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刘鹤访美,力图避免中美贸易战爆发

作者:   来源:纽约时报  已有 45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习近平的高级经济顾问刘鹤计划告知美国官员中国经济将在哪些领域对外开放,并推动恢复两国之间经济会谈的官方承诺。
  习近平的高级经济顾问刘鹤计划告知美国官员中国经济将在哪些领域对外开放,并推动恢复两国之间经济会谈的官方承诺。 MARKUS SCHREIBER/ASSOCIATED PRESS
  华盛顿——本周,中国最高级别经济顾问抵达华盛顿,试图化解中美之间迅速升级的紧张关系。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可能爆发贸易战。
  但是,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高经济顾问,在美国受过教育的技术官僚刘鹤可能面对的是一桩难以实现的任务。与几十年来的其他任何一届美国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似乎更不愿意与中国打交道。这是一个重大转变,因为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在劝说中国向美国的产品和投资开放市场。
  特朗普总统和他的高级贸易顾问普遍认为,不能相信中国会以真诚的态度进行谈判。他们还认为,之前几届政府白白花费多年时间,推动中国对自己的经济做出微小的改变,但那些改变来得太迟,往往还会出现逆转。
  近几周,人们更加怀疑,中国无意转向更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模式,而是计划打造由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
  缺乏接触是中美关系中一个令人担忧的信号,特别是特朗普政府还可能准备对中国实施几十年来最严厉的经济制裁。在未来几周里,特朗普政府将决定是否对中国的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并限制中国的投资,以惩罚中国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
  经济学家担心,贸易制裁可能招致中国的报复,甚至导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陷入贸易战,那将损害美国及其他国家的企业与消费者的利益。
  “当然,美国的威胁已经引起了中国的关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School of Global Policy and Strategy)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前外交官谢淑丽(Susan Shirk)说。“问题是,我们将如何处理这种关注?”
  谢淑丽表示,特朗普政府似乎无意通过谈判取得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结果。她还表示,如果美国决定采取更具惩罚性的方式,“那么我认为,我们正处在陷入更接近冷战式关系的边缘”。
  刘鹤已被派往华盛顿,评估出现这种冲突的可能性。他计划告知美国官员,中国经济将在哪些领域对外开放,并推动恢复两国之间经济会谈的官方承诺。在去年7月的贸易谈判破裂后,两国的经济会谈陷入停滞。
  周三,刘鹤将会见多家美国公司和机构的高管,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杰米·戴蒙(Jamie Dimon);贝莱德(BlackRock)的劳伦斯·D·芬克(Laurence D. Fink);高盛(Goldman Sachs)的戴维·M·所罗门(David M. Solomon);波音公司(Boeing)的马克·艾伦(Marc Allen);查布技术保险公司(Chubb)的埃文·格林伯格(Evan Greenberg);前财政部长小亨利·M·保尔森(Henry M. Paulson Jr.);以及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的托马斯·J·多诺霍(Thomas J. Donohue)。
  一位白宫官员表示,周四,刘鹤及中国代表团将共同会见多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包括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加里·科恩(Gary Cohn);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E·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坦率地就贸易和经济关系交换意见”。
  特朗普的助理们,包括莱特希泽,都劝特朗普不要与中国接触。这与特朗普上任的头几个月不同,当时他在马阿拉歌庄园热情地接待了习近平,并启动了两国之间全新的“全面经济对话”,包括长达100天的贸易谈判。
  但据未获授权公开谈论此事的知情人士透露,当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将谈判结果提交给总统时,特朗普根据莱特希泽等人的意见认定,对美国来说,这是糟糕的交易。
  长达100天的会谈取得的一项突破是,中国同意开始进口美国出口的牛肉,但在布什执政期间,中国已经首次做出了此项承诺。另一项交易是取消外资在中国的保险、银行和证券领域的限制,但中国早已向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做出了此项承诺。
  去年7月,在华盛顿举行的两国会谈中,美国未能成功说服中国做出更大的让步,短命的全面经济对话随之破裂。
  在刘鹤这次为期六天的访问中,有一项任务是重启全面经济对话,中国认为这是它与华盛顿沟通的重要渠道。但特朗普的一些顾问认为,中国并不想通过这些对话进行有意义的交流,只是为了在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拖延美国实现目标。
  这种观点突显出美国对华战略的更大转变,那就是,从使用胡萝卜激励,转变为纯粹依靠大棒。特朗普已经抛弃了奥巴马政府用来鼓励中国改革的主要工具——《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这项多边协议不包括中国,但其成员国表示,北京一旦做出重大改革,将被准许加入。
  对中国的怀疑是在近几个月里才开始增强的。特朗普的助手们一致同意对中国采取贸易措施,尽管他们在如何制订措施以避免伤害美国消费者的问题上存在分歧。此外,两党议员都提出了打击可能带来安全风险的中国在美投资的法案。
  特朗普政府已针对中国对洗衣机以及太阳能电池和组件设置了关税,预计很快会宣布对进口铝和钢铁的新限制。
  在周三发布的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中,特朗普政府批评中国破坏市场竞争,扭曲市场,称中国的行为导致世界整体上更为贫穷。
  “那些拒绝给予我们互惠待遇或从事其他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国家将会发现,我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该报告称。

美国对中国有点幻灭(NYT,2018/2/28)
  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去年8月离开白宫几周后,受邀参加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一个晚宴,讨论美国对华政策。赴宴者包括一些中国学者、作家,以及前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资深人士,班农曾经肆无忌惮地抨击中国、悲观地声称太平洋地区即将发生冲突,他以为自己会遭到这群人围攻。
  宴会的东道主们对他很严厉,但质疑的内容与他预期的不同。他们没有指责班农或他的前上司特朗普对中国的敌对态度,而是追问特朗普为什么没有遵循竞选期间在对华贸易和朝鲜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离开宴会时,我想:'精英阶层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回忆说。
  中国的不断崛起,以及它最近让人联想到毛泽东时代的专制政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试图无限期掌权的努力加速了这一进程--打破了华盛顿关于同北京关系长期发展方向的根深蒂固的共识。
  外交官、学者和商界人士曾经普遍认为,中国正在逐渐与美国融合,因此,美国应该努力控制两国之间的任何冲突,如今,这种共识已不复存在。许多人认为,随着中国现在肆无忌惮地绘制自己的蓝图--它与西方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背道而驰,而非逐渐融合--冲突将不可避免。
  "就连那些对中美关系最乐观、最满怀希望、在某种程度上最浪漫的美国人也不得不正视中国的新情况,"库尔特·M·坎贝尔(Kurt M. Campbell)说,他在担任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期间,是奥巴马政府转向东方政策的设计师。
  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美中关系中心(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主任奥维尔·H·谢尔(Orville H. Schell)表示,习近平对权力的紧抓不放让这个新的中国格外醒目,"加深了中国与世界自由民主国家之间本已存在的裂痕"。
  谢尔表示,早在习近平巩固自己对中央政治局的控制之前,美国人对中国的幻灭就已经开始了。不管是中国在南海炫耀武力、在美国的大学校园进行政治宣传、窃取企业机密,还是进行网络审查,中国已经疏远了美国的一个又一个选民群体。
  "最先对中国感到幻灭的是军队,然后是媒体、知识分子和民间团体,现在连商界人士也感到悲观,"谢尔说。班农参加那次晚宴就是谢尔安排的,他与中国有着深厚的联系。"如果从长远的角度看,不得不说,我们之间的分歧愈来愈大了。"
  不过,专家和前官员们表示,在紧张局势总体加剧的情况下,这种不断扩大的分歧的结果很难预测,因为这是在北京和华盛顿的情况都不确定的背景下发生的。
  专家们表示,习近平地位的上升不仅反映出他强大的力量,也反映出中国经济的不稳定。上周,中国政府接管安邦保险集团的消息动摇了市场。安邦保险是一家负债累累的企业集团,它拥有华尔道夫-阿斯托利亚酒店(Waldorf Astoria),并曾谈判投资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家族在曼哈顿部分拥有的一座摩天大楼。
  特朗普对待中国的方式不仅反映了他的贸易保护主义议程和"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的外交政策,也反映出他不愿惹怒习近平本人--正是他对习近平的奇怪顺从引发了人们在晚宴上对班农的尖锐问题。
  尽管特朗普曾猛烈抨击中国是经济掠夺者,但他还没有对中国实施全面贸易制裁。去年,他拒绝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因为他认为时机不对:习近平曾同意帮助美国迫使朝鲜限制核武器和导弹计划。
  "去年,我们在与中国的贸易中很可能损失了5040亿美元,"特朗普周一在与各州州长召开的会议上说。在那之前一天,习近平无限期担任领导人的提议公布于众。但特朗普又说,"我认为,习主席是独一无二的。他在帮助我们对付朝鲜。"
  白宫正准备对来自中国和另一些出口国的钢铁和铝征收关税。此外,白宫还对中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了调查,这可能会导致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受到限制,令中国的消费电子产品遭到报复措施。
  今年,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国内政治可能会促使特朗普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从历史上来说,在贸易问题上,民主党人的立场比大部分共和党人更接近特朗普。他们已经表示如果特朗普不迅速采取行动,他们就会利用他强硬对待中国的表态来对付他。
  "既然习主席显然不会有所行动,对中国强硬起来变得更加紧迫,"民主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说。"如果特朗普总统和国会不打击他们贪婪的贸易行为,"他接着说,"接下来数年里中国还会继续吃我们的午餐。"
  美国企业长期充当着两国关系的润滑剂,敦促美国带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并积极游说,反对惩罚性贸易措施。但多年难以打入中国市场且饱受企业机密被盗之痛后,很多美国公司已精疲力竭。
  "在中国做生意的企业经常使用互惠和报复这种词,比你这辈子听到的都多,"曾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担任办公室主任的斯科特·穆尔豪泽(Scott Mulhauser)说。"人们越来越不满,不知道怎们处理最好。"
  并非所有人都感到不满:制造商的不满程度往往高于华尔街,后者仍在和中国政府做利润颇丰的投资银行生意。科技公司与中国的关系也已恶化,但中国市场如此之大,因此它们依然愿意考虑做出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会做出的让步。
  特朗普政府反映出了这些裂痕。过去,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加里·D·科恩(Gary D. Cohn)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等顾问说服特朗普推迟对中国采取强硬的贸易措施。科恩和努钦两人都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过。
  但多个迹象表明,白宫的民族主义派系正在崛起。著有《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和《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The Coming China Wars)等书的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即将获得升职。他的观点似乎再次受到了总统的欢迎。
  在国家安全问题上,联邦政府把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写进了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中。该报告用像冷战式的词语形容中国,称中国是一个试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
  中国对高等教育堡垒的影响也受到了密切关注。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最近在作证时说,他认为高校低估了中国学生收集重要国家安全情报的能力。他表达了对孔子学院的担忧。后者是中国政府支持的一个全球学习网络,它的扩张引发了批评,有人认为它是一个用来影响对华舆论的工具。
  一些前官员说,习近平继续掌权的举动本身应该不是与美国冲突加剧的预兆。习近平预计会提拔王岐山担任副主席,让后者在管理两国关系上扮演主要角色。他本周还派高级经济顾问刘鹤前往华盛顿与特朗普政府会面。王岐山和刘鹤两人在美国都颇受敬重。
  "我认为专政和独裁统治中不存在任何固有特点,会导致中国同美国的利益发生冲突,当然,价值观冲突除外,"曾担任贝拉克·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中国事务顾问的杰弗里·A·贝德(Jeffrey A. Bader)说。
  在一些中国通看来,幻灭的浪潮反映了人们曾经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认为中国会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相融。前高盛总裁约翰·L·桑顿(John L. Thornton)目前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任教,他表示,在一个混乱的世界里,中美应重点关注让双方保持团结的事务,而不是分裂双方的事务。
  "一头是秩序,另一头是混乱,"桑顿说。"中国和美国显然处在同一端。"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3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热点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