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改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税改

国史上最大规模税改,谁是这份“圣诞礼物”的最大赢家?

作者:薄正源   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已有 296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随着美国税改渐行渐近,调和了众议院和参议院矛盾的最终税改议案,将在美国时间12月19日进行投票。如果这一法案最终生效,将成为美国近30年来最大的减税计划,也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以来的最大“政绩”,并被包装成赐予纳税者的“圣诞礼物”。
  不过不少分析认为,减税法案在对美国经济产生刺激作用的同时,还存在“劫贫济富”、增加赤字等争议,全球经济也将因此增加不确定性。
  截止12月初,美国参众两院各自通过了由共和党主导的2017年税改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在共和党政府年初执政以来,医保、贸易方面取得的立法胜利可以说是乏善可陈。
  距离2018年中期选举越来越近,特朗普和他的政治盟友如何巩固自己的选民基础?最为迫切的关键政治成果之一就是税改。
  尽管最终版法案还需经过两院调解过程(Reconciliation)才能成型,结合两院各自通过的版本观察,已经有了基本的、与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国会经济思路相吻合的基本框架。本期先行军专栏,将扼要分析该法案的企业相关政策变更、潜在市场影响、和对中国投资者未来在美投资的一些影响。
  急需税改“做政绩” ,处处都在彰显“美国优先”
  这两版税改法案清晰地展现出共和党和特朗普政府执政1年来一直不断强调的“国家自由主义”经济方向。包括企业减负、简化个人税务系统、刺激企业回美投资和封堵企业海外避税等一系列损害税基的漏洞意图都与特朗普一直倡导的“美国国家利益优先的自由主义经济倾向”相契合。如果该部分措施通过,被广泛认为将整体降低企业的税负。然而,税务减免力度的究竟有多少,还是需要根据不同企业的性质和不同的企业规模大小“分类讨论”。
  可以说,此次税改有着在短期刺激投资的明确意图。这一意图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   通过切换至“属地”税收系统,鼓励在海外有大量收益的美国公司将其海外资金投资至美国,并防止国际公司海外避税(Inversion);
  •   通过税务减免等一系列鼓励措施;
  •   通过调整企业税,促使整体营商成本降低。
  长期以来,尽管综合投资环境良好,税收却一直是美国投资环境较显著的一块“短板”。美国较高的税率和复杂的税务系统直接为投资者施加了较高的成本。其税收管理系统的复杂性也间接迫使企业花费了较大额的费用在财会等商业服务事项上。
  本次税改的一大重要举措是废止数十年来的“长臂(Long-Arm)”,税收范畴切换至基本不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征税的地源税种(Territorial Tax System)。与此同时,为了尽可能填补海外避税的漏洞,被认定有“避税”行为的企业能参与的减免项目和税额也一并被删减。为了吸引在海外持有大量资金的企业回到美国投资,对这类企业的海外资产和收入实施极为优惠的一次性汇回税率。目前,美国企业税率为35%,企业海外所得一经汇回美国就需要计入可征税收入范畴,而爱尔兰等“避税港”的税率为15%上下,因此,包括苹果公司在内的大量美国国际巨头出于税收考虑,将其所得留在海外,而非继续在美国进行投资和扩大生产。据估计,美国企业总共有约3万亿美元资本在海外,而海外避税行为此前一直没能得到妥善的管理。
  以“税改之匙”开启外资赴美投资大门
  对于赴美投资的外资企业来说,税改又有何影响?
  从短期来看,投资吸引力上升。税费降低之后,美国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预计有所上升。此次税改,影响最为直接的是在美直接投资建厂的绿地项目,包括全额投资减税和整体税率的降低等政策,促使国际投资者和企业产生更多在美进行生产布局以优化国际供应链的动力,法案中所包括的5年生产设备税收抵扣内容,预计会在短期内(未来5-10年)对投资和生产行为有着较显著的刺激。
  另一方面,新资本的流入也将刺激市场整合。
  税改或将进一步提升美国收并购的活跃程度。此举将激发跨国公司通过在美收并购的模式进入市场的兴趣,此外,美国公司的海外盈利额在“返美”后也会增加市场上资本的供应,部分资本会被企业用于在美本土企业的收并购或公司股票回购等行为,从而对美国各级金融市场产生价格波动的影响。综合来看,预计在短期到中期,美国跨国企业和国际投资者将共同参与并主导新一轮市场结构的调整。美国税改法案同时也限制了贷款利息相关的税务减免,这将会增加一部分杠杆收购行为的成本,或因此降低债务作为资本杠杆的收购活跃度。
  值得注意的是,各行业因“税改”所带来的红利存在着差异。
  例如,美国联邦企业税税率规定为35%,但企业所需缴付的实际税费却不尽相同(如下图)。本次税改对行业减免等等进行了较大细节更改,导致不同行业、不同公司可能会面对截然不同的税务情况,同样也增加了企业调整过程的复杂性,如果部分研发项目的投资不能免税,这会对科技企业的成本有较大影响。

数据来源:NY
U Stern
  谁是此轮税改的“最大赢家”?——整体而言,预期收益最大的是有足够规模的、符合多项税务优惠的跨国企业。反观中小企业,除了一般降低税率以及对合伙人企业等的税收减免,并无其他有针对性的刺激措施,相对利好较少。从这一角度来看,美国本轮税改产生的最终影响,更多是现有资本的迁徙,而非本土资本的产生。
  既是“经济账”亦是“政治账”的税改,对中国影响几何?
  此轮美国税改,对于包括中美贸易在内的国际贸易又有哪些影响?
  一方面,美国税改法案不是中美贸易法案,因此不会有大的贸易差额变化。生产成本的降低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海外企业选择在美投资建厂,整体供应链向美国倾斜,以减少部分国家对美国的贸易逆差。然而,这一效果的明显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相关海外国家自身的税务规定以及市场潜力。在中国现有市场需求仍在增加以及产品进口的税费规定下,将产品生产地设置在美国,再返销至中国的成本仍然较高,因此,针对美国税改进行投资反应的中国资本更多还是出于拓展市场的需求,而非生产重心的战略转移。
  另一方面,本轮税改预期也会带来一些潜在的宏观经济影响。短期的GDP刺激和即将到来的企业海外收入“返美”等趋势,在提振整体市场活力的同时也或将加紧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并且,在一定周期内对美元汇率产生向上压力,导致小幅增加国外投资者的投资成本,这反而更有利于出口产品销往美国。
  2017年的美国税改,既是一笔“经济账”也是“政治账”。能否成功履行此前“小政府、促投资、吸引国际资本”的经济规划承诺,直接关乎共和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的赢面。对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海外投资者而言,此次税改既在“点”的层面关乎企业营商成本、更在“面”的层面关乎美国作为全球最大市场的投资环境稳健程度。税改法案正式出台后,在美中资企业和国际投资者应根据自身所在行业尽快估算对自身企业造成的成本影响,并结合新的税务环境考量评估现有的供应链布局的优化空间。一般而言,企业可根据相关情况,考虑包括就采购与生产相关供应链优化、调整国内外公司关系、调整海外子公司间的业务模式,调整跨国企业治理结构等一些列优化资源配置的措施。
  多少潜在因素关乎税改法案的“立法进度条”?
  再次强调,税改法案是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最重要的政治项目,税改法案成功通过与否,很大程度与共和党2020年的执政前景息息相关。税改是美国国会在在2018年之前“必须通过”的政治任务,可以预期,最终法案将会在美国圣诞节假期之前通过,由特朗普签署生效,并被包装为给美国纳税者的“圣诞礼物”。(下图为本次美国税改的立法流程)
  最终,通过调解委员会(ReconciliationCommittee)的税改法案版本,预计会在目前法案的基础上进行一定修改。例如:最终的企业税率可能被定为21%,对合伙人企业等小型企业给予更大额度税务优惠等等。又因参议院共和党票数优势较为微薄(参议院版税改法案通过票数为51-49),所以就目前这两版法案中仍存在差异的企业相关税项,最终版法案也将会更加向参议院版本看齐。
  本次美国税改,只是美国针对新的全球化经济格局进行调整的多米诺骨牌之一。除此之外,市场上仍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重新协商、基建法案等一系列具有巨大投资环境影响潜力的事件仍在发酵中。同时,在税改中,个税部分内容造成的劳动力成本影响以及各州随后作为反应的税收政策仍不能完全预估,对于海外投资者整个投资环境的具体变化也不甚明朗。总的来说,税改后短期内的主要投资者多为将资本转回美国的美国国际企业,也不会大规模爆发所谓的“国际资本回流”。
  附:企业相关的税改措施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0日 来源时间:2017年12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美国税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