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中美印象》连载:亚特兰大2017年市长选举(十)

作者:张邵璠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739人浏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亚特兰大是美国第九大城市,是美国东南的重镇,也是美国跨国公司和高等院校云集的城市。今年11月7日亚特兰大将举行市长选举。在正式竞选之前,一共有13个亚特兰大的政客和普通人宣布竞选下任市长,目前还有9人在苦战。如果在11月7日的投票中没有哪位候选人得票超过50%,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将在12月5日的另行选举中决一雌雄。美国的基层民主是怎么回事?市长是如何产生的?读者知道在美国竞选总统募捐不到数亿美元就不能跳入大选“火坑”,那竞选类似亚特兰大这样的大都市市长要花多少钱?这个市长有多大权力,能管多少事?《中美印象》编辑部在今后一个月将发表连续报道,记述亚特兰大2017年的市长选举,并试图通过对这次选举的跟踪报道让读者对美国民主的现状做出自己的判断。】

白人再当家?
     如今距离2017年亚特兰大市长选举最终决选日不到一周时间。两位女性候选人的竞选造势与选战攻势进入白热化。科莎阵营方面,继续在塑造“民主党代言人”玛丽方面进行政宣攻势,而玛丽团队则抓住科莎竞选过程中来源不明的政治献金与其不愿空开纳税记录的态度,进行轮番攻击。然而,近期出现的选情,似乎预示玛丽将获得最终决选的胜利。这一判断,不仅基于支持玛丽的政治阵容的日渐庞大,也从玛丽本人笃定与老练的外在表现上体现出来。作为大选前的最后一篇报道,此次《中美印象》将目光聚焦在两位女性候选人背后错综复杂的政治敌友关系网。笔者力图透过这一关系网络,帮助读者们管窥美国地方城市市长选举背后利益关系的复杂性与利益集团间既斗争又妥协的政治生态。此外,此次报道还将关注11月29日在亚特兰大市中心的佐治亚州立大学举办的市长论坛,笔者将与读者分享参加此次市长论坛的见闻与思考,以期让读者对于两位候选人能有更深入的了解,并探查候选人品质与个性的差异对于选情带来的影响。
巾帼女将的政界敌友
    继11月21日现任亚特兰大市议会议长凯撒·米歇尔(Ceasar Mitchell)公开表态支持玛丽,玛丽的政治阵营不断扩大,与科莎在11月7日大选日形成的均势选情已然被打破。11月27日,亚特兰大前任市长,也是亚特兰大历史上的首位非裔美国人女性市长雪莉·克拉克·富兰克林(Shirley Clarke Franklin)公开表态支持玛丽。雪莉赞赏玛丽的天资与能力,表示玛丽才是最佳市长人选。同时,雪莉表示她并不把种族放在考量谁是最佳人选的第一位,在其看来,候选人的个人品质、透明度与品行正直才是首要的标杆。与雪莉的支持一起来的还有一位曾经的竞争对手——在11月7日选举中得票排名在第四位的白人候选人彼得·阿曼(Peter Aman)。玛丽在其脸书与推特平台对这次公开支持活动进行了全程的图文与视频直播,其推特主页的背景图片也被置换为三人携手从市议会大楼步入记者采访区的图片,力图展现跨种族、党派、性别的大团结。紧随雪莉与阿曼,此次市长选举关键性的人物——在11月7日选举日得票位居第三位的凯茜·伍拉德(Cathy Woolard)也于11月29日公开表态支持玛丽。至此,参与此次市长选举的全部白人候选人选择站在玛丽一边,而民主党人雪莉与米歇尔对玛丽的支持,也让民主党内部的分歧继续加深。
    最终决选前夕,两位女性候选人在政界收获的支持已然明朗。通过下面一副图表,读者也许可以一窥两位巾帼女将背后的政治角力。


    首先,就目前公开表态支持的人数来看,玛丽拥有压倒性的优势。其阵营中包括了三位前任亚特兰大市长,分别是梅纳德·霍尔布鲁克·杰克逊(Maynard Holbrook Jackson, Jr.)——他是亚特兰大历史上的首位非裔美国人市长,也是美国南部主要城市历史上的首位非裔美国人市长;萨姆·马塞尔(Samuel A. Massell, Jr.)——他是亚特兰大历史上的首位犹太裔美国人市长;雪莉·克拉克·富兰克林,她是亚特兰大历史上的首位女性非裔美国人市长。除了三位前任市长的支持,玛丽同时获得了三位曾经的对手的支持。其中既包括民主党人、现任市议员米歇尔,也包括白人候选人彼得与性少数群体代言人凯茜。伴随凯茜选择站在玛丽一边,在瓜分争夺凯茜所获选票方面玛丽显然已经获胜。此外,玛丽还获得了马文·阿灵顿 (Marvin Arrington Sr.) 的公开支持。马文曾在1997年与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争夺市长大位,但最终落败。他目前任职于埃默里大学董事会。马文曾因政治不合与梅纳德·霍尔布鲁克·杰克逊交恶。然而,此次市长选举,二者却一致选择支持玛丽,已然成为同一团队的伙伴。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两位前任市长身上。梅纳德·霍尔布鲁克·杰克逊与萨姆·马塞尔也曾因政治争竞而关系破裂,但是二者同样均选择支持玛丽。
    与玛丽的庞大政治朋友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科莎政治朋友圈人数的寥寥无几。截至目前,除了先前公开表态选择站在科莎一边的科瓦·霍尔(Kwanza Hall)以及现任市长卡西姆·里德(Kasim Reed),以及一些州议会议员的支持外,科莎在近期只收获前任市长安德鲁·杨(Andrew Jackson Young)的公开支持。先前存在的均势选情的天平,在经历政界朋友圈的选边站队后,已然向玛丽倾斜。科莎尽管获得现任市长的大力支持,然而,这一支持对于科莎而言,究竟是提振选情的帮助,还是不利于选情的帮倒忙。从图表中不难看出,与现任市长关系破裂的三位政治人物:前任市长雪莉·克拉克·富兰克林 (Shirley Clarke Franklin)、现任市议员凯撒·米歇尔(Ceasar Mitchell)与凯茜·伍拉德(Cathy Woolard)均选择站在玛丽一边。而其中凯茜的选择对于科莎的选情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因为东部地区的选民在11月7日的投票日大多将选票投给了凯茜,而争夺这一地区选票成为11月7日大选日结束后,玛丽与科莎争夺的主要战场。就此战场而言,玛丽完胜科莎无疑。

     其次,民主党内部的分化也显露无疑。不仅多位民主党前任市长支持玛丽,很多民主党的基层选民也透过网路表达对玛丽的支持。原本的选民基本盘也面临动摇。突出的例子就是亚特兰大性少数群体机构负责人公开发信,表达对玛丽的支持,呼吁该群体的选民站出来为玛丽投票。据其所言,在亚特兰大有10%-12%的人属于该群体,近些年这一群体不断发声,加上政治正确的保护,使他们不仅越来越被主流社会看见,更是逐渐发展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此次选举,玛丽专门推出针对这一群体的100%承诺计划,列举数项具体举措,保障这一群体的权益。而较之玛丽,科莎的竞选宣言和造势活动则没有可见的有关这一群体的计划和政见。作为此次市长选举中唯一公开出柜的同性恋市长候选人,凯茜·伍拉德投入玛丽阵营,似乎彻底瓦解了民主党原本在这一群体占据的优势。而这一优势,长期以来建构在共和党针对这一群体争取婚姻平权所持的保守甚至反对的态度之上。然而,玛丽一直宣称自己是“自由主义的独立人士,” 并且坚称自己不是共和党人,即使民主党竭尽所能,用尽一切政宣工具,从网络平台到平面媒体,形塑玛丽作为共和党人的真实面目,但是,如前面的报道所言,广大选民对此似乎并不买账,甚至引发反弹,激起民愤,这其中就有相当大比例的民主党基层选民。从上层政治人物的分离,到基层选民盘的瓦解,科莎胜出的前景似乎已经不再乐观。
从绿色空间到城市发展
     11月29日,两位女性候选人参加了在亚特兰大市中心佐治亚州立大学学生中心举办的市长论坛。此次市长论坛的主题是绿色空间。两位候选人就城市绿色空间的建构、保护、与改造进行了问答式的讨论,并接受了现场观众的提问。笔者全程参加了此次市长论坛,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并观察两位候选人的现场表现。
    亚特兰大素有“森林中的城市”的美名,其森林覆盖率高达36%。全市拥有343个公园、自然保护地,总面积超过14.66平方公里。对于绿色植被的保护也深入民心。此次市长论坛的主题就是围绕城市绿色空间而展开。两位候选人均表示对于保护植被、审慎拓展绿地、积极研讨推进亚特兰大环城步道(Atlanta BeltLine)建设的可能性的肯定态度。然而,在具体实施方面,双方存在显著差异。科莎一如既往的强调她的100亿美元城市改造计划,其中包括通过公私合作筹集资金,推动绿地建设与城市公园的更新改造。玛丽则强调其会首先公开全部预算等相关开支与资金的来源与使用情况,意图直指科莎的腐败与不透明传闻。虽是主场作战,科莎(毕业于佐治亚州立大学)却因某项过敏源引发的过敏反应,时常发出咳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发挥。玛丽全程的表现相当老练与笃定。在现场观众提问环节,有人发问两位候选人最喜欢哪一个公园。科莎直接表达其最喜欢亚当斯公园(Adams park),因为那里有她童年与父亲在一起的美好回忆。而玛丽面对这个看似随意的问题却表现的更为圆滑与老练。她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表示每个公园都有独特之处,都让她着迷,对于她而言,很难说出哪一个是最喜欢的。显然,玛丽并不想因为选择一个公园,而让其他公园周边的选民感到不悦。玛丽的老练源自她在市议会长年来的人脉积累与深耕基层。无论是其在政界的资历还是其拥有的丰富阅历,都是代表年轻世代的科莎所不能比拟的。先前的数次民调也反映出,玛丽在老年选民中的支持度远超科莎,而科莎则在年轻世代选民中拥有更高的声望。尽管玛丽年龄较大,但是她却十分会调动氛围,不仅富有幽默感,也具有相当亲和力和感召力。而科莎则相对安静,发言上四平八稳,语速和缓,表情平静,更像是一位政界“老人”。似乎更为显而易见的是,玛丽经过在政界的摸爬滚打,已然见识过各样的政治游戏与竞争,她表现出的笃定与自信,给人更为沉稳和放心的感觉,她的气质也表现出领导者的风范。反观科莎,作为年轻世代的代表,却并未表现出相当程度的革新气象,四平八稳的言语表达和相对安静的个性似乎让她在气场上略输玛丽一筹,加上科莎并不像玛丽曾有过市长选举的经验,作为“素人”的她,表现出的自信与笃定并没有玛丽那么强大和不可战胜。从此次观察的角度,笔者感到玛丽志在必得的决心和强大意志力,而科莎似乎在这方面不及玛丽。
号外:民主党再曝猛料,玛丽被指与共和党达成“契约”

    在先前佐治亚民主党党部创建的“玛丽就是共和党人”网站遭到黑客攻击瘫痪无法访问后不久,该网站于近期重新恢复运行,继续对玛丽进行黑幕揭发。然而,该网站的形塑和文宣效果似乎并不尽如民主党之意,很多网民并不认同,甚至不少党内基层同志也加以批评,认为是虚伪的行为。然而,这一余波未平,又一个关于玛丽的黑幕被揭发出来,令人感到震惊。就在12月5号大选前的一周,亚城地方媒体二频道动态新闻(Channel 2 Action News)收到一盒录音磁带,里面存有玛丽的声音。玛丽在其中向富尔顿县(Fulton County)的共和党人发出请求,请求共和党让其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选。她表示只有如此,她才能取胜。在磁带中,可以听到玛丽表示,“现实是,亚特兰大有8%的人是共和党人,有80%的人是民主党人,因此如果你被贴上共和党人的标签,你就不可能取胜。” 消息一经报道,舆论哗然,处在舆论风暴中心的玛丽,首度就类似黑幕进行直接回应。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录音已经被人为的加工和编排,是伪造的。与此同时,她还向电视台发去她历年来的投票记录,表示她在多年间,对民主党和共和党均有投票,而投向民主党的选票更多,展现出她作为独立人士超越党派的政治立场,她还呼吁选民查看她的投票记录,以正视听,了解真相。但耐人寻味的是,当记者请玛丽听录音的时候,玛丽立即表示拒绝,并坚称该录音带被人为篡改。截至目前,玛丽的政治对手科莎并未对此事做出公开回应。显然,这一黑幕是民主党一手创设的陷阱,意图扭转玛丽上升的选情,激发民主党内“一致对外”的团结。因为无法判断录音带内容的真伪,因此,如同“玛丽就是共和党”网站一样,这一黑幕只是政宣的工具,是抹黑玛丽的手段。这一抹黑究竟会给玛丽带来什么影响?民主党这类看似已黔驴技穷的攻击手段,究竟能否再抬高科莎的选情?就笔者个人的观察,已经很难。在选举的最后阶段,民主党一味的通过制造黑幕揭发玛丽不为人知的所谓真实面目,以党派之名建构仇恨与不满,另很多选民不满,在很大程度上会不利科莎的选情。而玛丽团队在最后阶段的选战策略则更加的稳健,专注自身理念的宣传,与此同时针对现政府存在的贪腐进行持续的抨击,承诺进行全面改革,给人以戳力改革的清新形象。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玛丽即将成为亚城历史上的首位女性白人市长?科莎能否在最终决战日,捍卫亚城的“蓝天”?在民主党的选民基本盘早已不是铁板一块的现实下,亚城历史似乎已经做好准备接纳一位全新的市长。2017年亚城市长选举最终结果将于明日揭晓,《中美印象》与您一同见证。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5日 来源时间:2017年12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