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未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五)

作者:张邵璠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105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万斯的“试探北京”之行:1977年8月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
  1978年12月16日,《纽约时报》头版刊登出一条影响世界格局至今的新闻,中美实现邦交正常化。万里之遥的北京,当日的《人民日报》也以头版刊登这一惊世消息。中美两国人民在经历30年的隔绝后,重新得以携手共进,开启两国全方位关系新时代。今年是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四十周年,然而面对当前中美关系的恶化,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受益者——一位在美国求学的80后中国青年,饮水思源,对40年前那些为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贡献心力的前辈和先进表达无限感佩之意之外,也想透过档案资料,再现40年前中美谈判过程中鲜为人知的故事和未曾言说的秘密,让更多国人,尤其是当下中国的年轻一代,了解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历史脉络以及由此带来的中国社会的变革与发展。《中美印象》将以周报的形式,通过对档案的解读,建构起40年前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的历史叙事,追忆前人贡献的同时,也祈盼能为深化今后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贡献微薄之力。
  1978年12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美建交公报
  卡特总统曾在回忆录中写道:“巴拿马问题解决之前,我不想在中国问题上有任何举动。这时参议员和一些‘亲台集团’的成员对巴拿马运河条约正犹豫不决,任何对台湾的行动都可能使他们反对我们签署新的巴拿马运河协议。”
  正因为如此,直到1977年8月中旬,卡特总统才开始就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布局“试探性”访问。很快他就于8月22日派遣国务卿赛勒斯·罗伯茨·万斯(Cyrus Roberts Vance)赴北京与中方进行会谈。此次与万斯同行赴京的团队中包括副国务卿菲利普·哈利卜,助理副国务卿理查德·霍尔布鲁克,霍丁·卡特第三,助理国务卿帮办小威廉·格里斯猛,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迈克尔·奥克森伯格等。
  万斯与中国外交外部部长在8月22日 (周一)至8月25日(周四)先后进行了四次谈判,并在8月24日下午与中国国家副总理邓小平举行了会谈。8月25日,他在北京的最后一天,与中国国家主席华国锋进行了会谈。8月22日当天下午到达北京后,万斯团队就马不停蹄的与中国外交部部长黄华展开首轮谈判。他首先就全球热点问题作了长达2.5小时的陈述,在陈述过程中,中方对美国对朝鲜、苏联、印度的政策以及美国加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议题表现出较大关切。与此同时,在会谈的过程中,中国外交部部长黄华多次表达他想与美方就中美关系正常化展开讨论的愿望,并将原定于周二下午举行的会谈提前至周二上午,以便为周三会谈中对美方的提议做出回应预备更多时间。
  在8月23日上午的会谈中,万斯感受到中方对美国提出的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方案极为重视。但是,美方提出的建交协议草案中包含有对于中方而言难以接受的议题:美国接受中国提出的“断交、撤军、废约”三条件的前提下,继续向台湾出售防御性武器;美台在非官方基础上保持商业、贸易、文化和其他关系;终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但是依据该条约的规定需要提前一年告知台湾方面;美方能够在中方不提出异议的前提下公开表达海峡两岸中国人之间的争端将以和平方式加以解决。面对这些困难议题,黄华在当日的会谈中并没有给出答复。他告知万斯邓小平已经发出邀请,安排在周三(8月24日)下午在颐和园与万斯进行会谈,晚间将由黄华本人宴请万斯和夫人及其随行人员。不难看出,在涉及重大敏感议题上,中方需要更多时间进行研判,而对美方所提议题进行回应方面,显然邓小平的话语权是最大的。从22日当天将原定23日下午的会谈提前至上午,再到23日当天提出邓小平发出邀请将与万斯进行会谈,中方面对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首次正式谈判,步伐上显得既谨慎又颇有些急迫。



万斯与邓小平进行会谈
  8月24日万斯与黄华和邓小平分别进行了会谈。在上午的会谈中,黄华向美方提出了中方的中美建交协议草案。在万斯看来,中方拿出的这一版本协议已经相当完备,然而,黄华强调这一协议只是初步设想。下午万斯与邓小平举行会谈,也是他此次北京之行最重要的一次会谈。万斯在简短的重申了美方立场后,邓小平回应称,美方的立场与其1975年的立场相比是退步了。邓进一步指出,福特总统在1975年12月访华时曾表示,在1976年大选结束后会按照日本模式来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此外,基辛格曾经承认美国欠了中国的债。在反复强调 “欠债” 一说后,邓小平表示在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中没有包含互利机制,表达出中方对台坚定立场的同时,也向万斯传递出中方希望美方做出让步的态度。
  面对邓的强硬态度,万斯试图软化邓的立场,但是邓明确表示存在两个问题让他无法接受。第一,为了获取一份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声明,美方要求中方违反其历史原则,即台湾问题是中国内部事务。第二,美方想要在台湾设立一个“没有国旗的大使馆”, 而“本质上它就是一个联络处”。 虽然,邓并没有在此次会谈上做出让步,但是他也向万斯表示,中方有充分的耐心,并引用毛泽东曾经对基辛格说过的一句话,“在解决台湾问题上,我们可以等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在美国不介入的前提下,我们也准备采取和平解决的方案,但是我们不排除以武力方式解决。” 在重申中方有充分耐心讨论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的同时,邓也表示中方的耐心不是无限的,并再次指出美方提供的方案是从《上海公报》后退了而不是前进。


  邓在会谈中多次谈到建议美方采取日本模式。他希望双方可以坦诚相待,就相关问题继续协调和磋商。针对邓小平的对台强硬立场和务实的谈判策略,万斯表示美方谨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向中方传达了美方要继续进行谈判的意愿。万斯在京的最后一日 (8月25日),与黄华部长进行了第四次会谈,黄华进一步向万斯阐明中方对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立场。黄华的回忆录《亲历与见闻》中记载,“万斯问,是否要发表会谈公报,我说不必了。结果是他在会后举行了记者招待会,结束了他这次探索性的访问” 。当天万斯还同中国国家主席华国锋进行了 “有意义的谈话”, 强调中美双方已就推动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指出双方应继续进行讨论。
  作为卡特总统上任以来促成的首次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虽然中美双方没能达成协议,但有助于卡特政府了解中方立场,试探中方底线,为日后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调整策略和立场奠定基础。与此同时,中方通过此次会谈,也了解到美方立场,在表达坚定立场的同时,也释放出想要与美方继续进行谈判和磋商的意愿。“进一步探讨”成为中美此次高层会谈的最大共识,也正是这一共识,得以让中美关系正常化之路不致中断。但是由于万斯本人更热衷于推动美苏关系的缓和,对于推动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态度并不十分积极,对台湾问题上抱持的强硬立场也没能够起到软化中方立场的作用,加上中东和平进程牵扯了卡特政府很大的精力,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进程在此次“试探性”访问之后进展趋于缓慢。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06日 来源时间:2018年04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