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未曾言说的秘密: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解密档案(二)

作者:师嘉林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76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中美建交前的美台军售
  1977年1月20日,吉米•卡特就任美国总统。上台伊始,他就积极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决定在任期内恢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邦交关系。为了实现中美建交,他曾先后于1977年8月和1978年5月分别派国务卿赛勒斯•万斯(Cyrus R. Vance)和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 Brzeziński)访华,就中美邦交关系的恢复问题进行磋商。万斯访华时,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华国锋首次公开申明:继续与美国发展关系以应对苏联的威胁。事实上,万斯访华之前美国尚未对接受中国提出的建交三原则下最后决心。然而,大半年之后,当布热津斯基访华之时,卡特政府已决定先与中国建交,再以优势地位与苏联谈判,谋求遏制苏联的扩张势头,增强美国在全球的战略地位。布热津斯基访华时表示,卡特总统已下了决心在第一届任期结束前实现中美邦交关系正常化,还表示美国愿意接受中国提出的建交三原则(即美同台湾当局断交、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和从台湾撤出美国军队),并同时授权其驻华联络处主任莱昂纳多•伍德科克(Leonard S. Woodcock)同中方就实现两国建交问题进行具体谈判。
  中国方面对布热津斯基带来的来访做出了积极的回应,并与美方商定于1978年7月初在北京开始建交谈判,并把台湾问题作为此次谈判的核心。经过近半年的谈判,双方达成以下协议:一、美国承认一个中国,表明台湾是中国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一立场,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在此基础上,美国人民可以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的关系。二、在中美建交之际,美国政府宣布立即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在1979年4月1日以前从台湾和台湾海峡完全撤出美国部署的军事力量和军事设施,并通知台湾当局立即终止《共同防御条约》。三、从1979年1月1日起,中美双方互相承认并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3月1日互派大使,建立大使馆。在这些协议的基础上,双方于1978年12月16日晚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史称“《中美建交公报》”。
  然而,在谈判中有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切实解决。美国希望中国只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则强调解决台湾问题的方式是中国的内政,不容他人干涉。最后是双方就此各自发表了一个声明。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表明,尽管中美达成建交协议,美国却没有完全放弃台湾,因为美台依然保持着长期的经贸和武器买卖关系。


  从已经解密的档案来看,布热津斯基在美中建交谈判结束后不久就有关对台军售的相关意见致电卡特总统,汇报了国务院、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武器控制及裁军委员会(US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Agency)的磋商结果:如“小牛”导弹的库存供应、“鱼叉”地对地反舰导弹、榴弹发射器、巡逻舰等新型武器的相关配售,这些武器和弹药的供应可以有效地应对中共的185冥河导弹驱逐舰。然而,有关对台武器出售的数量和种类布热津斯基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他在信中表达了中共可能对台军售的担忧,但其还是尽量保证了台湾的军售要求:
  (1)F-5E战机必须提供,这样可以和“幼狮”战斗机(KFIR)组成联合打击群;
  (2)500枚激光制导导弹和400枚小牛空对地导弹(Maverick Missile)作为相关配套;
  (3)短期内,延迟出售12型“鱼叉”发射器和72枚导弹,因为我们需要向台湾证明我们会持久为其提供武器防卫;
  (4)我们不打算与台湾签订共同制造F-5E战机的条约。
  然而,形势在几天之后发生了变化,卡特总统同意了台湾提出的联合生产F-5E战机和相关的军售要求,同时电令布热津斯基向国务卿、国防部长传达其对台军售的相关态度。小牛空对地导弹(Maverick Missile)、激光发射器、激光制导导弹、以及军用激光指示器等当时先进的作战武器都赫然出现在军售名单里;除此之外,总统还授意国务院通知台湾美国会考虑出售F-5E导弹给他们,同时也同意以色列对其出售“幼狮”战斗机(KFIR),而且在备忘录的最后附上国务院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大卫•纽森(David Newsom)的相关意见作为参考;两天后,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问题专家米克尔•奥森柏格(Michel C. Oksenberg)和其上司布热津斯基磋商其助理莱斯•德莱德(Les Denend)提出的对台武器改装的相关建议,奥森博格在备忘录中表达了对莱斯擅作主张的不满,建议布热津斯基是否需要再找一名有能力的顾问来研究改装F-5E战斗机的可能性,使其确实可以完全装载“麻雀”空对空导弹(Sparrow Missile)。

  众所周知,美国战机中,F5系列的价格低廉、维护简单、性能良好,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装备美军,属多用途战斗机,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用来装备一些军事受援国和受援地区。由此可见,从美国总统到内阁成员、从顾问委员到行政助理,每位参与者都表现出了积极的对台军售态度,在中美即将建交的大背景之下,美台加强军事联系反映了美国强烈的冷战思维及其对中国政府“怀疑”的心态。事实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台在经贸方面就联系紧密;到了20世纪70-80年代,台湾为了减少对美贸易顺差,曾分别于1976年和1982年派遣两批和七批采购团赴美采购,此后,每年都派采购团赴美采购商品。
  朝鲜战争爆发之后,台湾作为东西地缘冲突的重要战略支点的作用日益凸显。从50年代开始,美国便极力帮助台湾维护其国际地位和内部稳定,这也成了美国在冷战时期环太平洋的重要里程碑,同时展示了美国在“结交朋友”方面取得的成功。台湾问题一直延续至今,尽管卡特开启了中美关系的蜜月期,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也于1979年1月29日至2月4日对美国进行了正式的友好访问,揭开了中美交好的序幕,但是这样的友谊明显是有瑕疵的,不稳定的。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5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