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ACADEMIC
当前位置:首页>学术

牛军:美国世界地位的“自然之路” ——《踌躇的霸权》书评

作者:牛军   来源:微信公众号“外交随笔”  已有 324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王立新教授的《踌躇的霸权》是一部高质量的著作,我认为可列入国内美国研究的经典著作之列。我是带着欣赏的心情读的,没有像陶文钊教授读学术著作那样仔细推敲,其中看得比较细的是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部分,这同我最近的研究兴趣有关。所以,这里谈的只是一些读后感,一些体会。
  当然,今天听了王立新教授的发言后,就不再担心自己的读后感太离谱。他在写书过程中的思考,的确反映和回应了当代中国社会中的一种强大需求,即不管读者拥有哪类知识,持何种立场,都会希望了解影响当今世界的重大事态及其来龙去脉,其中居首要地位的应该就是美国的兴衰了。这首先是因为美国本身对世界的影响巨大;其次则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中国成为世界“老大”,至少也要卓尔不群。最近这方面的书越来越多,例如有书名用“天命”一类,这其实也是从美国学的。他们很想知道世界“老大“是什么样子,而历史上离的最近的”老大“就是美国。
  国内官媒介绍的美国通常是到处扩张搞霸权而又力不从心或误判形势,结果总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这种媒体形象显然与真实的美国不符合。人们其实很希望确切地了解真实的美国,以及它到底是如何成长为世界头羊的。他们在认认真真的想怎样吸取美国的经验和教训,以便有朝一日能当好世界的领导。我毫不怀疑这是很真诚的。
  我在昨天的课堂上还在推荐博士研究生阅读文安立那本《全球冷战:美苏在第三世界的干预与当今世界的形成》(Odd ArneWestad, The Global Cold War-Third World Interventions and the Making of Our Time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的中文版序言。作者坦承他是带着现实关怀的,他的非洲经历对他写这本书的影响非常之大,他根本不可能摆脱那种经历对他研究第三世界历史的影响。我也不太相信,研究20世纪历史的学者真能摆脱当代社会重大事态的影响,如果有也极为稀少。我在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课上都讲,作为未来选择研究历史的同学,今天的现实在十年以后很可能就是他们的研究对象。今天在不在现场,关注不关注,思考不思考,会影响十年以后的研究品质。
  由于读者内心深处通常会有这样的关切和思考,《踌躇的霸权》提出了两点很重要的启示。其一是有必要从一种新的也是更宽阔的视角,去认识和理解美国世界地位形成的历史;其次则是在此基础上再次思考,到底应该如何了解和认识美国这个国家。在国际学术界,对美国对外关系历史的研究已经跳出了以往外交史研究的窠臼,不再是完全聚焦于历史人物和记录他们往来的外交档案,尽管这仍然非常重要。新的研究通常会结合文化史、国际关系史和全球史等等研究视角和方法,从而超越以民族国家为中心的叙事框架,以及更多的重视跨国因素和比较研究。王立新教授的研究显然融入到国际学术的主流,同国际学术界同行的努力方向是一致的。这是我的第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是这本书的叙述再次证明,美国成长为世界头号强国是一个看上去很自然的演化过程。《踌躇的霸权》传神之处就在“踌躇”两字,以“踌躇”为中心描述的美国走向世界巅峰之路,就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我在著名的美国外交史教授Michael Hunt著《美利坚独步天下:美国是如何获得和动用它的世界优势的》(The American Aacendancy: How the United States Gained and Wield Global Dominace, (Chapel Hill: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11) 的中文版序言中提出这样的看法,即如果在全球史进程的框架下观察和叙述美国与世界关系的历史,就“不能简单地将美国视为一个民族国家,即使只是为了认识美国的对外政策也是如此”,“毋宁说美国同时也代表了或者说就是一种新的文明,就是全球化的一个过程。当然这并不是完全否认美国是一个民族国家,但它的确因为对全球化影响过于强大而变得很独特。在当今影响世界的主要事件中、各种大事小事中的主要规范、乃至世界各国人民生活方式的很多方面,几乎都打上了‘美国’的烙印。此前从未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如此深入和广泛地同世界各个部分联系在一起,以及通过自己在各个领域的努力和成就,如此强有力地将世界各国紧密联系在一起。世界上凡是将现代化作为追求目标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如果能从全球史的角度界定美国的历史地位,审视自己国家同‘美国’的关系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持久一些的政策,这同只是从“霸权兴衰”、“大国博弈”出发的思考相比,肯定会更丰富、更深入、获益更多”。阅读《踌躇的霸权》后,我的这种看法的确是被进一步强化了。
  所谓20世纪的“美国时代”应该做更大范围的界定,即它是“20世纪资本主义全球化过程中的美国时代”,只有增加这个内容,才能更全面地理解美国的世界地位,即它是顺应世界发展大潮流的产物。包括马克思在内的思想家们都相信,全球化是必然的进程,各国的现代性会在这个过程中被启发和成长,很多国家最终会在卷入其中。违背或不在这个潮流中,根本不可能成为顶尖国家。资中筠先生的《冷眼向洋》提出了美国拯救了资本主义的观点;我认为还可以进一步说,美国是在拯救资本主义过程中成就了自己的世界地位。《踌躇的霸权》与这种历史叙述是一脉相承的,是沿着历史的逻辑叙述一个自然发生发展的历史过程。
  我认为美国成长为世界领袖是自然过程,这包括它是全球史自然延续的一个阶段,以及与历史出现过的参照物的比较。资本主义不像某个主义那样,首先是被某一两个伟大的理论家在书房里设计和推理出来的。它是一种自然生长起来的社会形态,其过程有进步和理想,也伴随这如同它之前历史中的那种血腥和灾难。然后,人们逐步发现它的核心部分是资本,其支配作用越来越大,所以冠以“资本主义”。那也是一个思想界群星璀璨的时代,无数堪称伟大的思想者深刻论证或眼里批判这种社会形态及其演化的各个方面,从而共同推动了它的延续和全球扩展。总之,资本主义不是在根本就还不存在某种社会形态的时候,有一两个理论家在图书馆写了若干部著作,就证明了人类必将走一条尚不存在的道路,然后照着书本阐述的理论去行动。资本主义根本不是这种演化过程,在其某个发展阶段上出现的美国霸权也不是这样形成的。
  当然,这绝不是否认历史机遇的存在和历史人物的伟大影响,他们在很多转折时刻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踌躇的霸权》在这方面也做了内容丰富的分析和评价,例如对二战前和战时领导美国的罗斯福总统及其周围的领导精英的思想和行动的叙述,都是很有历史意义的。
  第三是对《踌躇的霸权》中有关美国走向世界巅峰时期的思想争论及其价值的叙述等,有很深的印象,例如书中对孤立主义的分析,揭示了孤立主义在价值深层上跟国际主义、理想主义等是一脉相承的。孤立主义者不愿意对外干预并不都是为了利益,也包括了担心介入欧洲事务会使美国人沾染旧欧洲的罪恶,失去了理想的纯洁。
  美国人最初就是一些欧洲的清教徒,他们受迫害跑到美洲大陆。在他们的记忆和叙述中,欧洲丑陋不堪,充满了压迫,给世界带来的是灾难,所以他们要跑到荒凉美洲去建立一个理想国。《踌躇的霸权》因此指出,孤立主义对美国对外政策的演变是有积极作用的,特别是对美国对外干预中的负面因素是有制约的。孤立主义者反对干预并不只是为了算计利益,也包括了担心美国人的灵魂被污染,由此这场争论才在哲学层次上找到共同语言。否则你说为了理想,他说为了利益,这有什么好争的。
  这本书正是因为能进入到价值层次去分析这类问题,才能更进一步地解释了美国在对外干预的过程中,为什么要强调理想主义的重要性,包括反对殖民主义、坚持民族自决、坚持民主和自由、反对专制压迫等等,这些都是他们当年在欧洲看到的最黑暗的东西。当然,美国的对外干预带着很多负面的东西,对此美国学术界也有很多深刻的批评和检讨,时至今日仍然是他们反省和批判的重要内容。由于这类问题大多是发生在二战之后的美国对外干涉,这本书未对此做专门阐述,这也在情理之中。
  第四方面的体会是《踌躇的霸权》比较注意分析了美国走向世界巅峰过程的精神层面。这本书与国内以往有关的论著相比有重要不同的是,后者多将重点放在国家战略、对外政策和决策分析等方面,而《踌躇的霸权》对美国社会文化和思想等对美国世界地位的形成以及对全球化造成的影响,给予了足够的关注,例如美国大众文化,社会思潮、各种有关的思想和政策争论等等,这涉及到很多重要的方面。在那个时代,在美国这样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存在数不清的观点、看法和激辩,几乎每个对外政策都有数不清的争论,有各种激烈的思想碰撞,各种政策确实是在争论中形成的,而不是在不争论中形成的,而美国的制度设计给思想争论提供足够的空间。美国的成长历程证明,一个国家的成长需要与之相匹配的自由表达的空间。要成为伟大的国家,思想就必须有足够的深度和高度,而这个深度和高度一定是在争论中才会达到的。不断对思想设立各种藩篱的社会毫无希望变得伟大,更不要说“领导”。
  进一步说,国家的成长没有物质力量是不行的,但没有精神的力量是万万不行的,没有精神力量就不会有使命感和方向感。特别是一个国家如果带着错误的精神力量,还会给世界带来灾难,越强大越可怕。这是历史上出现过的,像德国的法西斯主义、日本的军国主义。今年夏天主编徐蓝老师之前说的那本书,就是想把法西斯主义的产生和危害这个说了多少遍的话题再说一遍。一个国家一旦在精神思想层面出现严重的错误,它越强大就越可怕。反之,美国如果不是在二战中高举自由民主和反法西斯主义的大旗,反德意日法西斯的世界同盟将无从谈起, 美国要成为世界领袖也是绝无可能的
  王立新教授一定还会继续他的美国研究,如果将来能有机会研究二战后的美国历史和对外关系史,希望能弥补一个不足,即美国对外军事干涉反过来对美国人及其社会的深刻影响。研究整个20世纪的美国都必须要重视对外战争对美国人的深刻影响。国家一旦进入大规模战争,人的精神、社会各层面等等,都会受到战争的深刻和巨大的影响。二战时一些美国人踌躇满志的要担当世界领袖,但真正对美国影响深远的是行动,是1200多万美国人在世界绝大部分战场上同法西斯国家作战,与众不同的恰恰是他们不是在本土为保卫国土而战。这至少强化了美国人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二战后那么多次对外干预都同二战中这种独特的战争行为有关。例如战后美国政府决定,让在海外作战的青年军人进大学,他们中一些人后来成了外交和国际关系领域的工作者或专家学者,这对美国战后外交是有重大影响的,他们曾经在世界各地打仗,有比较具体的经验。不少人经常批评美国不了解世界,因而常犯各种错误。这无疑是对的,但并不等于哪个国家就比美国人更了解世界。总之,希望王立新教授能早日写出新作品,帮助我们更多地了解美国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2日 来源时间:2018年01月29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学术ACADEMIC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