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
当前位置:首页>中美俄

俄智库专家:特朗普只是“天上馅饼” 中国才是长期伙伴

作者:田佳玮   来源:财新网  已有 1070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18年,俄罗斯即将迎来总统大选。已担任俄罗斯总统达三个任期的普京是否会争取连任,牵动全球地缘政治的神经。眼下,普京缔造的国家管理体制虽仍稳定运行,但今年初发生在俄罗斯境内80多个城市的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游行,却让不同世代的俄罗斯人民,对该国政治局面的期望分歧浮上台面。从2000年首度担任总统以来,普京缔造的政治体制,是否尚能被多数俄罗斯人接受?
  在对外关系上,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俄关系一度有向好趋势。但特朗普执政逾五个月以来,俄罗斯被控操纵美国大选的疑云却越演越烈。美俄关系的转寰回升是否还可期待?
  此外,今年以来乌克兰东部的武装冲突未见缓解;巴尔干半岛上的小国黑山又在6月间不顾俄罗斯反对,正式加入北约。未来,俄罗斯如何应付对其疑虑日强的北约和欧盟?而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向叙利亚政府军开火、对沙特大规模军售、升高对伊朗施压态势等举措,又会如何牵动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回应?
  近日,赴中国参加第六届世界和平论坛的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总干事、俄罗斯国际关系专家安德烈‧科尔图诺夫 (Andrey Kortunov),在北京就上述问题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
  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是由俄罗斯政府资助的外交智库,作为连接政府、学界、企业界及公众社会的桥梁,为危机和冲突寻求外交解决方案。
  科尔图诺夫在专访中表示,普京仍旧是俄罗斯最有实力的政治人物,民间的串连抗议不会撼动其地位。他还认为,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在中东只有行动没有战略,美俄关系的改善难度很大。对于俄罗斯来说,特朗普当选只是“天上的馅饼”,但长期而言稳固的合作伙伴还是中国。
  预测普京将连任 是否改革成看点
  今年3月,俄罗斯知名的反对派意见领袖纳瓦尼(Alexei Navalny)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指控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涉嫌贪腐的一段视频,并在全俄多个城市引发了近几年最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游行人群的矛头明攻梅德韦杰夫,同时也表达了对普京体制的不满。
  对此,科尔图诺夫分析,现在有很多俄罗斯人对现状感到不满,他们厌恶贪污,看不到自己的生活能有好的起色,他们讨厌了等待。但普京仍然是俄罗斯最有权力的政治人物。
  科尔图诺夫说, “普京的形象还是积极的。即便人们批评现有的体制,他们并不会将其过多地归咎于普京,他们会认为,这是政府和相关官员的错”。
  对于普京是否会在2018年的总统大选中争取连任并获胜,科尔图诺夫认为机率很大。他强调,“重点是,连任之后,普京是否会改变现有体系?如果会的话,改革会走向何方? ”
  他说,“普京一直在考虑的问题,是其卸任后的政治遗产及其在俄罗斯历史上的地位。他有政治直觉,知道人们在想什么”。科尔图诺夫认为,普京的下一个政治周期将会是向“新体制”过渡的时期。这个“新体制”不仅仅包括领导层的更换,还会成立新的机构、制定新的政治运行程序 。
  称俄介入美大选指控令人费解
  在谈及俄罗斯是否介入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并试图暗助特朗普时,科尔图诺夫透露 “就在大选的最后一刻,普京身边的人,依然相信希拉里将会成为美国总统”。科尔图诺夫说,自己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说法表示疑惑 。“如果(普京身边的)这些人一直坚信希拉里会赢,将来会和希拉里打交道,他们为何自取其扰,干预美国,制造麻烦呢?”
  虽然特朗普在竞选时对普京不吝赞美,当选后也多次表示要改善美俄关系。然而,从1月21日特朗普就任以来,5个月过去了,科尔图诺夫认为,美俄关系并没有任何进展。
  在他看来,美俄关系面临三大阻碍。首先,俄罗斯现在在美国政坛上已成了一种“有毒的”(toxic)的概念,变成美国国内的特朗普反对者与之斗争的工具。科尔图诺夫说,不管特朗普做什么,反对特朗普的人都可以说“背后有俄罗斯的指使”。
  另外,美国国务院的多个要职仍然空悬,尚未就绪的政府班底很难着手改善外交关系的相关工作。再次,他认为,虽然特朗普和普京在一些问题上看法相近,但不能忽视两者之间仍有很多分歧,比方说俄罗斯认为伊朗是合作伙伴,特朗普则认为其是敌人。
  “鉴于特朗普对普京和美俄关系一贯积极的态度,美俄关系向好存在可能,只是可能性很小,且会是一个非常耗时、非常缓慢,并不连贯的过程”,“不会出现奇迹”。
  科尔斯诺夫还说,自己在中国经常被问到“普京是否会在特朗普和中国之间选边站?俄罗斯会不会联美制中”等问题。
  对此,科尔图诺夫说,“我的回答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中国对俄罗斯相当重要,而特朗普只是‘天上的馅饼’(pie in the sky)。”
  他比喻说,“你去酒吧看到一个魅力四射的女士,即使她说对你有意思,你始终知道自己的家中有一个妻子”。他说,对俄罗斯而言,特朗普就像是这位“酒吧中的女士”,但中国才是“家中的妻子”。
  俄乌关系正常化不易
  今年年初,在乌克兰东部的阿夫杰夫卡地区,乌克兰政府军和俄罗斯支持的东乌克兰分离主义武装,发生了自2015年明斯克协定签署以来最严重的冲突。
  在科尔图诺夫看来,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已经严重交恶,想要实现正常化需要时间,非常不易,但仍可以采取增量、渐进的步骤加以改善。“首先要停火、保证边境上没有冲突;(撤离)重武器,交换战俘。其次才能够进一步寻求政治解决方案。”
  科尔图诺夫认为,如果想要实现停火,就需要有人采取行动。在他看来,最好的方式,是有像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这样的合法国际机构介入,然后经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授权在乌克兰东部进行维和行动。
  面对西方指控俄罗斯政府长期支持乌克兰东部武装分子的问题,科尔图诺夫则阐述了俄罗斯的基本立场。他认为,目前的乌克兰政府不能够代表该国东部人民的利益;该地区人民呼吁和期待俄罗斯的支持和保护。
  科尔图诺夫说,乌克兰政府试图将俄罗斯的力量,从乌克兰东部驱逐出去;但如果当地的亲俄派分离主义者失去俄罗斯的支持,他们就会被镇压,这是俄罗斯不愿看到的局面。
  当谈及乌克兰目前的亲西方政府时,科尔图诺夫认为,乌克兰政府有两个目标:加入欧盟和北约。但这两个目标都非常难以实现。他分析,遭受难民危机和经济危机困扰的欧盟,或许会接纳一些巴尔干半岛的小国家成为新成员,但不会接受像乌克兰、土耳其这样较大的国家。
  科尔图诺夫还认为,目前在特朗普政府主导下的北约,也并不想要接受本身需要保护、却不能提供安全筹码的乌克兰。
  相对于在今年6月不顾俄罗斯反对加入北约、成为北约第29个成员国的黑山,科尔图诺夫说,“黑山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对于俄罗斯的安全意义并不重要,其是否加入北约不会打破大的平衡”。
  但科尔图诺夫仍坦言,从感情层面来看,鉴于黑山和俄罗斯在历史上关系紧密,俄罗斯曾帮助黑山解放,黑山也一向依赖俄罗斯。对很多俄罗斯人来说,黑山的转向背叛了其与俄罗斯的友谊和历史,令俄罗斯人感到“痛苦”。
  接受黑山为新成员,是北约最小规模的一次东扩。但在科尔图诺夫看来,北约东扩并不是真正须要讨论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东西欧都没有能够成功地在欧洲建立一个新的安全框架(new security architecture)。
  他批评,目前的欧洲除了北约之外,没有别的安全机制,这让俄罗斯非常不满。如果在欧洲,北约能够被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等其他体系制衡,则俄罗斯对北约的顾虑会小得多。但科尔图诺夫说,从俄方观点看,自1997年建立的北约─俄罗斯委员会机制,并没有真正邀请俄罗斯“进入欧洲重大安全议题的决策圈”,“俄罗斯只是被邀来喝点酒水,而不是参加晚餐”。这无疑让俄罗斯感到失望,并将北约视为一个不友善的组织。
  对于西欧国家和美国频频批评俄罗斯干预黑山、塞尔维亚等东欧国家内政的指控,科尔图诺夫坦言,“大国总有些老毛病(big nations have the old problems)”。科尔图诺夫说,“有些时候俄罗斯会自大,会犯错误,但是考虑到历史,这是难以避免的。随着时间推移,俄罗斯将会更加实际,会更加尊重其他国家的独立地位。”
  评美在中东只有行动无战略
  特朗普上台后,首次海外出访就选择了沙特等国,并号召中东国家孤立伊朗,还称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对平民动用化学武器的行为“跨过了自己的红线”。相对地,俄罗斯和伊朗则在叙利亚内战中共同支持阿萨德政府。科尔图诺夫评价,“美国有反对伊朗的举动,并不代表他有战略”。俄罗斯认为,在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过程中,伊朗不应该被排除在外。
  今年6月,在美国的支持下,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族自治区政府领导人宣布,将在今年9月举行该地区的独立公投;但这也引发了同样面临境内库尔德人独立问题的伊朗、土耳其等国的抗议。
  科尔图诺夫认为, “库尔德人问题像一个‘潘多拉魔盒’,如果在伊拉克的库尔德人独立了,在其他国家的库尔德人也会紧跟其后,呼吁建立大的库尔德国家。但该地区没有哪个国家愿意重划边界,这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除了伊朗外,俄罗斯与中东地区另一重要国家土耳其的关系也备受关注。去年以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了发动修宪公投、扩大总统权力,动员旅欧的土耳其侨民支持,而引起了土耳其与荷兰、德国等多个欧洲国家的外交风波。
  埃尔多安曾声称,除了加入欧盟之外,土耳其还有别的选择。分析认为,“别的选择”可能是指与俄罗斯靠拢。
  展望俄土关系的未来,科尔图诺夫肯定了两国关系的社会基础。“俄罗斯有很多人在土耳其居住、通婚。和伊朗相比,俄罗斯和土耳其的经济往来更多,两国在能源、建筑、农业和交通等方面有很多合作。”
  但他同时表示,俄土两国在政治层面仍然存在很多分歧。例如,“在叙利亚、南高加索地区、伊朗等地区问题上,两国互相猜疑。俄罗斯怀疑土耳其支持车臣的独立分子,土耳其也怀疑俄罗斯支持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独立。”
  另外,经历了修宪公投后,土耳其国内的政治状况也发生改变,其外交政策或许也会出现变动。科尔图诺夫说,俄土关系向好之路并非坦途,俄罗斯还须要进一步观察情势。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来源时间:2017年06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俄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