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意义深远

作者:乔新生   来源:中评社  已有 50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两国首轮外交安全对话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这是贯彻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在外交安全领域举行的事务性磋商。和过去中美两国外交安全磋商不同的是,此次对话人数相对较少,但是级别很高,没有繁文缛节,直奔主题。对话开始之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吹风会上将对话主要内容公布出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也明确了中方在有关问题上的立场,可以说,这是一次高效率的事务性会谈,会谈将会就双方关心的安全问题从外交和军事方面进行反覆磋商,并且在磋商基础上达成共识。
  朝鲜半岛问题是中美两国安全合作的首要问题
  按照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披露出来的信息,对话将围绕着朝鲜问题、海上安全问题以及反对恐怖主义问题展开。这些问题恰恰也是中国十分关心的问题。朝鲜半岛战云密布,美国公民刚刚从朝鲜回到国内即宣告死亡,美国国内群情激愤。所有这一切,都为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确定了基调。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执政之后,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进行外交试探,试图通过双边谈判方式促使朝鲜放弃自己的核武器发展计划,但是很显然,美国总统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美国总统在朝鲜半岛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不断地集结航空母舰战斗群,并且把先进战略轰炸机派到朝鲜半岛附近,摆出一副发动战争的姿态,目的是为了增加谈判的筹码,迫使朝鲜接受美国提出的条件。现在看来,无论是外交接触,还是军事威慑,都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因此,未来美国将会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采取怎样的策略将会是此次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的主要内容。对于中国来说,当然不希望朝鲜半岛发生战争。中国可能采取的策略是,一方面要求美国减少在朝鲜半岛的军事部署,减少或者取消在朝鲜半岛附近的军事演习,另一方面鼓励俄罗斯等一些国家派出特使,到朝鲜平壤说服朝鲜领导人。假如美国采取措施降低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压力,朝鲜作出积极的反应,那么,通过对话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并最终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就有可能。反过来,如果美国继续强化在朝鲜半岛附近的军事存在,而朝鲜针锋相对,不断地发射导弹,那么,朝鲜半岛问题和平解决的可能性就不复存在。所以,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能否在解决朝鲜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美国能否为朝鲜半岛和平谈判创造条件,是衡量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
  海上安全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
  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时代,为了全面遏制中国,不仅通过签订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将中国拒之门外,而且通过公然武装日本,挑起中国东海钓鱼岛纠纷。中国面对挑衅挺身而出,不仅与日本开展外交、经济、法律领域斗争,而且果断地派出巡逻船在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附近进行执法巡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捍卫祖先留下来的重要遗产。事实证明,面对日本的挑衅行动,只要中国敢于充分表达自己的立场,并且采取实际行动捍卫国家利益,那么,其他国家就不敢轻举妄动。当菲律宾在美国支持下向仲裁机构申请国际仲裁的时候,中国在第一时间加快了在中国南海控制岛屿的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现在中国控制的岛屿不仅有了自己的机场,而且即将部署雷达和导弹,中国在南海地区控制力不是被削弱了,而是大幅度增强了。中国在处理东海、南海和台湾海峡问题上从未表现出如此的自信,中国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大规模的国防建设,牢牢地控制了处理海上纠纷的主动权。中美两国不存在海上纠纷。美国之所以把海上安全问题作为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的重要议题,无非是希望在这些问题上牵制中国,从而使中国不得不作出安全承诺。中国代表团成员可以将计就计,要求美国在维护海洋安全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中国已经在亚丁湾执行海上护航行动,中国可以要求美国在维护海上安全问题上作出更多的努力。中国从来都不排斥美国海上巡逻活动,中国也没有禁止美国军舰通过中国南海地区。但是,中国必须明确地向美国表示,如果美国真正关心海上安全,那么,就应该与相关国家开展安全合作,包括与中国在南海以及其他海域进行安全合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战略误判,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海洋变得更加安全。中国在海洋安全方面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相反地,中国正依靠自己的力量,不断地维护国际海洋安全。中国在中国南海地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目的就是要维护这片地区的海上安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中美两国达成协议,那么,中国可以在维护马六甲海峡、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及其它国际重要海域安全方面与美国展开全面合作,中美两国共同打击海盗,共同打击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中美两国在海上安全合作方面,有共同的语言,如果美国采取实际行动,深化中美两国安全合作关系,那么,中美两国在维护国际海洋权益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
  反对恐怖主义是中美两国共同面临的问题
  反对恐怖主义是中美两国共同面对的重大议题。中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国,美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国。中美两国在反对恐怖主义问题上具有相同的遭遇和共同的立场。中国愿意和美国在相互合作基础之上,就反对恐怖主义问题达成一系列的协议。首先,中美两国应当就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名单进行深入磋商,并在此基础上将共同确认的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名单交给国际刑警组织,通过军事手段或者执法手段在世界范围内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利用互联网络向世界各地传播恐怖言论、部署恐怖行动,因此,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不是中美两个国家的事情,而是全世界各国共同的责任。中美两国可以共同拟定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名单,并在此基础上提交国际社会广泛讨论,一旦认定为恐怖组织或者恐怖分子,那么,任何国家都有义务采取行动,联合国成员国应当协同一致,共同对付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其次,在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问题上不能采取双重标准,中美两国应当就如何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达成一致意见,必要的时候可以促请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有关决议,或者由联合国出面组织联合国成员签署反对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的国际公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中美两国乃至其他国家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当前在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问题上,各国立场趋于一致,但是,各国法律不尽相同,一些恐怖分子在某些国家对确定有罪之后,恐怖分子很快恢复自由,他们继续在世界各地兴风作浪,不断地残害无辜的百姓。因此,在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问题上必须制定统一的执法标准,必须按照联合国通过的有关公约或者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有关决议采取共同行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第三,在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问题上,中美两国应当开展情报合作。从目前情况来看,中美两国安全情报合作相对薄弱,这对于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极为不利。中美两国可以在打击恐怖主义问题上进行系统性的情报合作,双方可以交换恐怖分子有关信息,也可以分享资助恐怖组织的机构和个人名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切断恐怖组织的经费来源,也只有这样才能及时地掌握恐怖分子的行踪,从而将恐怖分子一网打尽。
  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合作不会损害中朝关系
  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合作内容广泛,即使在朝鲜核问题、海上安全、反对恐怖主义的问题上合作,也有很多工作要做。部分中国学者担心,如果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密切合作,那么,有可能会导致中朝两国关系发生实质性变化,朝鲜将会对中国产生不良的看法。所以,从维护中朝两国关系大局出发,在讨论朝鲜半岛问题过程中,应当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能屈从于美国,或者按照美国的意图继续向朝鲜施加压力。这种观点似是而非。中朝两国关系是正常国家关系。朝鲜和平发展对于中国至关重要。中美两国就朝鲜半岛问题上进行外交磋商,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是朝鲜半岛问题的当事国,与美国磋商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是外交磋商的题中应有之义。另一方面,中国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寻求和平谈判的途径,与美国磋商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是和平谈判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重要出路。中国与美国讨论朝鲜半岛问题不是出卖朝鲜,当然更不是将朝鲜推向美国,而是要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广泛听取各国的意见。美国作为朝鲜半岛问题的始作俑者,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有责任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如果莽撞从事,那么,不仅会损害美国的利益,同时也会损害朝鲜周边国家的利益。正因为如此,中国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与美国合作,不是出卖朝鲜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是为了让朝鲜真正走上正常发展道路。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出于地缘战略考虑,一方面希望摧毁朝鲜政权,但是另一方面,希望借助于中国不断地向朝鲜施加压力。对于美国的战略企图,中国代表团成员心知肚明。中国代表肯定会向美国表明自己的立场,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希望美国保持清醒的认识。朝鲜从来没有把中国看作是战略威胁,朝鲜之所以发展核武器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防止美国发动战争颠覆朝鲜政权。正因为如此,美国总统可以要求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发挥作用,但是,不能把所有责任推卸给中国。说到底,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美国不能袖手旁观。美国政府必须充分意识到,解铃还须系铃人,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美国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如果美国认为通过和平谈判无法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只能通过军事手段消除朝鲜的核武器,那么,美国必须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中国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采取的立场是正确的。假如中国把朝鲜和朝鲜领导人区分开来,把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朝鲜南北和平统一区分开来,那么,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策略会更加可靠。中国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打保票,如果在处理国家事务方面,没有把人民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了维护政权而穷兵黩武,那么,这样的领导人不可能得到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和爱戴。美国如果采取先发制人打击措施,对朝鲜领导人采取“斩首行动”,那么,美国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应对可能出现的人道主义灾难。中美两国就朝鲜半岛问题上展开对话,实际上是希望美国外交和军事部门负责人充分意识到朝鲜半岛局势的危险性,充分意识到朝鲜半岛问题的复杂性,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谨言慎行。中国希望朝鲜尽快改弦更张,放弃自己的核武器发展计划,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中国也希望美国充分意识到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必须精耕细作,必须保持耐心,如果采取非和平的方式解决朝鲜半岛问题,那么,有可能会出现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美国可能会因此而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美国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可以有所作为,一方面美国应当减少在朝鲜半岛及其周边海域的军事演习,另一方面,应当和朝鲜保持接触,并且通过谈判主动为朝鲜提供安全保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换取朝鲜放弃核武器发展计划,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朝鲜半岛无核化得以实现。可以肯定的是,在朝鲜领导人心目中,美国是唯一的谈判对手,如果美国不断地要求中国向朝鲜施加压力,试图退居幕后,把朝鲜半岛问题变成中国的问题,那么,美国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有可能会打错算盘。中国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不遗余力,但是,中国的立场是和平谈判解决问题。如果美国试图以军事恐吓迫使朝鲜领导人乖乖就范,那么,美国有可能会点燃朝鲜半岛战争的导火索。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上不要有“甩包袱”的思想,中国愿意和美国共同努力促进朝鲜半岛问题和平解决。但是,美国作为朝鲜半岛问题当事国,应当而且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所谓航行自由是美国遏制中国制造的议题
  中美两国之间海上争端是虚拟的话题,换句话说,中美两国围绕南海问题有关争吵本来不应该出现,中国从来没有在海上挑战美国战略利益,中国也没有损害所谓的“航行自由”。中美两国之所以在南海、东海和台湾海峡问题上发生摩擦,完全是由于美国主动挑起事端所造成的。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和美国没有任何分歧,中国维护祖先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不应受到指责。中国高级将领已经邀请美国军事将领到中国控制岛屿上做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姿态,它说明中国愿意向美国开放中国南海控制岛屿,欢迎美国参观访问。对于美国来说,之所以在中国南海问题上喋喋不休,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希望利用南海问题牵制中国,从而强化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军事部署。这是一种损人而不利己的地缘战略。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没有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而美国在中国南海地区的军事挑衅有可能会导致中国南海地区的局势骤然紧张。现在中国已经通过双边和多边谈判等方式,降低了中国南海地区的温度。中国与菲律宾关系正在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中国与越南关系正逐渐地走上正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讨论中国南海问题,那么,有可能会导致中国南海问题更加复杂。中国在处理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是,争议双方通过双边磋商解决问题,其他国家不要参与其中。所以,美国在中国南海问题上没有任何发言权。如果美国关心中国南海问题,那么,中国可以作为主人可以邀请美国参观中国在南海控制的岛屿。希望美国不要有窥探他人隐私的不良嗜好,在处理中国南海问题上保持克制。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前任政府在处理南海问题上已经留下了非常严重的后遗症。不管中国如何修补与中国南海周边国家的关系,都无法恢复到从前状态。中国不指望中国南海地区恢复到上个世纪80年代的局面,中国也不指望美国永远不插手中国南海问题。在处理南海问题上中国应当采取更加积极的策略,中国应当强调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把中国南海有争议地区变成投资的沃土,鼓励中国南海周边国家在中国南海地区组成联合体,共同进行经济开发,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把中国南海地区变成经济增长点,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建立命运共同体,淡化南海地区的主权争议,使中国南海主权争议逐渐地变为次要问题。中国可以和相关国家组成联合开发公司,共同在南海乃至世界其他海洋从事海洋捕捞作业活动,中国也可以把中国南海地区建成自由贸易区,欢迎其他国家在中国南海地区投资。中国还可以把南海地区变成离岸公司注册中心,为各国注册公司提供便利条件。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宣示中国对中国南海地区拥有主权,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建立注册中心,吸引更多投资者关注中国南海地区,为中国南海地区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中国愿意在中国南海问题上与美国开展合作,但前提条件是,美国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不要参与武装中国南海周边国家,不要肆意挑衅中国在南海地区的主权,如果美国在中国南海地区强化自己的军事存在,或者参与武装中国南海周边国家,让他们与中国进行对抗,那么,美国将会失去中国这个战略合作伙伴,中国南海周边国家将会失去重要发展机遇。
  在东海问题上美国应谨言慎行
  东海问题牵涉到中日两国,但是根源在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按照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国收回日本侵略者占领的领土。对于东海的琉球群岛,联合国委托美国管理,美国在《归还冲绳协议》中把美国管辖的琉球群岛交给日本,非法将属于中国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交给日本。在中国强烈抗议下,美国国务院明确表示,日本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管辖权,但是,美国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中国在处理钓鱼岛问题上采取的是搁置争议原则。只是当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之后,中日两国围绕着钓鱼岛问题的争论才陡然升温。美国应当了解钓鱼岛问题的来龙去脉,应当在处理钓鱼岛问题上保持中立,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美国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在处理钓鱼岛问题上“拉偏架”,从而使钓鱼岛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现在中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牢牢地控制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因此,只要美国不从中作梗,那么,钓鱼岛问题不会成为中日两国爆发冲突的导火索。反过来,如果美国挑拨离间,在处理钓鱼岛问题上采取不负责任的做法,有可能会导致中日两国围绕着钓鱼岛问题爆发激烈冲突。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应当谨言慎行。
  台湾问题是中美两国关系的核心问题
  台湾问题是横亘在中美两国之间的核心问题。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问题。中国有能力自主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是,通过和平谈判实现国家统一。只要美国不参与武装台湾,遵守中美两国建交时作出的承诺,“断交、撤军、废约”,那么,台湾问题不会成为影响中美两国关系发展的核心问题。非常遗憾的是,美国国会和美国联邦政府总有一些人试图把台湾问题作为筹码,试图从中获取更多的利益。中国不希望台湾问题影响中美两国发展大局,中国更不希望中美两国围绕着台湾问题发生激烈冲突。但是,如果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或者说一套做一套,那么,中国一定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当前台湾地区局势复杂,台湾执政当局缺乏和平谈判实现国家统一的诚意。台湾民进党领导人在国家统一问题上持反对的态度,台湾民进党的党纲明确写明台湾独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保持足够耐心,通过和平谈判最终实现国家统一,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必须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如果发生了《反分裂国家法》所规定的情形,出现了台湾永远分离的重大事变,那么,中国将会采用非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希望美国在处理台湾问题上保持谨慎立场,不要向台湾地区领导人释放出错误的信号,不要采取实际行动支持台湾独立。中国有能力解决台湾问题。美国不要把一个中国原则和《与台湾关系法》对立起来,如果一方面强调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可是另一方面参与武装台湾,那么,有可能会导致台湾地区局势更加复杂,有可能会导致台湾海峡发生战争。美国既然想要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维护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那么,就应该换位思考,充分考虑中国的感受,了解中国在处理台湾问题上的立场,采取实际行动反对台湾独立。中国在处理台湾问题上希望美国保持清醒的认识,在坚持一个中国问题上做到言行一致。假如美国政府为了从中国获取更多的利益,向台湾出售武器,或者为了敲打中国大陆,而向台湾释放出错误的信号,让台独分子蠢蠢欲动,那么,美国有可能会养痈遗患,有可能会使美国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利益受到严重损害。从表面上来看,美国保持与台湾的关系,有助于强化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布局,但是从本质上来说,由于中国和平统一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如果利用台湾问题干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那么,中美两国关系将会受到严重损害。因此,美国要想处理好中美两国关系,必须彻底摒弃冷战思维,在处理台湾问题上采取正确立场。台湾不是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台湾也不是美国和中国谈判的筹码,如果台湾地区领导人寻求独立,那么,台湾很可能会成为美国的麻烦,台湾地区领导人有可能会成为麻烦制造者。在处理台湾问题上,中国一定会苦口婆心,要求美国在一个中国问题上作出更加明确的表态,并且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减少与台湾的官方关系。
  中美两国安全对话旨在消除美国前任总统不良影响
  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对中美两国关系发展至关重要。中美两国关系是世界上第二大国家与世界第一大国家的关系,中美两国能否和平相处,能否通过和平协商解决分歧,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的国家利益,同时也关系到世界安全。古希腊著名史学家修昔底德曾经指出,伴随着大国的崛起,必然会爆发战争。人类文明发展历史非常不幸印证了这一点。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中美两国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中美两国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中美两国安全合作不仅仅关系到中美两国,同时也关系到世界和平与稳定。因此,中美两国必须进行安全对话,在充分交换意见基础上,就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由于美国奥巴马总统在处理中美两国安全问题上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已经使部分国家无所适从。新加坡总理曾经把美国奥巴马总统称之为“首位太平洋总统”,试图把新加坡国家安全希望寄托在美国身上。奥巴马总统提出“重返亚太”的战略,重兵部署亚太地区,似乎要承担起自己的历史责任,向亚洲国家提供安全保护。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美国军事部署非但没有减少亚太地区国家的安全担忧,反而使亚太地区国家感到更加不安全。现在亚太地区部分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军费开支增长最快的国家,一些国家在经济面临严重困难的时候,不得不拿出宝贵外汇购买美国武器。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如果在处理亚太地区安全问题上把中国排斥在外,或者把中国当作假想敌,试图在亚太地区建立所谓的军事同盟,全面遏制中国,那么,最终很可能会导致亚太地区局势更加不稳定。现在澳大利亚朝野各界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方面已经发生严重分歧,澳大利亚政府一方面希望与中国加强经济合作,但是另一方面,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重要军事同盟,不得不在军事上防范中国。澳大利亚一些政客为了防范中国,甚至拒绝使用中国的移动电话,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由于美国在亚太地区刻意地制造紧张局势,已经让部分亚太地区国家草木皆兵。解决亚太地区安全问题,必须加强中美两国合作,只要中美两国在安全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开展卓有成效的合作,那么,亚太地区国家就不会杯弓蛇影,就不会在安全问题上感到为难。现在新加坡总理已经意识到,如果在处理安全问题上和中国保持距离,要求东南亚国家采取集体行动对抗中国,那么,最终很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新加坡总理已经派出外交部长访问北京,重新解释新加坡政府外交安全立场。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国在亚太地区安全领域正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美两国安全对话不是安全对抗,中美两国安全合作不是讨价还价,中美两国必须携起手来,共同为维护亚太地区和平安全,为解决地区争端提供可行性的方案。
  中美安全对话应当高度警惕美国国内的杂音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美国是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在如何处理与中国关系方面,美国总统经常受制于美国国会,而美国国会一些国会议员仍然秉承冷战思维,把中国作为假想敌,试图通过遏制中国维护美国霸权利益。这是一种极端危险的战略思维。中国一方面必须与美国朝野各界广泛交流,逐渐地消除美国政治领袖错误的思维定势,争取美国民众在中美两国安全合作问题上采取正确的立场,另一方面必须要求美国联邦政府在处理中美两国安全合作问题上坚定信心,不要在中美两国安全合作问题上摇摆不定。如果美国联邦政府屈从于国会的压力,在处理与中国安全合作问题上出尔反尔,那么,中美两国安全合作就会出现变数。
  中国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决心不变,中国在维护世界安全方面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中国正扮演中流砥柱的角色。围绕着朝鲜半岛问题,中国不仅积极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决议的有关条款,而且通过各种方式向朝鲜表达自己的立场。虽然朝鲜新闻媒体公开批评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做法,但是,中国为了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继续在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上四处奔走。中国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贡献力量。
  现在人们担心的是,美国总统为了解决国内经济问题可能会进行全面战略收缩,有可能会把地区安全事务交给中国,让中国承担不应有的责任。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有助于中美两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广泛交换意见,有助于美国正确对待地区安全问题,有助于中美两国合作解决地区冲突。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承担与自己能力不相匹配的责任,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解决地区安全问题。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愿与美国开展合作,共同维护世界安全。中国永远不称霸,也不会谋求取代美国成为地区霸权国家。中国国家领导人多次重申,世界应该具有多样性,世界的发展应当多元化。在处理地区安全事务问题上,应当通过多边合作代替少数大国决策,应当在尊重当事国前提下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
  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将会顺利进行,这不是因为中美两国所面临的外交安全问题并不重要,而是因为中美两国决策者都有通过外交安全对话解决问题的良好愿望。过去中美两国在外交安全问题上进行磋商,达成一系列的协议,事实证明,双方达成协议的清单越长,并不意味着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只有在关键问题上深入讨论,并且在求同存异基础上达成共识,才能解决地区安全问题。此次中美两国首轮外交安全对话,聚焦于朝鲜半岛核问题、海上安全问题和反对恐怖主义问题上,有助于中美两国就具体行动方案进行深入磋商,而不是在外交安全问题上泛泛而谈。这说明中美两国在处理外交安全问题上表现得更加务实,在维护地区和国际安全问题上态度更加积极。
  部分学者私下以为,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有可能是例行公事,只是向国际社会传递出中美两国合作的信号,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不可能达成一致意见。这是因为中美两国分歧严重,在地区安全问题上立场完全不同。我们认为,即便中美两国在重大安全问题上没有完全达成一致意见,也不影响中美两国之间安全合作。说到底,只要中美两国充分意识到合作维护地区和国际安全的重要性,愿意就解决地区安全和国际安全问题展开对话,并且探讨解决问题的途径,那么,就一定能为世界安全作出贡献。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积累的地区和国际安全问题不胜枚举,要想通过一次或者几次对话解决问题简直是天方夜谭。中美两国进行安全对话,有利于消除中美两国安全顾虑,有助于加深彼此的了解,有助于减少错误判断,有助于缓和亚太地区的安全局势。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当对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给予高度赞赏。
  中美两国首轮外交安全对话所讨论的问题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无论是朝鲜半岛问题,还是海上安全问题、打击恐怖主义的问题,都关系到中美两国切身利益。在这些问题上中美两国共同点远远大于分歧。中美两国都赞成朝鲜半岛无核化,都愿意通过谈判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只要双方协调立场,并且充分发挥相关国家的作用,就一定能妥善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在海上安全方面,中美两国可以探讨共同组建海上巡逻部队,可以在国际航线建立常态化的执法巡逻机制,以确保各国商船安全通行。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中美两国可以探讨各种合作方式,可以在甄别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方面探讨制定国际标准,可以在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方面开展执法合作。总而言之,中美两国首轮外交安全对话所选择的议题极为重要,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一定能达成具有实质意义的协议。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来源时间:2017年06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中美外交安全对话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