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崔明杰:浅析当前朝核威胁及韩应对现状

作者:崔明杰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平台  已有 25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关键词:半岛核威胁;半岛核战略;韩应对措施

  内容提要:2018年4月27日,《板门店宣言》的发表,为解决半岛问题带来了曙光,但这并不意味着朝核问题的完全解决会一帆风顺。本文通过分析朝核威胁以及韩应对措施,来揭示双方手中握有的底牌在战略博弈中的影响,对下一步半岛局势的走向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

  2018年4月27日,朝韩首脑携手一同跨越三八线,实现了历史性会晤,发表了《板门店宣言》,这一刻朝鲜半岛结束了满满寒冬,迎来了春天。宣言中的“全面无核化”也曾在此之前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的决议中所提到。朝鲜决定会立即停止核试验和洲际导弹发射,废弃北部的核实验场,同时承诺,除非受到核威胁或挑衅,否则不会使用核武器,以及在任何情况下绝不会转移核武器与核技术。当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这是有意义的进展,外交互动频繁,都在发出积极的信号。在短期内半岛形势也从“战争边缘”向和平谈判切换。
  然而,各方对半岛的战略诉求不一,对无核化的理解不同,一团和气的气氛,难以掩盖地壳深处的巨大裂痕。特朗普和美国高官一再暗示,华盛顿对朝鲜的严厉政策在扭转一度极为紧张的局势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强调的所谓“制裁决定说”、“屈服论”。5月6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批评美国作出一系列刺激朝方的行为是“意在使局势回归原点的危险企图。”以这次朝美“口水仗”为前奏,伴随着美韩大规模军演等挑衅与对抗行为,已演变到5月16日的朝宣布无限期延迟南北高级别会谈,并重新考虑朝美首脑会谈的结果。在国内文在寅唯一被认可的对北政策,也在面临严峻的考验。
  面对当前颇有变数的朝核外交,以及韩国近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对北政策,要回答“到底能否顺利走向半岛和平统一?”,关键是在围绕朝核问题进一步揭示朝韩双方握在手中的底牌在各自战略博弈中发挥的作用。这需要我们对朝核威胁以及韩应对现状进行必要的分析。
  朝核能力的迅速提升,提供坚强的战略支撑。
  朝鲜目前拥有多少核武器,外界目前没有确实掌握,但美国朝鲜核专家大卫.奥布莱特,在16年12月的评估是14-30件核武器[1],重点研究朝鲜核问题的“38度北”给出的评估是20-25件核武器[2]。之后朝鲜不断在进行铀浓缩,可以说核武器的数量会继续增多,其中氢弹的数量也会占有相当多的比重。
  开发完核武器之后,要运用多种平台搭载核武器,才能投放到敌国。若采取航空器搭载的方式,虽说核武器的重量不成问题,但很容易被截击。因此目前一般都是采用不易被拦截的弹道导弹来搭载的方式进行攻击。多数外国专家在朝鲜研制氢弹成功之前就已指出,朝鲜核武小型化水平已经达到使用劳动导弹搭载700kg的弹头。第六次核试验后,朝鲜主动宣称完成了可搭载于洲际导弹的氢弹研发。韩防长宋永武判断朝核武器小型化已达到500kg以下[3]。
  朝鲜拥有多种可搭载的导弹:最少有100枚以上的飞毛腿(300-700km);50枚左右的劳动导弹(1300km);50枚左右的中程导弹(2000-4000km)[4]。因此,可以说朝鲜已经具备了可以随时攻击韩国全境的核打击能力。特别是朝鲜在2017年5月21日进行了“北极星-2型”导弹试射说明,朝鲜采用了固体燃料,可具备5分钟以内的发动奇袭的能力[5]。2018年2月9日的阅兵式上朝鲜公开了射程约为300km新型短程弹道导弹,也是采用了固体燃料,从而识非常困难,是对韩国构成很大威胁的武器[6]。
  最近朝鲜为研发能打击美国本土的ICBM,进行了集中的攻关。从2017年5月14日发射“火星-12型”开始,在7月4日和7月28日发射了“火星-14型”,在2017年11月29日进行了“火星-15型”试射,通过“高飞轨道(lofted trajectory)”,创下了高度4475km,飞行距离950km的记录。若改为最小发射能量轨道(lofted trajectory)发射,射距离可以达到13000km,打击范围包括华盛顿和纽约的美国全境。所以Kim Jong-un在这次试射成功后立即宣告了“完成国家核武力历史伟业的实现”。美防长马蒂斯(James Mattis)也把“火星-15型”列为ICBM(洲际导弹)[7]。同时朝鲜致力于研发可隐秘机动攻击的潜发弹道导弹(SLBM:Submarine Launched Ballistic Missile),目前尚不确定何时成功。
  当前情况来看,朝鲜可以对韩国、日本、以及关岛在内的一部分美国领土实施核导弹攻击,或许已具备打击美国本土主要城市的能力。朝鲜方面可能会要挟美国撤出驻韩美军或废除美韩同盟,对于韩国也随时可以使用核武器或进行威胁。
  强硬实用的朝鲜核战略,形成有效的战略威慑。
  朝鲜“党=国家=军事”目标是“全朝鲜半岛的共产化”,这个至今没有改变[8]。2010年修改的劳动党章程序言中明确指出“朝鲜劳动党当前的目标是在共和国北半部地区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民族解放的人民民主主义革命任务。”而“全国范围内民族解放的人民民主主义革命任务”就是全朝鲜半岛的共产化。朝鲜对韩战略目标是“民族解放的民主主义南朝鲜革命战略的实现”[9]。
  如果说朝鲜的“党=国家=军事”目标是“全朝鲜半岛的共产化”’,那么核武器也理应为此服务,并按这个方向投入使用。即朝鲜把核武器跟其他常规武器视为同等手段来使用或发挥作用,以“完成党章上规定的在朝鲜半岛共产革命任务”[10]。朝鲜在2013年第三次核试验之后宣告核武器开发成功,并制定了使用核武器方面的相关法律,其内容暗示了可以对“别的拥核国家”或 “与敌对拥核国家相勾结”的非核国家使用核武器[11]。“朝鲜会认为拥核会对南北军事平衡绝对有利,还可以以之要挟,并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使用部分核武器,取得同韩国战争的胜利。今后朝鲜为增加核武数量,会更加强调这类目标。”
  可是若朝鲜追求全半岛共产化,首要课题就是美军的撤离。对于朝鲜来说韩国就是美国的下手。因此,可以说基与美军撤离的美韩联盟的废除将会是朝鲜革命的前提条件[12]。但是因为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所以核武器会作为非对称战略最具有效果。朝鲜的核战略中也少不了与美国的关系这个重要因素。朝鲜研发氢弹和洲际弹道导弹表明正在强化与韩国较量所需以上的核能力。这意味着研发核武器的目的不仅仅是停留在维持体制或内部团结的层面上,而是把焦点调整到了朝着与美国协商的方向上。但协商的主题不是获得经济支援或是促使美国抛弃对朝敌对政策,而是驻韩美军的撤离和美韩联盟的废除的可能性更大。通过Kim Jong-un在第七次党代会中的工作报告看到,Kim Jong-un强调要依托核武装与美国签署和平协定,撤离美国军队,实现联邦制统一[13]。若美国从韩国撤军,朝鲜在拥核情况下对付非核国家的韩国,那么达到全半岛共产化的目标将不会那么容易。
  因此,用核武攻击美国来威胁,为撤离驻韩美军和废除美韩同盟,强迫美国签署和平协定的可能性大。朝鲜一方面在考虑要付出自身被焦土化的代价,一方面也认定无论美国对哪个城市进行核攻击,作为美国都能接受和平协定。所以朝鲜从1990年代开始把核武装和和平协定联系在一起。朝核能力的不断强化的当下,这种对美胁迫更加直接和果敢[14]。朝鲜对世界最强大国的美国展示氢弹、洲际导弹、潜射导弹的威力都是出于这类目的。朝鲜实施的是典型的“最低威慑战略”。而这也适用于战时。因为美国通过延伸威慑概念承诺,当朝鲜对韩国使用核武器攻击时将会进行大规模核报复打击,可是如果朝鲜威胁美国“若美国实施延伸威慑,朝鲜将对美国主要城市进行核打击”,则美国难以实施延伸威慑。因此,朝鲜积极主张对美国使用核武器。从这一点来讲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情况一样,可看作是“可信的最低威慑”。达不到最低威慑能力的部分用积极的攻击意识来补充。2017年5月14日,成功发射火星-12型弹道导弹后,Kim Jong-un宣称“美国本土和太平洋战区在我们的打击范围之内。若美国草率地冒犯我们,将面临史上最大的灾难。[15]” 2017年7月4日和7月28日“火星-14型” 试射之后也强调过类似言论。特别是针对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谴责朝鲜的演讲,Kim Jong-un2017年9月21日发表声明直接回击道:“朝鲜将慎重考虑采取史上最高级别的超强硬应对措施,必须、必须以火惩治美国疯子。”
  如果说朝鲜的“党=国家=军事”目标是“全朝鲜半岛的共产化”,那么从统一对象是南朝鲜这个角度来说,比起积极使用核武器来把韩国变成废墟,可能性更大的是通过核威慑迫使使韩国在联邦制统一方案等政策上作出让步。若不达目的会使用常规军力攻击后,遏制美韩联军或韩军反击的手段使用核武器。因此,朝鲜首先是通过核威慑来迫使韩国在政治、经济、或其他方面做出让步。开始可能要求的都是些小事,但会逐渐增多,会达到以多种形式干涉内政的地步。韩国国内反对核战争的声音越高,韩政府应对政策会越受限制,而朝鲜的意志会不断强化[16]。
  朝鲜会在核威慑条件下实施常规打击,这使其有效地实施一直以来推行的以奇袭战、配合战、速战速决为中心的军事战略。朝鲜会使用常规军事力量谋求速战速决,同时会封锁美韩联军或韩军的反击,并在情况对己不利时以扭转全局的手段使用核武器。类似地,平时朝鲜也会在核威慑的情况下进行局部挑衅。例如,奇袭登陆西北岛屿成功占领后,可以威胁韩国:若美韩联军或韩国进行反击或实施报复性攻击,朝鲜会在韩国主要军队和城市实施核打击[17]。
  朝鲜的核威慑在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朝鲜会实际使用核武器,但也不能排除先发制人地使用核武器打击韩国主要城市的可能性。这是因为朝鲜可能作出如下判断;朝鲜若不顾及大量的杀伤对韩国主要城市进行核打击,使韩国陷入极度混乱和恐慌,对于席卷整个韩国将无太多阻力。Kim Jong-un上台后,制定过“7日战争”计划,其核心内容就是使用核武器,在7日之内占领韩国的计划[18]。而对于国家安全要应对最坏的状况,这些情况也不能排除在外。
  总体上,从目前情况来看,朝鲜对韩国、日本、以及关岛等一些美国领土可以进行核导弹攻击,可能已具备攻击美国本土主要城市的能力。朝鲜方面可迫使美国撤出军队或废除美韩同盟,并且对韩国任何时候都可以以核进行威胁或进行实质性的打击。
  事实上,朝鲜利用很多机会不断暗示对于使用核武器将采取攻势。第三次核试成功后制定的法律上暗示了可以对“别的拥核国家”或“与敌对拥核国家相勾结”的非核国家使用核武器。在2016年5月6日召开的第七届朝鲜劳动党代表大会上,Kim Jong-un强调朝鲜已成为“东方核大国”,并指出统一是朝鲜劳动党“最重大而迫切的任务[19]。
  太永浩讲:“Kim Jong-un真的会对韩国公民使用核武器的。....2013年通过的‘核· 经济并进路线’是要使用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把韩国这个实体国家变成火海,并瞬间打垮韩国军队[20]。”韩防长宋永武在2017年9月18日在国防委员会的答辩上讲到“那(为体制保障的核开发)仅占据核开发意图的10%,而90%以上则被判断为军事上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马斯特在2017年12月3日接受Fox news采访中也曾讲到朝鲜是想利用核威慑来推进朝鲜半岛的赤化统一。
  韩多种应对策略的短板,处处陷于战略被动
  韩国一直以来的外交努力更多是偏重于非核化,而对朝鲜核威胁的实质性应对态势上做的多少还是不足。对于韩国来说可以考虑通过同朝鲜的对话来联系非核化,但其理论性过程难以辨别。
  朝鲜从来没有把非核化当作南北对话的议题来认知,因为目前韩国政府提出的通过对话的非核化没有具体的步骤或路线图。其实,目前在这样的状态下朝鲜放弃核武器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因此,除了外交上的非核化,韩国对朝核对应态势的评估非常有必要,分析当前应对现状如下。
  1.刺不到痛点的制裁
  韩国从2010年3月因天安号事件对朝鲜采取了“5.24措施”,终止了与朝鲜的经济合作。朝鲜于2016年1月6日第4次进行核试验,并于2月7日进行远程导弹的试射,致使韩方2月10日下达了停止运转开城工业园-这最后一项经济合作项目的决心。通过政府公开的数据,每年从开城工业园流入朝鲜的资金有5亿6000万美元,仅2015年就有1亿2000万美元现金流入朝鲜,而这些被用于核力量的开发[21]。因朝鲜在经济上依赖韩国的比重较小,关闭开城工业园区等措施给朝鲜带来的影响不是很大。
  因此,韩国政府依赖于以联合国制裁议案为基础的多国经济制裁,在这个方面集中了外交力度。联合国在2006年朝鲜的第21次核试后通过的裁决案1718号开始,目前为止有8项决议案通过,并在持续加强对朝鲜的制裁力度。在这个过程中,朝鲜的铁矿和煤炭等大部分输出被禁止。朝鲜第六次核试的仅一周后,2017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375号决议案,开始限制向朝鲜提供原油。CN对朝鲜的原油输出不能超过每年400万桶(60万吨),中俄提供的精制油从450万降到200万桶(30万吨)。此外,通过禁止纺织品和劳务输出、停止CN企业的海外合作等措施预计减少朝鲜每年13亿美元的收入[22]。
  韩国认为到目前为止域关国对于联合国的制裁案也在一定程度上进行配合,并期待以美国为中心的各国协力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多少会有一些效果。但是到目前无数次的经济制裁都能没有挡住朝鲜持续核导开发,这说明仅经济制裁难以达到决定性效果。特别是韩国对此发挥不了主导作用,只能是求助与国际社会的积极配合,自身影响力是有限的。
  2.离不开美国的遏制
  因为韩国没有核武器,需要美国充分利用大规模核武器来遏制朝鲜使用核武力。这个称为核雨伞或延伸威慑,即朝鲜用核武器对韩国进行攻击时美国承诺将进行大规模核惩戒报复。韩国只能依赖于这个承诺。为此,韩国2010年美韩两国国防部之间成立了“美韩延伸威慑政策委员会(EDPC,Extended Deterrence Policy Committee)”,并在2015年4月升格为“美韩遏制战略委员会”。为结合外交方面的努力,2016年10月,有构建了外交及国防次官长级别构成的“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来力求确保这个承诺的有效落实。军队方面,依靠“4D”作战概念(detect 探测、disrupt 扰乱、destroy 破坏、defend防守),来具体实施延伸威慑[23]。
  但即使是这样,若实际发生突发情况,对于美国会不会真的信守承诺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美国立场上最担心的是核战争扩大到域关国,即使是朝鲜首先攻击了韩国,对于采取大规模核报复把其沦为废墟,可能会从道义上不能接受。所以很多人批评到:“延伸威慑不过是讲给盟友听的花言巧语而已[24]”。况且,若朝鲜威胁称用氢弹攻击美国领土或城市,美国在不考虑自身遭核打击的情况下没法实施延伸战略。美国不得不考虑为了首尔能不能接受纽约被核攻击的可能,而这样难以实行延伸威慑。因此,韩国方面主张配置美国战术核武器来提高延伸威慑的实质性落实,也有呼吁干脆把更多努力集中到非核武器的延伸威慑上来[25]。
  即便这样,对于韩国来说目前美国的延伸威慑是最强有力最有效的对朝遏制策略,同样也需要很多努力去确保他的实施,但尚且难以让朝鲜认识到一定能实施的确定性,只能是处于不确定状态。
  3.防不了核爆的民防
  为针对朝鲜的常规威胁,特别是空中攻击的韩的国民间防卫,韩国在1975年制定了“民间防卫法”,以20岁至40岁男性编为民间防卫队,每年实施8次全国性的民间防空训练。常规的民间防卫也有很多不足[26],扩大到应对核爆炸的民间防卫进展非常缓慢。目前,政府层面上尚未提出相关的应对方向,应对核爆炸时的隐蔽所的增补加固没有任何推进。例如,据报道在首尔有3253处指定的隐蔽所,但大部分只能用于空袭警报时暂时的隐蔽点,不具备应对核攻击的相关设施或能够持续2周左右的生活[27]。
  韩政府在2017年8月23日实施民间防卫训练时,行政安全部发放过名为“国民行动要领”的手册,指导民众在应对核爆炸时采取措施[28]。但目前尚未积极检讨核民间防卫措施或重新规划隐蔽所使得把标准提高到应对核爆炸的水平。因此,应对核爆炸时的民间防卫领域需要相当大的投入。
  4.保不住首尔的拦截
  应对朝核,最具可信的是朝鲜使用核导弹攻击时在空中进行拦截,即弹道导弹防御(BMD:Ballistic Missile Deterrence)[。韩国的情况是没能克服一些知识分子“韩国的导弹防御=美国MD参与”的主张[29],进行了以低层防御为主的总体规划,导致从防御概念上就有了缺陷。韩国获得8套爱国者-2(PAC)地上近程拦截导弹后,目前正在进行具有“直接碰撞杀伤(hit-to-kill)”能力的PAC-3改良的过程中,但从数量上难以防御全国的主要城市。自动在20km的高度直接破坏能力的中程对空导弹(M-SAM)目前在开发中,预计在2019年开始投入实战部署[30]。但不论何种情况,仅靠低层防御是有限的。因此,韩国在星洲部署了一套拦截高度在40-150km的美军萨德系统THAAD,但仅靠这个不但难以防御全国,而保护离停战线很近的首尔也有难度。从而,韩国自主研发远程地对空导弹(L-SAM),但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投入实战。
  因韩国未能围绕BMD与美军进行密切配合,多层防御的概念尚且存在很多不足,因此必要的武器体系的获取也晚了。再有,因韩国与朝鲜夹着仅有宽为4km的非军事区,朝鲜用短程导弹低空发射时,存在难以用BMD防御的根本界限。
  5.定不下决心的打击
  对于朝鲜核威胁的自主性对策,最先兴起的是先发打击这个概念。因为除了依靠美国延伸战略以外,也有那么一点点能够体现韩国自身能力。因此,2013年2月预料到朝鲜第三次核试后,时任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郑承兆提出若发现朝鲜使用核武器“确切的先兆”[31],会采取先发打击。后来发展为“kill chain(杀伤链)”,即对朝鲜核导弹在30分钟之内“探测-识别-决心-打击”[34]的概念,韩军也为此致力于构建相关力量。
  但是,通过F-15或多样的精密弹药,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必要的打击能力。但事实上,准确掌握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先兆或获取相关情报,并把信息及时传给打击部队的指挥系统层面上还存在诸多不足[32]。特别是朝鲜正在演练,通过移动式发射架在高速公路隧道中注入液体燃料后再开出隧道进行发射。还有因为把液体燃料换成固体燃料,使韩国很难掌握要发射的迹象。因此,若与美军协力实施,可能具备较高的可信度,但这样一来就难以体现韩国自主应对能力。
  可以说韩国在启动多种策略来应对朝核威胁,但没有一个是可靠的。外交上非核化的努力集中在经济制裁,而域关国有多少程度给予协助,自力更生的朝鲜经济实力会达到什么程度都是不确定因素。而且美国的延伸威慑在自身被核攻击的威胁下会不会依旧信守承诺都是问题。
  特别是韩国自主性疏散隐蔽、导弹防御、先发打击等都经不起推敲。民间疏散隐蔽问题上政府层面还未拿出正式的可行的方向性政策;弹道防御问题上,还未能构建真正的多层防御体系;先发打击问题上虽提出了颇有野心的杀伤链系统,但事实上实现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现阶段若朝鲜要用核导弹攻击韩国,可以说韩国尚未构建有效应对态势;并且尚不具备应有的应对能力。
  总的来说,当前朝鲜的战略主动要大于韩国。在灵活多变朝核外交面前,韩国的热心附和不仅仅是出于民族大义,而也可能是出自没有太多战略回旋余地的无奈。在推进半岛统一与半岛无核化进程中,虽然朝韩两国在各自不同的方位,磕磕绊绊一路走来,但目前确实向着共同的目标进了一步。双方都清楚的现在的握手会是双方战略上的共赢。但实现这一过程当中,避免不了中美等大国围绕各自在朝鲜半岛的失去的战略利益,将进行持续复杂的战略博弈。而这又会给对半岛和平与统一进程带来不小的挑战。(注释略)
  参考文献:
  [1]David Albright,“North Korea’s Nuclear Capabilities:A Fresh Look,”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Report,(April 28,2017),pp.1-3
  [2] Michael J.Zagurek,Jr.,“Hypothetical Nuclear Attack on Seoul and Tokyo:The Human Cost of War on the Korean Peninsula.”38 North Informed Analysis of Events in and around North Korea (October 4,2017.)
  [3]엄보운,“송국방‘북 핵탄두,ICBC 탑재할 정도로 소형화 추정’”,《조선일보》(2017년9월5일),p.A5.
  [4]Department of Defense,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Washington D.C.:DoD,2015).P.1.9
  [5]유용원,“발사에 단 5분,주일美기지 사정권...”,《조선일보》(2017년5월22일),p.A6.
  [6]Michael Elleman,“North Korea’s Army Day Military Parade:One New Missile System Unveiled.”38th North (February8,2018)
  [7]조의준,“북,미 전역 때릴 수준까지 왔다”,《조선일보》(2017년11월30일),p.A1.
  [8]이윤식,“북핵의 대남 주도권 확보와 대남전략 형태,”《통일정책연구》제22권1호(2013)p.213;김강녕,“북핵의 대남도발과 한국의 대응전략”,《군사발전연구》제6권3호(2015)p.4.
  [9]김진하,“북핵의 ‘핵위기·평화협정 연계전략’과 과도적 합의론의 도전:한미 반反북핵 독트린을 제안하며”,《격변기의 안보와 국방》,한국전략문제연구소 창설 30주년 기념 논문집(서울;한국저략문제연구소,2017)p.308.
  [10]함형필,“북한의 핵전략 구상과 전략적 딜렘마 고찰”,《군방정책연구》제84권0호(2009)p.99.
  [11]“자위적 핵보유국의 지위를 더욱 공고히할 데 대한 법”제2조.4조.5조.권태영,《북한 핵미사일 위협과 대응》,(서울:북코리아,2014)p.192.
  [12]김진하,(2017),p.309.
  [13]김진하,(2017),p.322.
  [14]김진하,(2017),p.322-323.
  [15]《조선일보》(2017년5월16일),p.A1.
  [16]우평균,“북핵의 정치적 효과와 대남전략:비대칭적 상황에서의 전략 추진”,《세계지역연구논총》제34권4호(2016)p.206.
  [17]권태영,(2009)p.194.
  [18]홍우택,“북한의 국가성향 분석과 모의 분석을 통한 핵전략 검증”,《군방정책연구》제32권4호(2016)p.98.
  [19]오경섭,“조선노동당 제7차 대회 분석(3):통일전략과 남북관계”,Online Series.CO16-14(2016)p.1.
  [20]김민서,김예진,“태영호‘북핵,한국군 무력화 노린 것’”,《세계일보》제34권4호(2017년1월23일)p.1.
  [21]윤완준,장동택,정민지,“정부,개성공단 중단....1억 달러 북 돈줄 끊기”,《동아일보》(2016년2월11일)p.A1.
  [22]박정훈,윤완준,문병기,“북 수입 연13억 달러 타격...中 이행에 달렸다”,《동아일보》제34권4호(2016년9월13일)p.A1.
  [23]《조선일보》(2014년4월27일),p.A1.
  [24]김정섭,“한반도 확장억제의 재조명;핵우산의 한계와 재래식 억제의 모색”,《국가전략》제21권1호(2015년)p.8.
  [25]김정섭,“한반도 확장억제의 재조명;핵우산의 한계와 재래식 억제의 모색”,《국가전략》제21권1호(2015년)p.10-11.
  [26]정수정,《2011 국정감사 자료집Ⅱ:민방위 훈련의 내실화 방안》,(정수정 국회의원실,2011년 9월20)p.15.
  [27]남상훈,“민방위 대피소,핵공격 2차 피해‘무방비’”,《세계일보》(2017년10월10일)p.6.
  [28]행동안전부,“국민행동요령”
  [29]정욱식,“미사일 방어체계(MD)”,(서울:살림,2003년).
  [30]박수찬,“‘KAMD’핵심M-SAM,시험발사 성공...전투용 적합 판정”,《세계일보》(2017년6월19일)p.6.
  [31]《조선일보》(2013년2월7일),p.A1.
  [32]김열수,“킬체인(Kill-Chain)과 한국형 미사일 방어체계(KAMD):실현가능성을 중심으로”,《신아세아》20권 4호(2013년)p.122-126.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8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