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不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四)

作者:师嘉林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277人浏览 放大  缩小
 写在邓小平访美之前
应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和夫人的邀请,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和夫人卓琳于1979年1月29日至2月5日对美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按照行程安排,邓小平访美将走访华盛顿、亚特兰大、休斯敦和西雅图等著名城市,并在华盛顿与卡特总统进行会谈。访问期间,邓小平与卡特分别代表中美政府签署了科技合作协定和文化协定;方毅副总理与美国总统科学顾问弗兰克•普雷斯(Frank Press)签署了两国在教育、农业、空间方面合作的谅解换文;方毅副总理和美国能源部长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签署了两国在高能物理方面合作的协议;黄华外长和万斯国务卿签署了关于建立领事关系和互设总领事馆的协议;双方还同意签订贸易、航空、海运等一系列相关协定。
 
 
  众所周知,美国总统卡特执政后,曾先后于1977年8月和1978年5月派国务卿万斯和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访华,就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进行过磋商。万斯访华时,美国政府在是否接受中国提出的建交三原则问题尚未做最后的决定。到了布热津斯基访华时,卡特总统及时审时度势,决定先与中国建交,再以优势地位与苏联谈判,谋求遏制苏联的扩张势头,增强美国在全球的战略地位。因此,布热津斯基访华之时明确地向中国表示,卡特总统已下定决心在第一届任期结束之前实现中美邦交关系正常化,而且愿意接受中国提出的建交三原则,即美国同台湾当局断交、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从台湾撤出美国军队,但希望在美方做出期待纯属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得到和平解决的表示时,不会明显地遭到中国的反驳。此后,布热津斯基又宣布美国已委派其驻华联络处主任伍德科克作为全权代表同中方就实现两国邦交正常化进行具体谈判。1978年7月初,中美建交谈判开始,台湾问题是此次谈判的焦点,美国方面同意了中方的要求,即与台湾断交、废约、从台湾撤军。而对于美国对台军售的问题,双方议定在建交之后继续谈。
  1978年12月16日凌晨,时任国民党“外交部新闻局”副局长的宋楚瑜便电告“监察院长”钱复,美国驻台“大使”安克志(Leonard S. Unger)想在次日上午九时晋见蒋经国“总统”。然而,在钱复赶往蒋经国住处七海官邸汇报此事时,看到蒋经国已经在楼下客厅会客,访客正是安克志大使和班立德参赞(Mark Pratt)。四人坐定后,安克志开始宣读卡特总统致蒋经国的信,即美国将与新中国自次年1月1日起,开始建立外交关系,同时美台“外交关系”随即终止。蒋经国当时的愤慨和懊恼可想而知,随即他命人通知“前总统”严家淦、“行政院长”孙运、“总统府秘书长”蒋彥士、“外交部长”沈昌焕等政府要员前来开会,商讨对策。7个小时后,美国与台湾“断交”的消息引发了民众的强烈抗议。连续两天,成群的民众聚集在美国“大使馆”、驻台美军俱乐部和“大使”官邸外,表达抗议。同时,有的民众还焚烧了美国国旗和汽车以示抗议。为了消弭台湾人民的不满同时安抚台湾政府,美国政府打算派要员赴台访问。1978年12月21日,美国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Office of the White House Press Secretary)发表了一份通告,向媒体通报美国政府即将赴台访问的代表团成员名单。根据计划,代表团将于于27日达到台北,29日离开,由副国务卿沃伦•克里斯托弗(Warren Christopher)带队,随行的还有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莫里斯•维斯纳尔(Maurice F. Weisner)、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赫伯特•汉塞尔(Herbert J. Hansell)、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罗杰•沙利文(Roger Sullivan)、国防部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助理部长麦克•阿姆考斯特(Michael Armacost)以及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迪恩•莫兰(W. Dean Moran)。
  1978年12月27日,克里斯托弗一行抵达台北。在台北松山机场迎接他们的只有钱复和几名随从,场面极其冷清,与昔日美国高官访台时的热烈场面大相径庭。当克里斯托弗的车队刚刚驶出机场大门时,一群抗议的台湾民众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紧接着油漆、鸡蛋、烂泥、西红柿、石块纷纷袭来,车队被迫停了下来,狂热的人群中,还有人爬上车顶,乱踩乱跳,甚至有人试图掀翻车辆,抗议之声此起彼伏。这时,美方的便衣人员冲过来,将激愤的抗议者拉开。半个小时后,美方的车队才得以离开。事后,美国政府就此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台湾当局对美国代表团的安全“负完全责任”。美国刚抗议结束,第二天清晨,一场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就在台“外交部”前的广场开始了,两万多人高喊反美口号,发泄对美国政府的不满。12月29日,蒋经国接见了克里斯托弗。双方的会谈在极其冷淡的气氛下进行,双方最后仅仅商定,美台将各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在华盛顿继续谈判“断交”后续事宜。12月31日,台湾驻美“大使馆”降旗,台湾“外交部”宣布同美国断交。就在几天前,美国驻台“大使”安克志已经向蒋经国辞行了。至此,美国与台湾的官方关系正式结束。
  1978年的最后一天,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发布了卡特总统致邓小平的元旦贺词,卡特在信中说:“新年之际,我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建立的正式外交关系表示欢迎;新的任务摆在我们眼前,新的中美关系对两国人民的福祉、对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以及世界的稳定提供了巨大的潜在利益;美国人民和我个人都期待着您不久后的访问,在华盛顿,我们彼此可以就全球和双边事务展开深入的会谈;同时,我们会抓住您这次访问的历史机遇,它为两国人民营造了一种富有建设性的、持久的关系;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的太太和我祝愿您和卓琳女士新年快乐,我们期待您的到来;中美之间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是极其重要的,它使美国人民2个多世纪以来珍视的友谊历久弥新,它标志着敌对和冲突的结束,它象征着新时代的到来,两国之间日益增长的广泛交流可以巩固和加强双边关系并为亚洲和世界范围的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为了今天,过去的7年多我们携手并进,两国之间的联系稳定增长,新型的关系使我们能够更有效地彼此协作应对双边和国际事务中的广泛议题,这些问题是我们两国以及人类在未来很多年必须要面对的,我期待着与您在这些方面展开合作;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世界、我们都热爱和平、我们共同致力于维护两国人民的尊严,促进繁荣,至此新年之际,我们致力于与中国一道朝这些目标努力。”
  由此开始,中美关系揭开了新的篇章。中美建交结束了两国长期的对峙和长达30年之久的不正常状态,开启了两国关系的新阶段。中美建交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中美建交提高了两国的战略地位,改变了国际战略格局,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具有重大的意义。
  邓小平访美,美国政界可以说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美国国务院1979年1月12日的一份有关“中国活动的状态报告”的档案资料显示,美国白宫都在为邓小平月底的访美忙上忙下,这份由白宫公众参与和政府间事务办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Public Engagement and Intergovernmental Affairs)特别助理安妮•维克斯勒(Anne Wexler)呈交给时任白宫幕僚长汉密尔顿•乔丹(W. Hamilton M. Jordan)的备忘录中明确地列出了邓小平访美的前期计划工作、人员配备、相关日程安排以及对台关系。为了保障接待工作的顺利完成,众多的美国政府职能部门积极参与筹备,其中,国家安全委员会、白宫新闻办公室、负责人事和政治事务协调(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for Personnel And Political Coordination)的总统助理蒂莫西•克拉夫特(Timothy/Tim Kraft)、总统内阁秘书(Secretary to the Cabinet)杰克•沃森(Jack Watson)、白宫新闻主管 (White House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杰拉尔德/杰瑞•拉弗肖(Jerry Rafshoon)、安妮•维克斯勒办公室、白宫社交办公室(the Social Office)、白宫保密办公室(the Secret Office)、国务院和其他相关部门,需每天开会计划不同活动的行程。邓小平访美最初的计划是在访问华盛顿后去再去亚特兰大、休斯敦和西雅图三个城市,在国宴的当晚美国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for U.S.-China Trade)还在肯尼迪艺术中心安排了相关的文化活动,中国与美国方面的官员以及媒体都将应邀参加,文化活动将通过卫星电视在中美两国直播。
   
安妮维克斯勒、国会联络处助理弗兰克(Frank Moore)及总统内阁秘书杰克沃森办公室的相关人员要和其他相关事务的办公室展开合作,安排1-2名内阁成员以及合适的国会议员来对接邓小平的来访。白宫和负责地方接待的官员为国务院提供及时的帮助,参观的目的城市等相关细节必须与本周末到达的中国先遣组协商敲定。白宫公众参与和政府间事务办公室会在113日周六与中国先遣组在罗斯福厅会面,但是在白宫最终公布邓小平访美之前,必须预先通知相关的地方官员和国会议员。此外,安妮维克斯勒在提交给汉密尔顿乔丹的备忘录中还说:“有关邓小平此次访美需铭记两点,即邓小平并不是中国的元首,此次访问中达成的相关成果会为日后其他国家的来访开创先例;此外,许多民众将怀着极大的兴趣并非常渴望找机会参与其中,我们应当避免对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可能造成的危险,同时给与美国民众机会以更好地了解中美新型关系。”
  最后,安妮•维克斯勒也提出了应当向商界、农业和劳工团体就邓小平访美做一通报。白宫将与国务院密切合作,将广泛的通报材料递送到国务院和白宫,同时供国会使用;通过国务院公共事务部门的协调,白宫会与许多国家性的机构开展例行活动;根据总体日程安排,我们应当立即提名新的驻华大使以及从法律层面建立与台湾适当的关系;针对台湾的相关立法必须在三月底完成,后续还要就此事与中国进行深入磋商,与中国建立贸易联系的立法未来要呈交给国会。
  总之,20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的正常化是关乎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长远利益的大事,备受两国政府重视,邓小平更是将它与全国工作重点的转移、祖国统一大业相提并论并直接推动了中美邦交正常化的实现,也因此有专家称他为“中美建交这精彩一幕中国方面的总导演”。中美建交不仅改变了中美关系,海峡两岸关系、美台关系、美苏冷战大局、中苏关系等方面也都会随之发生变化,诸多问题亟待双方领导人进一步磋商解决,而且邓小平的这次访美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高级领导人的首次访美,所以,与中美建交一样,邓小平对美国的这次出访是影响两国和世界关系发展的大事。因此,美国在迎接邓小平到访的准备工作中,一方面对台湾当局做了一定的安抚工作,另一方面,将邓小平副总理作为“中国的最高决策者、中国政府和人民的真正代表,按照最高的规格,给予热情、隆重、周到的接待”,因为在当时美国政府和人民,以及国际社会都清楚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和中国能“拿大主意”的人。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30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3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