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国发现中国又一个经济大战略,深感不安

作者:10000000+   来源:小镇周刊  已有 3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上周,特朗普的谈判团队空手而归——中美两国在经济议题上存在显著分歧。从目前得到的会谈结果是,双方同意继续磋商,但并没有公布进一步磋商的时间和地点。
  总体而言,双方非常短暂的放下了敌意。我们也短暂放一放这个话题,回到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性问题——为什么美国频繁对华发难?
  今天分享一篇Valentin Katasonov通过美国文化基金会撰写的研究文章《中国如何成为世界第一大国际发展援助国》。简单来说是——美国又发现了中国的一个经济战略部署,并且深感不安。
  在今年的IMF和世行的春季会议上,美国财长努钦谈到了一个很微妙的话题:中国以及其它发展中国家对国际货币基金组合和世界银行成员的资助。
  努钦把这些国家称之为“隐形债权国”,这些行动并未与IMF协调。
  多年来,美国在国际债务市场上维持主导地位,并通过利用其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来引导这个市场;而如今在这个国际债务市场上,中国与美国一贯的行事做法正好相反,并且在挑战美国在该领域的地位。努钦发表的这个观点可以说是他对中国不满的一种掩盖。
  努钦暗示,希望中国能够在针对某些国家的贷款决定中与IMF协调行动。
  ■■■ 下面这组数据,让你了解北京以金融援助者的身份积极参与到国际债务市场,是如何让华盛顿忧心忡忡的。
  这些信息来自于美国威廉玛丽学院AidData研究室与美国哈佛大学和德国海德堡大学专家的一份联合研究报告。报告收集并分析的数据来自于全球140个国家总共4300个获得过中国资助的项目。研究报告的时间框架为2000年到2014年的15年间。
  这些项目在这段时间内从中国获得的资金援助总额为3500亿美元,资金规模在15年内稳步增长,从2000年的26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373亿美元。其中中国提供资金最高的年份为2009年,达到了696亿美元。
  而同一期间,在各种协议下美国提供给外国的资金援助为3946亿美元。
  这一数字略高于中国,但美国的资金量并没有像中国那样大幅增加。 2000年,美国提供了134亿美元的海外贷款,到2014年增加到294亿美元。在最后四年(2011-2014年),中国在海外融资额方面已经一直超过了美国。
  中美之间还在国际融资政策上有着显著差异。
  首先,中国聚焦的是信贷和贷款(应偿还的资金),而金融援助(不应偿还的或是部分应偿还的资金)占据的比重更小。
  而对美国来说,金融援助占据的是主导地位。
  上述研究报告的作者对金融援助范畴的界定是这样的,如果协议以及项目中赠款的比例超过了25%,那么就可以算为是金融援助;而如果赠款在协议和项目中的比例少于25%时,则应视为应偿还资金。此外,研究人员还把无法确认赠款比例的涉及中国的协议和项目视为模糊的金融资金。
  在这个时期内,中国国际金融资金在这三个范畴的分布如下:金融援助811亿美元,应偿还资金2163亿美元;模糊金融资金570亿美元。
  ODA:金融援助资金
  OOF:应偿还资金(贷款)
  Vague OF:模糊金融资金

  而同一时期,美国的国际金融资金结构为:金融援助3664亿美元,应偿还资金281亿美元。因此,金融援助占到了美国全部国际金融资助资金的92.5%,而中国的这一比例仅仅为21%。
  ▲中美对比
  那么为何中国能把重心集中到贷款上呢?21世纪初期,中国发现了一个极大的国际债务缺口市场,也就是还没有被美国、其它西方国家,IMF和世界银行触及到的债务市场。那个时候许多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国家迫切需要海外资金援助,但是这些国家无法,或是不符合“华盛顿共识”的条件。华盛顿的做法出于政治动机,而北京的做法则是商业化。北京宣布了不干涉资金接受国内政的方针,而美国所谓的金融援助更像是捕鼠器里面放着的免费奶酪,因此北京的做法比起美国来就更有吸引力了。更重要的是,在21世纪00年代,中国提供的国际贷款每年利率仅为2.5%(这个条款比西方国家提供的条款远更有吸引力)。
  注: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1989年所出现的、一整套针对拉美国家和东欧转轨国家的、新自由主义的政治经济理论。是社会主义转向繁荣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最初级版本。当华盛顿共识逐渐走向失败,宏观经济理论界提出了与此相对的北京共识。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约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对拉美国家 的国内经济改革提出了已与上述各机栄达成共识的10条政策措施,称作华盛顿共识。(百度百科)
  在其外部金融政策中,中国侧重的是资金接受国能够直接或间接促进中国经济的领域以及行业。因此,2000年到2014年间,中国向海外提供的资金按行业和领域分布来看如下:能源1341亿美元、运输物流888亿美元、矿业,制造和建筑303亿美元、农业和林业100亿美元、其它行业743亿美元。


  中国向海外提供资金援助的地理分布也很有趣。以下是排名前十位的中国金融援助(不应偿还的或是部分应偿还的资金)的主要受益国:
  古巴(67亿美元)
  科特迪瓦(40亿美元)
  埃塞俄比亚(37亿美元)
  津巴布韦(36亿美元)
  喀麦隆(34亿美元)
  尼日利亚(31亿美元)
  坦桑尼亚(30亿美元)
  柬埔寨(30亿美元)
  斯里兰卡(28亿美元)
  加纳(25亿美元)
  下面是接受中国提供贷款(应偿还的资金)国家的地理分布:
  俄罗斯(366亿美元)
  巴基斯坦(163亿美元)
  安哥拉(134亿美元)
  老挝(110亿美元)
  委内瑞拉(108亿美元)
  土库曼斯坦(101亿美元)
  厄瓜多尔(97亿美元)
  巴西(85亿美元)
  斯里兰卡(82亿美元)
  哈萨克斯坦(67亿美元)
  正如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的,俄罗斯是中国提供贷款的最大接受国(几乎占中国全部海外贷款的17%)。
  中国资金援助国正是中国计划在“一带一路”项目中让其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中国过度依赖东海岸和靠近新加坡附近狭窄的马六甲海峡,中国大部分进出口都是从马六甲海峡通过的。比如,中国购买的原油有超过80%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运输的。这样一来,通过建设巴基斯坦和中亚的贸易通道,就能够增加中国在面临美国政治和经济压力下的抵御能力。“一带一路”项目还能够让中国开始利用其巨大的外汇储备(超过了3亿美元)发挥价值,从而给中国企业带来订单,支持国内的就业。在未来十年内,中国计划在欧亚大陆创建巨大的运输和物流基础设施。
  近年来,西方国家放弃了其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借款国的地位,这也极大的削弱了西方国家在这些地方的政治影响力。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走向最前沿的速度。目前,中国向发展中国家发放的贷款超过了世界银行,而就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本身就是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贷款最大的接收国。
  在一些国家,中美之间的影响力发生着激烈竞争,巴基斯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4年,巴基斯坦是美国资金的第三大接受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后)。同年,巴基斯坦是继俄罗斯之后中国海外资金第二大接受国。
  2015年,中国开始通过亚投行(AIIB)获得额外的影响力。亚投行的法定股本为1000亿美元,中国、印度和俄罗斯是最大的三家股东,分别有26.06%,7.5%和5.92%的投票权。可以看出,中国在亚投行的地位要比美国在IMF和世界银行集团(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金融公司,国际开发协会)的地位更高。美国在这些机构中的股权在16%-17%之间。
  在北京开始交朋友的国家里,开发油气田、铺设道路以及建造其它基础设施的项目主要是中国承包商和供应商来完成。通常情况下,建筑和其它现场作业使用的也是中国工人。
  最后,在给其它国家贷款上,中国正缓慢的实施更加严格的条件——借款的年利率已经从2.5%升到了5%,现在已经有人认为一些国家不仅仅无法支付利息,甚至无法偿还贷款。但是中国并不担心,因为那些使用中国资金由中国企业建设的油气田、地产、基础设施可以当作抵押。一旦无法偿还,这些资产会变成中国的。这样一来,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竞争就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激烈。
  不过,上述报告也有诸多处理不恰当之处。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曾在微博发文驳斥上述报告:
  美国威廉玛丽学院AidData研究项目认定中国很快会超过美国成为最大国际发展援助国,但我认为这项研究及其结论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我很不赞成这份报告的总体基调和立论的思想倾向,也就是将对外援助视为大国之间政治竞争的工具。在我看来,无论是对于援助方还是受援方而言,乃至对于整个国际社会发展而言,对外援助工具都是有好处的;把个好事说成大国争霸战,那就是缺德了。
  其次,我认为这份报告的数据有问题,尤其是对中国援助金额数据的统计,因为他们把贷款与援助混为一谈了。他们在比较中美对外援助金额时是否使用了同样的统计口径,我表示怀疑。
  第三,报告认为,发展援助在中国对外援助占很大比例,这一点确实是中国对外援助的一个突出特征,也是需要我们继续坚持的优点。
  最后,希望美国不要将对外援助当成大国竞争的工具。在对外援助过程中,希望美国一改从前“送枪送炮”的军事援助作风,将精力投入经济发展,这对美国和世界而言都是好事。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9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08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