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丁咚:特朗普“印太”战略开启对华新型冷战

作者:丁咚   来源:大国策智库  已有 819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争议很多。但他在执政第一年取得的政绩,不逊色于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其标志性成果之一就是宣布了印度-太平洋战略,并公布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由此实现了两个第一:自1987年以来,第一位在执政首年即公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总统;也是很久以来第一位在执政首年就公布明确的对华政策框架的总统。
  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这是自尼克松政府与中国缓和关系以来的首次。过去也有美国人对中国表示担忧,将中国视为潜在的战略对手,但都不占主流。奥巴马政府开始将这种担忧化为具体的政策行动,实施了重返亚太战略。这说明新型冷战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1、美国开启对华政策质变
  美国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性为战略对手。这是自尼克松政府与中国缓和关系以来的首次。过去也有美国人对中国表示担忧,将中国视为潜在的战略对手,但都不占主流,到奥巴马政府时,开始将这种担忧化为具体的政策行动,实施了“重返亚太”战略。它是尼克松政府以来美国对华政策转型的明显迹象。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出于共同对抗苏联的需要,中美关系解冻,开启了“心照不宣的同盟”(基辛格语)时期;随着冷战结束,克林顿之后的美国历届政府对华实施了以“建设性接触”为基调的政策,积极将中国纳入自由国际体系,支持中国发展,并期待中国自主实现民主转型;而在奥巴马执政后,随着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在周边海上主权争端中展现出进取姿态,中美关系进入新阶段,到了其执政后期更多地向中国表现出遏制一面。特朗普政府在其施政首年尾声,瞄准时机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并倡导“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标志着中美关系的质变——从建设性接触到新型冷战,两国关系出现了实质性演进。
  印太战略,并非像特朗普试图希望别人认为的那样是由他独创出来的。事实上,这一战略,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战略的升级和强化版。它们有清晰的历史连续性和传承关系。中美走向新型冷战,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其必然逻辑的。
  美国人认为,中国背离了其所希望的和平转型,正在成为修正主义势力,试图破坏和改写国际规则,挑战和取代美国的国际领导权。中国采取的政策和行动,逾越了别国、尤其是超级大国的心理底线和对华预期。去年10月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对国家发展和政治发展目标的明确定向,加深了这种情绪。印度人对此产生深深的共鸣。
  在此情况下,从建设性接触走向新型冷战,就变得不可避免;如果不能有效应对,还将不可逆转。
  2、印太战略背景和新型冷战逻辑
  为什么要把印度洋、印度拉进遏制战线?
  原因是,在亚洲,真正有分量参与地区联盟领导遏制中国的,非印度莫属。印度对中国有足够的潜在敌意;印度的人口、面积、资源能源以及拥核国家地位等综合实力,非日本和澳大利亚可比;最重要的可能是,印度洋是中国对外投资和贸易的重点地区,也是能源资源运输的必经之道。印度洋海上通道安全,对中国生死攸关。
  而印度把印度洋视作“内湖”和“禁脔”,即令是美国也很难随随便便染指。通过印太战略,让美印结成事实上的盟友,就可以借助印度,来达到在印度洋遏制中国的目的。
  印度对“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是什么态度呢?莫迪政府自成立之日起就公开提出“印太战略”,将前任的“向东看”政策推进到“向东走”行动。2017年9月,他以特殊的款待,向志同道合的好哥们安倍晋三表达了敬意和诚意,并以肯定的语气说,“我相信日本和印度的关系将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双边关系,我已经下定决心推动印日两国共同领导印度-太平洋地区,走上和平和繁荣的道路”。这就表明,莫迪政府明确决定要加入印太这个战略框架中,并在其中扮演积极角色。
  美国将印度定位为与其平起平坐的民主支柱,并承诺向其优先提供只有最高级别的盟友才能得到的前沿军事装备和军事技术,迎合了印度的世界大国梦,切合了军事技术落后的印度迫切的军事战略需求。通过深化印太战略合作,印度可以在最小代价下,超前实现将势力拓展到印度-太平洋广阔区域的目标,并巩固在南亚和印度洋的霸权地位。为了争取奉行不结盟主义的印度,美国人可能会私下承诺,尊重印度在南亚和印度洋的主导地位,支持印度和其他印太强国一起,在遏制中国时发挥领导作用。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中国的定性,赋予了印度-太平洋战略确定的意涵,即其性质或实质,是因应中国崛起、对华实施新型冷战的战略性工具。
  特朗普政府成立以来,在提到中国时,使用了太多冷战式语言,比如指责中国扩张、经济侵略,认为前任政府对华实行绥靖政策。
  又比如,为了新型冷战,美国呼吁美印联手,共同成为印度-太平洋东、西两端的民主灯塔,类似于丘吉尔所称之英美特殊联盟。
  又比如,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反复强调,明显针对中国政治的某些现实演进。副总统彭斯说,美国要重新成为民主国家的军火库——冷战时期就是如此。
  特朗普在亚洲行中,不厌其烦地言必称印太。在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发布前,他又罕见地专门发表演说,称这个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新的竞争时代,轰轰烈烈的军事、经济和政治竞赛正在各地上演,美国将整合国力,动用一切参加竞赛。这些,都意味着美国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跟战略对手一决雌雄,是向中国的正式“宣战”,不是热战,而是新型冷战。
  3、新型冷战的特征
  新型冷战,首先具有冷战性质。在美国领导下,以美印民主支柱为基础,以美印日澳等国家战略对话为核心机制,集合印太地区有关国家,组成自由国家统一战线。通过地区国家的战略合作,通过全面竞争、竞赛和遏制策略的综合运用,形成对“对手国家”的战略优势,维持地区均势与和平,维护美国的首要大国地位和国际领导权,并具备能力,在必要情况下击败对手,破坏其发展进程。
  它跟冷战一样,对手之间通常以经济、政治、军事、科技、太空、网络、文化和意识形态,直至局部非核代理人战争等“冷”的方式,相互竞争,相互遏制,却又尽量不诉诸武力,尤其是避免世界性战争,或中美俄之间的直接开战。
  新型冷战,其次它是新型的。新在哪?就是跟老式的美苏冷战有所不同,过去我把它命名为“次冷战”。次冷战的“次”,主要表现在,对手双方的实力,中俄关系的性质、稳定性,斗争的范围、层级和限度,都与历史上的美苏冷战不在一个等量级上,是次一级的,故称为次冷战。
  中俄两国的各自综合实力跟美国都相差很大,而且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全球联盟是很强大的,美国有能力在印太地区拉起一支很大的队伍,而中国是不能比的。
  中俄两国的战略关系是高度互利的,为共同利益、共同对手,并在对彼此有利的领域开展合作,但并非结盟,分歧和敌意暂时搁置了。随着形势变化,西方拉拢,或者领导人换届,两国目前紧密的互利关系,都有可能生变。所以稳定性是有问题的。
  从斗争的范围看,当今世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竞争和遏制会加强,但合作仍很紧密,相互依存性、合作性,比冷战时期对立双方强得多。
  从斗争的层级看,美国在新型冷战中,不像在冷战中那样,冲在前面,而是更多地扮演领导者、支持者、保护者角色,从西太平洋到印度洋,以印、日、澳为核心,自由国家统一战线发挥主体作用;中俄在互利的领域合作,在全球层面联合发声,但它们各自的重心,分别是在欧洲和印太,与西方抗衡,首尾不能相顾,所以对抗的烈度会有所降低;第三,在全球化时代,西方国家也不是铁板一块,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它们跟中国的关系,不像冷战时期那样泾渭分明,比如印度固然想从对美战略合作中,分享美国的好处,同时提高对抗中国的能力,但它不希望成为美国手中摆弄的棋子,更不希望跟其他国家分享它在印度洋、在南亚的霸权。这三个因素都决定了,新型冷战的层级,跟冷战也是不能相比的。
  从限度看,中美俄三国战略军事力量都很强,都拥有庞大的核武库,形成了恐怖平衡。同时,国际合作与交流很紧密,需要共同应对的国际问题和人类难题增多。新型冷战中,可能会出现某一方的惨败,出现局部、非核代理人战争,但那种全面的、美苏式冷战,或者世界性大战,都不可能发生,局部战争也将是可控的。
  4、中国面临的挑战
  特朗普政府实施“印太战略”和对华新型冷战趋势,是中国1949年以来外部的最严峻挑战,其强度将高于冷战时代中国所受到的任何敌意行动,因为那时有一个强大的共产主义同盟,美国的矛头主要针对苏联;而现在中国首当其冲,且形单影只。
  挑战之严峻就在于美国人抓住了中国的软肋。
  制度和价值观。因是之故,中国很难跟别国结盟,多以利相交,软实力外交难有作为,时常会招致防范,比如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刚刚发生的事。
  严重依赖自由国际体系、依赖西方的优惠和便利措施、依赖不预设政治前提的改革开放。但这些随着西方的遏制,以及国内的某些变化,都将面临收缩的前景。
  对印度洋的高度依赖。比如“一带一路”计划的重心就在印度洋区域;又比如,中国石油目前80%的运输,要经过印度洋。
  周边国家疑忌。本来周边国家对中国强起来以后如何使用国家力量,如何对待邻国,就心存疑虑。中国填海造岛、强势海上维权,又被怀疑对外渗透,坐实了原先的疑虑。美国推行“印太战略”,实施“新型冷战”,拥有地区国家比较大的支持基础。
  创新能力削弱。僵化的教条、封闭的环境,将会大大地限制国民的创意、创新能力和科技自主研发能力,而美国能保持和继续发展优势,直至战胜对手,靠的就是创新能力。
  美国人好起来很好,坏起来也很坏。抓准了你的软肋,对症下药,遏制中国的套路,今后慢慢地会看出来。
  一幅横贯太平洋东岸和印度洋西岸,涵盖亚洲、非洲、大洋洲、美洲的新型冷战铁幕正在拉开。
  中国面临两难选择:是向美国认输,按照印太同盟高标准规则,加入“印太”体系,还是坚定走自己的道路,从一个陆上大国迈向新的海上强国?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国家认真思索,并找出最佳答案。
  (本文是2018年元月上旬作者在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和大国策智库共同举办的“中国南亚战略调整与区域合作前景论坛”上的发言,文中小标题是为阅读方便另行添加)
  丁咚: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印太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6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8.03.12用户名:游客

评论:西方的衰落与中国崛起有关?


奥巴马总统在纪念朝鲜阵亡战士的会上说,决定战争的胜负不是看战争本身,而是看战后的效果。战后南韩成为四小龙,人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可以自由行走全球,不言而喻是美国胜了朝鲜战争!
北朝鲜虽然分得半壁江山.却穷得乞讨无门。红二代以在中国打工为富裕阶层。不言而喻是战败一方。
崛起的路不止一条,核讹诈就是金正恩的绝活。
特朗普降格与金正恩会谈,是西方衰落还是北朝鲜崛起呢?
唯物史观认为是西方衰败。这衰败表现为接受了金正恩的讹诈,并承担北朝鲜的崛起。
有史以来,朝鲜投靠中国一千多年,从来就没富裕过。美国自二战之后主导世界,一个个富国如雨后春笋。
自1960年中国饿死农民之后,毛泽东弃苏投美。在邓小平的“学美”的设计之下,40年时间中国发展成为一个仅次于美国的经济体。兴衰的表现为,美国向中国开放市场,中国崛起了。中国向美国开放市场,美国衰落了!
中国的崛起于是造成了美国的衰落!
把自己的发达建立在别人的衰落之上,有谁还敢接受中国模式?抑或不以此为耻反以为荣,世界能欢迎吗?
有人说,中国的崛起是以互利共赢为目标的,如今把美国搞衰落了,如何解释共赢?
美国没有以欧洲日本和四小龙的崛起为衰落的对比。也不承以中国崛起衰落了美国,而是在中国稳定之后又去扶持印度。
到2050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达到美国水平的40%,而印度将达到美国的26%,即中国现在的水平。到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度将位列第二,美国第三。
印度很有希望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并最终在本世纪中叶崛起为一个新的民主超级大国。但印度面对的挑战是巨大的。过去的成功表明,这些挑战可以在美国的扶持下被克服。
中国既使成为第一,也扶不起任何一个衰落国家---除了美国。
中国以什么傲慢世界呢?唯一可吹的是集权经久不衰,而且四处炫权。
只能说,指导思想有问题。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