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关系

中国是如何在亚洲挑战美国主宰地位的?

作者:MAX FISHER, AUDREY CARLSEN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已有 42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随着中国日益强大,它开始挑战美国数十年来在亚洲的支配地位。两国的竞争正在决定这个大洲的现在与未来。
  对于如何看待过去五年间两国的势力变化,我们询问了一组专家的看法。
这张地图说明了过去五年来各国对中国的立场是如何变化的。
  这是一个空前紧要的时刻:两个大国都在寻求以自己的形象,重塑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地区的经济和政治体系。
  美国的军力仍主宰着亚洲。但中国已经开始用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和经济砝码重整该地区的秩序,拉拢像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这样的美国长期盟友。
  在特朗普总统治下,权力向中国转移的速度可能会加快,他变化无常的外交政策和对贸易协定的否定已经迫使亚洲国家重新评估自己的战略。
  周四,有11个国家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签署了一项贸易协定,有力地表明了澳大利亚、日本这样的国家是如何在没有美国领导的情况下继续前进的。该贸易协定取代了实际上已经被特朗普扼杀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如今,所有亚洲国家同中国的贸易都比同美国的贸易多,往往是二比一的比例,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赶超美国,这种不平衡被进一步加剧。
这张图显示了贸易是如何向中国转移的。
  亚洲国家领导人知道,他们的经济乃至国内政治都要依赖北京,而北京则表示,将向朋友们提供投资,对惹恼它的国家则要给予经济处罚。
  不过,另一个衡量大国影响力的指标却显示出美国在该地区的持久存在:军售。
美国的军售仍然主宰亚洲市场。
  购买美国武器的国家会使其军事和外交政策与美国保持一致。这一不平衡性反映出美国与亚洲各国军事关系的强度,此类军事关系的建立可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20个夹在北京和华盛顿中间的国家,许多要在中国财富和美国安全之间做出不可能的选择。
  “这些国家不希望被迫在双方之间做出选择,”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亚洲专家坦维·马丹(Tanvi Madan)表示。
  所以他们没有做出选择。相反,大多数国家正在追求旨在同时从两个大国手中获得最大利益的战略,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惹怒任何一国的风险,并维护国家的独立。
  结果可能会与“冷战”时期的欧洲非常不同,那时的欧洲被清楚地划分为两个阵营。相反,随着各国接受、抗拒或控制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这片大陆会同时依据多条界线分裂开来。
  每个战略都包含艰难的妥协,为亚洲其他国家——或许有一天也为全球——提供一个如何应对一个由中美主导的世界的模型。
  制衡中国:日本
  尽管世界可能在向着有利于北京的方向发展,但日本提醒我们,中国距离成为美国式的大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提供了一个对抗中国的模板。
  日本以自己的复兴来同中国的崛起较量,身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它利用自己的经济建立起独立而强大的军事和多重外交关系。它正试图重建一个名为“四方安全对话”的非正式联盟,隐含有对抗中国的性质,另外三方是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
  “四方安全对话”大多时候仍是个理想化的非正式联盟,其成员迄今为止在该地区的经济和军事上只有一小部分的影响力。
  日本仍代表着阻挡北京的力量。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和领先的民主国家,它没有屈从于中国的力量,而是同中国抗衡。
  大多数国家都缺乏日本的经济实力,但是它们仍然可以效仿日本的榜样,而东京也正在试图组织它们效仿自己。日本没有顺从地接受美国退出,而是表示各国可以做出补偿。
  中国在该地区的坏消息更多。就连它唯一的盟友朝鲜也越来越独立。朝鲜核武器和导弹试验选择的时机,似乎常常是为了羞辱北京并给中国的对手——如日本——发展自己的军队一个借口。朝鲜似乎希望有一天能与华盛顿达成协议,让它能够摆脱中国长达半个世纪的控制。如果北京甚至做不到让朝鲜继续做自己的附庸国,它将很难培养其他类似的盟友。
  与中国结盟: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可能不像一个地缘政治领头羊,但从2014年开始,亚洲观察人士一直关注着这里的事态发展。那一年,一艘中国潜艇驶入一处用中国的投资修建的港口设施。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中国正在将其经济实力转化成不断扩张的军事实力和在较贫穷的民主国家的政治实力。
  自那时以来,中国在亚洲各地开发了更多基础设施项目,尤其是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港口和运输走廊。这些项目一开始是联合开发的形式,但最终可能会落入中国手中。本月早些时候,因为无力偿还修建港口欠下的债务,斯里兰卡把港口的控制权出租给了中国,租期99年。
  “中国正在利用丰富的劳动力和资本投射他们的影响力,”耶鲁大学法学院的亚洲安全问题学者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说。她接着表示,“这种情况主要发生在美国影响力不大或没有提供大量援助的国家。”
  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前景看好的模式。中国的经济实力自然符合发展中小国的需求。它甚至还在美国大笔投资的地方推进,比如巴基斯坦。它还正在慢慢把这种模式扩大到亚洲之外的地方,勾画有朝一日可能会形成一个全球网络的版图轮廓。
  但中国在南亚的成功依然表明,它可以把一个强大的对手包围起来。在南亚,中国正在利用贸易和投资,与和印度接壤的所有国家建立联系。北京的目的没有明说:在印度能够崛起为中国的对手前将其团团围住。尽管印度对中国采取了更加强硬的立场,但它在地区联盟构建方面的经验较少,因此落在了后面。
  在两个大国之间摇摆:菲律宾
  很多亚洲领导人用在这两个大国之间摇摆的方式避开它们。但几乎没人做得像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这样,既有创造性又毫不遮掩。
  2016年一上台,杜特地就表示他可能会结束菲律宾与美国长达65年的盟友关系。他匆匆赶往北京,承诺与中国合作,并且似乎是为了表示没有回头路可走,他还粗鲁地辱骂时任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
  最终,杜特地获得了两个大国的让步。美国削减了菲律宾对两国联盟的义务,同时继续保障该国的国防。中国则在海上争端和可能的投资协议上给杜特地提供了优惠条件。
  杜特地从来没有改变立场。
  整个东南亚都在上演这样的故事。在那里,中国表现得最为咄咄逼人。北京本希望可以强迫这些小国接受自己的主导地位。华盛顿则认为这里可能会被激励起来,形成一个反华阵营。然而,与中美两国的期待不同,几乎每个国家都找到了一条中间道路。
  就连中国的传统对手越南也同时拒绝了中国的影响力和美国的提议。奥巴马总统解除了美国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希望将其纳入美国的怀抱,然而,事过近两年后,越南的大部分武器依然购自俄罗斯。
  但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只会增加,假如美国继续退出的话更会如此。拉普-胡珀呼吁关注中国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用钱购买影响力的丑闻,这样的情况已经愈演愈烈。
  “这些国家和我们的利益完全一致,但摆脱中国的资金想法仍令它们感到非常不安,”她说。“这些是我们面临的考验。”
  另一种可能出现的未来是:各国既受美国的影响,也受中国的影响,中国和美国同时插手它们的政治与经济。这种未来既是美国的,也是中国的,中间的国家既不是完全独立,也没有明确结盟。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