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未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十一)

作者:张邵璠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94人浏览 放大  缩小


1978年12月16日,《纽约时报》头版刊登出一条影响世界格局至今的新闻,中美实现邦交正常化。万里之遥的北京,当日的《人民日报》也以头版刊登这一惊世消息。中美两国人民在经历30年的隔绝后,重新得以携手共进,开启两国全方位关系新时代。今年是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四十周年,然而面对当前中美关系的恶化,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受益者——一位在美国求学的80后中国青年,饮水思源,对40年前那些为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贡献心力的前辈和先进表达无限感佩之意之外,也想透过档案资料,再现40年前中美谈判过程中鲜为人知的故事和未曾言说的秘密,让更多国人,尤其是当下中国的年轻一代,了解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历史脉络以及由此带来的中国社会的变革与发展。《中美印象》将以周报的形式,通过对档案的解读,建构起40年前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的历史叙事,追忆前人贡献的同时,也祈盼能为深化今后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贡献微薄之力。


华府会谈:邓小平访美首站记

此次会议美方出席的人员有:卡特总统、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国务卿万斯、财政部长维纳·迈克尔·布鲁门塔尔(W. Michael Blumenthal)、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美国驻华大使伍德科克、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理查德·查尔斯·阿尔伯特·霍布鲁克(Richard Charles Albert Holbrooke)、白宫新闻发言人乔迪·鲍威尔(Jody Powell)、总统助理以及总统科学技术政策与科学技术顾问等人。中方参加此次会谈的人员有:国家副总理邓小平、国家副总理方毅、外交部长黄华、中国驻美大使柴泽民、外交部副部长章文晋以及外交部美洲与太平洋司司长朱启祯。


            会谈一开始,卡特总统首先提及中美经济关系问题。他呼吁尽速建立两国间的正式贸易关系,认为这一关系将为两国带来立竿见影式的效益。为推动这一关系的确立,卡特总统提出了中美之间围绕该问题需要解决的首要障碍:债权与资产问题。邓随即表示当下就可以讨论该问题,而卡特总统则详述了其中涉及的一些技术性问题,并提出让财政部长负责与中方就涉及到的这些技术性问题另行会商。但邓小平并不认为这一问题难以解决,他同时提出愿与美方签订长期贸易协定。他的这一倡议,得到卡特总统的积极回应。但他同时指出,贸易协定的签署在相当程度上受制于国会,因此他提醒邓小平,接下来邓与国会领袖们的会谈将对该议题能否得到国会多数议员支持产生重要影响

此后邓话锋一转,提到美国参议员杰克逊提出的要求苏联允许自由移民的修正案。他对卡特总统说道:“您愿意让一千万中国人移民到美国吗?对中国而言,这不是一个问题。每年我们有很多人移居到香港。香港当局正抱怨有太多的中国人要去香港。对此问题,我们已经提出了一些限制。的确,如果中国人民热衷于海啸般的移民美国,我想您对此是不认可的。外交部长说加拿大也面临类似问题。最初,加拿大政府想让更多中国人到加拿大与家人团聚。现在,他们说有太多人要来,他们想要对去加拿大的人采取一些限制。我可以很坦率的与总统先生您讲,过去在四人帮年代,我们的确在人民迁徙方面有一些限制。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变了。” 此处,邓小平不仅提到中国政府在人民迁徙方面的逐步开放态度,他还特别提到中国政府对于那些“背叛国家”潜逃海外人士态度的转变。“我们对于这些人的态度也变了。达赖喇嘛是一个例子。如果他想要回中国,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欢迎他回来。例如,有位逃离中国的音乐家已经表达了回国的意愿,我们欢迎他回国居住,或是短期访问,或只是回来进行一些音乐表演。” 邓小平提到的这位音乐家就是曾被时代周刊誉为“当今最伟大的中国音乐家”傅聪。1958年,原本应从波兰留学归国的傅聪选择出走英国伦敦,一时间国内舆论哗然,傅聪的出走也被视为“叛逃“。70年代末,伴随拨乱反正,在邓的指示下,傅聪得以于1979年4月回到大陆,参加由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办的傅雷朱梅馥追悼会,见证父母双亲被平反昭雪的历史时刻。


邓小平与卡特的谈话此后继续围绕民间交流问题。卡特总统希望中方愿意接纳更多的美国学生前往中国。然而,中方显然并没有做好准备。正如邓所言,中国还不具备接收大量美国学生的硬件条件。邓坦言,在住宿条件上,中方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提升。卡特总统则进一步指出,他希望中方在确定赴华美国学生人数后,灵活因应而不要排除特定学生。对此邓回应道:“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这些学生不会因为他们的政治或者意识形态信仰而受到影响,我们不担心受到你们的政治体系和意识形态的影响,就像你们也不会对我们中国学生表达他们的观点和意识形态而心生忧虑一样。”


在派遣美国记者入华问题上,卡特表现出急于让尽可能多的美国记者进入中国的态度。他抛出让一万名美国记者进入中国的提议。显然,卡特提出的这一数字超出了中方的预期,邓直接表示,”数量太多”。卡特提到来自双方的记者们都应承诺拥有不受审查的最大新闻报道自由以及准确报道的能力。对此,邓表示中方不会有对新闻报道的限制,但现实问题是中方还不具备贯穿全国各地的交通体系供美方记者前往报道。他强调,“我们不会有审查,例如,也许您知道,我们有所谓的‘民主墙’,上面有很多观点和报道,我们对此并不担心。但是我们愿意让我们的美国朋友们了解到,一些大字报所传达的观点只代表少数人,这没什么,并不会影响大局。”


结束民间交往议题后,双方话题回到一些敏感和困难问题。首先是难民接收问题。卡特总统希望中方可以接受更多居住在越南的华人入境避难。邓表示,该问题十分复杂且涉及到的人数巨大。中方已经接收了20万越南华裔难民,其中还有相当部分是非华裔越南人。同时,邓认为难民中有相当数量是越南国内的 “坏份子” 。这部分人进入中国,显然对于中国边境地区的社会稳定与安全构成直接威胁。因此,中方在进一步接收难民问题上存在相当困难,并不愿继续增加收容的难民人数。对此卡特总统一面强调美方已经收容18万难民,一面进一步劝说邓灵活考量,可以适度增加收容难民的数量。邓对此表示愿意继续研究这个问题。


之后,卡特总统将会谈话题引向核武器试验。他直指中国进行的大气核武器试验产生的放射性大气漂浮物对美国民众产生了影响。他希望中国可以将大气核武试验转至地下进行。邓则表示,中方进行的大气核武试验数量有限,且进行地下试验存在困难。卡特总统强调,他需要让中方知道该问题的存在,并要求中方可以解决。面对美方压力,邓直接表态称:“如果美方愿意提供给我们一些技术,也许这个问题可以更容易解决。不管怎样,我们会继续协商解决这个问题”。


在谈及台湾问题时,邓表示他相信美国和日本可以在敦促台湾当局与大陆开展谈判方面做出贡献。此外,他特别强调,“我们要想美方传达一个愿望,请美方不要创设条件,让蒋经国的尾巴翘上天,让他认为可以无所畏惧,拒绝谈判。因为如果蒋经国就是拒绝与我们谈判,我们还能做什么呢?”。他进一步明确提出了两个将会引发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状况:其一是台湾当局长期顽固拒绝谈判;其二是苏联势力进入台湾。邓特别提到,如果后者发生,他认为中美两国也许可以携手合作共同解决这一问题。“只有这两种情况“,邓总结道。值得注意的是,邓所提到的这两个状况里并没有明确提到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大陆会如何因应的问题。但显然,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就是在法理上彻底排除了与大陆谈判统一的可能性,似乎也就是邓所提到的长期顽固拒绝谈判的状况。


在会谈的最后,邓小平指出中方会尽一切努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耐心,但是这个耐心不是无限的。您说我们中国人头戴两顶帽,就像你们美国人一样,我们都有两顶帽子“。

从相拥一笑续写中美两国人民友谊万岁,到卡特总统与邓小平的世纪会谈,邓在美访问的首站华盛顿不仅拉近了中美两国政府间的距离,也拉近了两国人民间的距离,让两国民间的交流热潮重新涌流。1979年2月1日,邓小平乘美总统专机离开华盛顿飞抵乔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开始其访美的第二站行程。23个小时的亚城之行,从政治领袖们的欢迎到宗教保守主义分子们的抗议,亚特兰大在邓小平的访美之行中留下怎样的印记,《中美印象》将与您一同继续建构旋风九日的历史印记。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8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