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利用与提防:美国中国问题上的矛盾心理

作者:徐常锌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79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60期  
      2月13日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参议员卢比奥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单列出中国学生和学者,并加以措辞强烈的指控,指控中国学生和学者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反情报风险”。


      但是实际上,除了卢比奥和雷两人之外,听证会其他成员在中国问题上也采用了类似的表达。
      首先是听证会的开场陈词,其中主要在网络安全、知识产权和地区威胁三个方面提到了中国,指控中国进行网络间谍行动,提升网络攻击能力,“以支持其国家安全优先事项”;认为中国通过启用网络手段,得到了专利技术和早期创意,还有一些人利用“大体上正当的合法转让”,通过关系进入研究领域;认为中国将继续采取积极的外交政策,“致力于实现其野心勃勃的一带一路战略,以拓展其经济范围和政治影响”。这明确了整场听证会的大方向,之后的听证会也主要集中在专利技术问题上。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理查德•波尔发言称,“反情报和信息安全风险是同某些海外供应商的产品和服务结伴而来的”,这值得担忧;他特别点名华为和中兴两家企业,因为这两家公司“普遍认为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不浅”。波尔还只是限制在某些企业可能构成信息安全威胁,但从他的语言中也可以看出一种逻辑,即“同中国政府关系不浅”就意味着值得怀疑。
      另外,据路透社报道,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近年来已经接受美国政府更为严格的审查,以防其有间谍行为。听证会后,来自华为的一位发言人表态称,公司已经意识到“美国政府近期似乎有意限制华为在美的商业活动”,但是公司受到来自170个国家的政府和顾客信任,而且同其他供应商一样,并没有造成额外的网络安全风险。
      在另一位参议员汤姆•卡顿的质询中,没有一个情报部门人员表示将使用华为或中兴的产品。
      之后是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沃纳的发言,他在发言中称,“中国已经开展了全社会的——不仅仅是全政府,而是——一种全社会的方式,以获取我们的敏感技术及知识产权……一些中国科技公司甚至不需要拥有一家美国公司就能够渗透进我们的市场。”需要注意的是,沃纳的发言是按照讲稿而来的,这就意味着“全社会(all-of-society approach)”也是之前就已拟定的明确措辞。联邦调查局局长雷则回答,美国应该“对中国并购及其他商业投资形成更具战略性的态度”,他直接使用了“中国”,而没有明确他所指的仅是“中国一部分(同政府关系密切的)企业”或是“全部中国企业甚至包括个人”。
      最后才是参议员卢比奥和雷的二人问答。卢比奥提问,“中国学生,尤其是科学、数学方面的先进项目里的中国学生,会对美国国际安安全产生哪些反情报风险?”
      雷回应道:“他们在学术界采用了非传统的情报收集方式,无论教授、学者还是学生……不仅仅是大城市,小城市也是如此,基本横跨了所有学科。我认为学术界的天真态度也部分造成了这一局面。他们利用了我们开放的研究开发环境,因此我们不仅要把中国威胁视为全政府的威胁,更要视为全社会的威胁,而我认为我们要报以全社会的应对举措。不仅仅是情报部门,学术界和私营部门也应提高防范意识,作为防御系统的一部分。”
      之后卢比奥还提到了自己稍早前向佛罗里达州五所高等院校写信,批评孔子学院受中国官方操控,影响公众舆论。雷则表示,他有着同样的担忧,而“这只是他们众多手段中的一种而已……在某些情况下将开展恰当的调查步骤”。
      从两人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首先,虽然具体提法稍有不同,但是“all/whole-of-society”都是意指整个社会,参议员沃纳和局长雷在观点上也基本一致,即认为中国“全社会”参与情报收集,对美国“全社会”构成威胁,因此也应报以“全社会”的回应。那么,我们可以推测,沃纳和雷可能在会前已经就这一观点和具体提法达成了共识,甚至美国情报事务的相关人员都已经就此达成了基本一致。
      其次,沃纳在谈到“全社会”时,其定义应该是比较有限的。他所讨论的问题始终围绕着“专利技术和知识产权”,尽管不像波尔一样直接点名,但也将讨论对象限定在“某些中国公司”上,而没有扩展到其他主体。但在雷之后的表态中,几乎各地的联邦调查局地方分局都有发现涉及学术界的情报收集,但他并没有明确是否大量或者大多数中国学生和学者都涉及其中;这样一来,就无形加强了“(全部的)中国学生和学者都有情报收集的嫌疑”的印象。另外,随着他和卢比奥的问答发展,内容碰触到高等教育和公共舆论等方面。
      最后,雷提到了“全社会的应对措施”,但又比较模糊,没有阐述“全社会的应对措施”包括哪些具体的行动。考虑这是在公开听证会上,这种措辞无疑是非常容易误导民众给中国人,包括美籍华人,贴上以偏概全的标签并采取某些带有敌意的实际行动的。从他整场的回答来看,这不是一次无意之失,而是他的基本态度,也是他希望达到的表达效果。这种针对特定族裔、特别是中国的态度,很明显有着麦卡锡主义抬头的倾向,这不仅仅存在于这场听证会,也是广泛存在于美国社会的。《国会山报》日前刊登了蕾切尔·彼得森的题为《把中国用心险恶的孔子学院赶出我们的大学》的文章,卢比奥也在推特上转发了这篇文章。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表示,中国对美威胁不输于俄罗斯,他也同样提到了除传统情报以外,中方剽窃专利技术,促进本国商业。可以说,这种看法已经被美国情报事务的相关人士普遍接受了。
      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这些相关人士对中国实际抱有非常模糊不清的复杂态度,他们一方面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且活跃的中国,而另一方面也期待中国能够在有限的国际事务上同美国合作,分担更多的国际责任,甚至接过诸如朝核问题一类的“烫手山芋”。同样是蓬佩奥,去年也曾向彭博社表示,希望中方能够在朝鲜问题上做到更多,并认为北京的强大将会有所裨益。美国情报界这种利用和提防的矛盾心理,恰恰说明了美国在对华政策上依然是举棋不定的。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5日 来源时间:2018年02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2018.03.04用户名:游客

评论: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 看吓尿的特朗普如何疯言疯语
  Original 2018-03-03 感悟生活 远见时评2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财办主任刘鹤同志应邀前往美国访问,正如人民日报和我几天前的文章分析的那样(我的分析文章早发于人民日报相关文章几小时),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两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应邀访美,是因为中美关系特别是中国贸易关系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意义非同小可。
  今天刘鹤同志还有最近一天的行程,目前仍然没有双方会谈取得重大进展的报道。就在10几个小时前,经常被中国媒体吓尿了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了一则极其反动的推文,截图如下:
  我英文虽然不好,但好在特朗普喜欢用简单的英文来表述其思想,看了特朗普这则推文真吓了一跳。我尝试翻译如下:“当我们美国与任何国家做贸易都要损失数以十亿计的美元时,进行贸易战对我们是好事,很容易贏。比如说:如果我们与其个国家做贸易每年损失1000亿美元,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跟它的贸易,非常简单!”
  特朗普这是什么意思,相信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都能看得懂。说实话,特朗普这话真把我吓尿了!论魄力与算账的能力,我相信世界各国领导人真没人能跟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相比(当然,这并不包括中朝两国领导人)。这就是非典型政治家的企业家思维,不忽悠,不装逼,抓住要害,一针见血。
  我们的贸易官员、主流媒体和专家们一直告诉我们,中美关系互为依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开不了谁,甚至说中美关系事关世界稳定,事关全世界人民的幸福,当初首先是美国人民的幸福。
  一些爱国者甚至认为,没有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美国早已破产;没有中国购买美国飞机,波音公司立马就得关门;没有中国为美国提供便宜商品,美国人民全都饥寒交迫。中国一生气,美国总统就吓尿。
  可是,吓尿了的特朗普,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这话跟我在一年前所写的《中美贸易战是战无不胜还是一败涂地》中分析的一模一样。这让中国爱国者们情何以堪?!
  中国主流媒体和专家们从来不说,如果中美彻底翻脸,没有美国每年提供的3500亿美元贸易顺差,人民币立马跌成卢布;如何停止每年出口美国4500多亿美元商品,有几千万人要失业;如何美国人关掉互联网根服务器,中国互联网大部分用户将立马崩溃;如果手机的安卓系统、IOS停止对中国手机授权使用,中国智能手机全得换成20年前的老式按键电话;如果停止对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和元器件,中国银行、高铁、飞机的控制系统全得死机,大部分电气设备都将成为废铁……
  因为国内主流媒体和专家们从来不告诉国人这些残酷的现实,所以许多人无法理解为何吓尿了的特朗普,居然还能镇定自若地说出这番恶狠狠的话来。
  离刘鹤同志访美行程结束还有不到12小时,中美在最后一刻会达成妥协么?我觉得是该为中美关系大踏步后退,做好最坏打算的时候了。
  虽然中美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对中国政治、社会、经济甚至每个民众的生活,都会带来深刻的影响,但我相信,不管中美关系如何演变,最后中国一定是最大赢家。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