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史文:“印太战略”只会让亚洲更不开放更不自由

作者:史文 文 徐常锌 译   来源:外交事务杂志  已有 131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62期 (文章原标题:对华冷战只能适得其反:华盛顿的“自由开放印太”战略只会让亚洲更不开放更不自由)
      近几个月来特朗普政府一直鼓吹“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战略,即与亚洲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合作而建立亚洲的图景。自东而西包括日本、印度等国,“印太战略”意在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普世的自由主义价值和自由通航,而正在崛起的中国看似威胁着这些目标。然而事实上,印太战略很可能起到反作用,惹怒北京方面的同时还会令其他亚洲国家平添担忧,进而激化这一地区的矛盾甚至导致零和竞争。特朗普政府对华采取意识形态和冲突性姿态,正冒险掀起一轮没有意义的冷战;而亚洲所需要的,则是更具建设性的、基于稳定力量平衡和相互让利的区域方针。

再平衡之后的不平衡后果

      类似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印太战略也力图通过一系列积极回应,再次确保此区域内的盟国充分意识到中国的崛起可能带来的威胁,包括亚洲各国的国家安全、开展区域自由贸、和平的纠纷解决机制等国际规范。但与再平衡不同的是,印太战略不再寻求中国在重大事项上的共识——比如长期以来美国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或者加强中美两国在跨国事务上的正和合作,比如气候变化等等。印太战略也没有提供奥巴马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替代内容,即一个带有改革性的区域贸易协议,特朗普总统执政后第三天就退出了这一协定。
      相反,印太战略将中国视为对区域内秩序、繁荣和西方利益怀有敌意的威胁,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于2017年10月在战略国际研究中心的讲话上首先引入了这种看法,随后特朗普政府就在12月的2017 年国家安全战略及次年1月的2018国防战略中详细描述了这一思路。这些文件多次将北京和莫斯科相提并论,将中国描述为又一个完全发展起来的“修正主义”对手。2017国家安全战略露骨地宣称,“中国与俄罗斯正跳帧美国的权力、影响力和利益,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因而声称“中俄意图建立一个与美国价值、利益相对应的世界秩序”。这份文件还指责中国“企图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以他国主权为代价扩张其影响力”。与之相似,2018国防战略也将北京形容为“短期内试图染指印太地区霸权,长期内计划取代美国,取得全球领导权”。

      因此,2017国家安全战略围绕着抵制北京制定了美国的对华政策,而毫不考虑搭配有限竞争与吓阻的有限合作战略。由于这些文件无限放大中国的敌意,2017国家安全战略和2018国防战略顺理成章地将印太战略看作以“自由”的国际秩序反抗“压制性国际秩序”的一大法宝。正如蒂勒森演讲、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所妄称的,印太战略既是一个全方位促进区域内各成员国繁荣稳定的愿景,也是美国各盟国及合作伙伴制衡中国的网络;然而实际上,华盛顿及其盟友不可能在敌对亚太地区最大最有活力的经济体的同时,还能保证全方位的安全和繁荣。
      以一种“赢者通吃”的简单化做法,粗暴地纠集各个亚洲国家抵制北京,是严重误判了这一区域不断加深的相互依赖,这实际上需要加深互动、多方平衡的多元化路径。
      事实是,特朗普政府否认了北京过去和未来可能对区域乃至世界稳定繁荣做出的贡献,他们不仅忽视了北京在跨国问题上的合作,也忽视了中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在一些全球议题上的观点和利益。这些文件置美国及其他民主国家于针对中国的竞争之中,指责后者有意颠覆国际秩序,这种观点早已被历史和学界证明是完全荒谬的了。
      明显不同的是,之前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文件将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慎重而微妙地形容为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欢迎一个稳定、和平又繁荣的中国崛起”,“拒斥中美冲突的不可避免性”,同时又“预防其他可能情况”。令人难以置信,仅仅不到两年,北京就能变成国际体系、美国及其盟国的大敌;美国对华战略姿态的急转弯,更有可能是由于现任美国政府过于急切想要证明自己不同于前任政府。

模棱两可的亚洲各国
      由于逻辑上缺乏说服力,又不保险地脱离了美国的长期政策,印太战略并不符合印度、日本及其他亚洲主要国家的利益和能力范围,这引发了对这一战略可行性的更深刻的质疑。新德里和东京恐难以作为印太地区的西、东部桥头堡,紧密围绕美国来制衡北京。
      印度长期以来都抗拒被拉入任何抵制第三方的联盟之中,并始终认为有必要和北京保持实质合作以实现其战略目标。同样,由于海军经费远少于中国,又长期依赖于外国制造的武器体系,新德里的海上野心遭受很大限制。虽然在上世纪90年代早期,印度开展了令人侧目的经济自由化改革,印度在世界银行的经商便利指数上依然落后于中国。而且,新德里在其排外的经济区域内应对海外军事力量上的原则性观点,更接近于北京,而非华盛顿。
      即使是像日本这样经济发达又忠诚的盟国,又拥有有力的海上力量与合作态度积极的首相,仍然只能在一部分方面推动印太战略。日本很可能将高度依赖其同中国不断加强的经济联系;同等重要的是,日本国民将继续强烈反对修宪,致使日本难以形成传统意义上的完整军事力量,来和美国海军合作保证印太地区的安全。因此,即使对中国态势更为强硬,日本也很可能会避免对北京做出过度的敌视姿态。
      其他盟国,诸如澳大利亚、菲律宾、韩国和泰国,只可能有更多理由避免同北京产生无节制的龃龉。同日本一样,这些国家从不同程度上都依赖于和中国的经贸往来,以维持本国的经济增长和国内社会稳定,这些作用都是美国在可见的将来难以替代的。首尔和曼谷可能是最不可能支持印太战略的,这两个国家既不认为中国是一个难以应对的巨大威胁,又通过与北京的多领域长期合作中获益巨大。同时,与中国的经济依存也将阻止澳大利亚和菲律宾实质参与印太战略。

欠考虑地违背美国既有政策
      一旦加以执行,印太战略将颠覆过去数十年的美国对华政策和亚洲政策,多方面地误判了这一区域的地缘政治。其分裂性的主张,意在采取一种“赢者通吃”的过度简单化的手段,纠集亚洲国家对抗北京,误读了不断加深相互依赖的亚洲地区的真正挑战,即需要一种加深互动、多方平衡的多元化路径。最终,印太战略将严重损害其所宣称的开放民主的区域秩序。
      的确,中国的治理结构,国家经济调控的紧密联系及其对主权侵犯的高度敏感性,都同华盛顿及其盟友有所分歧,这些分歧也的确可能带来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竞争,以明确和实践各自的全球和区域性主张。然而,这种竞争并不意味着印太战略所宣扬的那种零和博弈的世界观就是正当的。
      虽然中国存在某些修正主义趋势,但中国同时也坚定支持现存世界秩序的很多方面,并在全球和区域发展上贡献巨大。根据世界银行,“2008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发展的最大贡献者。”同时,北京也寻求构建新的区域和世界金融、贸易、投资结构,比如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战略,都可能给许多国家带来巨大利好。中国也是发展可再生能源科技、应对气候变化的主导国家。
      同样重要的是——同一些美国学者和官员毫无根据的宣称恰恰相反——中国对美国及其盟友的长期关系定位尚不明确,没有任何实质证据显示北京意图取代华盛顿领导世界。误判中国,搞混其同时作为修正主义和维持现状国家的自我定位,意在掀起两个世界大国之间关于未来愿景的存在主义争端,这将是极其欠考虑的。
      在中美两大国就气候变化、全球金融不稳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跨国议题上合作的重要需求面前,中国同西方的分歧显得黯然失色。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民主国家联盟,能够单打独斗地解决这些系统性难题。相反,这些全球性挑战要求各个主要国家之间的长期互信与合作,这是印太战略所不能实现的。
      印太战略,恰恰是在严重损害着其所宣称的开放、民主的区域秩序。

更为实际、尚未开拓的一条道路

      华盛顿与北京非但不应恶意竞争,而应当携手应对复杂多变的亚洲、更广阔的区域和世界新秩序带来的挑战。两大国应当基于各国长期发展稳定的共同利益,确立落实一个新战略,其主要目标应为加强经济整合,形成互利合作的军事均势,在诸如台湾、朝鲜半岛等热点问题上形成中美双方均可接受的共识。这样一个战略,正如2016年卡内基学会题为《建立一个稳定的亚洲——中美力量平衡的议程》中所体现的,将需要各国政府共同作出让步,抵制沙文主义和零和博弈的民族主义。
      不幸的是,华盛顿和北京都未向这一目标努力,而这将在未来给亚洲带来更为严峻的问题。如果华盛顿采取敌视的态度,北京将不可能做出妥协。考虑到中国的体量、影响力和整体实力,美国这种暴虎冯河的敌视态度是不可能让北京退步的,只会逼迫北京利用其不断增长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实力以进一步压缩美国在这一区域乃至世界的影响力。事实上,高度对抗性的美国基本上肯定会带来一个采取零和政策并最终寻求称霸印太地区的中国。
      即便国内存在严重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美国仍将是这一地区最为强大、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因此也就承担着一份独一无二的责任和能力以改变今天这种负面的趋势。华盛顿必须及早摒弃这种视北京为对手的无谓做法,印太战略则是一种及早废弃的自我毁灭的思路,惟其如此才能尽快采取更具建设性的方针战略。
      (史文【Michael Swaine】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他曾在兰德公司担任高级政策分析师,是中国国防和外交政策、美中关系,以及东亚国际关系问题最为著名的的专家之一。共撰写和编辑过十几本相关领域的书籍和专著,发表了大量期刊文章和书籍章节,负责若干与中国伙伴进行的安全类研究项目,并作为美国政府的亚洲安全问题咨询顾问。史文在哈佛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本文发表于《外交事务》,其更长版本发表于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网站。)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1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8.03.14用户名:游客

评论:印太戰略祇是上世紀的舊酒新瓶,處班21世紀新中國的崛起,祇會徒勞無功。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