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既重要又复杂”:面临改革、稳中有变的中美关系

作者:徐常锌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1113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158期  
编者按:
跨入新的一年,中美两国频频在贸易、南海和朝核等问题上产生摩擦,双方关系进入紧张阶段。那么我们不禁发问,在接下来的一个阶段里,中美关系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月30日的国情咨文演讲中,将中国、俄罗斯称为“挑战我们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rivals that challenge our interests, our economy, and our values)”。这立刻招来中方的回应, 31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希望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正确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2月5日,美国代理助理国务卿凯达诺称,美军舰将会继续在南海开展“航行自由行动”;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则表示,美方有关人士的“航行自由行动”意在推销自家武器。而在年初,蚂蚁金服对速汇金(MoneyGram)的收购由于没有得到外资收购委员会批准而失败;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退出华为Mate 10智能手机的协议,使华为不得不延缓全面进军美国市场;本月初,特朗普政府已批准向进口太阳能电池与电池板征收保护性关税。这些标志性事件带来人们对中美经贸合作前景的担忧,这令中美关系在年关将近之际蒙上了一层阴影。
        笔者认为,根据中美两国针对各自国家战略的表态和阐述来看,中美两国在三到五年内并不存在根本性的利益冲突。恰恰相反,两国都面临着类似的历史拐点和挑战,将投入深层次的改革当中;在这一历史阶段,两国的经贸合作、文化往来乃至治理经验都对双方具有深远意义和宝贵价值。
        就在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演讲不久前的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达沃斯论坛年会上发表了题为“推动高质量发展,共同促进全球经济繁荣稳定”的演讲。作为中国领导层的经济智囊,刘鹤的这次演讲可以视为“后十九大”时代中国对自身发展规划向国际社会作出的最新一次全面阐述。

        在演讲中,刘鹤将中国未来几年政策的顶层设计,归纳为“一个总要求”、“一个主任务”及“三大攻坚战”共五点主要内容。其中,“一个总要求” 就是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今后几年的宏观经济政策、结构政策、改革政策、社会政策都将围绕“从总量扩张向结构优化转变”这个总要求展开。“一个主任务”是指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整个经济结构中补上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和制度性短板,全面提升供给体系的适应力和创新性。“三大攻坚战”,则是针对上述要求和任务,力图补齐中国发展的三个突出短板,一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尤其是金融风险,二是精准脱贫攻坚战,仅在2018年中国就计划减少1000万绝对贫困人口,三是污染防治攻坚战,特别是解决雾霾问题。
        刘鹤的演讲有三点需要我们特别注意。首先,防范金融风险,其本质就是中国政府在去产能、去库存之后,进一步去杠杆,赶在市场被动清算之前,积极出手引导企业和地方政府降低杠杆、偿还债务,避免金融危机,同时呼应十九大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住房城乡建设工作会议均重点提及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原则。
        第二点,刘鹤多次谈到,2018年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四十周年这一历史性的时间点。刘鹤一方面肯定了四十年来中国通过改革开放,实现经济高速增长、人均收入提高等各项成就;另一方面,刘鹤同时提到,中国“必须加快改革开放”,并且重点提到了企业家在经济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开放包容的制度安排将是优化环境、稳定市场参与主体的根本保证。因此,多方评论认为,刘鹤是在暗示中国政府将在今年内推出力度更大的新的改革开放举措,甚至“可能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
        第三点,刘鹤在演讲末尾强调,中国尽管有了经济实力的变化,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并且将在“办好自己的事情”的前提下,作为“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积极同国际社会一道,推动共同发展。这一表态,明显与一些外媒所宣称中国将成为“世界领导者”的说法相去甚远。
       与刘鹤强调国内问题的表态不同,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则延续了他一贯的“美国第一”立场。除了在税收改革、就业、基建和移民方面的成就和计划之外,特朗普也谈到了他在对外贸易问题的成绩和下一步规划。然而,他只是粗略地谈到“贸易协定不公平”,而他将会修正这些协定,签订新的公平互利的协定,完全没有提到中国或任何一个“牺牲美国的繁荣,夺走公司、就业岗位和财富”的国家。
    这其实是相当反常的。2017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达到了1.87万亿元,较2016年扩大了13%。也就是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不仅体量巨大,而且在持续扩大。尤其考虑到国情咨文发表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中美贸易纠纷,在这一话题下提到中国是应有之义。那么,特朗普这种模糊化处理,只能解释为有意回避,以便给之后的对华交涉留出更多空间,同时也不妨理解为在中国问题上的一种克制。
        这种克制也同时体现在特朗普对中国定义的转变上。特朗普此次在国情咨文中将中国定义为“对手(rival)”——在同一段文字的后半部分甚至称中国为“危险(danger)”,但是——“对手”依然强调的是,双方均具备足以相互竞争的实力。当然,原先的“竞争者(competitor)”定义类似于田径比赛中“肩并肩”的竞争关系,而“对手”可以比作篮球或足球比赛中“面对面”的竞技状态,后者较前者具有更多的对抗意味,但这个用词本身并不必然带有敌意,而是既可以用来形容带有敌意的对手,也可以用来形容不带有情绪倾向或者带有善意的对手。这个词也不像一些评论文章所说,建立在零和博弈的逻辑之上。应该说,曾作为电视明星的特朗普,利用“对手”这个单词具体释义的模糊性,试图挑起美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也和他全文无处不在的“美国第一”情绪相互照应。
        有评论认为,特朗普的国情咨文在涉外问题上基本“干货很少”,甚至显得外强中干。例如,他使用了很大篇幅谈到朝鲜问题,指责朝鲜是一个“残忍的独裁政权”,“品行卑鄙(depraved character)”,并且讲述了美国大学生和朝鲜脱北者两个故事,以支持他对朝鲜政权的评价。但是,我们也应注意到,这些指责更多的是建立在道德高地上的批判,以衬托美国意识形态上对自由的追求。至于针对朝鲜的实际措施,他只是用“高压举措”一笔带过,而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措施。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美国将继续维持其世界领导者的地位,特朗普政府也将不断强化“美国第一”的政治目标,但是特朗普依然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灵活空间,不会在贸易和亚太安全等议题上“死磕”中国。同时,中国将在之后几年内,致力于解决国内问题,完成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的历史任务,这与美国维持世界第一的战略目标并不产生直接冲突。因此,尽管中美贸易存在纠纷和摩擦,但中美两国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两国关系也将会保持相对稳定。

        事实上,双方已经开始相互释放友善信号。2月5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使馆内春节联欢活动上表示,中美关系在过去一年总体上实现平稳过渡、稳中有进;中美关系“既重要又复杂”,总是在不断克服各种困难和障碍中向前发展,应能继续保持在相对稳定、积极发展的轨道上。
        国务委员杨洁篪应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邀请,将于8日至9日访美,并将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与地区问题与美方深入交换意见;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希望此次访问有助于双方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9日 来源时间:2018年02月0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