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作者:刘学伟   来源:作者赐稿  已有 1311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点击这里,可看本书稿(一至附录六)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二)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三)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四)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五)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六)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七)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八)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九)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二)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十三)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结论一)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之结论二)
附录一:关于人类不同族群智力/综合素质差异之缘由的一种假设
附录二:华夏文明为何总是欠缺那么一点阳刚之气?
附录三:平等相对论发凡
附录四、五:简论强势领袖和强势政党,迟竹强论国民素质)
附录六:”西方的制度无法移植,但要保住“
附录七:
东方大同盟,中国走向世界的必经之路


关于族群差异的证据和若干附录补充


· 这一篇文章是《关于人类不同族群智力/综合素质差异之缘由的一种假设》的后续,接着补充证据。这些证据几乎全部是抄来。本人也有提供少量补充证据。这时都会特别注明(本人……),并用【】括起来。论证也基本上都是抄来。也有少量发挥是自行做出。这个倒是没有处处标明。请大家着重看证据。论证大家自己都可以做。只要证据站得住脚,论证应当也能站得住脚。

本文也有近一万两千字,份六节。前面三节是证据。后面三节是一个方法论、四本参考书和现实意义举例。现实意义没有大量发挥,那是另外文章的任务。

一:人类种族之间存在明显智力差异的宏观证据


这一节主要摘自林恩的著作《智力上的种族差异》
Race Differences in Interlligence)的总结论。关于人类种族间的智力差异,作者 Richart·林恩总结了10个整体性的论据。这里把顺序调整一下,归并一条,俭省一条(讲的是脑容量),剩八条,复述如下:

第一、新达尔文主义进化论关于生物学演变的基本原则是,当一个物种的下属种群占据不同的环境并在地理上被分割以后,它们的基因就会分别各自发展(分道扬镳),先成为不同的变种(亚种),然后变成不同的物种。变种(亚种)与物种的区别在于有没有生殖隔离。具体到人,各个种族当然是智人这个物种下面的亚种。

人种的分化也只可能循同样的途径。各方面的基因都会根据各自的具体环境分头演化。(热带居民肤色变深而温/寒带居民肤色变浅。)比如包括身高体重、体型、肤色、头发和眼睛、基因疾病的流行程度和血型在各个种族/族群之间,都有差异,这些差异也都在演变。认为唯有智力不会因为他们各自长期所处的复杂程度不同的环境分头演化是不合逻辑的。当然现代人类社会环境复杂程度开始趋同,智力的发展也会趋同,但离真正同化还相当遥远。因为这个趋同的时段还远不及以前大不相同的时段长,并且迄今为止,趋同的程度还有限 。

第二、特定种族在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国家中的IQ分数的稳定性只能用基因因素来解释。低智商的种族如此,高智商的种族亦如此。

首先是欧洲人无论在欧洲本土,还是在以他们为主体的殖民地,还是在他们仅占少数,甚至极少数的其它种族的地盘,他们毫无例外地可以表现出优良的素质,取得优秀的发展成就。

其次、犹太民族和中日韩三个东亚民族也是这样,无论他们在自己的故土上,还是在别人的土地上,是在发达富裕的国家中,还是在贫穷落后的国家中,是居于多数,还是居于绝对的少数,除了华人在新加坡,他们一般也从未在海外拥有全面的政治权力,但是他们依然毫无例外地可以取得极好的发展成就。

而祖居撒南非洲的尼格罗人,则无论是在他们的祖国,还是在他们占绝对多数的移民地(加勒比海岛国),还是在拉美的发展中或半发达的国家,还是在西欧北美的发达国家,无论是他们自己握有政治主权,还是处于被支配的少数地位,他们的发展水平都是一贯的最低。

那些混血种族占主导多数的国家/地区(主要是拉丁美洲),其发展水平,总是居于前述两类种族自行主导的国家/地区之间,完全没有例外。

第三、在多种族混居的环境中,无论这个特定环境的整体发展水平(国家是穷还是富)如何,处于哪个洲份,他们也各自稳定地保持各自的智力和发展特征。高的恒高,低的恒低。那些混血的种族的发展成就也毫无例外地处于前述两类种族的中间。

如果说各种族的智力发展,由环境决定,当如何解释,上述三类种族,在无论何种发展水平的多种族混居的国度中,总是按照一样的固定的顺序排列发展水平?

第四、不同种族的素质解释了新石器时代人类先祖由采集-狩猎时代向农耕时代的转变程度。高素质的种族成功、完整地完成了这个转变。素质较低的种族依次只部分、局部或完全没有完成这种转化。素质最低者直到现代依然停留在采集-狩猎时代。

第五、种族的素质差异在以后建立城市和文明的过程中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文明的特征是文字、数字系统、律法和政府机构等。在旧大陆,除了撒南非洲,各个主要种族都建立起了文明。在新大陆,印第安人建立起了一些半截文明(有城市、农业,但没有金属工具、牲畜动力和文字与数字的不发达等)。在撒南非洲,则没有建立起过早期文明。而且这些文明持续的长度和历代、直到当代的成就都表达了建立这些不同文明的不同种族的素质水平。

举个例子,一些今天依然健在的原始部落的数学里面,只有四个数字,分别是:一、二、少(few)、多(many)。如果有七件东西需要计数,他们会说:二、二、二、一。至于文字,那就没有一个撒南非洲或类似的原始部族,拥有过自行创立的文字。连那么辉煌庞大的印加帝国文明还是结绳记事呢。【本人还亲自询问过一些非洲朋友,他们的当地语言有没有办法表达巨大的数字。他说没有。如果有必要时,他们就使用英语、法语或阿拉伯语的相应词汇。】

文明的持续长度和发展水平决定了该文明的持有者的素质水平。这个素质水平与文明发展水平之间的关系就和鸡与蛋的关系一样。好蛋孵好鸡,好鸡生好蛋。两者互为因果。中间当然还是有一些神秘而解释不清的东西。但承认事实比解释清楚缘由更重要。

第六、收养研究表明,不同种族的孩子在同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长大以后,他们还是顽固地表现出自己种族本身的智力特征,并不因相同的成长环境而表现出同等或近似的智力水平。(不要把IQ指数和他们达到的学业和事业成就混淆。前者是潜力,后者是这个潜力在具体环境中的具体表现。这是可以依据努力和外人的帮助等发生更大改变的。)

其实、种族混居就相当于群体上的收养研究。不同的种族进到同样的环境中。(这个同样的环境可以是在富国、也可以是在穷国、或中等发展的国家。)然而,这些不同的种族还是顽固地表现出他们在母国所具有的一切。同化/融入从来都不完全。只有同样或相近的种族,同化/融入才能良好进行。

有心理学家提供实验证据说明,被良好家庭收养的智商较低的儿童其实在十数年中就可以取得十几个点的智商改善。那么进入发达国家居住的非裔的各项生活条件,比在非洲可是好了太多。如果智商仅依靠环境就可以改善得那么快和多,300年的时间,在美国的非裔实在应当取得更大的智力进步。

第七、双胞胎研究都表明,个体智商具有高度的遗传性。遗传基因完全相同的两个双胞胎,分别在不同的家庭环境中长大,他们会表现出与环境完全无关的高度智商同质性。大体上是80%的遗传,20%的变异和外界影响。(不要把这个同质性的纯智力g与学业成绩混淆。不要把液态智力和晶化智力混淆。)

一个种族的智商,就是这个种族所有成员的个体智商的匀值。不能设想,种族的智商没有遗传性。其实,研究每一个特定种族到不同环境中的表现,就是这种放大了的双胞胎研究。但是事实上,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没有抛弃母国的遗传基因和遗传文化。改变慢而有限。

美国的大批黑人离开故国已有三百来年,十来代。他们的智商其实已经比一直在故土的同胞高出一个标准差。也就是平均一代1.5百分点的增长。那么3000年是100代。不同的种族/民族在不同的环境中生长,他们的智力差距可以演化得相差多少呢?

第八、种族差异在如此众多的不同的地域和发展阶段的国家中、在早期和随后的文明的以数千年为跨度的发展中的高度稳固性,和无论在哪里的调查都可以发现的智力的遗传性,需要一个符合逻辑的科学的解释。

就智力的种族差异问题而言,只有基因基础+加环境影响的理论能够解释上列所有的事实而没有重大的漏洞。那些不承认基因对智力种族差异有重大影响的其它理论都无法自圆其说。

在这个理论里,有长期的以千年计的环境对智商的绝对影响力和短期的,以数十年计的环境变化的相当有限的影响力两个部分,不可混淆。

其实在人类的未来,不同种族的生活环境肯定也会趋同,那么智力水平在环境的影响下自然也会趋同,至少不会变得差距越来越大。不过这个过程要真的呈现出巨大效果,(比如差距不再是一到两个标准差,而是仅有几个百分点。)恐怕还需要超过一百年,好几代人的努力。

不过,如果世界的未来不是逐步走向大同,而是一直保持巨大的发展差异,甚或进一步两级分化,富国愈富而穷国愈穷,那上段的美好设想也就会落空了。

二:“种族歧视导致全部种族差异”的理论可靠吗?


一个被左派、自由派一直坚持的观点是:
少数群体的劣势地位完全是多数的强势群体为了维护他们的统治地位通过系统的歧视强加的,不具有任何客观性和合理性。这个观点尤其在美国非常流行,因为那里的黑人在当初的确是作为奴隶被强行掳来,以后一直至今受到很多公开的和暗中的歧视。

但是这个理论放到许多其它多民族多种族共居的地方,则会出现很多的说不通的情形。

比如在加勒比海的许多岛国(比如海地)上,黑人占绝大多数,政治权利一直都由黑人执掌。但那里并未掌权的白人,亚洲人、乃至混血种人,都能取得比黑人更好的社会经济地位。这个优势的地位并不是通过政治压迫经济剥夺得来的。

这种情况在东南亚地区也毫无例外地出现。在那里的除了新加坡的九个国家中,华人都是少数,都没有执掌政治权利,一直受歧视甚至一度受迫害直到被大规模屠杀(印尼1960年代大规模排华)。但是只要屠杀停止,在无论多么严苛和不公平的竞争条件下,他们都能取得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上的优势。

在欧洲历史上的犹太人也是这样,他们一直都是受歧视和迫害的对象,也一直可以取得比欧洲人更好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他们被歧视的原因与黑人正好相反。那是因为他们表现得太过优秀。

其实,只要你把政治正确的教条暂时悄悄放到一边,只要你不是白痴,你都可以看到,那些优秀的民族/种族,无论他们在居住地的国家中是处于多数还是少数,是掌权还是不掌权,这个国家是富裕、中庸或是贫穷,甚至还受到种种歧视,他们都能取得优越的社会和经济地位。而那些不那么优秀的民族/种族,无论他们是居于多数还是少数,是掌权还是不掌权,在穷国中还是富国中,甚至还受到种种照顾(比如马来西亚的马来人),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都会落后。显而易见,这种种族/族群差距,绝不仅仅是由于歧视造成的。

简单地说,歧视是建立在差距的基础上的。还是先有差距,然后歧视才可能加剧差距。但认为差距完全由歧视造成,这就不是实事求是。比如,在美国中小学里对亚洲学生的学力仰视也是先建立在已经/早已客观存在的差距之上,然后这个差距又被这个仰视所强化。作为一个亚洲人,你得不到全A,那都无脸面对其他种族的同学。人家会说:“你是亚洲孩子吗?怎么那么差?”其实你只是得了两个B+甚至A-而已。所以你只好加倍努力。

再看国际上,大家都知道,富裕和贫穷的国家在地图上呈块状分布。也就是说,一些挨在一起,或相隔万里的国家,只要人种文明的渊源相同,无论是在他们的发源地,还是在移居地,都可以富裕,也都可以贫穷,也都可以中庸。出了几个坏总统或好总统之类的临时性现象,也不能解释这种差别。因为你必须回答:那些地方为什么总是出不了好总统?反之亦然。其实富裕的原因相似,中庸或贫穷的原因也相似。那就是固有智商和固有文化加在一起的综合素质的不同。

在古代和中世纪,总之,在西方殖民主义大发扬之前,各个文明,各个种族,都在自己的地盘上独立发展。取得成就不大的,或中途灭亡了的,不能说都是受到西方先进种族/民族/国家的剥削压迫的结果。无数的古老文明是自行崩溃的,或者是先有内乱,然后外敌乘虚而入给灭掉的。

中部非洲、东南亚亚热带、巴西亚马孙雨林里的气候太宜人,采集/狩猎的方式可以一直维持部落的生存,真的可能是那里的原始的部落生存方式一直不能进化的直接外部环境原因。这些外部环境原因积累太久,自然会影响到那里的人民的智商发展。智商难道能不是在人类与自然、和人与人的复杂的合作与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吗?采集-狩猎文明、游牧文明、农耕文明和工业文明、电子文明,对人的智力的要求和促进能是一样的吗?亚马孙丛林里不穿衣服的部落里的孩子,能和硅谷的小学里的孩子一样聪明吗?

现代的左派有一个典型的悖论,就是同时坚持短期(十几年到几十年尺度)的环境决定论和长期(千年/万年尺度)的基因/非环境决定论。他们一边说:现实中发现的族群差异完全是环境造成。只要改变(教育)环境,十几年至多几十年就可以消除全部差异。同时他们又坚持:人类不同族群中不同的环境中生存哪怕是几千年几万年,也不会形成任何实质性的族群差异,除了无关紧要的肤色等。因为把智人和其他动物区别开来的基因变异早在(数)十万年前就已经完成。

他们认为,在热带和温带各自发展的数万年太短,不足以造成不同族群之间的任何实质智力差异。他们同时认为,在同样的童年和求学期间的十几到二十几年的无差别环境,足以抹除任何可能存在族群之间的的历史差异。因为文化的传习,完全是后天的,与遗传毫不相干。(这里指的是族群之间而不是个体之间的比较。)

我当然明白,他们认为差异完全是表现型的,而不是基因型的;是晶态的而不是液态的。那个纯粹的智力g,不可能有区别。但是现象难道不会表达本质?如果坚持现象都是假的,那你又从何去认识本质?难道本质(这里就是g。)只能由上帝赋予?你只能像信仰上帝一样去心领神会,无需去参考经验事实?(比如下节开始的举例。)

三:多种族混居国家的种族阶梯举例


这一节的内容基本都摘要自理查德·林恩的《全球钟形曲线》(Global Bell Curve)和《智力的全球差异》
IQ and Global Inequality)两本书。本文第五节对之有更详细介绍。

撒南非洲:白种人-印度人/混血种人-黑人,三个阶梯。只有南非有相当数量的白人。其它撒南非洲国家的白种人乃至印度人的数量都非常之少(1-2%)。在殖民时代,白人拥有政权。现在包括在南非,白人统统都没有执政权。但他们的经济社会优势地位依然稳固。除非是被没收财产然后被扫地出门(例:肯尼亚1970年代)。

印度人在非洲从未拥有政权。他们远比黑人富裕应当用智商解释。

澳大利亚:那里的土著比撒南非洲的土著还要落后。与后来移入的白人各方面的发展是天壤之别。那些土著的生活水平在欧洲人没有去之前也是极度地底下。那并不是西方殖民主义所导致。

巴西人口分四类:处于顶端的是白种人和少量的日本人。中间是混血种人,底下是黑人和印第安人。有精巧的不公开的但遍布各处的种族歧视存在,它们加剧了IQ造成的社会差距。但无法说差距都是种族歧视压迫造成。

比如日本人,当年也是作为契约劳工来到巴西。现在它们仅占1%人口,社会地位经济水平竟明显居白种人之上。他们从未拥有政治特权,其成功只能用聪明加努力来解释。

英国的人种分四类:欧洲人、东亚人、南亚人和撒南非洲人。种族阶梯是欧洲人/亚洲人居顶。南亚人居中,撒南非洲人处于底部。南亚人的中庸地位也是只能用智力中庸来解释。

加拿大人口分六个种族/民族:英裔、法裔、亚裔、撒南非裔和印第安人/纽因特人。前三与后三的发展水平相隔悬远。至少亚裔加入高阶只能用智力来解释。

加勒比海岛国有四个族裔:欧洲人、华人、混血儿和黑人。殖民时代以后,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口都是黑人或混血儿。他们一定执掌政权。欧裔和华裔都是绝对少数(1-2%)。但他们社会经济地位一定最高。然后混血儿,然后非裔。这种现象绝对无法用种族歧视/压迫之类的理论来解释。

东南亚: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东南亚有10个国家,这个排序无一例外。华人只有在新加坡是多数,握有政权,其发展之好,举世称羡。在其它国家中,从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华裔的比例依次递减,这些国家的富裕程度也依次递减。最后三个国家曾经全盘公有制,经济水平还受第二种因素削减。到东南亚的华人,一开始也都是穷人,(并不像现在去美国的多是知识分子、大学生。)他们也都是从底层干起,用了数十年,两三代人的光阴,才爬到顶层

【当我无数次问到东南亚的华裔他们为什么会比当地人更成功时,他们的回答通常是:华人更努力,更节俭,更能计划长远。一般不会首先提到更聪明。但是难道努力、节俭、计长远不是聪明的一部分吗?不够努力,不够节俭,不计长远难道不是不够聪明的表现吗?】

亚裔无论在何处都是模范少数民族。他们最大的优点是勤劳而又不惹事。但是亚裔只有智力的优势,在学业和经济上表现优异。但是亚裔(华裔)政治上野心不足,从未想过统治别的民族/种族,或自己独占一块地盘。新加坡是唯一的偶然的例外,那可是成就非凡。不过也得承认亚裔/华裔比起西方人的综合素质还是有差距。比如在东南亚的殖民时代,都是西方人在当统治者,中国人只能当“帮凶”,去帮着统治当地的土著。

林恩认为,中国人在东南亚成功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比当地人高出16点的智商。正如在美国白人相对黑人的成功来自于他们多出15点的智商。然后才是那些软实力,文化优势。

印度人的智商与马来人相近,他们更成功应当来自于文化因素。

夏威夷:四个种族。欧裔/亚裔、混血、土著。拉美:欧裔/亚裔、混血、非裔。

美国:华裔/欧裔、拉丁裔和非裔。【法国:欧裔、亚裔、阿裔、非裔】

这些排序,万国不变,万古不变。除了智商,还能有什么符合逻辑的解释?

四:多元回归分析


一个难题是,如何把这个成功或失败文化的因素与智商高低这个更加
phisique的素质区分开来。因为文化显然是后天习得,是有较大机会改变的。比如通过收养儿童,更大规模的是通过移民然后融入更先进的社会的更先进的文化。

多元回归分析。用于有多个变量在影响同一个结果的情况下,一个一个地去掉自变量,看因变量的变化在多大程度上与之相应。比如某一个自变量变化时,因变量不变,那就是这两者无关,可以去掉。如果因变量也变,但变得不够,那就很可能还有其它的自变量。把可能的自变量一个一个地试,最后就很可能找到最关键的一个或几个自变量,并且还可能把它们各自的权重也算出来。

多元回归分析可以剥离自变量的一个最精彩的例子就是寻找东北亚中日韩三个民族的学业成就靠的是什么。在PISA的测试中,东北亚永远是最高分。但是他们的人均收入比发达西方还差很远,尤其是中国仅及西方平均的五分之一。但是中国人的智商分数则是顶尖。学习成绩与智商有极好相关性,而与收入水平相关性至少在东北亚低得多。这就证明了,智商是决定学习成绩的最重要自变量,而收入水平不是。同时它还说明,学习成绩也不是收入水平的唯一自变量,还有其它因素在影响收入水平。而在西方发达国家,由于智商和成绩和收入三高并行,你就无法辨析谁跟谁真的有因果关系了。

就美国国内的黑人白人的种族成就差异,《钟形曲线》一书做了一项很复杂的工作,就是把智力和文化的影响分别大体地计算了出来。他的论证过程过于复杂,这里无法甚至概述,只能直接概述他的结论。

如果把非裔和欧裔的智商差异考虑进去(就是说同等IQ的非裔和欧裔相比),在学业成就、收入水平,甚至社会经济地位方面的结果,非裔和欧裔都没有差距,非裔甚至还有一些超前。但是在失业率、离婚率、吸毒率、犯罪率、单亲率等社会地位方面,差距缩小,但依然有差距。

用多元回归的方法分析,那就是,学业成绩、经济收入等硬指标,受IQ这项自变量硬指标强大控制。但其它社会地位指标则在IQ之外,还受其它一些自变量因素(一般而言就是失败文化)的影响了。

美国的黑人的失败文化来源已经长久了。

内战以前,美国北部的自由黑人本来其实没有失败文化,他们非常自足于与相比南部黑人的奴隶身份的自由身份,非常努力地在融入白人社会,并取得相当大的成功。内战结束以后,南部的原本是奴隶的缺乏文化和技能的黑人大批涌入北方,让原来北部自由黑人的长期努力毁于一旦。因为那里的白人无法区别这两种黑人,只好一概而论,加以歧视。

现在从加勒比海来的黑人又在努力改善黑人的形象。他们肤色较浅,头发直,从外形上可以略加区别。他们在祖上是那里的主体民族,无从受到歧视,来的又都是比较成功的人士。

1960年代的黑人平权运动以来,在美国社会广泛实施positives actions,种族歧视大为好转。数十年下来,也有相当一批非裔成为中产。但这还是未能从根本上改善乃至消除非裔的落后地位。

有些悲观主义者比如林恩估计,美国黑人的经济社会地位落后的现象,恐怕跟非洲的整体落后的现象一样,会要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可能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失败的文化并非天生,是在一再的失败之后产生的。这种文化在1840年到1949年间,也在中国人中产生和流行过。抗日战争中,大家都知道,中国出现过数以百万计的伪军和汉奸。“良民”那就更多。他们自然都是失败主义的俘虏。只是在中国真正独立以后,尤其在改革开放已经取得辉煌成就的新世纪以来,才在中国人中间慢慢地失去市场,但是还有强大的余绪。很多的人至今不肯相信中国、东方民族真的就可以全面地赶上西方。说句实话,笔者自己对此也没有十分的把握,一切都还是要看事实的。在崛起没有完成之前,任何重大的失误都可能导致崛起中止甚至失败。

五:主要参考书目介绍


—《钟形曲线》、《全球钟形曲线》、《智力的种族差异》和《开启智慧》四本书的简介

Herrnstein和Murray在1994年写了《钟形曲线》(The Bell Curve)这本长达845页的震惊一时的书,深入地讨论了极为敏感的美国的种族差异问题。中心思想是:智力的差异是美国多个种族之间的各种差异的决定性因素。在这本书中,作者只认真地考察了欧裔、西裔和非裔这三个种族的长期数据。考察的内容除智商外,还有受教育成就、收入水平、社会地位(用专业人士的比例来表达)、失业率、贫穷率、犯罪率、女性的未婚生育率等等。他们的总结论可以进一步概括为如下四点:

一、无论在何种族裔中,或不分族裔混合统计,个体的智商都与其在青少年时的学业成就、成年后的收入水平和社会经济地位有相当高的正相关性。

二、他们把这种智商和收入等的相关性从个体之间扩展到族群之间。他们测试、计算出来的欧裔、西裔、非裔三个族群的整体平均智商分别是103、89和85。三个种族成功接受高等教育、从事高尚职业的人口的比率和收入都有相应的差别。

三、三个族群之间的这三种差别,如果用同等智商的人数加权,则会完全消失。就是说,在IQ面前,其实种族已经平等。

具体点说,非裔由于平均智商低,高智商的人(比如智商100或110)的人的比例,就会比同样智商的欧裔少得多。但如果把智商指数相同的非裔和欧裔比成就,非裔就一点也不逊色。

四、智力不仅是这三项社会差别的决定性因素,而且也是长期失业率、福利依赖率、犯罪率、非婚生子率和贫穷率的主要决定因素,但不是全部决定因素。因为按IQ加权以后。这些方面的种族差距大为缩小,但并不像前三项那样完全消失。

考察以上所有四点,作者结论:基因和环境两个方面共同决定了这些种族间的大量差异。这里说的环境因素,是与IQ并不直接相关,不可能来自遗传的文化环境。

这本书算得上是最严谨那一类的学术著作。正文前的插图目录就有5页。表格的目录有两页。书的正文有665页。其后的注解竟有112页之多,参考书目有58页之多,连索引都有12页。书中的数据表格既多且长,到让笔者觉得难以卒读的地步。这大概是为了让讨论如此敏感题目的该书有足够的说服力。

林恩在2008年出了一本名叫《全球钟形曲线》(The Global Bell Curve)的书,来扩展《钟形曲线》一书的结论到全世界的范围。他考察了全球存在种族混居的12个国家或地区,得出的结论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钟形曲线》所论之种族差异一样广泛稳固存在。那些单一民族居住的国家比如日本、韩国他就没有考察。欧洲大陆和中国也没有,可能是因为受政策限制而得不到数据。(欧洲大陆的多数国家完全禁止类似的研究,也因此找不到相关的数据。但在欧洲,并不因为不研究就不出现这方面的问题。比如,2015年,法国就发生了很多起与种族有关的恐袭案,以后只怕会更多。)

他的考察非常详尽,每一个地区都有数十张表,数百项数据。书末的references有43页之多。和《钟形曲线》一样,也考察了十几项指标,而且是历史性的有时间跨度的考察。

他还有另一本2006年出的书叫做《智力的全球差异》(IQ and Global Inequality),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做类似考察。但这回是按种族分章,共分10章分别考察了欧洲人、非洲人、南亚和北非人、东南亚人、澳洲土著、太平洋岛民、东亚人、极地住民、印第安人、非洲的两个最落后的土著Boushmen和Pygmies。然后他还考察了环境和基因对智力的共同影响、智力的历史发展、气候的影响、不同种族的智力发展。书末的references也有42页之多。

关于智商和种族差异的关系,林恩和万哈林在10年间一共写了六本书。主题观点都一样,内容则各有侧重。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

还有一本名由Richard Nisbett于2009年出版的名叫《开启智慧,其实你我都可以更聪明》(Intelligence and How to Get It)的书,有中文版,是通俗读物。但是对《钟形曲线》一书和基因智商派有很多批驳。兼听则明,自然也值得参考。不过我觉得他的那些批驳,又基本上被林恩用国际上的大量实例驳倒。

非常可惜,上面介绍的四部书,除了最后一部,都没有中译本。不过前三部可以在网上找到PDF的版本。如果谁想看,又懒得自己去网上找,可与本人联络,我传给你。

六:这些研究有何现实意义?


这一节,那都是自己写的。但只是一个极简单的提纲。

人们化很大功夫研究问题,一般而言,并不是为研究而研究,总还是希望研究出来的结论有一些现实意义。

这个现实意义,也有两个等级。第一个是解释世界。就是说,你以前百思不得其解,或者自己或别人已经提供的解释总是有重大漏洞,不能自圆其说。如果新的解释没有重大漏洞,或者能让你有茅塞顿开,豁然贯通的感觉,那就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成绩。

第二个是指导实践。就是说你可以用新理解到的规律去更好地指导实践,可以少走弯路,做事达到预期的目的,而不是总是事与愿违。

先说第一个等级。如果我们承认不同的种族的智力水平真的有重大差别,那么这个世界哪些地方可以解释得更好呢?

除了前文已经提到的部分,我想至少还可以多解释如下这些重要的情况。

第一、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在非西方世界,只有东北亚的三个民族可以移植西方的工业和现代化成功。

第二、可以解释为什么在非西方世界,除了东北亚,其它的地方要搞工业和现代化都是那么地困难。

第三、是不是可以更清晰地理解,为什么拉美国家的发展总是与欧洲北美澳洲有很大的距离,但比起除东亚以外的其它非西方世界,又能好出很多?

第四、也许,穆斯林世界那么急于向欧洲输出人口,是因为他们可能真的是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可想。

第五、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西方的全球化,首先看上的是中国,然后是东南亚/南亚。以及为什么他们迄今看不上撒南非洲。是不是对撒南非洲的发展困难,应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更多的请大家自己去发挥。

再说第二个等级。可以如何指导实践。

比如说,那个一带一路,可以据此思考,应当重点放在哪些方向,才可能事半功倍。而放在哪些方向,则可能事倍功半。

比如说,欧洲在接纳移民时,是否可以考虑有所侧重。像美国那样,只选择性地接受高科技移民,力图造就一个欧洲的加利福尼亚。如果真的实施,移民就会大多来自地球上一个特定的区域,这样是否对这两个地区都更合算?

比如说在美国,是否应当更加厉行选择性移民,高智商移民以外的移民,都尽可能地压缩。这样,是否可以延缓美国拉美化的宿命前程

比如说,中国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国民的匀质性很高。这是祖先留给中国的最大财富,甚至比孔夫子的教导都还要重要。中国必须竭尽全力维护这个国民人口种族文化的匀质性,千万不可被任何鼓吹多元文化多元文明优越性的论调所忽悠。除了少量的高科技移民,引进移民的大门就是要死死关住。即使是将来哪一天,如果中国因老龄化的确需要引进一部分移民,也一定要考虑种族因素,可以批量引进可以同化的其他黄种人,最多马来人,尽全力避免引进一些与华夏人种/文化相隔遥远的人民。

在这些时候,一半要考虑智商,一半要考虑文化。

任何一个文明,任何一套价值观,必须由建立、信奉它的人来承载。文明真的是永远跟它的人民在一起。人民就是文明。人民繁衍了,其文明也会繁衍。人民搬家,文明会跟着一起搬家。人民换了,文明就会换。人民换一半,文明的精气神也会换一半。人民没了,其文明也就没了。一个有长久传承的人民,要彻底改换精气神,全盘融入或接纳另一个文明,那是极度的困难。地理、地域,乃至周边人文环境,都次要得多。在一个给定的地域,如果原文明的承载者因为任何原因被外来的另一个文明的承载者大批取代,幻想原文明的精气神可以(依靠比如一部宪法、或一套价值观)永久存续,那真是图样图森破,上台拿衣服(音译 too young too simple, sametimes naive)。西方的价值体系,的确很是高大上。但我真的深度怀疑,它们并没有普世性,最终会把自己和别人一起带到沟里去。

这个世界很大,难题很多。西方人已经很聪明,可他们还是犯了那么多的错误,把那么多的事情办砸。我们东方人就算比西方人还聪明一点,也免不了会犯很多的错误。要想摆布其它的文明、其它的种族尤其是伊斯兰文明),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要充分再充分地估计其中的困难。比如那个人家从固有的从极其漫长的历史中继承下来的智力和文化都是极端地难以改变的。本人诚恳建议,真的是要尽可能地少介入那些地方过深。至少是现在不要。否则你可能到时都不知道是怎样死的。你觉得是双赢的事情,他们现在也可以以为是,但过些日子就可以不是的。介入过深,会拔不出来。看看西方人的前车之鉴吧。我们的实力和经验还远远比不过西方。看看我们三千年的文明史以及海外华侨史,中国人是不是天生的就缺乏统治远方的能力?建议扬长避短呀!

最后再补充声明一下:本人绝不赞成种族歧视。我觉得,人类各种族,就是人类大家庭中的几位兄弟姊妹。大家的人格当然平等。但这并不意味者不能承认几位兄弟伙姊妹的智力或文化的水平有区别。其实大家都清楚,兄弟姐妹虽然人格尊严平等,但并不能指望他们都取得同样的人生成就。能力强的哥哥姐姐(这是比喻哈,其实弟弟妹妹也可能能力更强的。)其实还真有责任帮助能力差一些的弟弟妹妹。不承认这个差别的真实存在其实是很不实事求是的,也是极不方便的。因为那些哥哥姐姐可以说:根据唯一真理政治正确,你不可能比我笨,我也不可能比你聪明。你混得不如我好,唯一的合法理由就是你不及我努力。你去努力呀!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7日 来源时间:2017年12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