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作者:刘学伟   来源:作者赐稿  已有 929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一至附录九)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二)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三)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四)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五)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六)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七)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八)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九)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二)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三)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结论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结论二)
附录一:关于人类不同族群智力/综合素质差异之缘由的一种假设
附录二:华夏文明为何总是欠缺那么一点阳刚之气?
附录三:平等相对论发凡
附录四、五:简论强势领袖和强势政党,迟竹强论国民素质)
附录六:”西方的制度无法移植,但要保住“
附录七:
东方大同盟,中国走向世界的必经之路

附录八:关于族群差异的证据和若干附录补充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新三国(三个文明)演义概述


2011年8月

  一、导

  大家都知道中国古代有个三国时代。我的感觉,当今的世界,也在演绎着一个有些类似的三国演义,不过主角不是三个国家,而是三个文明。这三个文明分别是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东方的儒释道文明和欧亚非大陆中部的伊斯兰教文明。

  当然,这三个文明的力量对比与之间关系的错综态势要与中国当年的魏蜀吴三国高度比配,还有相当困难。比如我们自然可以把西方比配成最强大的居于正统的魏国。把亚洲文明比配成吴国,把最弱的伊斯兰文明比配成蜀国。但文明性格与发展前景则并不一样。

  当年魏蜀之间的冲突,基本上是以蜀国的六出祁山,以攻为守为主线。伊斯兰文明对比西方文明,也有这个以攻为守的态势,但整体的力量对比,还要悬殊得多。因此伊斯兰方面的反击,也要惨烈得多。简单地说,两方的对抗力量显著不对称。伊斯兰方面的反抗行为,经常超限。

  又比如,比配成吴国的东方,似乎又比当年的吴国有着更多的活力与主动,并没有一味地取守势。它的主要特征似乎是有机会从魏国手中夺得对整个天下的至少是某些方面的主导权。

  最后一个区别是,中国那当年的三国演义的结局是魏国统一天下,并改姓为晋朝。当今这个三个文明的演义,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比如100年内,则完全没有任何统一的前景。这三个文明内部蕴含的差异,比起当年的魏、蜀、吴三国,可深刻得多。那三个国家,不过是在数十年前由同一个东汉王朝分裂而来,自然比较容易重归一统。而这三个文明的分野,则已经有1000甚至2000年的历史了。而这个地球,则从来没有一统过。

  为了简便起见,我把前述的三个文明的演义简称为三教演义。请记住东方这一教还比较模糊即可。它们之间的争斗,我不把它称作争霸,称作争雄也许更合适一些吧。

   二、地理、宗教、人  

   先划分一下三个文明的地理范围,宗教和人种特征。

   西方基督教文明:整个欧盟,分天主教、新教两个宗教亚区,或老欧盟、新欧盟两个个政治亚区。北美两国+大洋洲两国。以上是核心部分。拉美和以俄国为首的东正教国家为非核心部分。其人种来源有两支,大部分是雅利安人种,不同深度的棕色头发,多种眼巩膜颜色。这一支人种最纯粹的代表就是金发碧眼很多的的北欧人。另一支就是黑头发的犹太人。犹太人在西方人中比重并不大,但他在文化上的贡献很大,值得单提出来说。

  东方儒释道文明:整个东亚的筷子文化圈。儒家哲学和佛教是主要精神信仰,道教是补充。包括中国、东北亚(日本、两韩、蒙古)、东南亚多数国家(可能主要信基督教的菲律宾和主要信伊斯兰教的印尼得除外)。这个文明的核心当然是华夏文明。其人种特征就是黄种,黄皮肤,褐色眼巩膜,黑色直发。

  伊斯兰文明:地处整个欧亚非旧大陆的中部。其南方还有许多非洲国家由于西方的曾经殖民影响信仰基督教。所以我称之为中部伊斯兰文明。这个文明的核心当然是阿拉伯文明。人种基本上是直黑发、白皮肤。也包括一些其他人种占多数的穆斯林国家。

  这三个文明,其实只有东方和西方两个文明真是各自独立发源,并有三千年以上的并行历史。伊斯兰文明只有1500年的历史,而且有相当多源于基督教的文化基因。就人种而言,它和西方文明的正宗创造者之一,犹太人,实在是同出一源。基本特征是黑色直发而白色皮肤。

  我知道,以上说法不能概括一切。比如说,拉美国家自然属于基督教文明的一部分。但它们的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又会使它们与比如东方的发展中国家有一部分共同利益和立场。主要集中在新大陆加勒比海大小安德列斯群岛上的直发黑人,是欧洲人从非洲贩去的黑奴与少部分欧洲人、当地印第安人的混血。他们一般自外于非洲卷发黑人,自认为略高一筹。

  又比如东亚已经有了几个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我统称为政体)就是日本、南韩和台湾,由于它们已经足够富裕与民主,就与基督教的西方有了很多的共同语言。

  又如在撒哈拉以南的不发达的非洲,由于殖民时代的遗产,也有很多国家的主流宗教是基督教。但由于它们的不发达的成分太重,信仰基督教并未使它们与西方国家产生多少共同语言。

  还有印度我不知道应当如何安置它的位置。它在东方与西方之间摇摆。它的民主制度与官方语言的英语使它倾向西方。但它的不发达与发展中的前景又使它与以中国为首的东方,产生共同语言,同时也产生竞争。

  三、前

  就文明的经济基础而论,东方文明的基调是大河流域的农耕文明。西方文明则自始就是一种城市的工商业的文明。就意识形态的基调而言,东方自始至终是一种集体主义的文明,西方则是一种个人主义的文明。就政治文明而言,西方始终是一种分权的政治文明,而东方始终是一种集权的政治文明。就发展的方向而言,西方的文明基调显然更适合工商业城市文明必占主导的现代,而东方的文明则必须改进以后才能与工商业占主导的现代社会相适应。

  就这些方面而言,伊斯兰教的文明基调显然更接近于东方而疏远于西方。他们也是在大河、农(牧)业中发展而来,也是一种集体主义和集权为基调的文明。与东方文明的长期独立发展不同的是,伊斯兰文明自始就是在与基督教接触、相互影响、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在中世纪,在十字军时代,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曾经长期兵戎相见。但伊斯兰教并未落下风。在文化上,伊斯兰教甚至保存过许多的古希腊罗马文明,以后转哺西方的文艺复兴,为西方现代文明的发皇卓有贡献。

  自西方走入现代,工业商业军事文化全面发达以来,西方以外的所有文明都相形见绌,无一例外地受到剧烈的冲击。具体情形还可以分成五类。第一类是西方人对空旷土地的全面夺占。这是整个美洲和澳洲的情形。那里也有土著,但人数太少,文明发展程度低至原始部落时代。西方人试图奴役美洲土著不成功之后,就把他们简单地驱逐然后取而代之了。第二类是对人烟相对稠密,但文明发展程度处于奴隶时代的非洲,西方人则是先任意掠夺,包括掠夺奴隶,然后全面控制。第三类是对一些相对发达的农耕文明(以印度为代表),则全面夺占政治统治权(亡国),但与当地的统治势力还有一定的合作。东南亚地区的国家大都属于这一类。只有泰国处于英、法势力的夹缝中,作为缓冲区例外地保住了政治独立。第四类以中国为代表。原生的政治权力始终还在,没有亡国,但受到全面的渗透。第五类以日本为代表,因成功的快速西化而免于被掠夺。

  伊斯兰世界大多处于第三类。也有个别处于第四类。比如奥斯曼帝国瓦解后的土耳其就没有亡过国。他们的文化宗教总的情形好像比中国还强,还没有受到严重的灭绝威胁。

  中国的传统意识形态是儒家,或者说儒释道三教合一。这个传统意识形态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显得相当的弱势。在西欧自由主义一派,苏俄共产主义一派,两度冲击下,传统的儒学几乎到了需要存亡继绝的危境。直至今天,中国自己的意识形态重建还只是刚刚冒芽,不清楚将何去何从。简单地说有两派意见。一派主张全盘西化,或者客气一点,基本西化。另一派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还有第三派主张兼收并蓄,半盘西化。我个人倾向于第三条路。中国要全面复兴,就是在意识形态上也不能当附庸,而必须创出一条自己的路。西方眼下的整体局势相当地艰困,他们的意识形态的魅力也开始明显下降,破绽开始到处暴露。我们实在也没有必要亦步亦趋地去追随一种在我们的崛起面前显得左支右拙,穷于应付,欠下万亿债务的制度。如果中国继续崛起,重建独立的意识形态就会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任务。我还不知道新的孔夫子会在什么时候,会以什么具体的形态出现。

  四、今

  三教演义的重点在当代。世界当代史的开始在二战结束的1945年。就世界的历史演进的角度看,与三教演义最严重相关的一件史实就是以色列在中东的建国。这是西方人在二战以后犯下的最严重的战略错误之一。从此西方与整个阿拉伯世界就陷入了深刻的,根本性的,从未缓解,只是一再恶化的对抗之中。假设犹太人始终没有独立建国,或者这个国家建在战败的德国割出的一块土地上,这60年来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就会完全两样。

  仅次于此的就是中华第二共和的建立,说得更确切就是最后30年的改革开放。由于这个成功的改革开放,中国的整体国力急剧增长。现在已经可以开始试着承担天下三分中的老二的角色。

  中国在这最后的三十年,在国际战略关系上,交了三个重要的好运,或者说成功地应对了三个大变局。

  A、其实从1972年的尼克松访华开始,直到1989年,中国一直是美苏争霸大局中的双方都争取的关键少数。中国以这个身份从西方获取了无计其数的利益,奠定了改革开放第一阶段的成就。

  B、1989年以后,由于众所周之的原因,中国有几年陷于极度的孤立。而且由于前苏联集团的崩解,中国已经失去了前述的关键少数价值。但中国成功地挺过了这段险境。1990年代中国最重要的国际大事是成功地加入了世贸组织。在世贸主持的全球化运动中,中国持续获得巨大利益。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中国崛起态势的明确化,西方开始凝聚共识要加以阻击。

  C、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确立三教鼎立关系的关键事件,那就是2001年的9.11。从这一天起,西方围堵中国的共识溃散。联合中国,共同对付伊斯兰恐怖势力成了西方的第一号外交主轴。10年下来,西方的反恐事业始终处于胶着僵持状态。而中国的崛起就已经走过了半途,西方已经无力遏止了。

  二战以后,殖民体系瓦解,穆斯林国家纷纷赢得独立。但从这个时代的一开始,就因为以色列国成立,夺占巴勒斯坦土地,驱赶巴勒斯坦人而与西方形成世仇关系。战后60年,穆斯林做成的最漂亮的一件事,就是主导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从此石油不再廉价。穆斯林产油国开始致富雄起。不再任西方宰割,反而开始宰割西方。从第一次石油危机(1973年)开始,西方人的好日子就开始慢慢地结束了。

  穆斯林世界发生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原教旨的极端势力的兴起。我这里学方绍伟的冷酷实证,我当然不欣赏,尤其不支持伊斯兰恐怖主义,(如同我不支持挪威那个杀人狂布雷维克杀人一样。)但这股人数极少的势力的兴起,的确是改变了世界国际关系的大格局。真的像极了中国的太极拳、内家功夫的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恐怖活动当然不柔,但与西方的强大军事力量相比分量,真的还不到四两对千斤。但是这些活动的确把西方的绝大部分的可以机动的军事实力都吸引了过来,在伊拉克的漫漫黄沙和阿富汗的丛山峻岭中,一点一点地消耗殆尽。最令人惊讶的就是,小小塔利班,力抗15万北约联军,居然毫无疲态,而且似乎眼看胜利在望。

  现在西方又陷入了与阿拉伯人的第三场战争,就是利比亚。在这里我觉得西方人可能胜,但是无法完胜。那里将出现的局面,十九会是一个烂摊子。西方人不可能从那里轻易获利。西方人应当不会再有胆去武力干涉陷入动乱的叙利亚了。那旁边已经有一个伊朗可供他们伤脑筋了。还别说那个永远也愈合不了的大溃疡巴勒斯坦。总之伊斯兰世界持续不断地为西方提供各种可能陷入的泥潭。而西方人居然还会真的一个一个地陷进去。我也真为他们的智商伤心。

  关于穆斯林人口入侵欧洲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这是欧洲人犯下的仅次于支持以色列建国的关系两种文明冲突的第二个大错。大家都知道欧洲战后有一个1945-1975年的“光荣的三十年”。这三十年中,欧洲经济持续增长。总平均不过5%,但已经是旷古空前,也很可能绝后。(除非是凤凰涅槃后的下一个文明周期—如同中国。)进入1960年代,富裕起来的欧洲剩余了大量的高贵的欧洲人已经不愿意再干的粗笨工作。(比如建筑工、清洁工。)西方发达国家都开始开放移民,让前殖民地的穷人来帮欧洲分忧解困。刚开始的十几年,真的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但随着西方自第一次石油危机就开始的经济长期性困难,很快利害的相较结果就发生了变化。这时他们才发现“请神容易送神难”。随着这些移民下一代的长大,持续经济危机中的欧洲并没有曾经慷慨提供给他们的父辈的哪怕是粗笨的工作提供给他们。他们成了经济困难的牺牲品。他们就用游手好闲,做吃福利,扰乱社会治安来回报这个已经不欢迎他们,却找不出办法理由来驱赶他们的欧洲社会。而且,阿拉伯人和黑人的生育率远高于欧洲人。长此以往,那个挪威杀人狂布雷维克的预言(穆斯林成为欧洲主流人口)真的会成真。碍于政治正确,西方人对此几乎是无言以对,无法反省,只有眼睁睁地看着那样的局面在数十年后来临。

  在美国也有类似的问题,但入侵人口的主要部分是墨西哥人。好在他们是欧洲血统,天主教徒。对正宗的央格鲁·撒克逊欧洲人的文化压力还是小得多。

  像这样的困局,对中国人,中华文明,可以说是不存在的。沾祖先的光,我们有一个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和13亿高度匀质的人口。汉族人占94%。可能有分离愿望的少数民族只有三族,他们的人口数量不超过全国人口的2%,文化发展程度又远低于汉族。因此民族分裂问题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不可能成为中国的心腹之患。倒是那个民族区域自治的政策能向着美国式的大熔炉政策,对少数民族文化不歧视不鼓励的方向发展更好。

  五、来

  至于未来,当然还有多种可能。最明显的趋势无过于中国还会继续崛起。但崛起的速度和终点则有各种估计。我的估计是中国大体还能有20年的高速发展。发展的终点是与美国并驾齐驱。至于能否在一代人(30年)的尺度内明显地凌驾于美国之上,则很难说。肯定是不容易。这种前景要再过至少10年以后才能更进一步判断。10-20年内,中国在收编东盟和日韩方面能有多大的成就,现在也还难说。但是有两点可以预定。就是:如果中国真能走到整体实力与美国并驾齐驱的地步,美国的势力必得至少明确地开始从亚洲尤其是东北亚撤退。日韩必须恢复真正的独立或中立,而不能再是美国的附庸。如果中国的整体势力真能够有明确地凌驾于美国之上的一天,(恐怕相当遥远,比如50年内。)那美国的军事势力,就必须全部退出亚洲。而日韩和东盟,就应当是中国的骨肉亲密盟邦了,就如同美国和西欧之间那种血浓于水的骨肉盟邦。

  伊斯兰势力与西方势力之间的关系最大的可能是与现在相仿。以色列-巴勒斯坦问题很可能始终不能得到彻底的解决。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很可能始终存在巨大的鸿沟。伊斯兰世界始终不会被西方收编成对付东方的辅助力量。而这股力量很可能继续成为东方势力的事实上的战略同盟者,而非洲和拉美,都可能慢慢地落入东方势力的掌控之中。至少,它们肯定不再是西方势力的禁脔。

  我对伊斯兰世界前景的展望似乎相当不乐观。这个文明现在的主要亮点就是石油,用石油换来的巨大财富。Opec是他们的最伟大国际经济政治杰作。第二个亮点就是穆斯林性格的刚毅不屈,与强权抗争的死磕精神。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原教旨恐怖主义是这种性格的极端表现。对那种滥杀无辜的恐怖主义我当然绝无可能表示支持。但我对穆斯林们面对国际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则表示高度欣赏。那个几个小小的穆斯林国家,就把如此强大的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拖得精疲力竭。这真的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中国与穆斯林世界并无任何成型的抵抗西方的战略同盟。但事实就是如此,以至于我实在忍不住常想用坐山观虎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甚至他们在主动自愿无偿为我们火中取栗之类的成语来形容这种局面。能有这样巨大无偿的利益收取,相信在世界史上亦属相当罕见。我们自然应当谨慎善用之。

  这石油财富有几个弱点。第一丰富的石油只分布在少部分阿拉伯国家。第二这些石油在二三十年内就会采掘殆尽。第三那些产油国除了攒下一笔金融财富外,并没有用这笔雄厚的资金为自己的民族建立起可持续的工业体系。那些国家,除了银行和房地产外,还是什么都不出产。真正的有物质交换的贸易只在东西方之间发生。那个迪拜只是一个单方向的商品集散中转中心而已。实质性的内容就是,阿拉伯世界,乃至加上除南非以外的几乎整个非洲,就是出口资源,(石油和其它矿产,还有可可、咖啡等初级农产品。)交换几乎一切的工业制成品。民族的地方的制造业,始终处于接近于无的状态。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完全看不到这个文明体的经济前景何在。仅仅靠积攒下来的石油资本搞金融对卡塔尔(122万人口)、阿联酋(491万)、科威特(258万)那样的小国,乃至沙特阿拉伯(2552万)那样的国家可能还可以维生。但对埃及(7671万)那样的人口大国或整个阿拉伯民族,这些钱则是远远不够的。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则无论何样的政治体制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中国现在帮他们搞基础设施。以后,还可以帮他们搞矿产加工业和中国不久的将来就会被淘汰的各种低端行业。中国不能太过通吃。一定要给先进的西方,也给落后的第三世界,留下一些饭碗。一花独秀不是春天。这个世界的确需要更均衡一些的发展。中国在让步的时候,自然也是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的。

  穆斯林世界对中国真的没有威胁。我们需要他们的仅限资源一项。其它方面都是中国供给。中国的强项是经济,穆斯林国家的弱项正好也是经济。双方根本不可能发生战略对撞。疆独的恐怖袭击,对中国的整体,只可能是癣疥之疾,都不值得拿到国际大战略上来提的。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与穆斯林国家搞好关系,不要与他们发生任何战略性的冲突。这个状态再维持20年,中国就必须开始接手西方成为穆斯林世界的主要精神对话者和物质供应者了。吸取今天西方的教训,将来的这种关系希望一定是以互补而不是以对抗为基调。

  西方的前程,我的基本估计是持续的停滞和慢慢的衰退。西方文明再有大踏步地前行真的是很困难了。这个文明实在是已经有了太多的懒惰与负担。

  比如最近美国政府与国会经过极富戏剧性的激烈争吵,终于达成在两年内提高债务顶限2.1万亿。同时要求10年内减少一万亿赤字。我怎么看着这些数字像儿戏。因为10年以后,美国的国债顶限想必又提高了很多次,客气点说比如再加10万亿。那哪怕是如愿减下来的一万亿不过是增加数的十分之一,有意义吗?也许这个一万亿是指的每一年。但协议又说从2013年才开始。原因是害怕缩减开支打击已经艰难万分的经济复苏。但是若两年以后经济发展依然疲软呢?这个风险可是大大。那这个缩减开支会推到哪一年呢?根据协议,这个缩减有一半会落在国防开支上。长此以往,美国的军力恐怕就会继续下降。现在他们就对付不了阿富汗,届时会连比阿富汗还小得多的国际冲突都应付不了的,遑论军事上遏制中国。

  但另一方面,我必须承认,这个文明的确还有极多的底蕴与老本。一时半会,且消耗不完。比如哪天他们真要把博物馆中的自己攒下的或从外面抢来的宝物出售或典当用以填补亏空,那这个文明就真的要加速下行了。

  他们的制度能否在局面无可挽回之前,便实现退行,实现比如把带薪度假时间大幅缩短,成功赢回至少相当一部分的国际经济竞争力,我还难以逆料。但我的确不预计这个文明会迅速崩溃。我也不清楚相对于罗马共和国之后,西方会不会再有一个罗马帝国式的辉煌。也许,在地球上为人类主持罗马帝国式的再度辉煌的会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明而不是美国欧洲呢。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8日 来源时间:2018年01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