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中国寻求用“特使”管理中美关系

作者:韩碧如   来源:FT中文网  已有 52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日益崛起的世界大国物色机智、有积极性、多维度的人物来管理与富裕、善变的霸权国之间的开放关系。理想的候选人应该有魅力、有金融素养,并且有钢铁般的谈判策略。
  中国又一次开始寻找一名能够与同级别美国高级官员一道帮助中美关系平稳发展的特使——一个曾在过去50年多次给中美关系带来重大突破的角色。
  中国首席金融顾问刘鹤上周访问美国时,提议两国各自指定一名代表来管理日趋不稳定的中美关系。
  北京方面在3月17日任命一名新的国家副主席时将准备好这样做。王岐山是最佳人选,他之前卸任了作为中国反腐“沙皇”并长期让华尔街感到挫败的职务。刘鹤也被视为候选人之一。
  但北京方面尝试与白宫建立直接联系的努力并未得到回应。刘鹤到达华盛顿当天,特朗普(Trump)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惩罚性关税——一个中方希望能够避免的美方决定。“原则上说,如果有个人能够权威地反映美国的立场并与总统打交道,那会很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但现实是本届美国政府不存在这样的人。”
  加里•科恩(Gary Cohn)辞去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之举,将一名能够与中国私下打交道的候选人从一份本就不长的名单中划掉了。中国驻美大使发展了与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密切关系。这位特朗普的女婿扮演了类似中国权势家族中“军师”的重要角色。但库什纳的影响力可能正在减弱。
  特朗普曾尝试与习近平主席直接沟通,但这似乎并不奏效。前几届政府确立的各种定期、跨部门对话峰会对于人事轮换迅速的特朗普政府来说似乎吃不消。这些对话峰会或许也不受习近平青睐,习近平通过党的各种领导小组进行统治,而非通过改革时期建立的专业文官机构。
  在中国,谈判最好由一名代表完成。两国间异常复杂的关系,令它们需要一种在不影响较大问题的同时,又能减少小摩擦的机制。过去,当一个非常具体的国家目标需要集合多方官僚利益时,指定特使的方法是最有效的。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周恩来斡旋安排了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与毛泽东的会晤,促成了中美建交。
  今天,北京的目标很简单:应对特朗普,并为中国继续扩大经济和外交影响创造空间。在读过《特朗普:交易的艺术》(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之后,中国的外交政策专家们得出观点:作为一名商人,这位美国总统是一个强硬的谈判者。人们只要明确他的目标(有人称之为他的“报价”)就能达成交易。
  中国的特使们曾两次造访华盛顿,请对方给出一张具体贸易投诉清单,这样中国和美国可以共同协商解决。他们两次都被告知没有这样的清单。华盛顿的鹰派政客们认为中国庞大的结构性扭曲是症结所在。而习近平的国家主义观和威权主义,留不下太多意愿去解决这一问题。
  北京的一些政策建议者表示,习近平最近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因为他预计到未来五年沿着中国边境线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爆发冲突。他不能像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俄罗斯所做的那样,让代理人担任国家元首。
  鉴于这一可怕推断,让白宫有一位能接听北京方面电话的人,就非常重要了。
  译者/何黎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8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关系新走向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