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未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十)

作者:师嘉林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538人浏览 放大  缩小


时代周刊对邓小平的专访
   1978年12月16日,中国和美国共同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即“中美建交公报”),决定于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这是继1971年乒乓外交和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国领导人和美国领导人,从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出发,以战略家的眼光做出的又一项重大决策。中美建交标志着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在两国关系史上具有重大的里程碑意义和深远的影响。




然而,在谈判的最后时刻,12月13日至15日,邓小平便亲自出面,四次会见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在双方的谈判中,有些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其中台湾问题是最重要和最敏感的。美国希望中国只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则强调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不容他人干涉,最后双方就此问题各自发表了一个声明。为了进一步增进中美双方的了解,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邓小平副总理于1979年1月29日至2月4日应卡特总统的邀请对美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领导人的第一次访美,受到了美国政府和人民的热烈的欢迎和热情接待。在启程访美日期之前的第四天,邓小平接受了《时代周刊》(Time)全方位的专访。时任时代周刊总编的赫德利•多诺万(Hedley Donovan)在亚洲版(出版于香港)主任马什•克拉克(Marsh Clark)的陪同下,对邓小平进行了80分钟的专访,远远超出了原计划的半个小时访谈时间。邓小平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深灰色中山装、脚踩黑色郫县布鞋和浅灰色袜子,在人民大会堂的新疆厅(Sinkiang Room)淡定从容地接受了多诺万的采访,畅谈国际局势和中国外交。


邓小平一再强调,中美交好是苏联可以想到的,也是苏联惧怕的。邓小平访美就是要向卡特总统释放出明显的信号,即中美友好就是要反对苏联。邓小平认为苏联在地中海、非洲和亚洲的活动引起了世界各国的担忧,他嘲笑美苏间所谓的战略武器限制条约(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reaty) (SALT),同时也澄清了大家对其“去毛化”(De-Maoification)运动的猜测,而且认为毛主席作为“伟大舵手”(the Great Helmsman)并不完美。在此次访谈中,邓小平分别就中美互访机制、苏联政策、对霸权的看法、中美日欧关系以及即将到来的“卡邓会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邓小平坚信未来的中美对世界的和平、安全和稳定尤为重要,苏联在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行为是赤裸裸的霸权活动,苏联才是全球战争的温床。


卡特总统想维持与苏联的现状,因为苏联在非洲、远东的行动咄咄逼人,在亚洲、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域部署重兵。这一愿望很难实现,而且他也希望在1979年和苏联继续签订《关于限制战略性进攻武器条约》(SALTII)和一系列附件,然而,此时的美国国会中对苏强硬派在决策中占上风,加上 1979 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国会始终未批准该条约,所以只能回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与与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签署的美苏《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Treaty on the Limitation of Anti-Ballistic Missile Systems) (ABM)、《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某些措施的临时协定》(Interim Agreement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on Certain Measures With Respect to the Limitation of Strategic Offensive Arms)和补充议定书上。在军备竞赛方面,邓小平一直认为绝没有缓和的可能性,无论采取什么样的监督和侦查手段,美苏的军备扩张都将持续。无论发生什么,中国都会保持镇定,美国理应抓住机会强化美欧和美日关系,因为苏联长期以来的特点就是惧强凌弱,但是苏联有具备极强的抓机会的能力。在探讨日本、美国和中国三边关系时,邓小平说中国和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的友好关系对世界的和平、安全和稳定至关重要。中国尽管还很贫穷,但只是在经济上,中国并不是一个糟糕的朋友。


多诺万又问道,未来新型的中美关系会不会有助于中国的四个现代化运动?中国有没有明确的计划在2000年实现现代化,还是那仅仅是一种表象上的进步?邓小平直言不讳地承认中美邦交正常化的确会使我们获得科学和技术的进步,而且从长远的国际政治走向来看,这样的好处将非常巨大。中国的现代化不是走过场,我们有宏伟的目标,我们必须靠自己,但是也需要发达国家的资本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在谈到“去毛化”的时候,邓小平认为毛主席和周恩来在实现中美建交、合理判断国际形势(关于三个世界的划分问题)、反对霸权以及走现代化道路方面贡献了很多的智慧,提出了很多切实、有效的原则,到现在依然是我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坚持奉行的指导思想和民族信条。然而,随着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毛主席受时代条件所限并不能准确地预见某些事务的变化,因此,吸收外资和外国技术以促进中国的发展在他那个时代还不存在。


在谈到最为敏感的台湾问题时,多诺万问道:“您觉得未来10年内台湾和中国会统一吗?”,邓小平回答:“不久前我对美国朋友讲,我希望今年就能实现统一,但是在别人看来我未免过于心急了;我们的政策和原则是非常公平合理的,我们尊重台湾的现实,台湾地方政府领导人可以保持他们的权力,但必须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他们也可以保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他们也可以继续与外国发展贸易,他们也可以维持目前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邓小平也提到了目前台湾当局拒绝与我们谈判,但是他们提到了一个中国,也没有说中国的首都就是台北,我觉得这是好的气象。此外,卡特总统重申了他将继续向台湾出售防御性武器的意图,他认为您会理解他,那么您对这个政策是什么态度呢?邓小平明确表达了对美国对台军售的不满,美国这样做不仅阻碍了大陆与台湾当局为和平统一举行的谈判,而且蒋经国(Chiang Ching-kuo)有恃无恐,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高达10,000米),我们希望未来美台的关系仅限于民间交流,因为中美邦交正常化不应该影响大陆与台湾和平统一的谈判,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

时至今日,中美贸易战激战正酣,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美国众议院又口头表决通过关于台湾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WHA)的法案,这一系列的举动阻碍了自邓小平时代以来的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也阻碍了海峡两岸同胞民族统一的步伐。作为引领中国大胆革新的开拓者以及中美关系领航者的邓小平,40年后的今天再回头看这次推心置腹的访谈,其对中美关系发展所做的贡献可谓呕心沥血、居功至伟。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1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