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危机
当前位置:首页>朝核危机

为什么中国在朝鲜半岛是“结构性存在”?

作者:孙兴杰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18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时隔四十多天,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再次访华,这样的访问频率在中朝关系历史上也是少有的。从新华社的通稿中可以看到,金正恩此访依然是“专程”,在半岛形势快速发展的关键节点,向习近平总书记“见面并通报情况”。在美朝领导人会晤前夕,金正恩两度访华,无疑是与中国进行战略对表。尤其是关于“无核化”的表述和立场,需要与中国在一个基调上面,如此,金正恩才有信心与特朗普会面。
  历史的发展有时是舒缓的,几十年波澜不惊,不会有大的变化;有时候疾风骤雨一般,一夜之间,情势大变。朝鲜半岛就处于几十年未有的变局前夕,中朝、朝韩领导人已经会晤。朝鲜最高领导人历史性地跨过了三八线,发表了《板门店宣言》,其中谈到了双方的自主,并且提出要在年内结束战争状态,更有语焉不详地提及会推进美朝韩或者美中朝韩的对话。这样的表述加上即将到来的美朝领导人会晤,让很多人感到,中国是不是在半岛问题上“边缘化”了?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中国在朝鲜半岛都是“结构性存在”,未来半岛和平秩序的重构,没有中国积极的参与是做不到的。这不是自信或者不自信的问题,而是事情本来和本该的面貌。(在撰写本文的时候,中朝领导人二度会晤的新闻还没有发生。)
  先从最新的事态来说吧。在《板门店宣言》发布之后,外界对于这一宣言的解读可以说是高开低走,因为文本中提到了“无核化”、“和平协定”等字眼,因此,获得了极大的媒体关注度,当时就有媒体的朋友跟我说,南北要签和平协定了。经过一两天的沉淀之后,《板门店宣言》基本可以说是前面两次领导人会面发布的宣言的继承,金大中和卢武铉访朝的时候分别发表了6•15宣言和10•4宣言,可以说南北双方都是高唱民族大义的歌曲,推进民族之间的社会、文化以及经济的交流,同时也愿意结束彼此的军事对抗。这些内容在三份宣言中都有体现,而且可以说《板门店宣言》在经济合作上没有超过10.4宣言,而是一个简化版。为什么呢?因为朝鲜不断进行核导开发,联合国通过了多轮制裁决议,尤其是2397号决议是非常严厉的,韩国也需要遵守联合国制裁决议,民族情感归情感,但是制裁决议还是要遵守,因此,看起来,南北领导人其乐融融,但是实质性成果并不比之前多。
  《板门店宣言》中提到了“无核化”,但是非常隐晦,更多的是朝鲜关于“无核化”的立场,是通过“完全的无核化”实现一个“无核半岛”的目标,至少从字面理解并不是朝鲜要放弃核武器。这与美国所强调的“无核化”并不是一个概念。曾经担任李明博政府时期韩国情报院次官的南柱洪就认为,金正恩没有很好地抓住这次南北首脑会晤的机会向外界传递无核化的信息。其实根本原因在于南北双方都不认为这次板门店会晤需要谈无核化。韩国更关注这次首脑会晤的“仪式”,韩国进步主义总统和政党并没有将朝鲜视为对手或者敌人,而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和同胞。丝毫不用否认,韩国对于朝鲜“无核化”的立场是过度解读的,朝鲜的“无核武器的世界”经过韩国解读就变成了“朝鲜无核化”,而到了美国那里就是“朝鲜弃核”。
  可以说,《板门店宣言》并没有在“无核化”这个问题上有什么突破,至于说半岛和平协定,更不是南北双方能够解决的。和平协定的签署其实就是“停和机制转换”,而1953年的停战协定是彭德怀元帅与克拉克将军签署的,韩国并不是签字国,而朝鲜在2013年的时候宣布退出停战协定。
  从目前的情势发展而言,半岛的确实现了气氛的缓和,尤其是南北领导人会面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比如金正恩拉着文在寅的手跨过三八线,这样的场景让很多韩国人感动流泪。金正恩的个人形象通过全世界的媒体呈现出来,金正恩用原声发言,这也是历史性的,不管怎么说,金正恩的自信的表现为朝鲜的外交加分不少。从半岛秩序重构的角度来说,《板门店宣言》远远算不上重大的转折,原因很简单,朝韩关系并不是半岛秩序重构过程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而在目前朝鲜半岛外交格局变动,从僵局向灵活的三角关系体系的转变过程中,南北首脑会晤的历史使命基本完成了。可以说,南北关系改善是一个起点,是走向半岛和平秩序重构的万里长城第一步。
  三角关系,简单来说就是任何两方的利益的汇合点都不足以让彼此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任何两方之间的矛盾也不足以让彼此兵戎相见,任何两方关系的变化都会影响到第三方。可以说,三角关系构成了一个不断变动的外交系统,外交政策的变化具有系统性的效应。对于半岛形势而言,南北关系的缓和以及《板门店宣言》,让彼此跨过了三八线,阵营对垒的结构被打破,美日韩三边在面对朝鲜的时候不再是统一的阵营,两个月之间,日本的地位的确出现了边缘化的趋势。在中美朝韩日俄六方之中,理论上可以形成20种三角关系,在中美朝韩四方中会出现4种三角关系,可以说这4种三角关系才是朝鲜半岛秩序重构的关键所在。美韩朝、美韩中两个组合中,韩国处于弱势一方,原因在于美韩军事同盟是强势存在,韩国没有战时指挥权,韩国对美外交的回旋空间很小。美国驻韩大使空缺了一年之久,现在可能有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将军担任,而美国驻韩司令从属于太平洋司令部,也就是说现在驻韩美军司令是未来美国驻韩大使的“老部下”。
  从理论上分析,中朝韩、中美朝两个三角关系是未来半岛秩序重构的关键,而这次南北领导人会晤过程中,金正恩的自信也让韩国的保守派颇为不满,因为文在寅在年龄上应该是金正恩的父辈,但是金正恩却像朋友一样交谈。南柱洪就说,金正恩表现得自信满满,感觉他是甲方,我们是乙方;他是朝鲜半岛的运营者,我们是听他的话的一方。其实,这本身就是这次南北关系缓和的真实写照,从金正恩新年讲话到南北关系改善、平昌冬奥会外交再到现在的南北领导人会晤,朝鲜一直是主动一方,节奏感非常强。在韩国帮助朝鲜实现外交突围之后,朝韩关系的历史使命就完满结束了。因此,关乎半岛形势发展的关键还在于中美朝三角关系的构建和维系。
  半岛形势具有转折意义的变化是特朗普一口答应美朝领导人会晤,现在来看,这与韩国“传话”失真是有关系,韩国安保室长郑义溶在向美方传递消息时用了“去核”(denuclearization),而特朗普一直认为这是极限施压的结果,美国没有费一枪一炮就可以解决朝核问题。美朝领导人会晤的消息无疑是具有巨大的系统效应,美国在任总统还没有与朝鲜领导人举行过会晤,而且对于特朗普来说,他基本将“无核化”视为探囊取物一样的成果,一旦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后果会很严重。直到最近德国总理默克尔访美的时候,特朗普还说,美国政府不会被朝鲜玩弄,如谈得不好,就“礼貌”地离开谈判桌。可以看到,《板门店宣言》没有给美国以信心,而朝韩领导人会晤也没有给朝鲜以“安心”,也就是说,美朝韩三角关系还没有“强韧”到可以让三方互动起来。韩国帮助朝鲜与美国牵线搭桥了,但是却没有能力继续担当“穿梭者”的角色。
  与美国对话,是朝鲜一直追求的目标,但是现在“幸福来得太突然”,朝鲜并没有做好准备,美国也是如此。美朝领导人会晤消息传出来之后,美国一直在强调,美国不会做出任何让步,并且明确了无核化就是朝鲜完全、不可逆、可验证地放弃核武器。而朝鲜是要带着核武器与美国谈判,朝鲜七届三中全无疑是确立了朝鲜拥核国家的地位。显然,韩国没有能力去弥合美朝之间的巨大的鸿沟。
  可以说,在美朝领导人会晤的消息被确认之后,中美朝三角关系就启动了。过了两个多星期,金正恩委员长访华,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了会晤。在欢迎晚宴的祝酒词中,金正恩委员长感谢了中国接受朝方访问中国的要求,外界也观察到金正恩在北京是非常“谦恭”的,中朝两国领导人将双边关系界定为“传统友好”关系,通过高层交往和战略沟通发展和巩固“传统友好关系”,金正恩也得到了一种保障。在中联部部长宋涛访朝期间,金正恩与之会面;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朝,用了五个“全力支持”来表述中朝关系,并且表示,“我们希望朝美对话顺利举行并取得实质进展。中方愿同朝方加强沟通,并继续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中国扮演了美朝领导人会晤的“保证人”的角色。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多个场合都表达了对习近平主席为半岛问题解决做出的巨大的贡献,在2017年两国领导人海湖庄园会晤之后,在处理半岛问题上,保持了常态的沟通。5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通话,就半岛为交换意见。中方的立场是这样的:希望各方认真考虑中方的“双轨并行”思路,努力保持和维护解决半岛问题的积极势头,在推进无核化进程中均衡解决各方合理的安全关切,最终实现半岛和本地区的长治久安。回过头来看看,半岛形势到今天,先是“双暂停”,现在是“停和机制转换”,未来的目标就是半岛和平秩序的重构。中国事实上正在扮演半岛和平的“保证人”,而美朝领导人会晤也在“和平”二字上有共识,当然一个是和平拥核,一个是和平去核。
  在中美朝三角关系中,中国处于关键的一方,原因在于中国与朝鲜、美国都保持着常态联系,尤其是在金正恩访华之后,中朝关系经历着历史性的回归,金正恩以实际行动证明了,通往华盛顿之路要经过北京,而美国也认识到中国在半岛问题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无论和平谈判还是极限施压都需要中国的积极参与。金正恩二度访华更进一步证明了中国在中美朝三角关系中的核心作用,中方的表述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支持朝方坚持半岛无核化,支持朝美对话协商解决半岛问题”,而这也是美朝领导人会晤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中国的这一关键地位看起来是最近外交巨变的结果,但其实是源于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嵌入”关系。韩裔学者康灿雄和中国经济史学者李伯重都对东亚近代国际秩序进行了研究,得出的共同的结论就是中国主导的东亚秩序是和平的秩序。而近代东亚出现历史性的变动,并且频频陷入战火,根源在于中国的衰落。李伯重就认为,“导致‘丛林法则’成为早期经济全球化时代东亚世界国际行为准则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当时东亚世界最主要的国家——中国,未能充分认识变化了的国际形势,在创建一种国际新秩序方面未能发挥积极作用。”
  当下朝鲜半岛秩序源于冷战,尤其是亚洲冷战中的“热战”——朝鲜战争。首先这场战争不仅是南北之间的内战,最终是以国际战争的方式结束,也就是说三八线不仅是南北的分界线,也是冷战两个阵营的分界线,更是中美在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分界线。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冷战阵营消解,三八线所具有的冷战含义也淡化了。但是作为中美的安全分界线,并没有改变,现在还有强化的趋势。
  中美关系四十多年来,越来越具有复杂系统的特征,议题多样化,朝鲜半岛是中美关系的重要议题之一,而不是唯一。中美朝三角关系的形成和互动意味着,中朝关系实现了巨大的转型,彼此尊重对方核心利益与关切,中方全力支持朝鲜走出一条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全力支持朝方致力于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也会全力支持解决朝方正当合理安全关系。可以说,中朝关系应该是均衡的,通过均衡的手段实现双方的重大利益目标。
  朝核问题是中美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和议题,但是中国是从重构周边外交和大国外交,从构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全局出发来处理半岛问题,也就是说中朝关系或者中美关系都是新的外交体系的一个侧面或者环节,由此也就不存在中朝关系从属于中美关系,或者中美关系服务于中朝关系的问题。美朝领导人会晤的时间和地点只是初步确定,而最近也是风云乍起,朝鲜对美国提出“人权问题”大为不满,对美韩军演也是严厉批评,根子还在于双方领导人会晤的核心问题——无核化,依然没有达成基本的共识。
  可以说,美朝领导人能否会晤,以及会晤的成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朝三角关系的互动,从而也凸显了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角色和地位,同时也提出了重大的挑战,考验中国的大国外交智慧。运筹中美朝三角关系,实现政治解决半岛无核化的世纪难题,同时关照朝鲜的安全关切,如此,半岛和平秩序的重构才有可能。大国和平崛起奠基于并系于周边,朝鲜半岛的长治久安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关键起跳点。

  (注: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9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朝核危机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