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陆克文在西点军校谈习近平时代的中国

作者:徐常锌 编译   来源:  已有 283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63期 
在这次长篇演讲的开始,陆克文指出,要理解中国的今日今时乃至阐释中国的未来,首先要理解中国的过去。他谈到西点军校迎来建校216周年,仅仅20年前大陆军在约克镇击败英军,赢得独立战争;而这一时期的中国,正处在康乾盛世下,并拒绝同西方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直到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启了中国的“百年国耻”。陆克文接着指出,习近平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后,以“国家复兴”为使命,中国的历史成就为国家的凝聚力源泉。而他作为一名参与对华互动和研究四十年的学生、官员和智库首脑,感到理解中国是毕生的事业,他愿意通过分享自己的见解,鼓励在场的军校生参与到这一毕生的事业中来。


       在演讲中,陆克文强调,制定中国外交政策的领导层,也同时肩负着管理国家内政的责任,因此理解中国的对外政策也需要理解中国的内政需求。他谈到习近平时代的中国“世界观”,并将之凝练为七大核心内容,即党的领导、国家统一、可持续的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陆上安全、海洋安全、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以及基于国际规则的全球秩序。

      首先,陆克文强调中国将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但同时也会理解西方国家由于选举过程,其国家政治话语将产生一定程度的强弱起伏。
      其次,陆克文指出国家统一是中国领导层的核心利益,这关系到中国的国家安全和政治合法性。在北京看来,西藏、新疆、内蒙古及台湾问题,既是外交问题,也是内政大事。他分别解释道,西藏是中国对印度战略关系的核心要素;新疆是中国面对伊斯兰世界的大门;内蒙古可能引发中俄之间的领土纠纷;台湾作为美军航母的亚太基地,既是对中国海上安全的威胁,更是国家统一的巨大阻碍。这种内政上的考虑决定了中国的核心安全挑战。
      其三,陆克文提到中国三十五年来的高速经济发展,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但这不仅仅是中国自己的问题,他指出中国如果同美国和澳大利亚一样,不能有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那么气候将会成为全球第一大安全威胁;但中国在其新型“世界观”指导下,将会为世界提供强大的经济推动力和一个洁净绿色的环境,这同时也将成为执政党合法性的又一个关键因素。当然,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压力,如何提升人民生活质量、提供工作机会和保护自然环境,将会是今天中国领导层的一大挑战。
      其四,中国有十四个与之接壤的邻国。在历史上,这些邻国都曾经作为外国侵华的渠道,威胁着中国的国家安全。中国的传统战略思想是以防守为主,但同时中国的历史教训也强调柔不能守,比如长城就不能完全抵御游牧民族,故而也需要以攻为守。因此,中国希望同邻国建立起积极合作的友好关系;同时,中国也在致力形成其战略纵深,比如上海合作组织、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计划,都是在加强中国在欧亚大陆上的战略位置,确保陆上安全。
      其五就是中国在东亚及西太平洋的海上安全,其重要性甚至可能超过第四点。中国看来,其海上邻国是充满敌意的,威胁到了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主权——现在这一问题也被中国称为“核心国家利益”,与台湾问题相提并论。自韩国到日本,再到台湾、菲律宾,直到澳大利亚的美国各个盟友,形成了一个岛链,将中国限制在一个有限的海域内。中国的策略非常明确,就是寻求分化这一岛链,并且口头不断宣称主权。
中国的这一顾虑是冷战时期的遗留问题。一个统一、对美亲善的朝鲜半岛,紧邻中国,将形成巨大威胁。中国为此加强自己的海上和空中力量,加以习近平的军制改革和军纪整顿,陆军将继续整编缩减,而海军和空军则会继续扩大规模。这一策略的核心精神就在于预防美国军事上援助台湾,或美国的南海盟友,并最终拒美国于东海之外;其整体政治军事战略则是,令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乃至美国政府质疑能否在第一岛链内压制中国大陆,包括能否防御台湾。
陆克文总结的软性手段则是,中国通过商贸、投资、资金流动和发展援助等经济手段,将自身打造为不可或缺的经济大国。他同样强调,中国的经济体量庞大,发展速度快,很可能在下一个十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由此,中国对他国的经济影响力也只是其经济规模的投射,中国已经成为较美国更为重要的东亚经济合作伙伴。他点明,经济力量产生政治权力,政治权力产生外交政策权力,而外交政策权力产生战略力量,这正是中国的大战略。

      中国的第六点战略重心,则是其同发展中世界的特殊关系。早在毛泽东和周恩来时代,中国就和发展中国家形成了特殊的关系,这也被视为中国全球利益和价值经营的一大支柱。今天的中国同非洲、亚洲和拉美各国有着大规模的官方和民营经济互动。陆克文特别提到,中国表现出超凡的耐性和适应能力,而这为中国在全球多边体系中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和外交支持。

      第七也是最后一点,是中国对基于国际规则的世界秩序的考虑。美国及其盟国作为二战战胜国,建立了战后的国际秩序;美国也因此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成为主导世界的超级大国。然而,中国即将在经济上超越美国;其军事力量也将形成对美的区域性威胁(并非全球性威胁);中国也在联合国框架外建立新的多边组织,比如亚投行;中国在欧洲、亚洲扩大其战略和经济影响。习近平也明确表示,中国未来将不止于单纯重复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这也一向被中国认为是战后西方国家建立的殖民霸权体系。
      尽管尚未明确将会建立怎样一个世界秩序,但中国显然是有意识建立一个基于国际规则而非混乱的世界秩序。“秩序”并不意味着必然是美式的秩序,更为可能的则是中美共同主导的世界秩序。中国期望这一未来秩序更符合其自身的国家利益和价值,但中国将对国际秩序做出多大的改变,则尚未可知。
      陆克文提到近年来被多次讨论的“修昔底德陷阱”,及“金德尔伯格陷阱”,后者是指上世纪20至30年代,英国无力维持世界秩序,美国又未能接替英国提供全球公共产品,而产生的世界权力真空,其结果就是全球性的混乱,即第二次世界大战。陆克文表示,规避这两大陷阱,这需要我们寻求第三条道路。
      陆克文在演讲末尾,呼吁在场的军官生应当了解中国;不仅仅是由于崛起的中国将在亚太和世界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也不仅是中国文化本身就博大精深,令人流连,更是由于在学习了解中国的过程中,新一代的青年领袖将打开眼界,寻求具有创造力的新途径,以维护和平稳定、规避中美冲突。
      (本文节选自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创始主席陆克文在西点军校的讲话,原题目为“理解习近平时代的中国崛起”。)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0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