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墙、贸易战与共和党的绥靖——特朗普在2018

作者:王一鸣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11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关于墙,近来是颇有些进展的。
  2月21日,加利福尼亚州加利西哥市,联邦政府拨款1800万美元,特朗普心心念念的首份建墙合同正式破土动工。彼时总统正在忙着会见佛州枪击案的学生代表,而后是轰轰烈烈的对华贸易战。3月14日,特朗普好不容易抽出身来,火急火燎地赶往加州,目的地直指加利西哥市。
  边境线上,上世纪90年代用回收的金属废料和减震垫拼凑而成的旧墙正在被拆除,新建的墙面高30英尺、纯水泥材质、标准的柱式风格,整体风貌十分接近总统“高大、美观”的指导要求。特朗普对自己的作品比较满意,不过也指出墙壁上必须要有镂空设计,要能够“看见另一侧的动静”。说这话的时候,另一侧刚好聚集着一小拨墨西哥示威人群,夹杂着英语和西班牙语的咒骂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总统回来之后备受鼓舞。尽管早在去年7月,国会已经就16亿美元的建墙预算达成妥协,但特朗普总是心存侥幸地利用每一次政府关门之机在两党之间寻找交易空间。2月的预算谈判,特朗普只身前往民主党阵营,要求将80万“梦想生”延期计划与边境墙绑定在一起,共和党保守派一把将他拽了回来。3月的预算谈判,特朗普又想故伎重施,民主党索性干脆没有把这一事项列入重点议程,总统的计划再次告吹。
  最终,预算顺利通过。民主党重视的应对鸦片类药物、加强枪支审查等内容统统写进协议,共和党拿到了6950亿美元的军费开支、为几个地方重点项目预留了资金空间。两党主席在不同场合表达了对于妥协合作的满意,连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也得到了增加儿童福利项目的拨款,没有人回应总统提出的增加建墙费用的想法。
  预算在3月22日早上通过了众议院,参议院随即快速完成投票表决,而后是为期两周的国会春季休会期,议员们纷纷离开华盛顿开启了度假模式。3月23日上午,协议送到总统面前的时候,距离当晚政府关门只有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当天清晨5点55分,特朗普在推特上愤怒地咆哮,表示自己有可能不签署这项带有屈辱性质的协议。随后在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白宫幕僚长凯利的劝诱下,下午1点左右,特朗普躲在房间里默默地签署了文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摄像机面前洋洋洒洒地炫耀一番。
  故事的最后,总统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不仅担上了签署史上第二大财年预算的恶名,而且几乎成为整个交易过程中唯一的输家。他在签字当天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这一直是我们国家存在的一个大问题……2232页的文件,你告诉我谁能读那么快?”四天过去了,总统仍在纠结这件事,他对白宫办公人员反复说起这是个失败,当时应该坚持自己的直觉的。3月27日晚间,他突然想到了这次预算的最大赢家应该是国防部,在推特上隔空向马蒂斯施加了压力,“我们的军队现在很富有,应该向M(军队)要建墙的钱!”民主党主席舒默回应了总统的无理要求,“(建墙费用承担方)先是墨西哥、再是美国广大纳税人、现在又变成了军队……马蒂斯部长拿了钱是要来武装军队的,而不是为了满足总统的政治幻觉!”
  最终,两党背着总统又一次完成了一笔政治交易。所有人都明白中期改选即将临近,没有人承担得起再一次让政府关门的骂名。故事的最后大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特朗普阿Q般地拿起了分给自己的16亿美元——“16亿美元是仅仅是一个开始……这些钱可以干很多事情”。众议院少数派领袖佩洛西在一旁冷冷地嘲笑,“如果你觉得这点儿钱能把墙建起来,那就这样觉得吧,然后再把字签了”。
  贸易战
  在有关于墙的问题上,总统一向是被孤立的。然而总会有另外一些时候,我们看到总统阔步甩开两党,独自一人站到台前。比如当下正酣的贸易战。
  很长时间以来,这场战争的爆发对于中国而言看似必然、又来得实则突然。我们习惯于将之视为一种特朗普源生的恣肆和驽钝的个人意志。然而从美国内政的角度来看,两党特别是共和党对于特朗普主义的放纵和绥靖是战事毫无阻力、延展至今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从一开始,两党就在贸易战的议题上尽可能地躲在后面。民主党一面基本全程噤声,贸易保护主义符合党内自由派一翼的政策主张,即便战争失败了还有总统本人连同着共和党来背黑锅,何乐而不为。党主席舒默近日的表态几乎是特朗普执政以来最为亲善的一次:“相较于布什总统、共和党人、奥巴马总统、民主党人,我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和特朗普总统更近一些,那些人让中国太随便了,我们确实需要强硬一些!”
  共和党方面,党主席麦康奈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对特朗普的恣肆行为进行表态,只有众议院议长瑞恩作为党内保守派的代表一直尝试着说服总统减缓战争步伐。在发现特朗普贸易战的决心不可动摇之后,瑞恩很快调整了策略,放弃了阻止贸易战本身,而是将战争引向更具针对性的目标,同时最大限度地为盟友国家提供豁免。这符合共和党的党铭,主流保守派所重视的是美国与盟友国家的关系,是借助国际体系维系美国的霸权。这也与国防部的观点不谋而合,一直以来马蒂斯都希望总统能够区分出贸易的经济效益和政治效应,通过一场看似无法避免的战争达到凝聚盟友体系的作用。最终,麦康奈尔加入了这一阵营,在欧盟做出一副即将与美国对战的姿态,并将反制措施深入这名党主席所在选区的产业之后,他公开表态希望战争更“具目标性和针对性,并且是受限的”。
  正如《做交易的艺术》所言,“要把目标定的非常高,不断压迫压迫再压迫”。当特朗普做出一副六亲不认、大杀四方的姿态时,他成功地俘获了共和党的妥协;不仅如此,通过恐吓和讹诈,某种程度上,美国甚至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盟友国家的实际感受是,先莫名被凿了一记将要增税的闷棍,而后又通过施舍豁免被赐予了一张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一时间,从温哥华、首尔到布鲁塞尔,弥漫着一片感恩戴德之声。欧洲和日本以第三方身份加入了美国在WTO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提起的诉讼,沉闷不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正在变得活泛起来。不久,与韩国的双边谈判率先完成,文在寅政府主动作出多项出口限制,特朗普非常满意,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很多左派媒体纷纷给予肯定。
  在战争最开始酝酿的时候,为避免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走向极端,共和党内部曾经考虑通过立法限制总统的贸易决策权,或是阻止即将到期的贸易促进授权法案的续约。然而事实很快证明,这一切似乎并不需要,尽管近来接连有各式各样的联名上书,但两党都明白,贸易战并无法引起足够的关注并成为美国内政的头号议题,两党也无法如去年8月对俄制裁一般,在国会以几乎全票联手压迫特朗普限制自身权力。当下尽管硝烟正在逐日弥漫,但由于距离政策的真正落地还尚有时日,两党都在轻松观望,等待特朗普做出成绩或是将一切砸在手里。这以后,大家再纷纷走上台前,将成果捡拾到自己口袋里,或是将责任抛得一干二净。
  共和党的绥靖
  无论无端的建墙,还是无端的贸易战。都是两党同总统之间的一场博弈游戏。有的时候麦康奈尔们冷冷地站到了台前,有的时候他们躲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美国三权分立的结构性意义就在于此,在华盛顿,总统是总统,国会是国会。
  然而特朗普的与众不同就在于,他绝非一般意义上简单服从于党内秩序的总统。事实上,从竞选胜利的那天起,他就已经深刻地改写了两党政治的游戏规则。在首年的执政里,总统就移民改革、医疗改革、税法改革、不断推延的预算、“通俄门”等多项事务与两党进行了持续、顽强、耗泄的斗争,三方互有胜负,各种利益以复杂而扭曲的方式紧密交织在一起,每个人都在深刻地影响每个人。
  进入2018年以来,一个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伴随着国会中期改选的日益临近,两党都变得更加小心谨慎,更具备妥协意识和合作精神,谁都不想过度言及原则问题,避免因一些可有可无的琐事乱了选举的盘面。然而总统还是总统,在历经了一年的政治洗礼,特别是税改带来的巨大精神鼓舞之后,2018年的特朗普正在变得更加自信、笃定、恣肆,或者说,更加的特朗普。在这一正一反、一张一缩的反作用下,共和党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总统,整个党派在努力纠正特朗普行为的同时正在有意无意间向之靠近,共和党的党铭正在出现明显的嬗变。
  传统的共和党理念是小政府、大市场,是有限赤字、自由贸易,是美国政治立场中相对审慎、保守的一派。然而在建墙议题的背后,我们看到共和党随随便便就通过了1.3万亿的财政预算;在贸易战的背后,我们看到共和党转而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庇护者。在中期改选的压力和特朗普搅起的重重乱局下,共和党比过去显得更加粗暴、任性、急功近利。正如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在2月份阻拦临时预算时所作的那场演讲,“当民主党当政时,共和党是国家的保守党;然而现在共和党当政了,美国却仿佛已经没有了保守党。那份虚伪就飘散在空中,敲打着每一个看似正直而充满智识的灵魂!”
  对于共和党而言,这样的镜像其实并不陌生。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突破一万亿美元的时候,刚好是里根执政时期;突破两万和三万亿美元的时候,恰好是在小布什政府的任上;现在是四万亿,来到了特朗普这里。贸易保护也是一样,里根与日本、西欧的贸易战打得不亦乐乎,而上一次美国的钢铁产业增税也是出现在2002年的小布什任上。共和党可以在过去的三十年时间里,反复打造出近似风格的强硬政府,这说明这种执政方式一直就深藏于共和党的党铭。然而陌生的地方在于,里根、小布什似乎从未像特朗普这般自恋而恣肆,美国的政治文化似乎从未像今天这般分裂,共和党似乎从未像今天这般为自己选出来的总统所遮掩、诱拐、牵引。
  选民基础的变化是共和党嬗变的根本原因。按照去年9月CNN的统计,特朗普的党内支持率长期稳定在85%左右,超过了副总统彭斯的82%、众议员议长瑞恩的66%,党主席麦康奈尔只有可怜的31%。这样的选民支持度可以赋予总统极大的政策自由度,还是以贸易政策为例,昆尼皮亚克大学近日的一项统计就表明,58%的共和党选民支持增加关税,这给特朗普大打贸易战带来了合法性。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共和党内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几乎是特朗普一个人塑造出来的。皮尤中心2016年的调查显示,受特朗普的影响,共和党及偏共和党的中间选民对于自由贸易的认同度在大选期间出现了一个大跌,从2015年的56%跌至选举投票前的29%。选举结束后,高达85% 的共和党选民坚定地认为是自由贸易毁掉了美国的工作岗位,同期,这一数据在民主党选民中只占54%。
  在长期对总统拨乱扶正的过程中,共和党高层逐步感受到愈来愈大的党内阻力。现实状况是,班农及其所带领的极右翼分子已经完全为白宫驱逐,库什纳夫妇的权力也远没有一家人刚刚进入白宫时那么如日中天。事实上,特朗普曾经高度信任的竞选团队和旧友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仍在身边,白宫团队已经彻底从1.0变为了2.0。理论上总统应该更听话才是。然而最终,共和党惊讶地发现,总统每天在手机推特端与4900万选民达成了紧密的心灵联结,这项根植于共和党基本盘的民众伟力是不可撼动的。一项NBC的统计数据表明,59%的共和党选民认为自己支持的其实是特朗普本人,而非共和党。用白宫发言人拉吉•沙赫的话说,“当总统的移民政策和安全政策无法在华盛顿寻求支持时,他得到了广大美国人民的支持……这是一个属于特朗普的共和党”。田纳西州参议员鲍勃•科克持同样的看法,“现在人们已经不再关心政治事务本身了,他们只想知道你是不是与特朗普总统保持一致”。这名即将退休的老参议员对于共和党的现状极为不满——“共和党已经丢掉了他的灵魂”。
  今年,即将同科克一样离开国会的老派共和党人还将包括约翰•麦凯恩、埃德•罗伊斯等人,《新共和》在一篇名为《美国丢失的外交政策》的评论文章里不无担忧地指出,他们是共和党保守派中为数不多的全球主义者,更为尊重维系了美国霸权的国际体系,更强调于通过盟友和多边机构构建美国的实力基础。相比之下,新近加入白宫的博尔顿、蓬皮奥之辈普遍带有较重的民族主义情绪,不仅喜欢在国际事务中采取单边行为,而且懒于顾及政策的执行后果,这些后辈们更喜欢四处开花、打完就撤,留下一个个地缘政治的权势烂坑。《大西洋月刊》3月的一篇名为《抵制共和党》的评论以极不情愿地口吻写到:“我们原本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写下这样的文字,然而最后,我们将不得已呼吁大家抵制共和党。这个政党已经成为宪法和民主制的威胁,问题不仅仅是特朗普,更在于共和党选择了为自己选出的总统提供庇护”。
  特朗普在2018
  这种庇护令总统愉悦,也令一切变得更加放纵起来。在以税改法案完成执政元年的成绩单后,特朗普的行动更加自如,几乎是在肆意享受中期选举年共和党赐予他的无原则绥靖。最近的几个月内,朝鲜半岛的剧情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大起大落,特朗普在前一场个人秀里把剧情带向了火与怒的高潮,转而又在下一季的预告片里把正反两大角色安置到了一张谈判桌前;白宫每天为人事更迭的Breaking News所充斥,《纽约时报》的嘲笑是,仿佛一个任性的宝宝把自己的小屋摆满了喜爱的卡通玩偶,共和党就在不远处静静地眺望着一切发生,未置一词。不仅如此,在最近的地方选举中,特朗普受到了各地共和党议员的广泛邀请,共和党高层经过了深入而反复的考量,决定忘记阿拉巴马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失利,继续把自己的选举命运押宝在总统难以捉摸的支持率里。
  最后仍是贸易战,特朗普在这场战争中是绝对不会退缩的。“这场战争已经塑造了总统光辉无比的强硬形象,这是一场他所最为擅长的伟大交易,否定了这个交易就等于否定了特朗普人生的合法性,包括担任总统之前商人时代的全部意义。”对于特朗普而言,这场战争并不发生在2018年或者2017年,也不发生在稍早一些的竞选时期,事实上,早在其商人时代的顶峰1987年,他的这套战争理念就已经非常成型了——“人们对于其他国家的蹂躏已经逆来顺受了,他们在背后嘲笑我们,他们因为我们的愚蠢而嘲笑我们。”
  1990年,当特朗普寻求作为老布什的副手参加总统竞选之时,他就已经将贸易问题作为自己的核心标签。他在那一年将自己的炮火对准了日本,在《花花公子》杂志的访谈中侃侃而谈:“我们为日本提供庇护,可是看看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给自己的汽车企业提供补贴,从我们的消费者手里大把大把地赚钱,然后把它们全部投在纽约,买下了整个曼哈顿。无论按照那种意义,我们都输了。”他在《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花重金买下大幅版面,呼吁让日本为美国的庇护买单,“我们保护了不属于我们的船只,运载了很多我们不需要的原油,为我们的盟友担负了一切,然而他们从不会帮助我们,他们为自己打造了生机勃勃的经济,是时候付些账单了!”
  2000年,特朗普再一次作为改革党的候选人参加总统竞选,他在演讲中承诺如果自己赢了,会亲自兼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好好和“抢劫大联盟”日本聊聊天,好好怼怼想要在经济上占有这个世界的德国,好好教训教训法国人如何学会尊重别人。在这一问题上,特朗普的意志极其坚定,他告诉《华盛顿邮报》,“我每天都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最难对付的人打交道,如果他们觉得特朗普能够被随意碾压,如果他们觉得特朗普是个小角色,像普通人那样的小角色,我们的诉讼案就会翻上十倍。要永远呈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非常重要,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无法坐在这把椅子上”。
  在这种意志的驱使下,特朗普的贸易战已经明显呈现出一种非理性的状态,这与他在挑战司法系统、威慑朝鲜半岛时所呈现出来的不计后果的战略升级一模一样。从300亿、500亿到1000亿美元,特朗普对中国的战争砝码一升再升,如果说这场战争在最开始还有一些模糊的目的性,无论是缩减经济赤字还是遏制中国的产业升级什么的都好,然而到了现在,这场战争已经彻底沦为一场尽管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但是必须要赢下来的任性的战争。
  对于特朗普而言,这是一场成就其合法性的伟大的个人秀,尽管比预计来得稍晚了一些,然而这是必须的一步。这一步就如同他在战胜希拉里、废黜奥巴马主义、逼下金正恩、罢免科米、班农、蒂勒森、麦克马斯特们的每一次经历一样,这些经历带给了他一种步步紧逼、不断成功的快感,他发觉自己总能够以对手的失败、妥协和绥靖一次次地证明自己是对的。他不惧怕任何成本,共和党的建制派们现在心甘情愿为其偏执的行为和荒唐的要求背书。他也从不担心混乱,当多位要员排着队离开白宫时,特朗普大大方方地对着媒体坦言:“这其实让人神清气爽。我喜欢混乱,混乱其实挺好。”这份混乱带给其贯以终生的个人秀必要的起哄声,总统在混乱之下愉悦地享受着来自不同方向的镁光灯,不安宁的白宫是一个完美的舞台,混乱本身最终成为美德。
  然而,无论是失败的希拉里、被炒掉的官员、蓄势待发的贸易战,这些事情终归都要过去。尽管当下中美双方看起来激战正酣,但这很可能并不会成为2018年特朗普个人秀场的主线。上半年过去后,总统还是会继续寻找新的热点,上一季已经播过的节目下一季不会再重复出现,今年我们没有再看到总统再去过多提及横亘于整个2017年的奥巴马医改,明年也便不会再去为一场已经销烟散去的贸易战有太多兴趣。美国总会有些更为宏大的国家命题等待铺叙,特朗普也总能找到更具挑战性的矛盾填充自己跌宕起伏的剧情——罢黜穆勒、挑衅台湾、击溃金正恩或是与普京的终极之战,只要总统在位一天,我们只需要搬好小板凳,永远不缺乏好戏观看。
  对于特朗普而言,2018年注定是干事创业的一年,那些与国会、法院、媒体、民主党人耗泄的烦躁正在每日的政治生活中变得游刃有余。这一年刚刚开始的时候,特朗普已经提前启动了自己下一任期的竞选,在一种强烈的时不我待意识的催促下,总统在这一年里的行为将会更加恣肆而扑朔迷离,充溢着难以抑制的表现欲望和极富攻击力的不确定性。中国、盟友、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可能成为这一映像的牺牲品,既然总统注定要成就其个人的伟大叙事,既然紊乱注定要在这一年蔓延,那么前行不如守望,认真不若虚无,及至某个时刻,历史终会将这一场闹剧清算。
  (注:作者王一鸣是盘古智库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4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特朗普执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