、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中方可以迂回应对,但终究不能在核心利益上让步,因为这关系到中方占领全球价值链高端环节的能力。美国的强大来源于其制度和技术创新能力,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只有通过创新特别是掌握核心技术来获得发展动力。中兴事件于此再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作者为本院研究员。本文首发于《天大报告》2018年4月期。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1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