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一场自上而下的谈判

作者:王鲲鹏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114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5月初美国代表团一行七人来华,代表了贸易谈判的最高规格。这是一场没有成果的谈判,从最初的设定就是如此。以往中美的谈判都是自下而上的:商业界跟基层政府层层交流意见,而后民意反映至高层,最后高级政府官员访问,签署协议。由于双方对彼此的需求有相对准确的理解,因此通常会有某些确定的成果。而此番中美谈判是自上而下的,具有鲜明的特朗普风格:大阵势高端访问,充满悬疑的诉求,双方政府和企业都一头雾水。因为没人说得清特朗普想要什么。这和美朝谈判的思路如出一辙。特朗普和普京一样喜欢制造混乱,用对方无法接受的要求开始一段对话。他认为这会为他赢得先手,迫使对方做出更大的让步。
  谁能影响特朗普?
  特朗普善变,有时候一句话都前后矛盾,但是他自上任以来唯一不变的论调是反对贸易自由化。学界和大众对于贸易自由化也有价值上的争论,由于每个人工作、立场、阶层不同,态度不同很正常的。但是特朗普对于全球贸易,尤其是发达国家和低成本出口国之间的贸易一直怀有极大成见。特朗普坚信对华赤字必须减少。尽管已有专家指出这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中美的贸易赤字绝大部分是由两国的贸易结构差异导致的,而非不公平贸易。特朗普要求中国不管用何种手段也要减少千亿美元级别的贸易顺差——这也极具讽刺性,因为美国一直在强调公平贸易和市场经济,却给中国提出了一个只有计划经济强权政府才能实现的目标。
  此次贸易代表团中包括了对华态度温和的现任美驻华大使、略强硬但仍属中间派的美财长、以及几位极具冷战思维的贸易官员,包括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但如果说这个代表团就能真正代表特朗普,也是缺乏依据的。目前来看纳瓦罗的思维最接近特朗普。几位官员来之前恐怕都心知肚明,此行获得开创性成果的几率很低。因为中国经济已经具有相当的抗压能力,对美国的威胁不会轻易让步。美财长姆努钦说对此行“谨慎乐观”。特朗普在各个场合经常说他想要的是“胜利”,而且是“全美国人民的胜利”。但是贸易战怎么可能有全体国民的胜利?赢了铁锈经济带产业工人的战役,农业州种大豆和玉米的就会倒霉。对从中国进口的电子产品加税,产业链上的美国供应商就会倒霉,而且他们还通常是产业附加值最高的那部分(比如工业设计)。所以就算赢了贸易战,也只能是某些人的胜利,或者只是特朗普Twitter上炫耀的功绩。
  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特朗普想寻求利益。中美双方的根本分歧集中在国家利益。两国的根本利益不同,尽管互为重要的经贸伙伴。此次谈判中国说双方“就部分问题达成共识”。但是需要认识到,无论双方的共识在哪里,都无法根本性改变双方的经贸关系。中美在地缘政治、社会进程和公民权力方面的存在根本性的分歧,现在的贸易争端只是从一个角度折射出这种差异。
  中美经济发展阶段的差异是另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美国已经是成熟发达的经济体,超越了“用污染换发展”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阶段。而中国按照购买力平价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但几乎每一个产业都处在刚刚起飞或者赶超阶段。中国人口、资源、环境压力加上巨大的地区差异使得能够选择的发展模式不同于美国。美国最希望看到的是中国改变产业政策、放弃“中国制造2025”、不再对美国的科技和工业产生威胁,但这是不切实际的期待。和曾经美国对于俄罗斯和日本的恐惧类似,对中国的敌意也来自双方实力差距的缩小。
  对中国来说,这场贸易谈判是一场路线的考验。中国改革正如高层所说“进入深水区”,各方利益集团难以平衡。中国能否安然度过这场中美贸易争端,取决于决策层是否能够在保护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将贸易危机转化为改革的动力。美国对于中兴的处罚措施和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是合理的,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和立法在过去几年有所进步,但改革步伐仍可加大。中国国企改革举步维艰,大量补贴挤出了有效率的私人资本,面对来自美国的贸易压力,中国政府可以顺水推舟加快改革。
  麦卡锡主义归来?
  特朗普上任以来,亲华派的声音日益黯淡。如今,白宫的对话基本由强硬派主导。这难免让人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麦卡锡主义的悲剧:民粹主义泛滥,暴力铲除异己。但今天美国亲华派的失势并不是由于政府压力,而是美国社会思潮的转变,亲华派仅仅是顺应了社会潮流。去年美国将中国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这反映了中国在美国眼里已不是一个可被争取的对象,而是竞争对手了。各种实证研究表明,中国经济发展的确损害了相当部分美国人的利益,除了底层产业工人的工作被中国人“偷”了一大块,中产阶级受到的影响也在增大,包括中国汹涌的移民大潮对美国社会的冲击。美国的担心并非毫无来由。
  和当年麦卡锡主义对共产党的恐惧相比,现在的美国并不怕共产主义的政治影响,而是更多出于经济和国际影响力的考虑。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与发达国家在当地的投资形成直接竞争。尤其是在基建项目上,中国国企公司通常会以低价中标。不少发展中国家并非完全认同中国发展模式,但近两年中国争取到了一些摇摆国,比如东欧的格鲁吉亚。阿纳克利亚(Anaklia)深海港是格鲁吉亚的百年大计,开始项目并没有引进中国资本,而是给了一个美国-格鲁吉亚合资企业。格鲁吉亚想借此展示自己的大西洋血统,认同的是西方价值观。但中国一流的基建能力和低息贷款的吸引力太大了。2017年中格签署了中国在中亚地区的第一个自贸协定,阿纳克利亚港口也接受了上海振华重工500亿美元的投资。尽管中国并无特定输出的价值观,但是建设本身似乎越来越算一个价值观了。
  特朗普恐怕暗自羡慕中国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但是他不可能领导美国走政府主导的发展道路,不可能大兴土木,也不可能降低福利,即使这在短期内是最有效利用资源的方式。如今美国内部政治分裂严重,两党难以有效合作,特朗普的对华强硬态度在选民中威信极高,就算共和党不认同,为了党派利益还是会站队给特朗普。中国需要准备好要面对的,并不是短短两天的贸易谈判,而是未来可能长达几十年的中美竞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7日 来源时间:2018年05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贸易战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