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沈丁立:美无需对中国崛起忧心忡忡

作者:沈丁立   来源:《参考消息》  已有 69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随着经济持续的快速发展,中国在综合国力上取得了显著提升,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中国已经从参与现有国际体系,进入到与国际社会一起完善国际体系的阶段;即从同国际体系“接轨”,步入到对地区与国际制度进行顶层设计,与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共同“铺轨”,并进而欢迎世界各国一起合作的新时代。

  然而,中国的崛起面临一些国家的疑虑,美国尤其如此。美国感到其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已经出现动摇,这一地位在不久之后可能失去,届时中国将崛起为与美国并肩的共同超级大国,华盛顿长期以来对国际事务的一言九鼎地位将不复存在。为此,冷战结束以来的历届美国政府愈加重视中国,目前已把中国看作能对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地位进行挑战的主要对象。历史上所谓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竞争的“修昔底德陷阱”一说,也就死灰复燃。

  美对中国崛起高度警觉

  美国作为当前的唯一超级大国,有其一系列特有固性。其一,它有“君权神授”的迷思,自封具有领导世界的唯一国家的特权。其二,它迄今仍具有世界超强的经济与军事实力,而且这种实力在绝对意义上显然还在增加。

  200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约为10万亿美元;2015年,美国GDP达18万亿美元。15年间,美国GDP大约增加80%。2000年,美国军费为2800亿美元;2016年,美国军费达5900亿美元。16年间,美国军费增长超出一倍。显然,美国仍在崛起。

  2000年,中国GDP仅为美国的10%,目前已达到美国的60%以上。2000年,中国军费不足美国的1/18,目前已超美国的1/4。虽然美国这两方面的体量仍然超出中国,但一般估计中国的经济总量将在2030年前达到美国水平,届时中国军力同美国差距也将显著缩小。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在2012年发表《2030年全球趋势》战略预测报告,指出美国可能在2030年退为共同超级大国,上位的新超级大国即为中国。

  各国评估外部威胁,无非都靠两条:能力与意图。现在中国的能力是世界第二,已经有了航母,还会有更多。中国已经在海外的亚丁湾持续部署护航兵力,而且在非洲吉布提建设第一个海外补给中心。按中国过去的逻辑,中国将来是否和平,将主要取决于中国在未来是否还有坚守和平的意图,而非军事能力继续不足。

  中国坚称自己过去一贯坚持和平,美国对此未必那么认同。对于中国宣称将来必然和平,美国自然十分欢迎,但却将信将疑。显然,美国希望中国坚持和平道路,不要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中国认为,自己愿意遵守国际秩序,但要看是谁制定的规则,是否公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日本所窃取,又为美日所非法授受,这种美国治下的秩序为中国无法接受。即便如此,中国仍愿按照“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进行合作,已经仁至义尽。同样道理,在南海地区,中国对“U形线”内所有岛礁的主权提出诉求,曾得其他南海地区国家支持或默认。目前某些国家单方面破坏承诺,并在中国主权水域损害中国渔业权益,中国对此不予接受才是维护国际法制。

  尽管中美在广泛的领域开展了合作,但两国对于彼此应该接受的国际秩序仍存在很大分歧。事实上,中美对彼此利益认知、利益与国际体制的契合以及使用增长的实力实施维权等方面分歧还在加深。

  美国想从中国崛起中获取正能量,譬如中国扩大从美进口,提升对美国非安全类产业的投资,并欢迎来自中国的旅游大军,但它对中国崛起可能产生不愿继续“韬光养晦”、抑或将国家统一列入议事日程的可能,保持高度警觉,因为这些都将对美国主导的东亚乃至世界格局造成冲击。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7日 来源时间:2016年09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